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月回家探家,红姐找到我,说我是做项目开发工作的,请我给她家拆迁理赔支点招。

  我笑说:现在政府拆迁都是有法律规定的。红姐含着眼泪说:兄弟啊,红姐没有读过书,不懂什么法律规定,我只知道现在我一家几口在这里开店可以维持生活,拆迁之后理赔的那点钱连买一个铺面都不够,叫我一家去喝西北风去吗?我跟他们理论,他们竟然要把我家当成钉子户典型来强拆。

  我一听火了。红姐家的情况我是知道的:红姐有一儿一女,一家生活靠夫妻在街头摆摊维持,丈夫患有10多年的慢性肝炎病,5年前转为肝癌去世。好强的红姐没有向亲友伸过手,更没有向政府提出过任何请求。前几年,城市道路改建,红姐家正巧临街,自己开了一个批发部,小日子也慢慢有点起色,50多岁的红姐看上去却已经像六十多的大娘了。

  我的内心告诉我要帮帮她。

  我跟红姐说:我来替你写一封举报信,你给所有涉及到项目拆迁管理的部门包括拆迁办、城管局、住建局、信访局、纪检委一家一家去送。

  上个礼拜三,红姐给我打电话说,项目拆迁工作组来她家现场办公了,说她家的情况比较特殊,在政策许可范围内能给予照顾的也都考虑了。另外,城管局还在商贸中心给她一个售货亭免费使用三年。

  我能听出红姐对这个拆迁的条件还是满意的,电话里一个劲的让我周末回家去她家吃饭。

  其实,拆迁是涉及到民生的大事,不是所有的拆迁户都是刁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