第十一回讲的是“潘金莲激打孙雪娥,西门庆梳笼李桂姐”,热闹得不行。

    在西门庆的几个妻妾里,潘金莲属于天生媚骨的那种,所以也最得西门庆的喜欢。大户人家,那么多女人围着一个男人转,免不了要争风吃醋。而得宠的那个,自然而然地不把其他情敌放在眼里。主人恃宠生骄,奴才也跟着声色俱厉起来。就像前几天发生的“严夫人实力坑夫”事件一样,也是一种“恃宠生骄”,忘乎所以,结果好了,春风变成寒流,这教训不是一点点大。

    再继续来说潘金莲,在家里闲着没事,就整天作,不高兴了拿春梅出气。这春梅虽身份仍是丫环,但好歹也算是主子有一腿,借了点底气,被潘金莲骂,心里自然也是极其不爽的。心情不好的时候,都想找个出气筒,春梅也一样,她跑到厨房去,不是看这不顺眼,就是看那不舒服,一副找碴的模样。

    这厨房是孙雪娥的地盘,她负责吃这块工作。见春梅这个样子,就半开玩笑说,你如果想男人了,就到别的地方去想,跑到这里来跟这些锅碗瓢盘的撒气干吗?

    这下好了,春梅正愁无处发泄,听孙雪娥这么一说,立马就发作了。她跑到潘金莲面前,狠狠地挑拨了一番,说孙雪娥背后在怎么怎么说你。在这个时候,她愿意和潘金莲成为同盟,因为她了解,凭潘金莲的小心眼,是不会放过孙雪娥的。

    潘金莲听了春梅一番话,肚子里暗火乱窜,心里与孙雪娥结了仇。不过她很聪明,没有去找孙雪娥算账,而是睡了一个午觉,又和孟玉楼下棋,吃些果茶,不动声色,她在等合适的机会。

    两个女人正下着棋,西门庆来了。三个人说了几句闲话,孟玉楼不想当电灯泡,准备离开,西门庆让她坐下,说一起下盘棋,赌注是一两银子。潘金莲输了,就作娇,故意把棋子搞乱,自己走到瑞香花下,身子倚着那湖山,手指在掐花儿。(各位自行脑补潘金莲那妖娆的样子)

    西门庆走过来,说你输了钱就躲这里来了?潘金莲边说笑,边把花瓣洒了西门庆一身。西门庆被潘金莲这么一撩拨,立马就控制不住,抱住她按在湖山畔……此处省略若干字。

    这时,孟玉楼过来了,叫潘金莲去吴月娘那里。潘金莲没办法,只好跟着孟玉楼到吴月娘那里打个照面,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小院子陪伴西门庆。那天晚上,西门庆又留宿在潘金莲那里。

    第二天早上起来,西门庆说要吃荷花饼和银丝鲊汤。吃好了去庙上买珠子送潘金莲,这是他答应她的事。叫春梅去跟厨房说一声。

    春梅不肯去。潘金莲就说,不要叫春梅去,人家欺侮我们娘俩,骂我们只会哄汉子。西门庆问谁说的?潘金莲还是不说,只是叫秋菊去厨房。

    谁知道秋菊去了一直不见回来,都等了差不多有两顿饭的时间,还不见把要吃的东西拿来,气得西门庆暴跳如雷。潘金莲只好去春梅去看看,春梅虽不情愿,但还是去了。到了厨房,春梅表面是骂秋菊,实际上是骂孙雪娥。孙雪娥又不傻,一听春梅指桑骂槐,大清早的也是火冒三丈,意思是你们现成的粥不吃,非要吃饼。饼要现做,哪有这么快。

    两个人吵了一架,春梅气呼呼地带着秋菊回到潘金莲这边,挑了几句带刺的话,换种语气讲给西门庆听。西门庆怒火冲天,直奔厨房,抓住孙雪娥就是拳打脚踢。打好了,就走出厨房门外。这孙雪娥也太心急了,她以为西门庆已经走了,就对着厨房的人说了一番怨恨的话,顺带着把潘金莲和春梅又骂了一通。没想到被西门庆听到,又进来了打了几拳,更加确信潘金莲受了委屈,被欺侮了。

    孙雪娥不吸取教训,又到吴月娘房里,对吴月娘和李娇儿诉苦,说潘金莲毒杀亲夫,现在一个人霸占着西门庆,搞得他像个乌眼鸡一样,看到我们这几个特别不顺眼。

    总之一句话,都是潘金莲这个狐狸精在作怪,现在更是连她房里的丫头都说不得,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没想到潘金莲就站在外面的窗下听着,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与孙雪娥大吵一场。回到自己房门,把浓妆给卸了,脂粉全部洗了,头发弄乱,就坐在那里哭。哭得两只眼睛像桃子一样,躺在床上。

    到了傍晚,西门庆回来了,一看潘金莲这样子,马上问怎么了?潘金莲就大声哭了起来,让西门庆马上写一封休书把她休了,免得被人说谋杀亲夫。

    西门庆恨得牙痒痒的又去找孙雪娥了,因为他也亲耳朵听到啊,所以不由分说,痛打一顿。再回过头来哄潘金莲,把买回来的四两珠子给她,让她不要哭了,有他在,没有会欺侮她。潘金莲见目的已达到,见好就收,自然把西门庆侍候得更加离不开她了。

    西门庆这男人也确实是花到天际,他一天到晚和他的狐朋狗友饮酒作乐,家里这么多女人还不够,又看上了一个卖唱的,叫李桂姐,当夜就把她给梳笼了。这李桂姐和李娇儿是亲戚,堂姐妹。留宿一晚,第二次,西门庆让小厮玳安来找家里拿五十两银子,四套衣服给李桂姐。李娇儿一听还非常高兴,连忙拿了一锭大元宝给玳安。然后又是打头面、做衣服、定桌席,吹弹歌舞三天,宴请,喝喜酒,好一派花团锦簇的喜庆场面。

    等等,你说这李桂姐是西门庆的第几个女人了?

    不知道,没法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