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关系:

  爸爸、妈妈(王浩、王秀、王菁的父母;何萍的公婆,金阳、高森的岳父母)

  金阳、王秀(夫妻);王菁、高森(夫妻);王浩、何萍(夫妻);

  韦主任:脑病科主任

  纪主任:肿瘤中心主任


  序 幕

  【一片偌大的公墓,一张清晰的脸,一方模糊的墓碑,一束鲜艳的花】

  话外音:在人世间,在现实中,在真真切切、山青水秀的淮河岸边的一个小城里,发生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是由一句句真爱的谎言串起来的。

  【黑屏,推出片名——《真爱的谎言》】


  场景一:都梁阁高高耸立,夕阳西下,浩浩淮河、盱眙山城的景象十分壮丽、灿烂;盱眙城东、城南一带高楼林立,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

  镜头拉至金阳、王清夫妇俩在都梁阁西侧护栏,背朝中医院大楼的一边散步一边说话的情景。

  金阳:我上午去中医院在你老爸那儿,看上去老爷子最近的气色好像比前几天好看一点,你妈说他这几天味口也不错,说是医院的专家特别为他配置了理气开味的中药膏方。

  王秀:自老爸查出肺癌到今天已快到两年了,你说这些日子里,我们带他到省内外大医院、专科医院都看了、治了,怎么就没有一个突破性好转呢。

  金阳:癌,这个东西,是个世界性的医学难题,成千上万的医学专家都在攻关呢。老爷子都快八十岁的人了,也不能做大的切除手术,只能选择保守治疗。不过,不久的将来,医学界一定会将癌这个恶魔给打败的。

  王秀:这不久的将来,到底是个什么具体的时间?我的老爸能等到哪一天吗?嘿!不谈这个深重的话题了,难得今天我们都能抽出一点时间来散散心。还是找点开心、轻松的话题来说说。

  (正说着,王秀的手机响了......)

  王秀:是何萍的电话,喂,何萍,有什么事?什么?王浩头疼得非常厉害,不能行走.......已打120了........中医院救护车已经去了......我和你姐夫在一起.......好的,我们现在就去中医院。(一边打电话一边拉着金阳向外走)

  金阳:什么事?别那么慌,王浩怎么啦?

  王秀:快走,快去中医院,王浩头疼得厉害,已不能走路,已叫救护车送中医院去了........

  (王秀拉着金阳小跑的背影)


  场景二:大场景中医院大楼环境、救护车从呼叫着从城南拐进中医院,进入急诊中心,王浩躺在担架车子,急诊科医生做几个规范的检查。


  场景三:急诊中心人员急匆匆推着担架车去放射中心做头颅CT检查,何萍扶担架车表情十分紧张。西门子十六排螺旋CT室,病人进行检查。


  场景四:CT检查室门外,何萍在接电话。

  何萍:大姐,王浩已进放射中心做CT了检查了,我在这里。

  (何萍充满焦虑和担心地看着CT室的门。金阳、王清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王菁:(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这是怎么搞的,昨天不是还在医院里陪老爸过夜吗,今天怎么就........

  金阳:别说那么多了。何萍,王浩怎么样,严重吗?

  何萍:看样子很严重,昨天他在医院陪老爷子一夜没怎么睡好,今天是星期日,他朋友儿子结婚,他中午去吃喜酒,下午下班我一到家就见他抱着头说:头痛的受不了,连站起来都不行,我就连忙打了120要救护车。

  金阳:你也不要急,看看CT出来,医生怎么说。

  (CT门打开,CT室医生递上检查报告)

  CT室医生:王浩家属吧,CT检报告出来了,是中度头颅丝网膜下腔出血。赶快送病人进病房让医生进行检查治疗。CT片一会儿有人送到住院病房。

  何萍接过报告单,与王清一起连声说:好的,谢谢!谢谢!


  场景五:十六病区脑病科门庭扫过去,护士整齐、规范工作及和患者家属交流美好形象在护士站展现,

  病房内,王浩平躺在一个单间病床上吸氧,心电监护仪检测生命体征、何萍坐在床边紧紧握着王浩的手,一护士在为王浩挂吊针,王清、金阳及其它兄妹围在一旁。特写心电监护仪及何萍悲伤的表情,扫瞄其它亲属的紧张的表情。

  值班医生:(一个医生过来,拿着手电筒扒开王浩的双眼看了看,对着何萍说:)“病人现在还处在半昏迷状态,暂时不能进食,卧位不能活动,现已经开始对病人实施脱水减轻脑水肿和营养脑细胞等方面的急救治疗,脑外科专家也过来了,现正在和脑病科医生专家一起会诊,拿进一步治疗方案呢。”


  场景六:脑病科医生办室,小会议桌四周围着多名医生,并拿着片子讲解、分析。


  场景七:脑病科电梯等候间,王清、金阳、何萍、及王浩的妹妹王洁、妹夫钱森,一起在讨论。


  金阳:现在医院专家们正在会诊,趁这个时间我们家里也要赶快会商一下,我们应该怎么办?我呢先说两句,王浩突然出现脑溢血这样的急病,首先,这病急,但我们不能急,要冷静。我认为,这第一,要看医生们会诊后能拿出什么样的治疗方案,然后再看是否要转院到南京大医院治疗?这第二呢,老爷子就在这楼上的肿瘤治疗中心病房,我们暂时都不要向他透露王浩突发脑溢血的事,老爷子要是知道儿子又得了这急重之症,一定是承受不了的。

  高森:大姐夫,这老泰山住在医院,这大哥又生了这重病,你是老大,你就当家拿主意吧。不过,这中医院的医疗水平和医疗设备到底怎么样呢?如果不行,要是耽误治疗那就麻烦了。不过,这脑溢血是非常危险的急症,要是转院去南京,这一百多公里的路程,要是在途中出现病情变化,这车在路上抢救不能及时,那就更危险了。


  场景八:医生办公室门打开了,主治医师方医生出来喊:王浩家的家属来两个代表。

  镜头转入韦主任、刘医生等会诊现场。

  韦主任:(手里拿着CT片子说)从王浩C丅片子看,就是常见脑颅蛛网膜下腔出血,患者出血量为中度,现在我们会诊后拿出的处置方案:一是迅速挂水用药止血、降低颅压的急诊处理,全力控制患者颅内进一步出血,稳住病情不发展;二是接下来迅速准备实施动脉血管造影术,来进一歩仔细检查颅内血管病变情况,来为下一步治疗方案提供依据。

  金阳:韦主任,我之前听说先进的脑血管造影术,只有三级甲等的大医院才有这种高新技术医疗设备和技术,你们中医院现在也有这种设备了吗?你们这里做这种高难度手术的技术现在成熟了吗?

  韦主任:这种投入上千万元的国际先进的血管造影机在我们医院已经投入使用两年多了,现在已经是很成熟技术了,而对于这种常见的脑溢血治疗技术我们医院也是非常成熟的。况且,我们还有特聘的南京鼓楼医院专家随时在这里参与诊治。这些检查治疗方面的事,你们就放心吧!


  场景九:晚上九点,王浩躲在担架车上,家人全部围在边上推扶着担架车穿过过道,进入血管造影检查室。检查室门关上,家人表情严肃、焦急地站坐在门外。


  场景十:血管造影检查室检查的大场景、小场景和造影的显示屏特写镜头。

  金阳:老爷子这两天病情又发生了变化,腰部出现了一个小疮,医生说应该是癌细疱转移扩散了。王秀,我们现在去21楼看看,妈妈一个人在那儿已很久了。你们其它人在这里守候着,王浩的动脉造影检查一出来,立即打电话给我。


  场景十一:金阳和王秀并肩快步在走廊里行走的背影。


  场景十二:金阳和王秀推开中医院21楼肿瘤科病房,老爷子半躺病床上眼迷着的一种痛苦的表情,

  妈妈:(坐在床边的起身说)这么迟了你们不休息还来这里,明天都还要上班。你爸还是老样子,我在这里就行了。王浩说晚上下班来这里,怎么没来?是不是今天中午去出礼酒喝多了。

  王秀:哦,妈,我和金阳今晚也去参加一个朋友儿子的结婚庆典,我忘记告诉你了,王浩下午打电话给我,他说单位在成都的分公司临时有机械安装的技术问题让他去支持一下,他让我跟你和爸说一下,他过一个礼拜就回来了。

  爸爸:(躺在欠身咳嗽了两声,吃力地向后坐起一点说)王浩的血压高,你们在吩咐他带上高血压药,要按时吃药吗?

  王秀:爸,你放心吧,我都跟他说过了,他走时药都带足了。

  爸爸:金阳、王秀,你们都早点回去吧!我这病都两年多了,把全家人都拖累苦了,你们兄妹家里的事都没时间做,孙子们也都照顾不到位了。其实,我心里明白的很,我这病再好的药、再好的专家医生也是治不好的,你们也不要再多为我劳神、费心了,我真的想早点回家,我不能再拖累你们了,你们兄妹几个的孝心、孝道,我已很满意、很知足了。我最担心就是王浩,他经常出差在外,又喜欢喝点小酒,你们最好让他快点回来,我这几天腰部忽然起了个小疱,感到很痛,应该不是什么好兆头,我怕临走是见不到他。

  (妈妈、金阳、王秀相互望了望,脸色沉重,妈妈和王秀的眼眶里涌出泪水)

  金阳:医生说你最近各方面还是稳定的,你就别多想了,医生也说那个小疱应该是你卧床时间长引起的,没什么大碍的。你老人家也不要多操心,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安心养病。


  场景十三:(金阳的手机响了,金阳连忙出门接电话)

  金阳:出来了,好的,我们马上就去......


  场景十四:王浩的病房里,输液吊带点滴特写,王浩吸氧,眼闭着的痛苦表情脸部特写,镜头扫描到做血管造影绷带缠着的部位。最后镜头推至家人围在病床边的场景。

  韦主任:(中景,突出韦主任)刚才我们通过国际最先进的血管造影机,对王浩脑部溢血情况进行了全部细致的检查,王浩的脑部出血原因,主要是因为他血压过高和多喝了点酒造成的。这种情况的发生或是近阶段由于服药不及时,或者是所服的降压药品牌种,已不能控制他的血压正常,再加上近阶段可能经常饮酒。我们刚才在会诊中对照分析血管造影检查结果,大家一致认为:王浩的脑部溢血量和面积为中度,目前还不到做脑部手术的程度,只需要实施药物控制等有效的措施就行了。不过,王浩是常见的脑颅蛛网膜下腔出血,这个位置出血控制住以后,也会在较长的一段时内头部很痛,王浩本人以及你们家人都不要紧张和担心。再一点就是近期一定要尽力让王浩情绪稳定,他不能有过急的情绪出现。

  金阳:好的、好的.......做颅内手术是有很大风险的,能保守治疗达效果是最好的......

  【镜头画面切到床头的心电监护仪特写】


  场景十五:【病房外,家人表情冷峻地全部站围在一起说话】

  高森:王浩要躺在病房里很久,他不能去爸爸、妈妈那里,爸爸、妈妈要问起大哥怎么不来怎么办?

  金阳:刚才,我和王秀已去他们那儿,说王浩因单位在成都的分公司有一些机械安装上技术方面急事要他去处理,过几天他才能回来。现在大家一定统一口径,说他在外出差,并且要通知其它亲戚都不能说漏嘴。

  高森:但是,这不是两天、三天的事情,一旦有人不注意说出了大哥患脑溢血就住在楼下就麻烦了。

  金阳:现在王浩处在生命安全的关键时刻,老爷子这两天的病情也加重了,出现了癌细胞转移的情况。在这紧要关头,绝对不能让他们两人相互知道对方的实际情况,而出现过急的情绪。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对他们双双隐瞒实情。另外,王浩的实情,近几天也不告诉老妈,她老人家要是知道王浩的现状,也是难以承爱得了的。


  场景十六:【王浩的病房内,家人围在病床前守护着的大场面。王浩的头和身子动了动,何萍和王秀等连忙按住王浩的的头和腿。王浩眼皮动了动,眼睛虽然没有睁开,但却开口说话了】

  王浩:今天——中午——出礼——多喝了——几杯——我还——没有——去医院——看老爸.....唉——唷——我——头——怎么——这么痛.......

  【王浩苏醒说话,金阳连忙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凌晨3点10分。】

  王秀:好了,好了,好弟弟,你终于苏醒说话了,你可吓死姐姐了。

  何萍:王浩、王浩,你可算醒过来了,你再说说话,大家都在听你说话呢。

  【王浩终于慢慢地睁开眼睛了望着大家,清醒地说话了】

  王浩:我——我怎么躺在——这里——这是医院吗?哦!我的头怎么这么疼。【王浩想起身说话,被大家按住】

  王秀:你别动,你不要多说话,你听我们告诉你......

  【镜头推向病床广角大场景,大家在和王浩说话的镜头】


  场景十七:【早晨8点30分,16楼脑病科韦主任带队查房,走进王浩病房。王秀、高森等走出病房】

  【王浩躺在床上睡着,坐在床头的何萍站起,韦主任看了看心电监护仪,又拿着手电上前扒开王浩的眼照了照,脸上表情放松了一些】

  金阳:韦主任,王浩的情况还好吗?他一夜下来,就是感到头痛的厉害,但下半夜说话已清楚多了。

  韦主任:王浩情况现今已基本稳定,应该说已脱离生命危险了。但还需要注意密切监护和后续的跟踪检查,等一下我们再一起会诊一下,拿出进一步用药方案。你们病人的家属,要千万注意不能让他有大的情绪波动。

  何萍:好的,医生,我们一定注意。你们一定要想一切办法把我们家王浩的病治好了,他父亲在上面的21楼肿瘤病区躺了一年多了......

  【韦主任等医生走出病房,外面的王秀、高森、王清起进到病房】

  金阳:现在王浩的情况基本稳定了。我们等一会分批去看一看老爷子。


  场景十八:【王秀和金阳从老爸的病房里出来,脸色冷峻,他们径直走进21病区医生办公室。来到纪主任办公室,纪主任起身相迎。】

  金阳:纪主任,我岳父的的病情这几天已经逐步开始恶化了吧,是不是他老人家支撑不了多久了。

  纪主任:是的,我正要找你们家人说呢。看情况,这几天病情发展的不太好,癌细胞已开始向腰部等处转移了。弄不好,也就这十天半个月了的事了,你们家人可要早有心里准备。这老人家的肿瘤主要是检查发现的太晚了,要是早中期体检发现,还是有很多好的办法能够治愈或者延长很多年生命的。虽然我们医肿瘤治疗中心里有多位省肿瘤方面的知名专家每周定期来工作,但是对于到了肿瘤晚期的年迈老人,也都没有十分有效的好办法。

  金阳:这的确还是没有攻破的世界性难题,我们绝对理解你们。(金阳靠近纪主任继续小点声说:)只是,昨天傍晚我的小舅子也忽然得了较为严重的脑溢血,幸亏送医院及时抢救,只到现在才基本离了生命危险,他现在就住在楼下16病区。

  王秀(眼里已含着泪花,小声带有哭腔地说):纪主任,我们家这真是祸不单行。老爸这生命危急的时候,我这弟弟又突然出冒出了这种事,老爸要是知道儿子又患这么重大的病,还不立刻要了他的老命。弟弟的情况我们不敢告诉老爸,老爸的目前情况就更不敢告诉弟弟,我们现在都撒谎说弟弟单位有急事出差去了。老妈这一年多基本睹都医院陪老爸,她的身体也快拖垮了,我弟弟的事还请你们医护人员一定要暂时对老爸、老妈都瞒着.......


  场景十九:【金阳、王秀匆匆走楼梯往16楼去的正面和背景影。王双双推门双双进入王浩的病房。王浩还在睡着,床上方吊针的点滴还在滴哒着,心电监护仪跳动的体征基本正常。何萍面色憔悴坐在床头发呆,王清和高森趴在床边睡着了】

  金阳:这段时间王浩怎么样?

  何萍:你们走后,他又感到头疼的厉害了一阵,刚才吃了止痛片这才又睡着了。

  金阳:你们早饭都吃了吗?

  何萍:刚才高森去医院食堂打了,都吃了一点,你们还没吃吧?都一夜没睡、没吃,这里还有不少呢,我去旁边热一下。

  金阳:好的。


  场景二十:【王秀、金阳在床边吃饭,身子动了一下,睁开眼睛说话】

  王浩:我怎么忽然躺在医院起不来了,我的头怎么这么疼。老爸,怎么样了,我要去看看他(说着就要起身)。

  金阳:你就是血压高,头部血管轻微地出现了点破裂,现在已经没事了。老爸的病情还好,没什么变化。你暂时不能起身去看他,你也不打电话给爸妈,我们都说你单位在成都的分公司有机械安装方面的急事需要你去处理一下。这样说是不让两们老人家担心、着急,你明白吗?

  王浩:(略带思考地愣了一会儿说)那好,老爸有什么情况一定要告诉我。

  何萍:好的,你就先好好休息几天,什么心都不要操,也不能去操,你先把你的病养好,才能去照顾老爸。老爸情况现在很好,他的病情有什么变化肯定会告诉你的......


  场景二十一:【[黑屏字幕:两天过后]】【中医院门外,金阳、王秀拎着饭盒向医院行起的正面画面】


  场景二十二:【[黑屏字幕:三天过后]】【中医院急诊电梯门口,高森、王清拎着饭盒等电梯的画面】


    场景二十三:【[黑屏字幕:六天过后]】【21病区爸爸的病房内,何萍、金阳、王秀、妈妈在和爸爸床前说话的场景】

  【画面特写爸爸坐躺着咳喘、痛苦的情景,王秀连忙扶着爸爸的肩头帮助捶腰】

  爸爸:(气喘吁吁地说)何——萍——王浩——怎么还没回来。我——我怕这几天就——不行了——你们再——催催他......

  何萍:爸,你没有什么大问题,王浩那边的工作就快结束了,他一回来就会来看你的。

  妈妈:(妈妈望着金阳说)你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浩儿,你和他们单位的领导熟悉,你再去和他的领导说说,让他尽快回来好吗。

  金阳:好的,我下午就去跟他的领导说.....


  场景二十四:【[黑屏字幕:八天过后]】【何萍拎着饭盒进入双层停靠的电梯;过一会,妈妈拎着面巾纸没注意也进入了双层停靠的电梯,电梯行进到16楼的时候妈妈发现单层不停时,便说】

  妈妈:哦,这单层不停,我出去坐单层电梯。【说着她就跟着人们一起出了16楼电梯门】


  场景二十五:【妈妈在电梯厅里找单层电梯时,忽然看到何萍从护士站西侧的王浩病出来,妈妈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何萍在这晨是怎么一回事了。何萍这时也看到了婆婆,愣住了。妈妈朝何萍走去,何萍只有急忙也迎了上来】

  【何萍快步走到婆婆面前,急忙拉着她向回走到电梯间】

  何萍:妈。你怎么摸到这层楼了。

  妈妈:别说那么多了,是不是王治出了什么事了,在这里住院了?快让带我去看看。【妈妈挣着要走,何萍拉着妈妈说】

  何萍:妈,你老人家不要急,王浩没什么大事,你听我慢慢跟你说......

  【镜头推远,呈现出何萍对妈妈不停说话的剪影画面】

  【王浩病房内,妈妈、王秀和何萍分左右坐在王浩床前,妈妈一手拉着王浩的手,一手用纸币擦着眼泪和王浩说话的镜头】

  【王秀搀扶着妈妈在楼梯间向楼上行走、帮妈妈擦眼泪的背影】


  场景二十六:【[黑屏字幕:十天天过后]】【中医院大楼夜晚灯火灿烂】【21病区走廊里高森、王清急匆匆快步小跑气喘吁吁的正面和背影】

  【爸爸的病房内。纪主任等医生、妈妈、王秀、金阳、王清、高森等都围在爸爸病床前。爸爸,已出时常昏迷、时常想说话的生命弥留时刻,大家都紧张】

  王秀:爸,你醒醒,你想说什么就说。

  王菁:爸,你想说什么,你就说,我们都在你身边听着呢。

  【爸爸张着嘴,想说话说不出】

  妈妈:老王,你是想问你儿子王浩来没来是吧,王浩已坐火车回来了,明天下午你就能见到儿子了,你再耐心等一等......

  【王秀、王清两姐妹已是泪流满面了,高森也再用手擦眼泪】

  【金阳默默地望了望纪主任,纪主任无奈地默默地摇了摇头】

  【纪主任拉着金阳和王秀走出门外】

  纪主任:老人家最多也就是一两天时间了。你们也不要太悲伤过度,人生在世,每个人都会有离开人间的这一天。一切药物对老人家都已无效,我们现在也只能竭力再用一点治痛的药,来做一点最后的生命关怀了.....


  场景二十七:【21病区电梯间,纪主任、妈妈、金阳等全家人(何萍不在)在一起商量说话】

  金阳:纪主任之前对我说了,老爸也就这一两天就要永远地离开我们了,你们大家说要不要让王浩去见老爸最后一面?不让他们父子见上一面,一定会让他们非常伤心和遗憾,我们一定也会感到于心不忍,但是王浩目前的病情和身体状况能允许他去见老爸最后一眼吗?况且,老爸真的扛不住,这两天就走了,王浩现在状况怎么去尽他对老爸的最后孝道。

  妈妈:这,你老爸就要离开人世了,还不让他们父子见上最后一面,这做儿子的不能尽上他最后的孝道,这怎么能行,这外人又会怎么看?。

  王秀:这老爸都到了最后的时刻,还不让他儿子去看一眼,之后王浩一定会怪罪或都怨恨我们的。我看王浩这几天身体比前几天好多了,要不就让他们父子见上最后一眼吧!

  王菁:老爸要是这一两天就走了,我哥要是不去尽他做儿子的一份孝心,他一定会愧疚一生的。

  纪主任:大妈,还有各位,我认为大家在这样的时刻都要冷静一下。我今天已和十六病区的韦主任等医生,以及你们家的金阳先生会过面了。我知道了王浩虽然这两天头痛减轻了,但王从浩昨天的CT检查来看,他的颅内积血还没有全部消失,目前还不能有过度悲伤与激动的情绪出现。老爷子到这个候已经是没有任何医疗办法了,但是王浩还很年轻,他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们大家细细想想,他这时要是知道他老爸即将离开人世,他会是什么的心情,他的心理和他的病情能承受得了吗?一旦他过悲伤和激动,他的颅内血管要是再破裂出血会是怎样的结果?我作为一名医生,我认为不仅暂时老爷子病危的情况不能告诉王浩,而且只有待王浩的身体基本痊愈后,才能告诉他老爸已经离开人世了,这是我们为王浩的生命安全的考虑和建议。

  金阳:是啊,韦主任和纪主任今天上午和我一起交流了,我想目前也只能把我们“谎言”进行到底了。这样,老爸的在天之灵得王浩的情况,以及我们大家对他在世时所撒的善意之谎,他老人家也会原谅我们、支持我们这样做的。之后,待王浩的身体全部恢复了,我们再告诉他老爸已经去世多日了。这时,他的身体和心理不仅都有承受能力了,而且他也会理解当初我们之所以要恨心地去这样做,也都是为了他能安心治病,为了他的身体尽快恢复和生命安全 。这也是实在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妈妈等一家人直着眼,默默地而无奈地相互望着......】

  【黑屏字幕:第二天下午,老爷子永世长辞了】

  【黑屏字幕:亲朋吊唁老爷子期间、老爷子入土安葬期间,一家人轮换着脱去孝服去医院陪伴着王浩养病。王浩入院一个多月了,一家人依然挖空心思找出老爷子因找到好医院、好医生去外地诊疗等各种理由,一直不让王浩去21病区】


  场景二十八:镜头画面出现妈妈、何萍、王秀、金阳、王清、高森轮换着在王浩床前陪伴、说活的情景

  【黑屏字幕加话外音:老爷子离世35天了,王浩身体痊愈终于可以出院时,在一家人亲人全部到场的情况下,由妈妈心平气和地把老爷子前前后后的事实真像告诉了王浩】


  场景二十九:妈妈拉着王浩的双手说活的镜头,妈妈抱着王浩痛哭,其它亲有扶着妈妈和王浩肩头的画面(近景、中景、远景)......


  场景三十:王浩手捧一束鲜花的特写,何萍挽着他的臂膀走向墓园的北背影,妈和其它家人随后渐渐推远的画面。


  片 尾

  【黑屏加话外音】真爱,向逝者祈福!真爱,向生者祝福!


  剧 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