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是种很美丽的动物,马上想到的是回眸一视变为美丽姑娘的“鹿回头” 传说,然后想到的是南极仙翁或者叫寿星的老头,他身边陪伴的就是梅花鹿,于是鹿不仅是美丽而且是长寿的象征。

  明代著名医学家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提到:“鹿之一身皆益人,或煮或蒸或脯,同酒食之良。大抵鹿乃仙兽,纯阳多寿之物,能通督脉,又食良草,故其肉、角有益无损”。

  鹿不仅仅有这些好处,鹿更多的是猎物,最响亮的是“逐鹿中原”语出司马迁《史记。淮阴侯列传》:“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唐朝宰相魏征在《述怀》诗中也提到:“中原初逐鹿,投笔事戎轩。”与其相关则为“鹿死谁手”,语出唐房玄龄《晋书·石勒载记下》:“朕若逢高皇,当北面而事之,与韩、彭鞭而争先耳;朕遇光武,当并驱于中原,未知鹿死谁手。”

  最不可思议的是“指鹿为马”,还是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述:“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设验,持鹿献于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丞相误邪?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默,或言马以阿顺赵高,或言鹿者。高因阴中诸言鹿者以法。后群臣皆畏高。”

  一个现代人不常用但我很喜欢的成语“鹿车共挽”,语出《后汉书·鲍宣妻传》:“妻乃悉归侍御服饰,更著短布裳,与宣共挽鹿车归乡里”,和“举案齐眉”一个意思,可惜“鹿车共挽”的流传度远没有“举案齐眉”深远,此时借写此文,特提以传。

  很喜欢曹操的《短歌行》: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阔谈讌,心念旧恩。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绕树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诗有些长,而且这只是第一首,但那一句也舍不得去掉。不仅仅是“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的人生感叹,不仅仅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的“悠悠我心”,还有“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的宽广胸怀。而此时我想说的是“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原本引用的是《诗经 小雅 鹿鸣》中的诗句,但曹操的《短歌行》一气呵成、荡气回肠到天衣无缝,很长时间我都以为此句为曹操所创。

  我们就从“呦呦鹿鸣”中回到《诗经》时代吧。《诗经》中提鹿的地方不下九处,《召南 野有死麕》林有朴樕,野有死鹿。《豳风 东山》町畽鹿场,熠耀宵行。《小雅 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小雅 小弁》鹿斯之奔,维足伎伎。《大雅 桑柔》瞻比中林,甡甡其鹿。《秦风 驷驖》奉时辰牡,辰牡孔硕。《小雅 吉日》兽之所同,麀鹿麌麌。《小雅 灵台》王在灵囿,麀鹿攸伏。《大雅 韩奕》鲂鱮甫甫,麀鹿麌麌。

  除了鹿为鹿,“辰”为大鹿,“麀”为母鹿。我选取一二与君共享。

  一、《豳风 东山》

  我徂东山,慆慆不归。我来自东,零雨其濛。果臝之实,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户。町畽鹿场,熠耀宵行。不可畏也,伊可怀也。(节录)

  大意:

  我出征到东山,经年没有回家。我从东边回来,细雨蒙蒙不停。栝楼的果实,爬满了屋檐。潮虫爬行室内,蜘蛛结网在粱。鹿儿穿行房舍的田边,萤火虫飞来飞去。家园荒凉可怕吗?那也是我思念的家乡。

  是征战后准备回家的士兵写的思乡诗。在诗人眼里,家乡就是征人的灯塔,永远照亮征人的梦乡,即使荒芜,即使栝楼乱长,潮虫乱爬,蜘蛛结网,鹿儿在田地里乱跑,那也是我的家我心的存放处。

  鹿是胆小机警的动物,鹿都在自家的田里乱跑了,可见我梦中思念的家已经荒芜到什么程度了。

  二、《小雅 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节录)

  大意:

  一群鹿儿呦呦叫,在那原野吃籁蒿。我有一批好宾客,弹琴吹笙奏乐调。一吹笙管振簧片,捧筐献礼礼周到。人们待我真友善,指示大道乐遵照。

  这当然是一首宴饮诗,周王和群臣“鼓瑟吹笙” “鼓瑟鼓琴”欢快和乐,甚是欢愉。就像“食野之苹”、“食野之蒿”、“食野之芩”的鹿,一定是欢快喜乐,悠然自得的。

  选《小雅 鹿鸣》结尾,就是为了在“鼓瑟吹笙”中,听着穿越两千年的“呦呦鹿鸣”发出一声曹操般的感叹。

  那是“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