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和朋友,还有朋友的朋友,一起去走海边的木栈道,心情有几分雀跃。

  我是一个满肚子不合时宜的人——我向来这么看自己。正因为内心的天马行空,我常常会被自己奇怪的想法吓得一愣一愣。

  曾经,我以为那木栈道很长,长得就像人生的路,怎么走也走不完。那时,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我从来没有到达过木栈道的尽头。每每在那木栈道上漫步,我常常在猜想,木栈道的尽头到底在哪里?真竺湾?泰央湾?月亮湾?清风寨?无缘湾……甚或是环岛一周?

  终于,有一天,我走到了木栈道的尽头。原来,那尽头就在不远处。

  心中有了底,便索然无味。

  没有了想象的空间,就如同鸟儿没有了翅膀,无法在天宇中自由地飞翔。

  这,是一种悲哀。

  其实,悲哀又如何呢?

  人生原本就是一出悲剧;人活着,原本就是一个悲剧。

  这么说,您或许会觉得我是消极的人,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正因为把人生看得轻了、把生命看得淡了,所以,我才会积极地去生活。这叫什么呢?

  这叫“以悲观之体验过乐观之生活”——这话不是我说的,是顾随先生说的。不过,在未读顾随之前,我已有所悟,我的想法是“以悲观的心态过乐观的生活”。

  晋·陆机在《文赋》中有云:

  “虽杼轴於予怀,怵佗人之我先。苟伤廉而愆义,亦虽爱而必捐。”

  这里之所以要说我的经验、体验,并且抬出了顾随先生,并非为了借贤达而自抬身价,我只是想说,对人生的感悟,大家会有相通的地方。

  对人生是如此,对木栈道也是如此。虽然走到了尽头,少了想象的空间,但是喜欢依然,向往依然。

  至今为止,喜欢两种脚步声:

  一是踩踏柔雪的声音,这,曾多次在我的文字中提及。当年在东北,最喜莫过于晨醒外面已是银装素裹,然后踏雪而行,听那迷人的声响。

  二是踩踏木地板或者木栈道的声音,非常有感觉。海边的木栈道,有一段是塑料的,走上去一下子就能感觉的出来,少了很多意趣。

  木栈道走过许多回了,有时偶尔会突发奇想,是否有一天也能和佳人相携,并行其上,那该是如何地惬意啊!想归想,每次去走时,依然冷清、依然孤零。

  木栈道中,有我最喜欢的一段,为什么喜欢那一段呢?是因为那一段凌空而起,跨于海上,一边是茫茫碧海,一边是巉峭岩石。如若风吹浪起,击于岩上,浪花翻转回来,成无数水珠,撒在空中,落于栈道上,那真是动人心弦,那真是难得的风致!

  那天,去了木栈道之后,因为没有浪,风也细细,于是,便没有那种点点扬花点点泪的场面,心中多少有些怅然。

  想想,人生不也就那么回事么,美事也不会是心中想想便能成的。

  于是,我对朋友说:

  “为了心所向往的美,我曾经想找个不相干的人拍婚纱照。”

  我说得淡然,朋友却听得惊奇。

  他问我:

  “什么意思?说来听听如何”

  刚到这里时,我常常在环岛的道路上行走或者跑步,海滩上一对对拍婚纱的男女很是吸引我的眼球。

  对于情感,我是外行。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拍婚纱照?

  是为了记住年轻么?记住年轻的方法很多,何必婚纱照?

  是为了见证爱情么?爱情是要用心去体验的,没有感觉的婚姻,婚纱照也只是一种装饰,这装饰还常常会让婚姻进入尴尬状况的男女更加伤感。

  是为了浪漫么?爱情婚姻是两个人的事,那被人策划排练出来的浪漫,是否已失去味道?

  我说过,我是满肚子不合时宜的人,许多事情心中都是不愿意做的。

  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我要结婚了,便不去拍什么婚纱照!哈哈,这也可能是我至今不被人看好的原因。

  有时候想想,其实,之所以反感一些事,还是因为那是加给人的束缚。

  我对拍婚纱照有些微词,这并不代表我就对此事深恶痛绝。

  我也想过:找一个人和我拍婚纱照,只是,目的不大相同:不是为了做结婚的准备,而是为了心所向往的美:

  两个人,穿着美丽礼服,自然的行进:时而远,时而近;时而行走,时而却步;时而欢笑,时而密语……摄影师要做的,只是记录,不需要设计动作,不需要特意造型。

  两个人,不需要担心义务被熟视无睹、不需要担心责任会荡然无存。

  两个人,不必对未来困惑迷茫,不必因情意的真假而心神不定。

  两个人,不必以为有了束缚便有了保障,不必怕遭遗弃而暗暗胆战心惊。

  ……

  朋友笑我:

  “为了你心所向往的美,你都做了些什么?不要整天空想,没有行动。”

  我说:

  “曾经,想到论坛上发个帖子,征个女孩去拍婚纱照……”

  朋友说:

  “做梦吧,你!”

  哈哈。

  或许我这些胡思乱想,只是梦中的呓语。

  管它是呓语是真言呢!

  我会继续做我的梦,让自己多些活气;

  我会继续做我的梦,去猜想木栈道的尽头;

  我会继续做我的梦,携佳人漫步于木栈道上,走到天老地荒;

  我会继续做我的梦,为了心所向往的美,找个不相干的人拍婚纱照;

  我会继续做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