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想到《诗经》中会提到羊多次,没想到有十几次之多,有羔羊、公羊和母羊。不妨列举一下,以示其多。

    羔羊,《召南 羔羊》羔羊之皮,素丝五紽。《王风 君子于役》日之夕矣,羊牛下来。《唐风 羔裘》羔裘豹祛,自我人居居。》《桧风 羔裘》羔裘逍遥,狐裘以朝。

    羊,《小雅 无羊》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小雅 楚茨》济济跄跄,絜尔牛羊,以往烝尝。《小雅 甫田》以我齐明,与我牺羊,以社为方。《小雅 生民》誕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小雅 行苇》敦彼行苇,牛羊勿践履。《周颂 我将》我将我享,维羊维牛。

    母羊,《小雅 苕之华》牂羊坟首,三星在罶。

    公羊,《小雅 生民》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

    何其多也哉!可见羊在几千年前对先人的重要性。

    羊肯定是人最早驯化的动物, 据考古发现,距今大约8000年前的裴李岗文化时期出现了陶塑羊的形象,长江流域在约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时期也出现了陶羊。殷商时期已经“六畜”俱全。无论是“六畜兴旺”还是“五畜兴旺”都离不开羊,羊是财富的象征,是祭祀祖先神灵的重要贡品。

    羊最不寻常的地方是和“美”有关,“美”就是大羊,羊在中国古人眼里是家养牲畜里美而甘的动物,以至于,描述美好美丽最直接的念头就是大羊,于是美产生了。许慎在《说文》中云:“美,甘也。从羊从大。羊在六畜,主给膳也。”

    中国人最在乎的“吉祥”,也是出自羊,或者“羊”就是“祥”,西汉董仲舒云:"羊,祥也,故吉礼用之。"《汉书·南越志》记:"尉佗之时,有五色羊,以为瑞。”可见羊不仅美而且祥。

    汉字中以羊为部首的汉字竟达200多个,可见羊在古人生活中重要意义。常用如鲜、养、善等等。

    羊所代表的意义除了美、祥、善(《说文》有“美与善同义” ),还有中国人最重视的孝,所谓百善孝为先,《春秋繁露》云:“羔食于其母,必跪而受之,类知礼者。”甚至还是“法”的化身,为独角羊——獬豸。中国司法鼻祖,与尧、舜、大禹齐名的“上古四圣”之一皋陶,就是用独角兽獬豸治狱,坚持公正,使社会和谐,天下大治的。《后汉书·舆服志》云:“獬豸,神羊,能别曲直。”

    但在我浪漫的眼里,羊就是“蓝天白云,雪白羊群”,就是“风吹草低见牛羊”,“ 牛羊自归村巷,童稚不识衣冠 ”。

    当然亡羊补牢、歧路亡羊、替罪羊、羊毛出在羊身挂羊头卖狗肉等等也会在需要时想起。

    现实中更多的是羊肉饺子、羊肉泡馍、羊肉锅子、涮羊肉,这样一些让人馋言语滴的美味。

    还是回到《诗经》时代吧,十二首和羊相关的诗,选几首分享。

    《召南 羔羊》

    羔羊之皮,素丝五紽;退食自公,委蛇委蛇。(节录)

    大意:身穿羔羊皮做的袄,是用二十五根洁白的丝线缝合。在官府用完佳肴回到家,神态从容又自得。

    此诗有三段,意思大致一样,反复咏唱,赞美贤明的朝臣仪容端庄,举止有度。所以《毛诗正义》:“《羔羊》,《鹊巢》之功致也。召南之国,化文王之政,在位皆节俭正直,德如羔羊也。《诗三家义集疏》:齐说曰:“羔羊皮革,君子朝服。辅政扶德,以合万国。 ”韩说曰:“诗人贤仕为大夫者,言其德能称,有絜白之性,屈柔之行,进退有度数也。” 这些解释《诗经》的大家众口一词认为是赞美有德行之君子,而羔羊正是德的暗喻。

    《小雅 无羊》

    谁谓尔无羊?三百维群。谁谓尔无牛?九十其犉。尔羊来思,其角濈濈。尔牛来思,其耳湿湿。(节录)

    大意:

    谁说你没有羊呢?一群就有三百只。谁说你没有牛呢?七尺长的大牛就有九十头。你的羊群走过来,只见羊角叠交而聚。你的牛群走过来,只见牛耳摆动不已。

    好多的羊好多的牛,竟是用羊角聚集牛耳摆动来形容,别开生面,耳目一新,不由又想起蓝天白云下的成群牛羊,不由得想唱“风吹草低见牛羊”的牧歌。

    《小雅 苕之华》中的羊为母羊,称为“牂羊”。

    牂羊坟首,三星在罶。人可以食,鲜可以饱。(节录)

    大意:

    母羊已经瘦到只看到大头,鱼篓空乏到能看见星光。饥民勉强有些食物,哪里指望可以吃饱肚肠。

    此诗中母羊比以羊喻美德、富足之情景急转直下,而是饥寒交迫的象征,饿的只剩下大头,既是提到母羊,不由得想她的小羔羊,母羊都只剩大头了,何以喂羔羊,情景一下万分悲凉,此时的饥民有食物吃已经不错,哪里还敢指望吃饱。宋代朱熹所言极是:“羊瘠则首大也,罶中无鱼而水静,但见三星之光而已。言饥馑之余,百物凋耗如此。”(《诗集传》)清代王照圆:“举一羊而陆物之萧索可知,举一鱼而水物之凋耗可想。”(《诗说》)说尽其“凋敝”,可见,那时,不仅是“牛羊满山坡”的丰美,还有“牂羊坟首”的饥馑。

    还是以周人叙述其民族始祖后稷事迹的长篇史诗来结束关于羊的介绍,因为我是中国人,必定会有中国情结,喜欢圆满。《大雅 生民》,《毛诗序》:“《生民》,尊祖也。后稷生于姜嫄,文武之功起于后稷,故推以配天焉。

    诞我祀如何?或舂或揄,或簸或蹂。释之叟叟,烝之浮浮。载谋载惟,取萧祭脂。取羝以軷,载燔载烈,以兴嗣岁。(节录)

    大意:

    我们怎么祭祀祖先呢?有的舂米有的舀米,有的用簸箕簸有的用手揉。用水淘米哗哗作响,烧水蒸饭热气腾腾。认真筹划好祭祀,取来香蒿和着油脂。宰杀公羊用以祭祀,又是烧来又是烤,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公羊“羝”以自己的牺牲,换取部族百姓一年的“以兴嗣岁”公羊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