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思绪如风,也有停留的时候。

        终于,让一颗心平静地入体,慢慢恢复了故常。这一刻,不再焦灼、不再迷茫、不再彷徨……

        我知道,还有许多事没有答案;我也知道,许多事永远都不会有答案。

        古人有云:“圣人无相,达人不卜”。

        “有相”亦或“无相”,不是我们自己所能左右的事情。或许不是迷信,真得就是在出生的那一刻,一切已经定格。

        对于自己的“相”,我也从来未曾在意过。

        造化神奇,给了每个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功能,那就是:无论是谁,无论其“相”如何,站在镜子面前,他都能在里面研究出自己的美来。武大郎如此,猪八戒如此,东施就更不必说了。

        我喜欢照镜子,不是为了“研究”抑或“欣赏”,只是为了“以正衣冠”。自从不知何年何月读了太宗李世民的名言之后,连照镜子的意念都渐渐隐退了。身边有那么多这样那样的人,镜子也就成了一种多余的东西。

        至于“卜筮”,曾经被认为是迷信,是巫蛊,后来又被认为是科学,至于到底是什么,我至今都没有弄明白。

        一度,行走于茫茫暗夜之中的时候,找不到方向,也会把自己的名姓、生辰、八字、星座甚至血型输入到数学公式一般的东西之中,希望能在其间窥探未来的奥义。结果,常常大失所望。后来读书到“达人不卜”,忽然顿悟,原来,我之迷失,皆是“不达”所致。虽然我知道,我不是“达人”;我也知道,我成不了“达人”。但是,自此以后,我也“不卜”了。

        人生,就是用来承受的,苦也罢,乐也罢,都是人生的味道。就如同调料,你不知道苦的难以下咽的口腹感觉,你就永远体会不到甜美的深层滋味。

        “卜”什么呢?也许,人生的乐趣和意味正在于它的不可预知性。

        臧克家的《老马》里有一句:“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这,大约也是一种境界吧!

        在这惯常人生、如烟世态当中,无论你愿或不愿,总会有种种事体落到你的身上。如何去面对呢?

        我能做的,只能是去宽解所有的人,然后想办法,解决问题。当那些无法阻止、让人手足无措的事情落到我头上的时候,没有谁会给我们悲伤、愤怒、叹息的机会,我所能做的,就是平心静气地去面对,去想办法。当周遭的人都急得乱了方寸的时候,我甚至会怀疑自己的冷静是不是一种冷血?可是,如果我也不知所措,那么,他们该如何呢?

        就这样,一日一日在世事的消磨之中成了这幅模样。

        仍然清楚记得,很久以前,有人在我的博客上留言,说是“你的诗与文,都有些太故作姿态了。”为此,我曾私下写过一长篇文字以作答。“文心”与“人心”合一,是我一直追求的写作境界。我倒情愿我的文字是“故作姿态的”。如若真如此,也许原来的一切就不是艰难,而是平坦。

        世事如此,人情也不外乎世事。生命中总会有人停留,总会有人离去。一切,也做平常观。

        世事无常,人情无常,之所以有“无常”之感,只是因为我们的心“无常”。其实,天下事以平常心待之,一切,都只是平常。

思绪.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