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帝晚年,发生了几起灵异事件,很诈尸,让后世之人,猜个不停,大伤脑壳。始皇36年,上天喜剧性地落下一块陨石,石上有字,云:始皇帝死而地分。辣块妈妈的,剧情大泄漏,一帝崩后的历史,果真如此。是上天的警告,还是人民的呼声呢?可能,都有。太史公说,系平民所题“到此一游”的恶作剧,略显太过亲民了,恶作剧的始作俑者,一帝大大小小的“幺儿”,脱不了干系。出现这样的剧情,潜台词只有一个,秦帝国在一帝晚年,已经内外离心,无法融合了。不要小看了这些零杂碎,剥开迷信的外衣,也许,事实的真相,就在其中。

  题字事件发生后,一帝派人去查察,结果,空气对氧气,查无实据。一帝大怒,杀陨石附近之人,快刀泄愤。帝啊,朕心不悦,何必用刀?冥冥之事,就像明星的绯闻,一笑了之,是为上策。如果刻意为之,勾起大众的娱乐兴趣,岂非越描越黑?处理完题字事件后,为了挽回帝国的公信力,官方说法必须得有一个,令,博士们写《仙真人诗》一首,将此新闻外国,完美打成死结。《仙真人诗》,诗品低劣,通篇口号,只为逼出一句话:江山一统万万年,我是仙人我怕谁。 

  题字事件,只是其中的一波,更诡异的三折,还在后面呢。就在这一年的秋天,一使者夜过华阴的平舒道,一人遮住身形,秘密地将一块玉璧,递与使者,并嘀咕了一句,“请将此物交给滈池君”,使者一呆,神秘人又吐了一句暗语,“今年祖龙死。”,等使者从呆境中走出时,神秘人已飞身一闪,不见了踪影。使者惊恐万分,哪敢隐瞒,和盘将玉璧及口信,细细上报了一帝。一帝一听,脸色大变,沉默良久,只说了一句,“那些山鬼(神秘人吗?),只知一年的事,哪里能预知末来呢?更何况,祖龙祖龙,祖先之龙,又不是我,娘希匹,管他个屁。”后来,一帝派人秘查了那块玉璧,乖乖个东,那玉璧,是始皇28年时不慎掉入江中的旧物,事隔八年,为何会再度神秘现身呢?一帝大惊,命人打了一卦,卦语只有四个字,逢迁化吉。种种虐心的剧情,扑面而来,现在,咱们的帝,诚惶诚恐,老实极了,着,迁三万户到北河,榆次地区,每户爵位升一级。装神弄鬼,翻来覆去,卦语之事,总算办妥了吧,不,为了表达帝的诚心,咱们的一帝,也要亲自迁徙一番,第六次出巡,又要整装待发了。久走夜路必撞鬼,这一次,只有出发的车,再没有回来的人了,咱们的一帝,走上了不归路。

  好了,先按下一帝出游的雄心,来说说这些灵异事件,到底有没有“猫腻”?白天演木偶,明明有人操纵。先说陨石事件,这不过是一次天体现象,跟国运哪里扯得上男女关系?虽然,古人很星相,认定这是上天的警告,不过,话得两说,此类事件,也极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拿来借题发挥,趁机说事。可以这么说,陨石原本无字,在上面龙飞凤舞的,是一帝的大小“幺儿”。因为,只有一帝“光荣”了,郡县制才能彻底崩盘,他们才能在一国一郡之中,称王称霸,行他们的封建好梦。对于这种美梦的呻吟,一帝解决的办法,只有一招,写《仙真人诗》,标题就意味深长,“儿啊,你老子是仙人,想我死,没门。”

  陨石事件,没能有效地击倒一帝。但,随后发生的玉璧事件,却让一帝魂飞魄散,大喊有鬼。整个事件的确很诡异,比如说,那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山鬼,肯定不是。还有,滈池君 到底是谁,真的是一帝吗?还有祖龙,到底是条什么“烂龙”,为什么一说祖龙死,一帝就神色大变呢?这些问题,玄而又玄,真没有标准答案呢。有好事者,甚是天马行空,说,在秦帝国之上,还有一个超高的神仙俱乐部。这个高V的俱乐部成员,由一群类似神仙的高人所组成。比如说,有老子,有张良的师傅等等,都是大咖级的人物,是秦帝国真正的“当权派”。一帝呢,只是其中的一个小小的“滈池君”,那个送璧人,是组织的通讯员,祖龙,是一帝在这个组织中的“潜伏代号”。如此玄幻走心,玉璧事件,好像极妥极贴,不过,一语批之,真是胡说。一帝能轻松制服吕不韦等集团,才非中资;能一举歼灭六国,志越百代,这样的人,无论放在何朝何代,都绝不逊色。这样一个空绝的人物,他的头上,岂能再有一片天?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在我问了狄大人,狄大人连说“不可说,不可说”之后,我来了一番“书生”式的臆断。整个玉璧事件,给一帝报信的使者,绝对有鬼。这个使者,极有可能是赵高的亲信或盟友。他们的目的很清晰,就是要让一帝出游,好在宫廷之外,行变天大计。这个使者,是一帝身边的人,他当然清楚一帝的软肋所在,只有说“祖龙今年死”这样的大话,才能击垮一帝怕死的心理防线。生死问题,人人平等,何人面对,都很苍白。至于玉璧,是不是八年前渡江遗失的,真就那么重要吗?赵高控制着内庭,他要假证据假信物,难度有没有?就算那真是八年前的旧物,那也只能说,赵高的心机,真深不可测。李斯算一代智者了吧,在赵高面前,一如小儿,赵高有几斤几两,真不是他可以称量的。我甚至可以弱弱地推断:所谓的玉璧事件,不过是赵高和二世集团要动手的信号而已。局已布好,昏迷的一帝,请君入席。

  好了,一帝的最后一次巡游,于始皇37年的10月,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出发了。随行的有李斯,赵高,二世等人。11月,在九疑山遥祭虞舜,然后顺江而下,登上会稽山,祭大禹,并刻碑纪念。最后,一帝的仪仗队,重回琅邪。“久有神仙志,重回琅邪山”,是啊,琅邪,一帝梦想出发的地方,也是梦想终结的地方。因为,至死,他都没有寻到不死药,至死,他都生死两茫茫中,婉转悲切。“忽悠大师”徐福又来了,他痛心地对一帝说,“帝啊,仙药就要到手,可惜,大鱼阻挡了我们的去路。我差点命丧大海,葬身鱼腹了。”说完,老泪纵横,唏嘘不已。“老友”的真情告白,也令一帝不死的寻药心,伤感不已。最后,徐福说,“帝啊,多派些弓弩手,杀了那大鱼,打通仙路,不死仙药就能快递到你的手里。”当晚,一帝做了一个很怪异的梦,梦见自已与海神交战,海神,还状如人类呢。占梦的博士,神唠唠地说,大鱼挡道,仙药难得。人神交战,壮心不已。一帝信以为真,派大军在海上射杀大鱼。皇天不负有心人,竟真的在之罘这个地方,射死了一条。唉,全民作假,都在蒙一帝他老人家呢,只是那条“傻白鲢”,竟做了徐福等人造假的牺牲品,真是,没有伤害就没有买卖。 

  一帝一行到达平原津后,竟非常意外地病入膏肓了。这病生得,令人摸不着头脑。史记的原话是“至平原津而病”。病在中国古代特指大病,已到了下病危通知书。这病,来得疾,来得猛,稀奇古怪,值得好生说一说。一帝出行,在秋天,一路并无得病之兆。到达琅邪后,与徐福见面,从时间推断,大约在春季。“老友”徐福,虽无长生仙丸,但,毒性更烈的春药,批发加零售,多的是,上贡一批“蓝色小妖怪”,解一解帝孤独的心,难道不合生活情趣?一帝在仙药渺茫,现实郁闷的双重打击下,加重了用药量,难道不合生活逻辑?更何况,当时有一个流行的伪命题,即黄帝成仙,御女三千。病急乱投医的一帝,在徐福高秘制春药的催情下,欲仙欲死地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关于一帝的死,版本很多,各家都有理,各家都似乎很难统一。究其原因,都是皇家秘事惹的祸。我只提出了我的一个“色想”,当然,这个设想的前提,是基于一帝迷信方士,最后必死于方士提出来的。至于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也许,赵高与二世,是其中的谋划者,甚至,徐福也是一枚棋子。诡异的案情,特务迷城,只有,只有秦时的月,能唤醒那个躲在地宫中的人,只有他,才能打开这一千古谜局。

  七月丙寅,始皇崩于沙丘平台。关于七月丙寅,史有争论,就不一一论述了,因为,如果再一论述,就会又成一篇,繁杂而专业。个见,七月丙寅这一天,即秦历的八月二十一日。出现两个日子,究其原因,是殷历与秦历的差别,如同现在的阳历与阴历,并非一天,如此而已。

  千古一帝秦始皇,就如此草草收场了。他的一生,就像一部悬疑大片,令后世解之又解,争个不停。他的身世之谜,他的巡游之谜,他的得病之谜,他的皇后之谜,甚至他的死亡日子之谜,坟茔之谜,凡此种种,都给了后人或正或反,或褒或贬的说辞。千古暴君也好,万世一帝也罢,现在,这个人安息了,静静地躺在自造的陵墓中,静静地听着后人的评说,不答一语。

  也许,只有当金戈铁马激荡时,他才会很爷们地大唱:这世界我来过。因为,他是一帝,历史必须谛听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