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高考语文卷出题人,我要郑重向你们表示感谢。你们今年的作文题出得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好到我对我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本来我住得远远的,跟诸位素昧平生,但你们这个题一出来,我们之间就有了关联。我是说,你们这个材料作文题,用的是我的一篇文章。这是一件让人惊喜的大好事。遥想你我当年高考,作文题都是躲在暗处的神秘高手拟就,白纸黑字,特别让人肃然。风水轮流转,如今我的一篇短文,也升格成了考题。这是真的吗?值此莘莘学子命运大转变的紧要关头,这篇短文果真就被派了重任?会不会看走了眼?我翻箱倒柜,寻求证据。该短文曾多次被媒体转载,最早刊登在《南方周末》上,标题是《智慧芯片》,见2000年1月7日《新生活》版。我拿着原文,跟天津考题逐一对照。

  《假如有一款芯片》

  ——阅读下面的文字,按要求作文。

  也许将来有这么一天,我们发明了一种智慧芯片,有了它,任何人都能古今中外无一不知,天文地理无所不晓。比如说,你在心里默念一声“物理”,人类有史以来有关物理的一切公式、定律便纷纷浮现出来,比老师讲的还多,比书本印的还全。你逛秦淮河时,脱口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旁边卖雪糕的老大娘就接茬说“飞入寻常百姓家”,还慈祥地告诉你,这首诗的作者是刘禹锡,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抢着说,诗名《乌衣巷》,出自《全唐诗》365卷4117页……这将是怎样的情形啊!

  读了上面的材料,你有怎样的联想或思考?请就此写一篇文章。

  我发现,考题的内容和词句,跟原文有关段落基本吻合,仅有一句:“这时一个金发碧眼的外国小女孩抢着说”,系为出题人所加。这么一加,我原来安排雪糕大妈说的话,现在分配给了别人一部分。

  为何要插这么一句?是否上面有了新精神,希望考生注意年轻化、国际化等问题?或者,觉得照搬原文过于省事,临时起意,就露了一手?

  上网一看,对天津考题已是议论纷纷,好评如潮,说它深谋远虑,卓尔不群,北大中文系一位张姓教授甚至说,全国各地考题中,“唯一好的就是天津那个”。也有嘲讽、抱怨的:谁呀,这么缺德,弄出这么一段刁钻货色,这都胡诌些什么呀,绕不绕啊?邪门不邪门啊?烤糊了算谁的?

  我又庆幸,又惋惜。大家夸得再猛,也没我什么事,骂得再狠,也没指我脊梁骨。因为,考题并未署上我这个原作者的名。

  为什么不署我的名?

  如果换一个场合,我会马上做出判断:这起码是一种不礼貌的行为。可这是高考啊,庄严、强大、神圣,出题人住的地方,该有多么的保密。天天开会,分析,探讨,伙食肯定高级,但是吃不下去,总想着社会,想着考生,考生连同家长和左邻右舍,成千上万,比当年国民党守天津、解放军攻天津,还要多出好些人数。但是,亲爱的出题人,你们怎么就不想想我,想想原作者的署名及其他?别的不论,单说你们这个考题,现成的例子摆在面前——文中的“你”引用诗歌时,恰恰就提到了诗作者的名字刘禹锡,提到了出处《全唐诗》,这还不算完,还有365卷,还有4117页……出题人哪,对此,你们就一点没有触动?就不能顺着榜样的指引,往我这里拐一下?

  可能,你们内部有规定,引用相关材料时,提一提原作者也不是不可以,但那作者应该是鲁迅、曹雪芹一级的,最低不能低于刘禹锡。

  也可能,你们太忙,人员又是临时抽调,属于“临时工”性质,出点差错在所难免。可以理解,必须理解。人活在世上,哪一个没有错,哪一个不是临时的?

  还有一种可能:没等我这边提醒,你们那里已经发现了疏漏,正在开会研究,如何采取补救措施,对原作者表示应有的尊重。对于一代考生,也有个引导问题,如何在他们审题、答题的过程中,搂草打兔子,顺便点一下责、权、法。你们的讨论很认真,与会者表情严肃,发言踊跃,举一反三,脸红冒汗,领导几次想告一段落都未遂。

  你们会这样做吗?

  无论你们怎样做,我都要真诚地致谢。没有你们的赏识,我的短文哪能进入高考领域?我的其他文章都羡慕这篇短文,它所面对的,是史上最奇特、最不敢大意的读者,爱看也得看,不爱看也得看,一道道毒辣的目光,死死盯住每一个字句,想想看,这是多么的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