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凌晨2点钟,我伫立在窗前,望着窗外迷离的灯光,远眺银河,繁星点点,臆想牛郎织女的故事;凄冷的广寒官,嫦娥悔吃灵丹。

  维纳斯和玛斯的儿子,与大舅开了个玩笑。丘比特的神箭,伤得大舅不轻。伊甸园里的小蛇说禁果好吃,大舅他吃得青涩、苦不堪言。

  大舅的眼内蓄满忧伤,大舅的神情多显无奈。姥爷去世那天,天人同悲,大舅匍匐于地,被我与三舅拖着,也阻止不了他,三步一揖,五步回首,头顶棺首,意语,亲邻能缓慢脚步,黄泉路上,想多陪陪姥爷。

 亲朋邻居相劝不住,怕误了时辰下葬;妈妈让我劝大舅,知道我与大舅的感情,我再三劝阻,“大舅!大舅……节哀,别误了时辰!”家乡埋葬老人,讲时辰,抢风水。

  妈妈哪里理解大舅的悲情、苦衷,在我们家乡有这样的邪说,弟弟如果先结婚,哥哥就很难成家。

  大舅的那个悲伤呵,天可怜见,大舅的哭声中,有千语万言,很多人能听懂,如泣如诉。

  姥爷仙逝,小舅年少,二舅刚结婚已分家,另立小灶,家贫如洗,家徒四壁。

  “爹呀!我亲亲的爹呀!你老人家怎么能走呢?你还有任务没有完成呵!”大舅的愧疚,来自于姥爷对他的失望,他的所作所为姥爷非常伤心,闹得姥爷不去人多的地方,带着遗憾离去。

  大舅的悲恸感染着亲朋邻居,个个眼含热泪,还好,最终大舅听劝,刚好下葬赶对了时辰。

  大舅、二舅、三舅,三兄弟碌碌无为,个个不争气,姥爷的阴德,承萌着他的俩个孙子二舅的俩个儿子,姥爷泉下有知,应该开怀了?

  如今,姥爷的俩孙子,我的表弟;一个在深圳办工厂做老板,一个刚读研究生,已上班,个个前途无量。

  人说,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此精典,姥爷在世,常说这句话,冥冥之中,应了。

  大舅是个孝子,苍天可见,亲邻可鉴,大舅的愚孝,姥姥当然不会理解,姥爷过世后,年少的小舅耐不住家中的贫困,出外打工一直在漂泊。二舅另立小灶,自娱自乐,贤妻相伴。

  说来二位表弟,能有今天成绩,多亏了二舅妈,贤德!含辛茹苦,苦尽甘来!对俩位小弟,爱意甚浓,情有所加,亲邻皆见。

  峰回路转,姥爷坟茔冒青烟,祥云缭绕,得此贤惠儿媳妇,养育后人,方能祠芳。

  大舅与姥姥,相依度日,农闲也出外打工,赚点小钱,往返城乡之间,孝敬外婆。大舅用1千多元,订制“席梦思”床垫,给姥姥享用!

  姥姥展转于床上,呓语着他心中的天父,姥姥信仰上帝。

  夜半醒来,姥姥总会跪在床上祈祷,双手合掌,揖拜天父,极其虔诚。

  “万能的主呵!您何时让我的儿子娶妻生子,您何时让他从噩梦中醒来!”

  直至姥姥仙逝天国那天,姥姥也未能见大舅一面。

  大舅从集镇消失的那天,也是与姥姥恩断义绝的那天。姥姥恨铁不成钢,言语刻薄,赶大舅外出打工其实大舅心系姥姥,每天吵闹,怒骂大舅,好吃懒做不争气;大舅那一段时间,意志消沉,每天贪睡不起。

  那天,大舅走时,我是听亲朋邻里讲述的往事。

  大舅,一条棉被,几件随身衣物,背后,背着铁锅。

  想来大舅何等伤心、心灰意冷,打算已久,要过风餐露宿的生活!

  姥姥是个善良的老人,她始终听从天父的教诲。外婆是一位愚痴的人,她不善解人意,不解大舅心苦,帮倒忙,乱操心,等于是给大舅的心里雪上加霜;姥姥有点自私,一些糖果糕点,她都不舍得给俩个孙子吃,因为姥姥经历过,那个缺吃少衣的饥荒年代。

  大舅疼爱俩个侄子,时常偷偷地把好吃的食品,给俩个表弟;至今,他们对他们的大伯,念念不忘。

  姥姥不认识字,让大舅教她,经诵唱悔。“主是诚实的,主是万能的,你诚信主,你将拥有一切!”

  大舅,教读外婆:“一个馒头,半碗汤,喝到肚内饱挡挡,一顿不吃,饿得心发慌!”

  姥姥和着,虔诚的诵唱,二人世界,在漆黑的夜晚,寂寞的小屋,倒也暧意融融。

  姥姥时常也与邻居村妇嚼些口舌,惹些是非,大舅痛心思痛;时常口语:“上帝呵,您才是我的上帝!您是我的活祖宗!”

  无奈何的老人家,经常惹些是非,方显大舅的愚孝。

  姥姥是个自私的人。姥姥说:“子孙自有子孙福,不为子孙做马牛!”姥姥养育那么多子女,忍受分娩之痛,个个长大成人,吃喝拉撒,自是功德无量;弥留之际,面如桃花,“教头”,说她已往生天国!天国的路上还含恨,没能见上大舅、小舅……

  那天马池挢下,讲述姥姥仙逝。大舅异常平静。走就走吧,那个都会走的,你的姥姥无忧无虑,她本早已成仙。

  大舅的话语,隐含偈语。大舅也许早已大彻大悟。大舅不羡慕功名利禄。大舅早已忘却尘世烦恼,大舅无家,处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