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雅贼调虎离山,大师名画不翼而飞


       月残星稀的寒夜。上海西郊地区的那家花园宾馆内绿树葱茏,灯光寂寥,呼呼的北风使偌大的花园显得更为幽静。晚上6时20分许,从出租车里下来了一个身着咖啡色西装的男士,他匆匆来到宾馆7号楼服务总台登记住宿,他客气地问:“我就是一个多小时前来电要求住3号楼的客人。” 女服务员递给他一张登记证,来者熟练地登记了名字和身份证号,服务员检查了来者的身份证均吻合后,按其要求开了3号楼316豪华套间。

        三个多小时后,咖啡色西服客人又来到服务总台对服务员提出:“明天开会要租借同楼的301会议室,现在能否看一下会议室?”服务员小叶提着一圈钥匙带他来到会议室,门打开后客人环视了一下房间,又抬头扫视了一下墙上的那幅巨幅国画《群马图》,随后离开了会议室,服务员离开时顺手锁上了门。

        晚上11时,客人再次来到总台,打着手势对服务员抱歉地说:“刚才没有留意会议室有多少座位,是否再打开一下会议室的门?”小叶又陪同客人来到301会议室,客人煞有介事地数了下座位,又随意地查看了那幅群马图上的落款,不时提出桌布、茶水等具体事宜,又提出现在就去取杯子放整齐,小叶与客人一起来到总台,给负责会议室的女服务员打了个电话。客人道谢后便热情地与小叶攀谈起来。聊了一会儿客人告诉小叶说:“我刚才去方便时,看到厕所门口有人吐了一大滩污物。”小叶听罢赶紧来到厕所门口,果然见地上有呕吐物,便取来了拖把清扫了一下。待小叶回到服务台时,客人已悄然离去。

       约清晨1时20分,小叶见台子上的一大圈钥匙,蓦地想起会议室的门还没上锁,便急匆匆赶去锁门。当她走进会议室时,发现墙上那幅镜框里的那幅巨画突然不翼而飞,顿时傻了眼,吓出一身冷汗,她抓起电话立刻向值班经理报案。

       301会议室内的那幅68x250cm的巨幅《群马图》,系出之国画大师刘旦宅手笔,1980年,大师住在宾馆里,花了一周时间精心创作了这幅巨画,封笔后郑重地赠给该宾馆,宾馆一直视为珍品收藏而未取出示人。2003年7月刚悬挂出来不到半年却莫名其妙地蒸发了,实在令人纳闷。据行家估价,此画仅收购价就达50万,倘若上市拍卖,估计成交价至少200万元人民币以上。

        国画珍品被盗,立即引起了宾馆老总的高度重视。

        2003年12月7日上午7时许,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二支队接到报案后,即刻通知辖区长宁分局一起赶到现场,时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长孔宪明、刑侦总队长郭建新及长宁分局局长吴永志先后赶到现场,明确要求必须认真勘查现场,对宾馆监控录像反复细看,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经过一个上午的勘察现场和侦查,勾勒出了案件的初步情况。316房间的客人登记时使用的身份证名字叫“高明”,该身份证系伪造,假名字、假地址,属智能性犯罪,来无踪,去无影,作案不留痕迹,案犯确实比较“高明”,似乎公然与公安叫板。

        但狐狸再精明总会露出蛛丝马迹,7号楼服务总台的录像里跳出了客人则面的“尊容”和身影,年龄40岁许,据当班的女服务员回忆:“此客人身高1.7米左右,皮肤白皙,头发略秃,脸有点熟,过去来过。”女服务员的指认,基本锁定了此人就是预定会议室的那个穿咖啡色西服的客人,此人有重大嫌疑。

        两位女服务员都声称只有一名客人,但经过勘查,客房现场却留有两双拖鞋、两个杯子,一杯子里留有茶叶余渣,一杯子里留有剩余咖啡。技术员庄明华在杯子上提取了两枚左指纹,经DNA 检测系两人所留。现场位于3号楼底层南侧,国画《群马图》被裱糊后装在镜框内悬挂于会议室西面中央。此画系被刀片从镜框中整体切割后盗走,割痕较规则,手法老练。从录像里看仅有一人,服务员也只见一人,但科学技术证明却是两人作案,另一个“隐身人”不留一丝马迹,可谓更老到狡猾。

       根据宾馆录像中锁定的对象制作的嫌疑人照片,立即通过电脑传遍了各个关口和全市各部门、各警种,全市迅疾布下了一张无形的大网。

       在机场,侦查员仔细检查每一位出境人员的记录和录像资料,查找持“高明”假身份证者是否有出境记录;

       在海关,安检人员对每一位携带书画出境人员进行重点检查,并对案发时段浦东、虹桥两机场的出境旅客名单逐个检索、排查;

       在宾馆,刑警走访了60多家大饭店,调出几百个录像资料仔细搜寻辨认,以求对上嫌疑人;

       在典当行,专案人员了解有无送来过名人字画,并对名人字画逐一查看;

       在拍卖行,侦查员更加仔细走访,对拍卖的字画和即将拍卖的书画逐个了解,并耐心询问书画行情;

       在书画市场,便衣警察对分散在全市40多个书画交易市场进行暗访询问,寻踪觅迹,寻找大师的手迹,并在典当行、拍卖行、和书画市场等重点地方进行了控赃;

       在出租车公司,面对几十万辆出租车,侦查员们有重点地访问当晚去过西郊地区的司机,终于在茫茫的车海里找到了一位去过该宾馆的出租车司机,他见了照片后回忆道:“此人与另一男子于12月6日深夜11时多,坐过我的出租车,其中一人手里拿着一卷伞状的东西,拿东西的那个男子称醉酒呕吐,他们在番禺路、新华路下了车。”

       专案组又旋即对新华路、番禺路周边的宾馆、旅馆进行了仔细寻访。

      

12,傅抱石、关山月《梅花图.jpg

      

      大师学生酷爱国画  雅士成为梁上君子


      陈沪生在南京幼儿园时就酷爱画画,在报纸上、墙壁上和窗玻璃上等处随兴涂鸦,其画作天真童趣,颇得大人赞赏。读小学时每逢上美术课,他都兴奋不已,每次美术老师布置作业他都是优秀,后来老师布置的功课已不能满足他的绘画技能,他便自己找来素描之类的画临摹交上去,深得美术老师的激赏,素有“画画大王”之称。

       他自己也以“小画家”自居。到了中学后,因功课紧张,父母亲要求他以读书为主,反对他再不顾作业整天如醉如痴地投入画中。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陈沪生还是见缝插针地不断学画,并有幸成为中国画院江苏分院院长亚明的学生。他尤爱山水国画,整天临摹大师的山水画,尤其是自己的老师亚明、还喜欢画毛驴闻名遐迩的黄胄、一代宗师傅抱石、关山月等名家的经典国画之作。

      1989年夏天,28岁的陈沪生来到苏州园林写生,朋友请陈沪生到苏城饭店吃午饭,来到饭店大堂,他突然发现一幅巨大的《六骏图》赫然挂在墙上,他眼睛一亮,快步来到画前细审,见是心里仰慕已久的上海国画大师刘旦宅的作品,凝视良久喜爱不已。他愣愣地站在那里对大师的作品认真地揣摩起来,此画虽没有徐悲鸿大师的《奔马》有名气,但也可称作为一幅经典之作。其画法采用了线条勾勒为主,烘染渲衬为辅的传统技法,又采用了西方绘画中体与面、明与暗分块造型的方法,纵情挥洒,气势不凡。

       回到南京后,陈沪生晚上躺在床上夜不能寐,心想倘若此画属于自己的那该多好,可以仔细临摹,精心揣摩,一定能把大师的技法学到手。于是他突然跳出一个大胆的念头,趁夜深人静,将此画盗走谁知道。但他又想到登记住宿时,必须填写真实姓名和住址,还要检查身份证,如此作案岂不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陈沪生对苏州苏城饭店的那幅名画始终耿耿于怀,不窃为己有实在是于心不甘,为此他特意买来了美工刀、还到地下市场制作了假身份证等作案工具,准备行窃。但临出发前,他也曾有过犹豫,自己毕竟是一介文人,属绘画之列的儒雅之士,怎么能干梁上君子这种卑鄙的勾当,像孔乙己那样偷书干被世人耻笑的傻事。但孔乙己却说过,自古读书人偷书不算窃,依此类推画画人偷画也不算窃了。他像阿Q 那样自我安慰一番后便上路了。

       来到苏城饭店,用假名字、假地址和假身份证登记住宿时,心里惶恐不已,服务员草草地看了下身份证也没认真核对,就给其办了登记手续,就这样,陈沪生以子虚乌有的身份轻而易举地住进了宾馆。他去饭店吃晚饭,又看到那幅《六骏图》时,心跳不已,魂不守舍地匆匆吃罢饭回到宾馆以看电视来平息那颗慌乱的心。至凌晨1时,陈沪生到外面打佯了一下,见饭厅里空无一人,寂静无声,便回到住处,带上作案工具蹑手蹑脚地来到饭厅,却发现铁将军把门,顿时大失所望,但他不死心,见大门是用铁链条锁门,又小心翼翼地推门,发现门被推到极至人竟然可以钻进去,于是又大喜过望,悄悄地钻了进去。借着月色摸到画前,小心翼翼地将《六骏图》取下来,从背面旋开搭钩,取下镜框玻璃,用美工刀在名画周围划了一圈,被裱糊的画顿时脱落了下来。陈一阵惊喜,小心地卷起画放进早已准备好的卷筒,轻轻地钻出门,从事先打佯好的边门溜之大吉。

       回到南京后,陈沪生反复凝视《六骏图》兴奋不已,但他心里也后怕不已,总是担心公安局会突然找上门来,甚至半夜里听到警报声也会吓出一身冷汗,有时走在马路上见到警察会心跳不已,赶紧避开警察的眼睛。就这样在隐隐地担惊受怕中度过了半年,见相安无事后,那颗慌乱的心才渐渐地平息下来。

       偷窃这玩意就如吸鸦片一般,有了第一次的成功体验,就想来第二次,第三次。他想想这玩意也来得太容易了,冒一次险就可以拥有一幅名人字画,倘若到市场上去拍卖,就可得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于是陈沪生开始了盗窃名画的计划。他现来到就近的大都市上海,有意到接待外宾的大饭店、豪华宾馆或接待外宾的国宾馆去溜达,四处寻觅悬挂名人字画的高档场所。

       1990年8月,陈沪生来到衡山路一家高档宾馆,见这家宾馆正在装修,东西都堆放在了人迹罕至的走道里,他边走边留心细觅,果然在走廊里发现了一幅国画大师谢稚柳的《仿宋山水画》,也没有什么保护措施。他顿时喜不自禁。于是故伎重演,果断地用假身份证开房住了下来。这次已不像第一次那样慌乱了,而是晚饭后呆在房间里看足球比赛,还一个劲地为上海队加油,看到最后见上海队输了,还骂了一句:“真他妈的不争气!”然后,胸有成竹地抬腕看看表见才11点,又开始静下心来看外国电影,直到电视台各频道都“再见”后,他才伸了个懒腰,带上早已准备好的作案工具悄然来到楼梯走道,用尖嘴钳轻轻地卸开镜框,然后小心地用美工刀割下名画,卷好后从后门仓皇逃逸。

       第二次的成功,陈沪生更加偷画上瘾。三个月后,他估计上海方面风声已过,于是,又潜入上海寻寻觅觅,大上海高档宾馆多多,名画也多多,果然不负所望,他又发现一家大饭店的餐厅边走道上悬挂有一幅应野平的《山水画》,应野平是上海画坛上一流的山水画大师,陈沪生对其仰慕已久。细细欣赏一番后,他决定拿下此画,但见走道灯火通明,一人下手容易失风,心想如果有人帮助望风就万无一失了。于是,他决定物色一个可靠的搭档一起联手干,但谁可靠呢?陈沪生一时颇为犯难。

       那天,他在马路上赶路,突然遇见自己中学同学邓家兴,彼此十多年不见,格外亲热,陈沪生见他的头发有点谢顶,便开玩笑地说:“你老兄现在忙什么,头发都谢了。”邓兄叹苦经道:“不满你老兄,如今铁路局这种单位效益也不好,不死不活地每月拿几个死工资,我干脆辞了职自己干。我经营过一家外贸公司,没想到做生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不但没赚钱,反而欠了一屁股债。现在是既回不了原单位,又无资本做生意,只好到处游荡,老同学,你能帮兄弟赚钱嘛?”

       陈沪生听罢感到正中下怀,见对方也不是外人,便开门见山道:“我现正在做卖画的玩意。”

       邓家兴不以为然地说:“这画能赚什么钱?”

       陈沪生怂恿道:“这你就外行了,这名家的一幅画一般都是上万元,十几万元,甚至更高。”

       邓家兴拍拍老同学的肩膀道:“别只顾自己发大财,有机会赚钱,需要兄弟帮忙时可千万不要忘了兄弟啊。”

       陈沪生见火候已到,便直言道:“上海静安寺有家大饭店内有幅名画家应野平的山水画,此人是上海滩上一流的国画大师,此画价格肯定不菲。我想把它取走,但在宾馆的走廊里,一人难以下手,你有这个魄力干吗?”

       邓家兴正穷得丁当响,又无工作一身轻,听罢拍胸脯道:“有什么不敢,只要你老兄吩咐,兄弟我一定配合默契。”

       说干就干,陈沪生第二天为邓家兴办了一张假身份证,当天下午两人来到上海静安寺附近的那家宾馆,顺利地住进饭店。两人趁吃完饭之际又打佯了一下走廊里的画。回到房间便看电视熬时间,陈沪生问邓家兴:“怕不怕?”邓家兴满不在乎地说:“这有什么好怕的,现在我是一无工作,二无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一无所有的人是无所畏惧的。”

       半夜两人来到餐厅画前,果然邓家兴自告奋勇地道:“你只要站在道口望风,有人来了咳嗽一下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有我来干。”

       邓家兴一人来到画前猛一使劲抬下沉重的镜框,手脚利索地卸下后盖,用美工刀三下五除二地割下画一卷就走,来到电梯旁陈沪生早已按好电梯,下了电梯,两人迅速从边门撤离。打的赶到火车站,一口气连夜坐车回到南京,陈沪生扔给邓家兴2000元以示酬劳,邓家兴高兴不已,但他却不知此当时此画就值20万元。

    

    

12,舒同书法53.JPG

    

      全国串并案件有戏, 踏雪寻梅北京无果


      自2003年12月7日上午半接到报案起,上海市局刑侦总队和长宁分局组成了专案组,指挥部设在长宁公安分局。侦查员每天四处奔波,晚上回到指挥部集中汇报案情,指挥官根据汇集的信息,去伪存真,分析推断,然后制定侦破方向。上海市公安局局副局长孔宪明发案当晚赶到指挥部听取了汇报。

      侦查员们观看着现场录像各抒己见,袅袅香烟与各种思路缠绕在一起,各自的见解互相碰撞擦出了智慧的火花。最后孔局长听完大家的见解后,似有所悟地说:“在全市宾馆摸排一下,看有多少饭店发生过此类名画被盗案。同时,此案不能仅局限于上海侦破,要立足上海,面向全国,尤其是周边地区。另外上公安网查一下,看看外地是否也发生过此类案件?我看事先订客房、使用假身份证、密切配合等,这种有预谋、作案手法如此老练,属智能性犯罪,一定是内行所为,嫌犯很可能是个绘画爱好者,可谓是个雅贼。”

      侦查员们根据领导的指点,上网轻点鼠标,果然荧屏上很快跳出南京、北京、天津、深圳、苏州等地也发生过此类案件。苏州苏城饭店先后两次名画被盗,1989年9月丢失一幅是刘旦宅的《六骏图》,2002年又被盗一幅中国画院江苏分院亚明的《黄山云海》;还有南京的长江大饭店,2003年8月17日被盗一幅也是亚明的手迹《维扬春晓》;尤其是北京2003年11月1日,在中央领导接见外宾的饭店内失窃了一幅国画大师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的名画《梅花》图,仅上网和电话联系就串出的名画失窃案10多起。又分头与外地公安部门联系,了解到了北京、南京、苏州等地更详细的案情。

      此刻全国正在追逃会战,侦查员根据现场提取的指纹到公安网上指纹库一核对,须臾,有一枚指纹与之相吻合,对上的一枚相同指纹系2002年5月偷盗苏州姑苏饭店的亚明国画《黄山云海》窃贼所留。

      当晚,孔局长打电话给上海著名油画家陈逸飞,向他请教了画坛圈内的情况。陈逸飞听罢案情分析说:“亚明原是中国画院江苏分院的院长,他的画两次被盗,与南京一定有关系,而且此贼懂国画行情,估计是个内行。”专家的话进一步印证了孔局长的推断。

      全国串并案件,上网核对指纹,使案件有了重大突破!

      根据北京和南京发现的线索,侦查员分头前往追踪觅迹。刑侦总队二支队的孙明等人冒着满天风雪来到北京市公安局联系,当地的侦探告知他们,《梅花》图系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国画坛上最具盛名的国画大师傅抱石和关山月合作所画,他俩当时住在这家宾馆为人民大会堂竣工作画,两人满怀激情泼墨挥毫,整正花费了三个月时间,根据毛泽东主席的诗词呕心沥血创作了这幅国画《江山如此多娇》,在人民大会堂一经挂出,立刻引起轰动,受到了中外嘉宾和各地观众的交口称颂,更是受到了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领导人的高度赞扬,也得到了全国同行的佩服惊叹,从此,此画遐迩闻名,成为人民大会堂的镇堂之宝。两位画家为了感谢宾馆的热情款待,又一鼓作气地创作了3.5米宽,2.4米高的《梅花》图,送给宾馆以示谢意。宾馆将此画作为稀世珍品挂在了外宾接待室,后人将此两幅画称为姊妹图。据专家估价,《梅花》如上市拍卖,起码1500万。40多年来,全世界许多国家的领导人在此画前座谈留影,远远超出了一般名画的范畴,已成为无价之宝。此《梅花》图11月1日被盗后,许多中央领导批示尽快破案,吴议副总理到该饭店理发时详细打听破案的进展情况。

      正当北京紧锣密鼓地全力侦破名画盗案时,见上海警方前来通报案情,给予了全力配合。上海警方随北京警方来到文物密集的琉璃厂、潘家园等著名书画市场寻觅赃物,但茫茫人海何处觅踪影?北京失窃名画的诸多饭店窃贼同样狡猾地使用了假身份证,故一时尚无线索。结果北京“踏雪寻梅”,也是无果而归。

 

       结婚生子隐居八年  重操旧业更为疯狂


       陈沪生偷完上海一家大饭店应野平的名画后,敏感地意识到上海一定加紧了侦破力度,便突然销声匿迹,一去不返。1991年9月,他又调转枪头来到首都北京觅宝。京城的大饭店与上海一样,到处都是名人字画,陈沪生又轻而易举的在天涯楼餐厅里发现了陆俨少的一幅《峡江内旅途》,便一个电话叫来了搭档邓家兴。夜半时分,两人推开餐厅门,人不知鬼不觉地道走了名画。

       此后,陈沪生突然坠入情网,爱得如痴如醉,女友对他盯得颇紧,他也开始收敛起来。不久便结婚生子,孩子的呱呱坠地使陈沪生像股票一般被套牢,整天接送孩子,人一匆忙劳累便无心顾及名画,另外,成为人父后,他也多少有了一点责任心。

       一晃八年无动静。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陈沪生厌倦了守家看孩子的平淡日子,另有所爱,与一名比他小许多岁的女子又一次坠入情网。没想到这个女子特别喜欢吃饭和旅游,杭州刚回来,又吵着到张家界去玩。出去玩不但需要时间,更需要金钱,陈沪生卖画的几万元积蓄很快挥霍一空,为了博得年轻女子的欢心,他重操旧业再次出山盗画,且更为疯狂。。

       陈沪生整天不回家,结果与妻子缘断恩尽,分道扬镳。从此,他又成了一只断线的风筝。1999年1月,陈沪生出席朋友的一顿宴会后,发现这里别有天地,那一幢幢洋楼内到处都是名人字画,金盆洗手了八年的他又蠢蠢欲动起来。

       陈沪生回到南京后首先约多年不见的老搭档邓家兴吃饭,邓家兴听到失踪了多年的同学的声音后,埋怨道:“兄弟,你这几年到哪里去了,我一直在找你。”无所事事的邓家兴听说请他吃饭,嘴里寡淡了很久的他赶紧如约赴。,陈沪生一番友情怀旧,邓家兴哥们义气又来了。最后两人碰杯一干而尽,酒壮人胆,他俩出了门便直奔上海,住进了那家花园式国宾馆,颇为阔气地一人开了一间房,夜半时分两人窜进那间早已瞄准好的会议室,房内的三幅名画被贪婪的盗贼一股脑儿地全部卷走。一幅是上海著名画家唐云的《雨唤春禽》、另一幅是唐云的《长爱杭州》、还有一幅是名家谢稚柳的《夏日望霁》。

       重新出山后,陈沪生更是以加倍地疯狂盗画。1999年3月13日,陈沪生先是打电话给上海的一家大酒店,问总统套房住一晚多少钱,因总统套房客房率比较低,故服务员热情解答,陈沪生便套问有何设施,服务员也热情地一一答来,最后陈沪生追问道:“房内是谁的字画?” 服务员不知是计,便如实相告:“是应野平的《井冈春色》。”陈沪生一听又遇上了大师的名画,便一个电话叫上邓家兴赶到这家大饭店,故计重演地以假身份证顺利地住进了总统套房。他们进去后先将冰箱里的东西扫荡一番,然后躺在松软的大床上呼呼大睡。待醒来后,便将冰箱里的东西全部扫荡干净,待到半夜才安安稳稳地取出名画,坦然地扬长而去。

       1999年7月18日,陈沪生又来到北京按住宿指南,专门挑豪华的饭店打电话咨询,向服务员咨询总统套房有何设施,最后点题地问是谁的字画,当听说是当代著名大家范曾的《天下之柔驰骋天下之坚》后,陈沪生放下电话欣喜若狂。立马喊上邓家兴赶到此家饭店,毫不犹豫地包下总统套房。开门进房,陈沪生凝视着心中崇拜已久的大师手迹,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邓家兴见他如痴如醉的样儿,嘲笑他说:“有什么好激动,不就是一幅画吗?”

       陈沪生难抑激动地说:“你不知道,此人是我最欣赏的当代画家。他的画很有个性,有特色,线条流畅,用笔老到,善用枯笔,很少着色,大多画古人,且多是古代名人,我尤其喜欢他的那幅《泼墨钟馗》,那头毛驴用湿笔泼墨如水,而钟馗则用枯笔惜墨如金,线条流畅潇洒,实在是人见人爱。”说罢禁不住感叹:“可惜此幅画不是彼幅画。”不管如何,陈沪生能觅到范曾的画,早已喜出望外,他悠然自得小心翼翼地切割下大师的画,半夜里挥一挥衣袖,带走一幅名画,告别了五星级大酒店。

       2002年5月,他俩又一搭一挡,如法炮制地在苏州姑苏饭店会议室盗走了亚明的《黄山云海》。

       2003年4月,陈沪生来到边境城市深圳,在一家大饭店二楼过道上意外地发现了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舒同书写的一幅《毛主席诗词.清平乐》,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立刻打电话叫邓家兴马上坐飞机赶到深圳。邓家兴没有来过这个新型都市,陈沪生带着他逛了世纪之窗等地,晚上住进饭店,洗了吧热水澡,舒舒服服地先睡上一觉。待到凌晨,邓家兴睡得想死猪一般,陈沪生叫醒他时,他睡眼朦胧地说:“再睡一会。”陈沪生提醒说:“等天亮就无法走了,取了东西,到南京随你怎么谁都行。”邓家兴无奈地爬起来,揉着惺忪的眼睛,两人配合默契地动手熟练地割下名人书法拍屁股走人,远走高飞。

       此前的一个月,陈沪生又给自己居住的城市南京的一家五星级饭店打电话询问总统套房的价钱,使用了惯用的套路,先是问套房设施,最后套出是一幅黄胄的《塞上踏歌行》后,陈沪生心里一颤,于是又为了价钱反复于服务员讨价还加,服务员被问烦了,便请他先留下电话,陈沪生随即报给了对方。好马千蹄必有一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陈沪生万万没料到就是这个电话使他失了前蹄,被关进了牢狱。真可谓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反误了卿卿性命。

        陈沪生听到这幅黄胄大师的毛驴图,自己过去在画册上见过,便找出画册精心临摹了一幅尺寸一般大小的画,其技艺精湛,可谓惟妙惟肖。然后,陈沪生用假身份证住进这家宾馆的总统套房后,先用美工刀割下这幅期盼已久的名画,然后换上了自己的临摹画,窃走名画后关上房门一走了之。这活儿做得可谓是天衣无缝,神不知鬼不觉。这种偷梁换柱的伎俩还真骗过了这里的服务员。

       2003年10月底,陈沪生偶然在一本画册上见到北京一国宾馆内藏有傅抱石与关山月合作的《梅花》图,他立马血色兴奋了起来。他常年在画圈里混,知道国画的行情,国内目前卖得最高价的是傅抱石的国画,他的一幅手迹在香港索斯比拍卖行里以1800万的天价拍出,创当时中国画最高记录。11月1日,陈沪生与邓家兴再次来到北京,以老套手法顺利地住进了这家国宾馆,陈沪生以订会议室为名骗女服务员打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又以制作会标的理由骗开服务员一起去找电脑打字员,邓家兴则趁机溜进去以最快的速度切割下《梅花》图,迅速撤离。陈沪生与女服务员纠缠之时,收到邓家兴传来成功盗画的信息后,与她应付了几句便白白了。

       2003年12月初,陈沪生因朋友邀请来到上海西郊一家宾馆打高尔夫球,他不断留心这里有无名画,果然在3号楼的会议室发现了刘旦宅的《群马图》,于是,便上演了开头的第一幕,结果刘旦宅的画成了他盗画史上的滑铁卢。他14年前成功地偷盗第一幅名画是刘旦宅的画马的国画,最后也是因偷盗刘旦宅的画马的名画而被公安追踪抓获,正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寻踪觅迹跳出线索,深查细挖浮出水面


       另一路刑侦总队二支队薛勇一行四人,根据公安网上获悉南京一家花园饭店失窃名画的线索来到了这家宾馆,询问后证实这家宾馆于2003年8月17日被盗一幅亚明的国画《维扬春色》。查发案当天登记的身份证,又是假身份证不过名字改成了“张天民”,再调出案发时段的录像,果然串并出与上海的梁上君子为同一人,如此就可以锁定案犯就在南京,但茫茫人海何处觅此人,如同大海捞针,无处下手。

        成事在天,谋事在人。虽然在长江饭店发现了案犯的身影,印证了案犯在南京也在作案,但服务员说不出窃贼的子丑寅卯来。案犯同样使用假身份证、假地址,线索又断了。但侦查员毫不气馁,眼看就要水落石出了侦查员岂肯放弃,他们又赶到附近另一家失窃名画的五星级饭店,经询问证实这家饭店2003年7月20日,总统套房也曾失窃过名画,不是一幅,而是三幅。一幅是亚明的《李白思忆》、另一幅也是亚明的《纵然一夜风吹来,尽在芦花溅水中》,还有一幅是白雪石的《千峰竟秀》。

       女服务员反复回忆,就是说不出出有价值的线索来,也难怪,她们天天与客人打交道,怎么可能记住这么多人呢。但是边上有位女服务员随便插话道:“好像听说红楼饭店也有名画被盗。”谁料这无意中的一句插话却成了破案的关键线索。

       侦查员们疲惫的身心顿时被这一句话激活了,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马不停蹄地赶到红楼饭店,但是女服务员却说没有失窃过名画,侦查员提出找老总,这天正巧是周六,老总在家休息。到手的线索侦查员岂肯轻易放弃,立刻要通了老总的手机,老总听说公安局寻找,无奈只得从练身房赶来。但他也与服务员同口一词,信誓旦旦地说没有失窃过名画。侦查员提出到总统套房去查看一下。老总稀里糊涂地随之来到总统套房,嘻嘻地笑道:“你看黄胄的《塞上踏可行》不是好好地悬挂在墙上嘛?”

      侦查员见之大失所望,但是有位侦查员不甘心,他上前细瞅,发现国画的边沿有刀片切割的痕迹,经仔细辨认才发现名画已被偷梁换柱。这时老总才拍脑袋恍然大悟,禁不住感叹:“没想到,没想到这贼也太聪明了!”

       侦查员请女服务员查一下电脑登记记录,果然2003年3月8日,有一个叫“孙光明”的人登记过住宿总统套房。找来那天当班的女服务员,这位年轻的女服务员记忆甚好,她回忆说:“那天好像这个客人打电话来预订过总统套房,反复讨价还价,我被他实在问烦了,就说你留个电话,等我请示老总后告你。”

       侦查员一阵兴奋,立即问她:“那个电话还在吗?”女服务员点点头说;“好像还在。”“立刻找出来!”女服务员轻拨鼠标,果然跳出了那个通讯电话。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2003年 12月14日,在南京通讯部门的鼎力协助下,侦查员迅速查明,此电话系南京一证券公司李经理的办公室电话。立刻找到李经理,请其辨认嫌犯的照片,李经理看罢照片说:“此人叫陈沪生,是南京人,也是个文化人,整天在忙倒卖字画的活儿。”李经理的话更加印证了警方的判断。侦查员急切地问李经理:“有无他的电话?”李经理便查商务通边说;“肯定有。”须臾,就找出了陈沪生联系电话。

       案犯终于“浮出水面”,专案组无不激动异常。侦查员当即确定了另一个对象邓家兴有重大嫌疑。

       12月15日下午,刑侦总队副总队长周建国、二支队支队长杨宝银、长宁刑侦支队长沈余祥闻讯后,分头赶往南京指挥抓捕对象。经南京警方鼎力支持,摸清了陈沪生和邓家兴两人的住址,并进一步了解到陈沪生与妻子关系不睦,现可能与姘妇同居。

       15日深夜8时许,两路抓捕小分队分头伏击守候陈沪生与邓家兴。那天老天爷似乎故意考验警察的意志,偏偏守候在小车里的侦查员不能发动引擎开空调,惟恐打草惊蛇。只得躲在车内瞪着双眼,至清晨7时许,住南京浦口区桥工新村15栋102室的一谢顶男子刚走出门,面似录像里的男子,侦查员冷不丁一声高喊:“邓家兴!”对方下意识地答应,还没反应过来便被牢牢擒住,迅速被塞入车内。

       马上审讯,邓家兴证实了陈沪生正住在其姘妇家。另一路人马接到邓家兴已被控制和陈沪生住址的信息后立刻行动,侦查员迅速来到南京宁公新寓某号401室,几下礼貌的敲门声,里面传来了男子的声音:“谁?”

       外面答道:“修水管的。”

       须臾,房门露出了一条逢,侦查员以闪电之势冲将进去,迅疾将其拿下。

       侦查员在陈沪生的住处当场搜出6幅名画,其画名是:刘旦宅的《群马图》,亚明的《李白诗忆》、《纵然一夜风吹来,尽在芦花溅水中》和《维扬春色》,黄胄的《塞上踏歌行》,和一幅《大公鸡》。

       立即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押至南京市公安局突审,陈沪生交代自己曾经是亚明的学生,跟他学过画,很佩服老师的画技。有一段时间曾精心临摹过老师的画,画友都说临摹得惟妙惟肖。南京红楼宾馆里的那幅画是他临摹后换上去的,故他们一直未发现。从2002年至2003年,他们在北京、上海、南京、苏州等地疯狂作案六起。

       当晚将他俩押回上海。经两夜审讯,邓家兴交代了先后共作案13起,其作案手段主要是学过绘画的陈沪生先寻觅踩点或打电话询问,发现目标后,由陈沪生为邓家兴制作假身份证,邓家兴以假名住进挂有名画的总统套房,待夜半三更邓家兴卸下大镜框,用美工刀割下名画,得手后一走了之;或两人搭档,一人望风,一人作案。每次事成之后,陈沪生扔给邓家兴一二千元打发了事。

       陈沪生知道这些名画的价值,死命顶了五天,在证据面前见同伙都吐出来了,无奈之下慢慢地挤出了10多起盗画案。根据两人的交代,共计作案15起,涉画19幅。北京市公安局接到破案的信息后,迅速在京城起获了傅抱石和关山月的《梅花》和范曾的名画;上海市公安局缴获了唐云、应野平、刘旦宅、谢稚柳等大师的名画;南京缴获了亚明、朱屺瞻、黄胄、高冠华等人的名画,还有上海市公安局在南京追回深圳一家宾馆被盗的著名书法家舒同的书法《毛泽东诗词.清平乐》,共计16幅;另有应野平的《山水画》、谢稚柳的《仿宋山水画》、黄胄的《牛》等四幅名画早已在十多年前被拍卖行分别以四万元的拍价拍卖,已无法追回,令人扼腕叹息。但毕竟这一起持续14年之久的总统套房特大系列中国名画盗窃案圆满地划上了句号。

       2005年4月1日,上海市长宁区人民法院对震动全国画坛的盗窃大案作出了一审判决,判处窃画大盗陈沪生11年6个月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3万元人民币;判处梁上君子邓家兴10年6个月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一年,罚金2万元人民币。

 

12,刘旦宅《群马图》_副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