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我宣誓:忠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维护宪法权威,履行法定职责,忠于祖国,忠于人民,恪尽职守、廉洁奉公,接受人民监督,为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国家努力奋斗!”——中华人民共和国检察官誓词


      一

  初识董新建,是在五年前我担纲制片人的检察题材电视连续剧《守望正义》剧本论证会上。主持人是这样介绍她的——

  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中国检察文联影视协会理事,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原江苏省镇江市检察院副检察长。从事检察工作三十年,经办案件上千件。在省级报刊杂志上发表过《砍刀下的较量》《月亮下的罪恶》等四十多篇散文、小说。出版长篇小说《生死一线间》《魔方》《悬崖边》三部。其中《生死一线间》获镇江市第七届文学艺术提名奖并被改编成电视剧;《悬崖边》入围第九届茅盾文学奖。宣誓.jpg

  原来她是高产作家,钦佩之心油然而生。

  她带着矜持的微笑、稳健的步履朝我走来,我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一种坚韧而热情的力量由她的手心传导给我。我们一见如故。

  我与她有着十分相似的经历:都是50后,都爱好文学,都做过副检察长,检察生涯都在三十载上下,都自诩是最后一代理想主义者。最有趣的是,我和她退休后皆“华丽转身”:她闷头创作小说,成果斐然;我投身网络文学和影视创作,痴心不改。唯一的差别就在于,她是知名检察作家,我是她的忠实粉丝。

  董新建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很精彩,印象最深的是这样一段话:“有的时候,文学可以比法律走得更远,法律不及的角落可以用文学之光去照亮。”我在赞赏之余忍不住添足:“是的,比法律走得更远的是文学,比文学走得更远的是人品。”她冲我点点头。我们相视一笑,高山流水。

  不久前,得知她的新作《风雪将至》问世,钦佩之余慨然允诺,要为这本新书写篇读后感。不巧的是,史上少有的压力和挑战也在那时骤然来袭,就像为了配合她的《风雪将至》。我俨然变成一枚“工兵”: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时不时还要探测“排雷”......所以,书读得很慢,断断续续。

  几天前,书读完了。掩卷之余,思绪连绵,感慨良多。


    二

  董新建的小说《风雪将至》是一部地道的现代检察题材文学作品。

       作者在书中倾情塑造了一位检察院的“女汉子”——南城市人检察院女检察长苏方圆。她,40岁,“年轻漂亮,挺拔端庄”,“拥有正义感、良知和责任心,对他人的自由持有正义感和敬畏感,目光不断的往返于规范与事实之间”,“不允许自己的职业生涯里出现‘佘祥林’现象,要将每件案件办成铁案,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这样的评语听上去似乎很“公文”,但对我们这些穿过检察制服、胸佩检徽、面向国徽,以国家公诉人的身份指控犯罪的老检察人而言,却是十分亲切:因为,这些都是检察官必备的职业素养,更是不可动摇的职业信仰。

  《风雪将至》的故事梗概:生活从来都不会风平浪静,女检察官的职业生涯更是充溢着变幻莫测的“风雪将至”。没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和守护正义的坚定职业理想,是无法出色承担检察官这个重任的。就在苏方圆宣誓就职检察长的当天,内外夹击的考验接踵而至:一面是上访群众的“围攻”,另一面是检察机关内部“老反贪”副检察长“铁头”的“消极怠工”......但见她,“腰肢婀娜暗藏刚劲,柳眉凤眼流露出须眉之气”,一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大将风度,稳稳扛住了第一场“风雪”。

  她首先以霹雳之势成立了专案组,重点部署查办省检察院交办的“一号案件”;继而又以善解人意的阴柔之气化解了“老反贪”的怨气,作者虽未实写,但明眼人都可以解锁那句“暗语”——“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好戏就要开场了”;接着,她又将群众举报的容县县委书记肖阿丹就任国资委主任期间“把管国资变成了谋取私利的工具”这宗涉嫌贪腐要案作为上任后打响的“第一枪”......看得出,这是一位有胆有识有勇有谋的优秀指挥官。

  女检察官.jpg从国企会计被杀案到博物馆国家一级文物被盗案,苏方圆和她的检察战友们排除了种种干扰,顺藤摸瓜,一路追杀,直到“老铁”为了保护她以身殉职,尽显检察工作的艰辛不易......而雇凶杀人的“黑狼”也在最后一刻意识到自己犯下不可饶恕的重罪,自我毁灭之前,将博物馆所盗国宝和那些年记录下贪官受贿“笔笔见血封喉”的笔记本一并寄给检察院,最终走上自我救赎之路。

  同时,苏方圆与她的检察战友们也本着“有错必纠”的法治精神,纠正了一宗自己办理的刑事冤案,还事实以真相,给无辜者以清白。

  小说终局:乌云遮不住太阳,正义战胜了邪恶,滥用权力侵吞国有资产的贪官们纷纷落马,以苏方圆为代表的当代检察官谱写了一曲浩然天地间的正义之歌。

  应当说,小说《风雪将至》是一部融思想性、法律性、文学性和可读性于一炉的现实主义作品,为共和国检察文学宝库再添力作。刚刚获悉,《风雪将至》在第三届海峡两岸新媒体原创文学大赛中摘取大佳小说的唯一金奖,实至名归,当之无愧。


  三

  有人说,读小说是很私人的事,正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以为,每个人都是从自己的三观出发看世界,不可能不带上自己的视野。既然读后感是个性化的产物,不免带着读者个人理解力的印记,有失偏颇在所难免,仅供董检参考吧。

  以我的观察,《风雪将至》有很多精彩亮点,最鲜明的是三大特色:秦丽.jpg

        特色一:检察工作的专业性、真实性与检察官的职业理想珠联璧合。

  作者是从检30年的检察官,小说取材于真实的检察实践,无论是办案程序还是侦破过程,都体现了法律的严肃性和办案的专业性,避免了外行人写司法题材通常不可避免的法律硬伤。

  例如庭审一节,作者用法言法语再现了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的一系列法定程序:“苏方圆宣读了起诉书,讯问了被告人肖阿丹,出示了相关证据,庭审举证、质证......进入了法庭辩论阶段。为进一步证实犯罪,指控犯罪,苏方圆发表了公诉意见:被告人肖阿丹最对不起的是党和人民。是人民养育了你,党培养了你。党是希望培养一名对人民尽心尽职的国家栋梁,而绝不是为了让你站在今天的被告席上的!被告席上的肖阿丹突然一反常态,嚎啕大哭起来。”

  没有检察经历的人,或许无法感知那些法言法语的实际意义,或许会觉得公诉人的发言有“说教”之嫌,甚至有可能认为被告人的表现过于“戏剧化”。作为曾经的国家公诉人,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法庭审理程序也是一种严格的法律规范,体现了法律的公正性以及对被告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譬如“出示相关证据,庭审举证、质证”等,要求指控犯罪的公诉人当堂提供所有证明犯罪的证据材料,并要求被告人及其代理律师一一辨认,有异议,还可要求当庭对质等......公诉人在代表国家指控犯罪、证实犯罪的过程中,有义务借助公诉词对犯罪人进行三观教育和法制教育。至于被告人的当庭表现,更是跟“戏剧化”没有半毛钱关系。悔之晚矣,是很多身陷囹圄的犯罪人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状态,当庭痛哭流涕者众多,我们早已司空见惯。

  重温这些熟悉的镜头,我还会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恍若重新站在公诉席上,一次次为正义亮剑......套用一首脍炙人口的歌词:生命中有了检察官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除此之外,我还能感觉到,小说中的一些故事和线索,也来自作者本人的亲身经历。譬如,关于女主人公苏方圆的名字,董新建是这样诠释的,“我喜欢这个名字。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方圆,可以说是‘检察’的代名词,‘苏’,是江苏,就是江苏的检察官。苏方圆是我最忠实的闺蜜,在她身上倾注了我的爱,我的恨,书中许多场面都是我亲眼见过或者亲身经历过的,我仿佛和她一起在奋斗,在挣扎,在欢笑,在哭泣。在创作过程中,我好像已经和作品中的人物生活在一起了,苏方圆渐渐已经从闺蜜成了自己的身影和代号。由于投入了太多的自我,在塑造苏方圆这个人物时,总是摆脱不了自己的身影。”002Zj8qlzy6TBddGSr204&690.jpg

  更令人感动的是,董新建也在苏方圆身上寄托了自己的职业理想:“文学创作的目的是要塑造出个性鲜明的人物,一提到工人马上就会想到王进喜,一提到县委书记马上就会想到焦裕禄,一提到和平时期的解放军战士马上就会想到雷锋。可一说到检察官,人们更多地会想到日本电影《追捕》中的杜丘。我想,我要塑造出一个中国当代检察官的形象,让人们一提到检察官就想到苏方圆。”

  同为女检察官,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希望全社会都能了解当代女检察官的生活、情感和精神世界。因为我们笃信,一支优秀的司法群体可以使民众对法律产生更多的依赖感。

       唯一不敢确定的是,这种严密的专业术语会不会弱化故事的可读性?说到这,不能不提到西德尼·谢尔顿的小说《天使的愤怒》,小说中有大量的法庭审理场景,作者有意避开生疏的法言法语,使用颇有动感和镜头感的描述,生活化的语言,把严谨的庭审过程变成了好看的“法庭戏”,相信更容易调动读者的阅读兴趣吧。

         特色二:对冤错案的自我反省与“有错必纠”的法制原则相得益彰。

  《风雪将至》出版后,董新建带着兴奋的口吻对我说,她第一次写了刑事冤案,承办人不是别人,正是女主人公苏方圆......说实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有点懵圈。苏方圆,董新建笔下的正义女神,全国十佳公诉人,怎么可能办冤案呢?如此塑造一位女检察官会不会产生负面影响?......读罢小说,我释然。

  其实,苏方圆原本避免了一起错杀案。公安机关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被告人陈昌平,她在审查后锁定了该案的诸多疑点(这段描写相当精彩),最终以过失致人死亡定罪起诉。被告人的行为由故意犯罪改为过失犯罪,法律后果也由可判死刑改为有期徒刑7年。苏方圆以检察官的职业敏感,防止了一起错杀案发生,保住了被告人的性命,善莫大焉。然而,经当事人母亲多次申诉、再次提讯在押人、重新申请司法鉴定等一系列严格审查,拿到了关键性证据,最终证明陈昌平属于蒙冤入狱,杀人者另有其人。

  此时的苏方圆面临一个严峻的考验。她曾说过,“如果陈昌平是冤枉的,那么案件的承办人就是罪人!”而这个“罪人”不是别人正是她自己,她该怎么办?我为她捏了一把汗。

  作者是这样描述她当时的心理过程的,“苏方圆办了一起冤案,她真的无法面对。苏方圆觉得空气顿时凝结了,封冻了,抽紧了,她感到窒息,不禁打了个寒战......这关系到一个人的清白,关系到真正的凶手,关系到公平正义的实现!当然,也关乎她的名声。自我否定,是这么难!......她这个全国十佳公诉人,真的办了一起冤假错案,如何去面对?她这位刚上任的检察长还称职吗?”激烈的思想斗争让她有了片刻的彷徨和犹豫。

  但是,她终究不是普通女性,她是司法工作者,女检察官,她清醒的意识到:知错不改,是对检察职业的亵渎,也是对无辜者的犯罪;有错必纠,才是检察官不可动摇的职业良知。她很快下定决心:决心壮士断腕;决心“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决心将这张弓拉开射出,她知道这箭不仅能伤到别人,自己也会受到重创,”但她义无反顾。看到这儿,我在心里狠狠为苏方圆鼓起掌来。

  众所周知,法律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一次不公正的裁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凡是接受过法律培训的人,几乎都能熟背英国著名的思想家、大法官培根的这段名言。从这个意义上说,有错必纠的价值,决不仅仅是对个案的“拨乱反正”,更体现了整个司法系统维护社会正义的坚定决心和自信。“呼格案、佘祥林案、赵作海案、聂树斌案等一系列案件峰回路转,让人们清晰地看到:知错就改、有错必纠、有责必究,已经成为我国司法进步的新常态。”(引自人民网评论:有错必纠是司法进步新常态)

  timg.jpg站在这个视角审视,董新建“设计”苏方圆办冤案的这个情节,非但不会对苏方圆产生负面影响,反而体现了我国司法进步的新常态。

       董新建,够厉害!

       特色三:自述式内心独白的文学性与小说创作技巧的突破和谐共振。

  有人说,文学性的核心内涵是通过富有文采的语言表情达意而产生强烈的审美效果。以我的理解,所谓文学性一定不是铿锵有力的政治口号,一定不是味同嚼蜡的官话套话,也一定不是不加修饰的大白话,她给读者以一种强烈的审美体验,“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刘勰),让读者自然而然潜入书中,贴近作品里的人物,呼吸与共。

  小说《风雪将至》中,最具亮点也最有突破的地方,就是在“引子”和若干章开头部分,以“死者”、“工会主席”、“检察官”“黑狼”甚至是“国宝大明宣德炉”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引发小说的悬念,揭示了正反面人物的内心世界。其中,“黑狼”的自白最为精彩,对其堕落的轨迹、犯罪的过程以及最后的忏悔作了多层次的刻画,能感受到作者投入的情感,爱恨交加。作者将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与第三人称的主要描述方式巧妙契合,形成了错落有致的反差和互补,小说的文学魅力喷薄而出。

  在第一人称的独白里,作者的语言更为灵动形象,惟妙惟肖,常有呼之欲出之态,巧妙升级了小说的可读性和画面感,如同平地起高峰,跌宕起伏,引人入胜。

  譬如开篇“引子”的第一句,“我叫陆小红,26岁,风华正茂。可惜,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这个让我愤恨难当的凶手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用如此出其不意的手段杀害我!睁大你们的双眼,请注意并探究这些细节。我提醒你们:我死亡的背后隐藏着一个骇人的阴谋,阴谋后面隐藏着真相。真相后面还隐藏着另一个真相。”透过“死者”的内心独白,作者精心设计的悬念瞬间引爆读者的好奇心,读者会顺着作者布设的迷局打开自己的想象和猜测:陆小红为什么被杀?情杀、奸杀还是仇杀?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隐藏的阴谋又是什么?......阅读欲望被调动到极致,欲罢不能。

  再看第二十七章,开头第一句,“我是大明宣德炉。”接着,作者以细腻的笔触介绍了大明宣德炉的前世今生,最令人嘀笑皆非的是,打它诞生之日起,仿冒活动就没有消停过,如今,虽屡次被真正识货的“范一眼”掉包,但对不识货的行受贿人,它成了向贪官行贿的首选,这也是对当下腐败现象新动向的真实折射。

  除此之外,作者还巧借犯罪人的内心独白,试图对腐败这一社会毒瘤的产生提供一种较为客观的解析。

  timg (3).jpg譬如,灯光昏暗的看守所里,冠华集团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江仁义以“我”的口吻“自言自语”,有意无意触及到产生腐败现象的心理根源和社会根源:“当初企业起步时,领导的报告上都称乡镇企业发展是异军突起。可我们不是正规军,不能与国有企业抗衡。我们小小个体户,有钱才是硬道理。抬头向前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我这个从耕地中走出来的农民,成就了南城市的龙头企业,要我说成功的经验,总结起来千条万条,归根结底就是一条:花钱铺路。”一语道破天机。

  我相信,江仁义的内心独白并非空穴来风,很可能源于真实案例,甚至就是现实案件中被告人的真实供述。因为,腐败的本质,说到底就是权力寻租,权钱交易。官商勾结,是中国当下腐败的最典型特征之一。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用我兜里的钱买你手里的权。”最文学的说法莫过于:腐败是附着在权力之柄上的魔咒。

  腐败亡国,这是众人皆知的道理。透过这些发人深省的细节,让我们看到一位当代女检察官的政治敏锐性和对党对人民负责任的态度。当年我曾采访过文学界公认的“反腐专业户”陆天明先生,他告诉我,他写反腐,说到底是要对党好。董新建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她没有把笔墨仅仅停留在展览腐败现象上,而是试图为当下铲除腐败寻找一条有效路径。

  董新建告诉我,这种第一人称的内心独白,在她的写作生涯中还是第一次运用,的确属于写作技巧的突破。这还要感谢检察机关举办的文学写作培训班,老师在讲课中曾以一篇世界名著为例讲到这样的写作手法,很快被她“活学活用,立竿见影”。

  董新建,一个有着大智慧的女子!


  四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风雪将至》也存在一定的缺憾。作为曾经的女检察官,也让我对检察题材的小说有了更为苛刻的挑剔——

  首先,陈昌平被冤案存在漏洞。作为有经验的公诉人(更何况是全国十佳公诉人)是可以通过讯问发现以下疑点的:第一,一对热恋中的男女,女方邀请男方见面,为何选在危险的悬崖边?不合情理;第二,坐在悬崖边的其实是女方的尸体(之前遇害),男方见她不说话,手一推坠入悬崖,这也存在不科学的地方。且不说死人被推下悬崖与活人不同,如果是活人会本能发出惊恐的呼救以及身体的挣扎,死人就不会了。只要讯问细致,这些疑点不难发现。最为难过的是,这个细节像个“干扰素”,总会时不时跳出来,破坏我的悦读体验。timg (2).jpg

  其次,对苏方圆的塑造还可以更丰满。毫无疑问,苏方圆是位优秀的女检察官,她的言谈举止无懈可击,尤其是面对对手的威胁利诱,一身正气,铮铮铁骨,巾帼不让须眉。可是,检察官也是人,在人性化描写上还可以多用一些笔墨。我觉得,在女检察官的塑造上,除了可敬可信之外,还可多加一些可亲可爱的特质。小说中,虽为她设计了儿子患有白血病的情节,除了证明她“不会拿法律做交易”的刚正不阿之外,母子之间包括夫妻之间的情感交流似嫌不足。相对而言,小说中反面人物的刻画比较立体,也更为人性化。

  再有,检察官办案既有各自为战,也有团队作战,除了苏方圆和“老铁”之外,其他检察官的塑造略显用力不够。凭心而论,让“老铁”为保护苏方圆而牺牲的情节也值得商榷。他是“老反贪”,应当有较强的侦查能力和经验,如果改成他敏锐发现危险,拆除炸药,保护了苏方圆的安全,二人共同分享胜利的喜悦(适时回放他与苏方圆在第二章里的“密谈”过程,或者给老铁一段内心独白),也许更好?

  最后一点,关于检察院“内鬼”的设计太过简单。第一,这个细节是通过“黑狼”内心独白引出来的,“黑狼”手下左二牛在苏方圆身边埋下眼线,收买了驾驶员小汪,这是小说中非常重要的一个情节,关乎苏方圆的人身安全。可这个小汪是如何被“策反”的?小说只是一笔带过,多少是个缺憾;第二,定时炸弹是如何放在“老铁”车上的?杀人罪是死罪,检察院的驾驶员为什么会铤而走险?......都需要有个合理解释。因为做过电视剧,也萌生了将《风雪将至》孵化电视剧的念头,对小说桥段的设计,就有了更多的兴趣和挑剔。

  但终究,瑕不掩瑜。

  

     五

  董新建说,“女人的艰辛,女检察官的艰辛,体会最深刻的是自己。在情与法、生与死、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那种刻骨铭心的感受,终身难忘。”有人说,“董新建记录下这一切,不仅是为了她个人,也是为了她们这一代女检察官。”我赞同这样的评价。

  林清玄说的好,一尘不染,不是没有尘埃,而是尘埃飞扬,我只有我的阳光。董新建以她内心的阳光照亮了《风雪将至》,沐浴在当代女检察官苏方圆为社会播撒的正义阳光里,我们可以笑迎风雪,满心灿烂。

  最后,我想以立正的姿势对董新建说,感谢你为当代女检察官代言立传。我确信,苏方圆,她就是共和国女检察官共同的名字!


  

海淀检察院.jpg

    2018年5月30日23:20匆草于北京海淀锋尚公寓


   (图片大多选自《守望正义》剧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