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中提到马的地方居然有55处之多,是所有动植物中提的最多的物种。可见马在那时人们的生产生活中有多么巨大不可取代的作用。

    可想而知,历史上关于马的词语、诗词当不计其数。不用想张嘴即来也有几十,塞翁失马、千军万马、青梅竹马、龙马精神、金戈铁马、声色犬马、指鹿为马、马踏飞燕、马到成功、天马行空、万马奔腾、老马识途、蛛丝马迹、白马非马、一马平川、心猿意马、一马当先、马革裹尸、牛头马面、马到功成、厉兵秣马、走马观花、车水马龙、伯乐相马、信马由缰。

    要不是凭着“龙马精神”,一口气说下来人能背过气去,这些耳熟能详的成语背后都有着故事,甚至可以沿马的足迹知道中国的历史。

    诗词中的马当然是喜欢李白的《将进酒·君不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

    千古不变的潇洒。

    还有白居易《钱塘湖春行》: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唐 · 王翰《凉州词二首·其一》: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陆游《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最气吞山河的是宋 · 辛弃疾《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说起马那真是气象万千,会让人产生荡气回肠的豪迈。秦始皇兵马俑中的战马,晋国君主的车马坑,唐太宗陵前的昭陵六骏,那一批批健壮挺拔的雄姿,让你产生想要“金戈铁马”“戎马一生”的豪迈情怀。

    马当然是“六畜”之一,而且是首位。《周礼·天官·庖人》:“庖人掌共六畜、六兽、六禽,辨其名物。“《左传·昭公二十五年》:“为六畜、五牲、三牺,以奉五味。”杜预注曰:“为六畜:马、牛、羊、鸡、犬、豕。”南宋王应麟编写的开蒙读物《三字经》:“马牛羊,鸡犬豕。此六畜,人所饲。” 

    马是被人类驯服最早的牲畜之一,至少有4000年的历史。在农业文明时代,马是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和军事等活动的主要动力,特别是对于游牧民族,马须臾不可离。

    还是回到《诗经》时代吧,五十众的马让人目不暇接,顾不精挑细选,随意翻拣,让马在我的小文里任意驰骋吧。

    就从第一次提到马的《周南 卷耳》说起。

    采采卷耳,不盈顷筐。嗟我怀人,寘彼周行。
      陟彼崔嵬,我马虺隤。我姑酌彼金罍,维以不永怀。
      陟彼高冈,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
      陟彼砠矣,我马瘏矣。我仆痡矣,云何吁矣!

    大意:

     一位女子在采卷耳,总也采不满筐子,那是在思念我的爱人。他在爬山越岭吧,我家的马儿疲倦了吧,我用金杯祝酒,何以释怀无尽的思念。他在登上高岗吧,我家的马儿晕眩了吧,我用犀角杯为他祝酒,何以释怀那无尽的悲伤。他在跨越险阻吧,我家马儿累病了吧,我家仆人累倒了吧,我是多么为他担忧。

    写一位女子在采集苍耳的劳动中,想起了她远行在外的丈夫,想象他在外经历险阻的各种情况,这种险阻竟是通过马儿的种种疲劳颓丧来展现。这篇起始的马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鄘风·干旄》

    孑孑干旄,在浚之郊。素丝纰之,良马四之。彼姝者子,何以畀之?

    孑孑干旟,在浚之都。素丝组之,良马五之。彼姝者子,何以予之?

    孑孑干旌,在浚之城。素丝祝之,良马六之。彼姝者子,何以告之?

    大意:

    牦牛尾的旗子高高竖起,来到浚城的郊外。把那素似捆好编制好,用四匹、五匹、六匹良马拉车。那美好无匹的女子呀,该用什么来给她呢。

    我宁愿意相信只是一首青年贵族爱上一位女子的爱情诗。那男子是多么喜欢女子呀,四匹不足,就五匹,五匹马不足,就六匹良马来拉车,即使这样也难以表达男子的仰慕之心,“何以畀之”? “何以予之”?“ 何以告之”?此时的马也是能体会主人渴慕的心情吧?

    《郑风·大叔于田》

    叔于田,乘乘马。执辔如组,两骖如舞。叔在薮,火烈具举。襢裼暴虎,献于公所。将叔勿狃,戒其伤女。

    叔于田,乘乘黄。两服上襄,两骖雁行。叔在薮,火烈具扬。叔善射忌,又良御忌。抑磬控忌,抑纵送忌。

    叔于田,乘乘鸨。两服齐首,两骖如手。叔在薮,火烈具阜。叔马慢忌,叔发罕忌,抑释冰忌,抑鬯弓忌。

    说的是一位能骑善射的猎人出来围猎,乘的马车有四匹拉的,马的颜色有金黄的,有色彩斑斓的,那马儿奋勇向前,那猎人身手高强,这正是马的勇武之地。

    《秦风 驷驖》

    驷驖孔阜,六辔在手。公之媚子,从公于狩。

    奉时辰牡,辰牡孔硕。公曰左之,舍拔则获。

    游于北园,四马既闲。輶车鸾镳,载猃歇骄。

    这是一首描写秦君田猎盛况的诗,黑骏马高昂嘶鸣,秦君驾驭娴熟,田猎收获颇丰,马儿都因此尽享悠闲。反映了那时秦国的已经强大了。那纯色英俊的马就是明证,不像汉高祖刘邦登基时,想找六匹纯色的马都找不齐。

    此时的 “马”才驰骋到“秦风”,“小雅”“大雅”“ 颂”还远远没到呢,我累了,就是“伯乐相马”看重的千里马此时也该歇歇了。在《秦风 驷驖》的威风中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