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光鲜地端坐上席,眉梢里充满了快乐,幸福
乳猪、海蟹、大龙虾、澳洲牛肉……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高脚酒杯里泛着红色,优雅地把醉意描画在我的脸上
祝寿的话语,敬酒的碰杯声,在毛家饭馆的伟人像前回荡
那天是我六十岁生日,是六十年前母亲的苦难日


肚子咕咕作响。我站在屋前的白杨树下,热切地盼着母亲快快回家
肥肉在油锅里煎炸,油星四溅,香味把饥饿的肚子,搅得翻江倒海
猪油渣在萝卜丝的缝隙里闪着金色的光,母亲把它夹进我的碗中
吃着香喷喷的油渣,感受着香味对肚的诱惑,我沉浸在棕色的昏光里
那天是正月十八,我刚满十周岁生日。一节难以忘怀的记忆烙在心中


雪无声地飘落,不知疲倦地弥漫在天空,窗外银装素裹。我无声地
躺在母亲的怀里发着高烧,母亲忧心忡忡,腊黄脸上爬满了疲惫
盈腔的泪珠被焦虑薰干成忧黄,熟鸡蛋孤独地睡在我的衣兜里
与母亲一起陪伴我接受难熬的日子。那天我年满六周岁
一个鸡蛋成了我唯一的生日礼物


小车行驶在深南大道的流光溢彩里,五光十色的都市繁华魅影映入眼帘
巜春天的故事》歌声从街边飘来,飘进了春的陶醉,在音符里律动
打开微信,老同学、老战友从四面八方送来生日祝福与象征吉祥的红包
回眸过往:一段段童年的记忆在脑中闪现,一幕幕峥嵘岁月在心海里涟漪
我在无穷的回望里流连,在时光隧道里沉思。若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