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为一个城市人,我确定吃过獐子肉,而且是猎人在山中打下的獐子。那是七十年代,儿时,山里亲戚来家里,就背着一只獐子。那是让人兴奋的,城里的孩子吃过鸡鸭鱼,牛羊猪,吃过獐子的怕是没几个,或者根本就没见过,至于獐子肉是什么味道,没有任何记忆,只记得褐色的比羊大不了多少头歪向一边的死獐子。

  我相信熟悉獐子的人不多,所以介绍一下有必要。简而言之,獐子是一种小型鹿科动物,被认为是最原始的鹿科动物,不结大群,独居或成双活动,最多3~5只在一起。行动时常为窜跳式,迅速。獐子生性胆小,感觉灵敏,善于隐藏,也善游泳,人难以近身。獐喜食植物,主食杂草嫩叶,多汁而嫩的植物树根、树叶等。受惊扰时狂奔如兔。以芦苇、杂草及其他植物性食物为食物。栖息于河岸、湖边、海滩芦苇或茅草丛生的环境,也生活在山坡灌丛或海岛上。

  现在獐子野生的很少,就是因为人为的捕猎,建立獐子自然保护区也是近几十年的事。

  久远的从前,獐子是不用保护的,树丛里多呢。那时把獐子献给少女,是可以获得少女的芳心的。《诗经 召南 野有死麕》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大意:

  野外有一只獐鹿死了,用白茅包裹住它。有一位女子春心萌动,就有一位男子追逐。树林里小树婆娑,野地里有死去的野鹿,白茅捆扎献给谁,有位女子美如玉。宽衣解带要缓慢,不要弄坏我的配巾,不要惊动那长毛狗儿去吠叫。

  没什么道理讲,没什么三从四德约束,就是少女怀春了,一位美好的男子恰逢其时,献给女子白茅包裹的死獐子,女子暗自欣喜,那是男子的无言表白,于是两厢里天当被地当床,白茅摇曳生姿,成就男欢女爱。

  獐子用白茅包裹是为了表示男子对女子的尊重,因为白茅在那时就用于重大的祭祀、庆典、进贡等仪式,是做为贡物的铺垫,此时包裹了死獐一定会得怀春女子的欢心。

  有这样一种原始无拘无束的爱情,就是生命的悦动,就是生命的礼赞,而獐子就在其中扮演媒人的角色,獐子因此百世流芳。

  獐子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