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间装饰别致,凸显欧洲风情的工作间,最明显的是墙角那镶着的落地大镜子及镜子边的小型酒吧。

  唐再兴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面容,然后从酒柜中拿出一瓶XO和两个酒杯,再从保险柜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片白色的药片,放入其中一个酒杯中,再倒入XO,然后对着镜子说:“黄渭,出来吧。”

  镜子移过,露出一个暗门,从里面出来一人,出来一个和唐再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仅人长得一样,连衣着、神态、说话的声音、语气、抽烟的动作也一样。

  “四年了,你还记恨我在你肚子上划一刀吗?”唐再兴问。

  “我已经忘记了。” 黄渭说。

  唐再兴:“知道为什么吗?”

  黄渭:“因为你肚子上有块疤痕”。

  “是的,只因为你长得太像我了,我肚子上有块疤痕,你也得有,这样我和你打的赌才算公平。”说到这里,唐再兴显得有点惆怅,他说:“四年前,我和你打赌,在这唐朝酒楼内你我各当一天的老板,在五年内,如果没有一个职员能分辩出你我来,我就把唐朝酒楼输给你。现在四年过去了,还真是没人能分辨出我们两个……”

  黄渭笑:“这是因为我长得太像你了,甚至超过了孪生兄弟。”

  “是啊。”唐再兴递杯酒给黄渭:“都四年了,我看没有必要等到明年……”

  黄渭接过酒杯:“唐老板的意思是……”

  “我输得口服心服啊。”唐再兴伤感地举起自己的酒杯与黄渭手中的酒杯轻碰一下,一饮而尽。

  黄渭突地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明白自己提前一年赢下了唐朝酒楼,他高兴,他兴奋,他也像唐再兴一样把自己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再兴笑了……


                                 一

  

  唐再兴在中洲开的唐朝酒楼已七、八年了,没有人会记得中洲在什么时候冒出个叫唐朝的酒楼,只知道唐朝酒楼的酒很香、很醇,菜很有味、很有特色,女招待长得很美、笑得很甜。

  唐再兴笑得也很甜,笑容中隐藏着得意,但他却很低调。

  唐朝的生意很好,好得连餐饮界的同行眼都红,但唐再兴却没有开分店的意思。按市场经济的规律,这么好的生意走向,至少也得开三家以上的分店。

  但唐老板并不想这么张扬,甚至有点嫌生意太好。于是,他规定,每张桌的翻台不得超过三次。

  这种不合经济规律的规定,在食客的眼里却成了经营策略,唐朝酒楼内的二十八个包房,大厅内二十八张大桌在每天一大早就被人订满了。

  这一天,生意象往常一样好,客人像往常一样多,但有一台的客人不像是来吃饭的,他们好像是为了什么目的而来。

  唐再兴观察了好一阵子,他看出两个疑点,一是他们只吃饭不喝酒。

  唐朝不仅菜很美味,酒更有名,这是唐再兴请一位老中医用枸杞子,桂元、川芎、生地黄和糯米酒浸泡,名日“霸王酒”,对壮阳补肾很有功效。来这里吃饭的,是男人必上这道酒,说得贴切点,男人来这里吃饭,目的就是为了喝“霸王酒”。但是,这台六男两女中的六个大男人,却没一人上这种酒。不但不上“霸王酒”,就连最平常的啤酒,葡萄酒和女士们爱喝的饮料也没上。

  二是这几个人比较严肃,不仅严肃,还耳听六路眼观八方,如前来踩点的窃贼。

  唐再兴马上明白了,这八个人不是来吃饭的,而是来工作的。

  唐再兴不仅看明了,还认出一个人来,他看到这六个大男人中有一人脸腮铁青,显然是刚剃过须,他马上想起这人就是南江市检察院反贪局的,被称为“虬髯大汉”的反贪局副局长陈放。

  六年前,唐再兴就和陈放过了一招,这一招是唐再兴笑到最后,也因为这一招,陈放与唐再兴成了不解冤家。

  现在,在这里看到这个“虬髯大汉”,唐再兴彻底地明白了,他长叹,接着走出来,还有意走近这六个人,还不经意地看他们一下。

  那“虬髯大汉”也是无经意地回看了一眼,那一眼里,唐再兴心里突地感受到一种莫名的跳动。

  唐再兴走到柜台前,大声对台内的小姐说:“我进去休息一下,有人找我就说我不在。”说完走进柜台左侧的经理室。

  一进去,唐再兴把门锁上,他静静地站着,环视着室内的一切。

  这是一间装饰别致,凸显欧洲风情的工作间,最明显的是墙角那镶着的落地大镜子及镜子边的小型酒吧。

  唐再兴走到镜子前,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面容,然后从酒柜中拿出一瓶XO和两个酒杯,再从保险柜中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片白色的药片,放入其中一个酒杯中,再倒入XO,然后对着镜子说:“黄渭,出来吧。”

  镜子移过,露出一个暗门,从里面出来一人,出来一个和唐再兴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仅人长得一样,连衣着、神态、说话的声音、语气、抽烟的动作也一样。

  “四年了,你还记恨我在你肚子上划一刀吗?”唐再兴问。

  “我已经忘记了。” 黄渭说。

  唐再兴:“知道为什么吗?”

  黄渭:“因为你肚子上有块疤痕”。

  “是的,只因为你长得太像我了,我肚子上有块疤痕,你也得有,这样我和你打的赌才算公平。”说到这里,唐再兴显得有点惆怅,他说:“四年前,我和你打赌,在这唐朝酒楼内你我各当一天的老板,在五年内,如果没有一个职员能分辩出你我来,我就把唐朝酒楼输给你。现在四年过去了,还真是没人能分辨出我们两个……”

  黄渭笑:“这是因为我长得太像你了,甚至超过了孪生兄弟。”

  “是啊。”唐再兴递杯酒给黄渭:“都四年了,我看没有必要等到明年……”

  黄渭接过酒杯:“唐老板的意思是……”

  “我输得口服心服啊。”唐再兴伤感地举起自己的酒杯与黄渭手中的酒杯轻碰一下,一饮而尽。

  黄渭突地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他明白自己提前一年赢下了唐朝酒楼,他高兴,他兴奋,他也像唐再兴一样把自己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唐再兴笑了……


                                二


  张钊是陈放心中的痛,六年前就是陈放同意给张钊监视居住,被张钊使了招金蝉脱壳,在陈放的眼皮低下逃跑了。

  一个正处级干部,挪用3000万,贪污660万,还有800多万的巨额财产来源不明,这样一个大案要案,竟然让他给逃跑了。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陈放的反贪局副局长一职被撤了,到侦察科当一名侦察员。

  自从被撤职那一刻起,陈放就把他那一把引以为豪,威严又特别酷的络腮胡刮了,“虬髯大汉”变成青脸汉,他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张钊追捕归案。

  从哪里跌倒就要从哪里爬起来!

  六年后,陈放终于查到张钊在中洲开了家唐朝酒楼,从民政局长改头换面成民营老板,张钊已变成唐再兴。人也胖了点,肚子也大了点,还整了容,过去时的官模样已变成了唯利是图的商人。

  但是,不管怎样变,陈放还是查出唐再兴就是原来的张钊。

  因为有一点张钊无法改变,就是他肚子上有一块疤痕,这是他参加自卫反击战时被炮弹壳擦伤留下的纪念。

  这一回,张钊真正成为瓮中之鳖,笼中之鸟。

  在十天前,陈放通过中洲检察院派人对唐朝酒楼进行勘察,知道这间经理室四面不通,张钊进去就等于鸟进了笼。

  由于中洲市检察院反贪局的同志还未到,陈放只好按兵不动。

  陈放喝了一口茶,看了一下表,张钊进去六分钟了,中洲市检察院的同志也快到了,他对同事们打了个手势,让他们作好行动的准备。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好几声汽车刹车声,陈放回首,他看到两辆印有检察字样的警车驶至,从车上下来五男三女八位着检察制服的检察官,领头的是一位飒爽英姿,让男人看上一眼就会又爱又恨的女强人。

  在检察官队伍中,女同志本来就少,一般来讲,女检察官适合干公诉、批捕或者办公室、研究室之类的工作,侦查这一行,历来都是男子汉干的活。

  但中洲检察院却有一批不让须眉的巾帼英雄,路诗语就是其中之一,这一次她负责协助南江市检察院的同行抓捕唐再兴。

  陈放兴奋了,脸上洋溢着光彩,他刚站起来,在他左边、右边和前面,刚才还吃得兴高采烈的男男女女全都站了起来,脸上同样闪耀着光彩。

  陈放这才知道,来这里守候还不止我们这一批人,中洲市检察院的人早就在这里了。

  他们来吃饭的时候,这些人早就来了,吃了近一个小时,竟然察觉不出身边有中洲市检察院的同志,陈放不由得不佩服路诗语的安排,计划得如此周全。

  路诗语以主人的姿态与陈放握了握手,问:“情况怎么样?”

  陈放:“他进经理室了”。

  “路科,9点、12点、3点的位置都有人守候。”一个甜甜的声音在陈放身后向路诗语报告情况。

  陈放回首,原来是推销啤酒小姑娘,她竟然也是中洲市检察院的人,刚才她不止一次向自己推销啤酒,自己还十分不礼貌拒绝了,想到这里,陈放这回真的是心悦诚服,大城市的检察官,素质就是高。

  路诗语笑,征求陈放意见:“可以行动了吧。”

  “由你定,你是主人。”陈放把命令权交给路诗语。

  “那我就不客气了。”路诗语低声对陈放说,然后做了个手势,带头走向经理室。

  这么大的阵势,这么多的人,抓一个已进入笼内的鸟儿,应该是不费吹灰之力的,然而,当路诗语与陈放同时推开经理室那厚实的门时,里面的情景,足够能让陈放和路诗语的脸由白变灰,由灰变黑。

  张钊死了……

  世事本无常,现象与事实,存在与空灵,本来就是无常的,陈放想不到,路诗语也想不到,所有参加行动的检察官们都想不到,张钊竟然死了,死在被抓捕之前,死在他们的眼皮底下。

  现场勘察得出一个铁的事实,张钊死于自杀。

  陈放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死者真的是张钊?

  他完全有逃跑的时间与时机,为何不选择逃跑而选择死亡?

  而且死得这么的诡道。

  但是,他的念头被现实击得粉碎,所有唐朝酒楼的职工都指认死者是唐再兴老板,还有死者肚子上的疤痕,这是张钊的个人独有的标识。

  死者身上还有一个很漂亮的钱包,内有三千元现金、一些票据、信用卡和印有唐再兴名字的身份证。

  陈放长叹……

  他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划一个句号。

  路诗语更不甘心,这是她竞争上岗当上侦察科副科长后第一次协助外市检察院办的第一宗案件。

  本来,从接手侦查到具体实施抓捕,她花了近三个月的时间才证实唐再兴就是张钊。

  她制定的计划,抓捕方案,选择的时机等都经过详细和反复的验证,也和南江市检察院的陈放研究过,已是万无一失。

  想不到张钊竟然会自杀。

  但路诗语的心中闪过与陈放同样的念头,死者到底是不是张钊?

  也许就是心中这一个念头,在与陈放告别时,她向陈放要了一份张钊的个人资料。

  她说是为了留个纪念,看到它就看到教训。

  实际上,她是为了延续她心中闪过的这个念头。

  回到单位,她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认真审察张钊的资料,特别是与现场留下的物件、指纹、身份证、金融证券,所有的蛛丝马迹,路诗语都不放过。

  她知道,只要是人为的故意安排,再完美也会留下被绽。

  为此,她足足忙了一个月,直忙得花黄人瘦,得出的结论只有两个字……

  失望!


                               三


  张钊的心情好极了,两次金婵脱壳证明了一个事实,我张钊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追与逃的游戏玩的就是心惊肉跳,惊天动地,惊险刺激。

  自从他挪用3000万元救济款后,就知检察院在暗地里查他,于是他安排了一个非常周详的潜逃计划,计划还未能实施就被检察院刑拘了,但是他玩了招以退为进的招数,先是老老实实地供出了所有检察院掌握的罪行,退出部分赃款,给检察官们一个老实服法的现象。然后再由律师提出采取监视居住的措施,说是要把挪用的那3000万元全部追回。

  这一招成功了,他成功脱逃。

  但他没有跑远,就在离南江三百公里的中洲市,因为中洲有他用挪用的钱开的唐朝酒楼。

  这是他多年的秘密积累,暗中设下的伏笔,张钊变成唐再兴,民政局长成了私营老板。

  他知道检察院那班人不会轻易放过他,特别是那个叫陈放的反贪局副局长,就是南江市检察院有名的追逃能手,和这样有名的猎手玩追捕游戏,激发了张钊争强好胜的本能,天性好赌的他要和陈放赌一把,赌陈放十年抓不到他。

  赌是为了争口气而已,在他的内心世界,他还是害怕被抓的,于是他在由张钊变成唐再兴的时候,就着手制定第二个脱身计划。

  这个计划,是他在芸芸众生中发现了长得和自己七分相像的黄渭后突来的灵感。

  他马上去整容,使他的容貌与黄渭的七分像变成十分像,活脱脱的另一个黄渭。

  接着是更换唐朝酒楼的员工,凡是认识唐再兴原貌的一律换掉。

  然后在一个十分巧合的场合又不经意地与黄渭相遇,再下来是两个陌生人变成相见恨晚,成了拜把子兄弟。

  黄渭在中洲混了好几年也干不出名堂,原来在老家借来的十万元老本也因其天性好赌全赔了,正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遇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张钊,这张钊竟然还是个很有钱的老板,还很热情大方,还很重感情。

  在相识的第九天,张钊竟然提出个黄渭想都不敢想的游戏,而这游戏竟然是黄渭最爱的赌博,赌的方法也很奇特,就是在唐朝酒楼内每人各当一天的经理,如果在五年内,没的一名职工区别出谁是真正的经理,这家唐朝酒店就归黄渭所有。

  没有什么理由让黄渭拒绝这样大的诱惑,黄渭立马答应,并心甘情愿在自己的肚子划上一刀。

  有一点是黄渭想不到的,张钊设这个赌局,全完是为了再玩一次金蝉脱壳。

  黄渭只不过是游戏中的一只随时可以弃掉的棋子。

  这是一着险棋,更是一着绝好的“胜负手”。

  这一着险中求胜他又赢了,第一次金蝉脱壳还给检察院有追捕的因素,这一次,是金蝉脱壳加借尸还魂,连追捕的因素也杜绝了。

  能玩得这么酷,黄渭只不过是其中一只在明处的棋子而已,在暗处,张钊还花了十二分的精力和财力藏着另一颗棋子,这颗棋子是一个绝色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