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逛花市,我被一盆开的红艳艳的花儿吸引住了。花主人告诉我,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四季海棠。它嫩嫩绿绿的叶子似乎含着水珠,火红火红的花儿透着高贵的热情,我迫不及待地买下来,竟来不及问它是喜光还是喜水?到家,先生接过花,眼里掠过一丝欣喜,随即似乎还有淡淡的忧伤,又好像还有无限的期待……那复杂的眼神,令我心头颤栗:这是那盆杜鹃花在他情感的天空洒下了一场雨呀!

  在那盆杜鹃花前,曾经买过几次杜鹃,都是繁华了一季,便挥手作别这个世界,看着它们枝枯叶落,我就想它们一定是急着奔赴另一场花事去精心打扮自己去了吧,我不是它们的归宿。这样想过后,心情依旧保持着它们在时的那份从容与恬静。

  那盆杜鹃,是在一个春天的中午逛市场时映入我的眼里的。当时它满树的花骨朵,好像要把枝头压弯似的。我毫不犹豫,花钱买下它。当我回到办公室,爱花的同事舍不得让我把它拿回家,就这样它落户在了我的办公室。它跟之前的几盆早早凋零的花似乎没有太大的区别。我照例把它放在窗台上,等待着它绚丽了那个春天,落了一地花瓣雨后悄然同我再见。谁知一季过去,花红谢后,它依样碧绿。见此,我是欣喜百分了,哦,我终于打破了别人所说的买回来的杜鹃只开一季就枯的说法。看来这花把我当成了它的归宿,我暗自喜悦。

  从那之后,这盆杜鹃如同我们办公室的一个成员,不定啥时候就会用满树的繁花给我们大家带来惊心的意外之喜,在起起落落花落花开中,日子留下深深浅浅的踪迹后远逝,不知不觉,这盆花竟在办公室安居了五年,每当看到它,我就想一定是花仙子看我太过喜爱杜鹃的缘故,让它来慰藉我心灵的尤物吧,要不对我这样一个粗心的人怎会有如此青睐的花香呢?

  去年八月孩子上高中,我陪读,搬了新家,或许是环境改变了的缘故吧,身体一度不好而休假。我害怕它在办公室遭受冷落,就带了这盆花,因当时它正孕育着满树的花蕾。先生平时养了几盆花,都属于只长绿色不见花开的种类。对于这盆花的到来,他如同得到了一个新生儿那样兴奋中夹杂着过多的责任,精心浇水、施肥,这花也像是遇到了钟意的人儿一般,竟然连续开了六个多月,直到今年二月份才恋恋不舍地把自己的最后一抹粉红,扔在了一个黄昏后。

  我们在日升与日落,云卷云舒中,也期待这盆杜鹃早日携另一场花事另一份浪漫而来。哎,花仙子真会开玩笑,它偏偏给我们带来一场伤心雨。它的叶子渐渐失去了原有的碧绿,慢慢地变黄了,不久叶子就纷纷飘落。这时,先生赶紧给它换土、施肥,但却挽留不住它远去的脚步。它真的离开了我,连一片枯黄的叶子都不见,只有一树的忧伤在枝桠里挂着。很久很久,我都没有勇气拔掉它,因为我们早已把它当作我们的一个孩子。

  今晨,当我把另外一盆开得红火的花儿买回家的时候,先生开始给花换盆。当然,必须拔去那盆枯容枝瘦的杜鹃。他边拔边说:“我这么用心看护它,它怎么会死呢?”

  我看了他一眼,什么也说不出,只在心里默默地想,或许你施了太多的肥,浇了太多的水吧?

  或许它连续开了半年的花,耗费尽自己的心血,再也没有了枯木逢春的机缘了呢?

  或许……

  花如此,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