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家孩子10多岁的时候,个头超过了一米二,按理就该买票了,可是她为了省钱,在给孩子测量个头的时候,总是让孩子不自觉地往下蹲一点儿,这样,逃过了很多次检票。


  表姐沾沾自喜,可是久而久之,孩子总觉得自己矮人一头,不自觉地,头总是低着。从此,变得自卑、自闭,学业无成,打点儿零工,快四十了连个对象都没有。


  省了几次票钱,却让孩子起步的时候,就输掉了活着的气质。


        周国平说:“茫茫宇宙间,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生命,都是一个独一无二、不可重复的存在。名声、财产、地位等等是身外之物,人人可求而得之,但是没有人能够代替你再活一次。意识到了这一点,你就会明白,在如何活的问题上,你必须自己做主,盲从舆论和习俗是最大的不负责任。在人世间的一切责任中,最根本的责任是对你自己的人生负责,真正成为你自己,活出你独特的个性和价值来。”


  有人问阿甘,你以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阿甘说,“什么意思?难道以后就不能成为我自己了吗?”


  阿甘的回答,让多少人汗颜。


  成为我自己,这多么壮美!


      妻妹前几天和我提起一件事——


  同学20年聚会,大家谈起班级里最贫困的两个人,他们在同学这里的待遇完全不同。


  其中一个是李同学,他走到哪儿,那些发达了的同学都愿意拉他一把,有什么好差事都愿意先想到他,就因为他虽然遭遇很多不幸,但是一直都很努力地生活,从来感觉不到他低人一等,他不卑不亢的性格,也令同学们肃然起敬。


  另外一个是王同学,他家的条件明明可以更好一些,可是他不思进取,沉溺赌博,输了个一穷二白,老婆孩子对他怨声载道,他自己也是破罐子破摔,邋遢着,懒惰着,每天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醉了就痛哭流涕,觉得对不起老婆孩子,可是忏悔只停留在嘴上,从不见他半点行动。


  有个同学生意做得很大,很有能力,疏通关系帮李同学在附近的矿山谋了一个差事,做个小头头,李一番感谢之后,倒也没拒绝,他觉得自己一定要把工作做好,不能辜负了同学的一片好意。


      王同学自然是没人愿意去理睬的,没了赌资,无事可做,他就去找李同学。李同学碍于情面,只好让他留下,尽量找一些轻松点儿的活让他干。因为同学关系,本该相互照应好好工作,可是无意间的言谈中,李同学了解到,王同学有点动机不纯,他的目的是有一天能死在这个矿山井下,好获得一笔赔偿给老婆孩子。


  李同学说:“咱同学把咱安排到这了,咱就得使劲儿干好,对得起咱同学,咱不能前面走后面被人戳脊梁。你这想法本身就不对,所以我不能留你在这工作了,你死在这里,我这辈子心都不安,对不起你,我不能见死不救,对不起安排我工作的同学,他信任我,让我管理,可我不能给他找个大麻烦进来。”


  贫穷不怕,怕的是你的心也跟着贫穷了,那样的心是瘦瘠的,没有营养的,种不出一棵向日葵来。


  都是贫穷,王同学弯着,矮了,可是李同学却一直挺着腰身,有气质地活着。


  个子矮小,并不影响你的伟岸。人生很短,你可以把影子抻得很长。为他人留下珍贵的记忆,在他人心中点燃一把火,都是你在这个尘世积下的大美的德行。


  因为人活一世,活的不仅仅是脸面,还有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