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0日的《华西都市报》上两则新闻至今难忘。

  十版上一豆腐块处用廖廖数语报道了世界杯开赛在即,正在德国备战的墨西哥主力门将桑切斯的父亲去世,桑切斯回家奔丧,很可能缺席小组赛同伊朗的首战。报道最后说:这将影响墨西哥队的实力。

  而在第二版上却用了千余字详细报道了河南省叶县高考学生张培娟为了全力备战高考,家里人和老师共同隐瞒张培娟父亲因突发事件已去世两个月的事实。文章还配发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张培娟阳光灿烂满脸笑容地走出考场;另一张则是张培娟看见迎接她的弟弟手捧父亲的遗像惊呆了的痛苦表情。文中介绍说,张培娟的学校离家30公里,如果不是高考,她很容易就能知道家里发生的一切。

  看完这两则新闻心里感到很不是滋味。

  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孝道一直是中华文明的传统美德。父母恩德比天重,父母临终时不能见到最后一面当是作人子女者一生最大的痛。可传承了五千年的美德在应试教育的严酷态势之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家人和老师的侧重点都是为了张培娟同学的前途。的确,普通老百姓的孩子要想前途光明、改变命运的唯一途径就是参加高考。所以高考的重要性远远凌驾于一切之上。可我想问,一心为张培娟着想的家人和老师可否想过她的感受?张培娟今后想到父亲会怎样的珠泪涟涟?仅30公里,父女阴阳相隔时竟不得一见,此痛给张培娟带来的伤害和遗憾将是终生难以平伏,永难弥补的。

  回个头再来看桑切斯的奔丧。

  世界杯销烟已灭。关于此届世界杯“功利”远远大于足球的“攻势”成了众多媒体议论得最多的话题。当功利占据球队教练、队员的头脑时,桑切斯却全然不顾世界杯是关乎国家荣誉的重大赛事;全然不顾第一主力门将如缺席将会影响小组赛第一场成绩的重要性;全然不管父亲已亡,回家也无实质性意义的具体情况,竟直乘机回家奔丧去了(后赶回参加了第一场比赛)。我为桑切斯的行为大声叫好。如此深情地爱着自己的亲人一定更懂得热爱自己的国家。桑切斯的奔丧为自己今生的父子情画了最后一个圆。

  试想一想,如果桑切斯是中国球员情形又将如何呢?


  2006-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