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场人物:

  丁明礼(40岁左右男子)

  老魏(近60岁的男子),

  雅玲(丁明礼的妻子,40岁左右)


  第一场

  时间:仲夏日一天的早晨

  地点:山村一个小水库边

  人物:丁明礼、老魏


  [描写]  仲夏之日,晨光灿灿,一辆车行驶在乡村道路上。车子驶向一个水塘边,这里风光很美,晨曦透过树林,鸟鸣声啁啾着清晨明快。丁明礼和他的远房舅舅老魏,拎着钓鱼用的一套工具兴致勃勃地走向一个水塘边。

  [画外音]晨曦映在河塘上,波光盈盈。好一派晨光的美景下,两位垂钓者在水塘边开始整理着自己的家当。

  [丁明礼]“老舅,我姑父从加拿大带来两套新式钓具,今天我都带来了,我们一人一套,试一试,看看有这新玩意有什么新花样?来,我这里还准备了一种新的鱼食,你装上试试......这个地方中午有荫凉,你就在这里钓,我来给你打塘子。”

  [画外音]快乐的垂钓已正式进行了。老魏的钓点离丁明礼不远,他们或是静默,或是不时地说上几句。也许是老魏的钓技很不错,一上午就钓了大大小小的鱼有二十多条,还钓了一个足有二斤重的”大王八呢。


  第二场

  时间:当天中午

  地点:一个鱼塘边的树荫下

  人物:丁明礼、老魏


  [画外音]初夏的阳光已有了几多毒辣了。中午时分,太阳高高地升上头顶,老魏钓的顺手,兴致依然十分的浓。此时,丁明礼已在一树荫下的一块石头上,铺上一块自己特制的钓鱼餐桌,放上几个冷盘,开好一瓶百威啤酒。

  [丁明礼]“老舅,中午的太阳最毒,快来歇歇,喝点啤酒,吃点东西吧。”

  [描写]树荫下,丁明礼坐老魏的对面,不时地给他的老舅夹着牛肉片、盐水鸭,并不时地拿着矿泉水向老舅敬酒。

  [老魏]“我说明礼呀,我们虽然是亲戚,但我们之前来往走动的很少,除非家族中有了红与白的大事,才会在一起,你最近一个多月,怎么忽然多次找我一起钓鱼,这是为什么?我知道你以前是做医学代表,可我不是临床医生,我可一点也帮不你什么。”

  [丁明礼]“我说老舅,这我自然都知道,我已多年不做医药代表了,您看当今这形势,这行当那可是真的没法干了。这二年,我最重要的工作和最好的休息,那就是两个字——钓鱼。因为最近才我知道您也喜欢钓鱼,我这才在你休息时请你来作个伴。您放心,我决不会给您添麻烦。再说,您已是即将肿瘤科科长岗位退休的‘老魏’同志了。”

  [画外音特写]老魏,听了丁明礼最后说的一句话,这心里还真的咯噔一下......


  第三场

  时间:一周后星期五的傍晚

  地点:一个环境较好的小区和丁明礼家的客厅和厨房

  人物:丁明礼、雅玲


  [画外音]一周过去的星期五傍晚,斜阳照在“怡人花园”小区的窗子上,金光闪闪,整个小区好一派亮丽、灿烂。

  [描写]“怡人花园”的高楼中的一个豪华客厅里,丁明礼半躺在真皮沙发上欣然地拨打着手机。

  [丁明礼] “老魏,哦,老舅,明天又礼拜天了,我前天又找到了一个新的野塘子,明天一起去甩两杆子。”

  [电话中老魏的声音]“在那里?”

  [丁明礼]“不远的,就在十里沟,那里风景又好,下午还有树荫凉。”

  [电话中老魏的声音]“好的,好的,老时间,老地方,我在医院后门外,早上6点,准时到位。”

  [画外音]这已是丁明礼一个月里第四次约老魏钓鱼了。

  [描写]这时,在客厅一侧正在做晚饭的丁明礼的妻子雅玲,听了丁明礼的电话,头也不回地插上话来。

  [雅玲] “明礼,听说老魏,哦,不对,你的‘老舅’,他不仅性格内向,那做人更是诚实耿直,是个实实在在的只管工作不问他事,一根肠子通到底的老专家、老学者,很多人背地都叫他“魏脑梗”,你想请他去做说客,恐怕那是‘蜀道难,难以上青天。”

  [丁明礼]“我说雅玲,你说做哪样事容易,我做医药代表这么多年,受了多少气,赔了多少笑脸,遭了多少冷眼,死了多少脑细胞.....不过,我很幸运,幸好没有犯什么事,不然一旦进去了,那一生不就完了!”。


  第四场

  时间:当天的傍晚

  地点:丁明礼家的餐厅里

  人物:丁明礼、雅玲


  [描写]晚饭做好了,丁明礼和雅玲对坐在餐桌两边,丁明礼的妻子为丈夫倒上一大杯“梦之蓝”后,颇为深情地说开了。

  [雅玲] “我说明礼呀,以前你们这些医药代表,为了推销药品,给医生们揣上个三千五千的小实惠,这算是理所当然的“润笔费”。但你也知道这中央《八项规定》出台之后,那可是大老虎和小苍蝇一起打的。习总书记一定是要将反腐倡廉进行到底的。近期,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正在热播,这不就是中央放出的一个明确的信号。”

  [丁明礼]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是,这淮山医院即将投资建设的肿瘤治疗中心项目,那可是上千万的项目,我现在虽然不做药品代表,但上海表叔手里有现存的这方面整套资源,而老魏,我的老舅,他的小舅子就是主抓这个项目建设的,我们要是不抓住这个机遇,和我表叔一起来争一争这个项目,那不就是:‘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了吗!”

  [雅玲] “看你说的就这么简单,现在所有的建设项目和大型设备采购,那都是要经过公开而严格的招投标程序,即使淮山医院这样的股份制医院,那更是要严格执行这一制度的。而且现在的招投标,决不像以前常常是‘这边松松腰,那边过过场子’的事了。”

  [丁明礼] "哎呀!我傻老婆,你当我那么傻,现在这个形势,谁还去冒这个险,即使我们这些人敢冒这个险,那当权的人也不敢冒这个险,谁不知道,这一生的辛劳,可能就因为一次冒险的‘伸手’,就会毁掉一生的清白和功名呢!好了,好了,现在不说这么多深重的话,先吃饭,吃过出去散散步,透透气......”


  第五场

  时间:有皎洁圆明的晚上

  地点:淮河风带的河岸边

  人物:丁明礼、雅玲


  [描写]小区不远的淮河风光带微风习习,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空,洁白的月光洒在散步在河岸边的丁明礼夫妇的肩头。丁明礼仰望天空慢声细语地即兴吟出了一首诗:

  [丁明礼] “明月天空照,夜风水上流;时光逐浪飞,机遇不可丢。” 

  [雅玲] “哎唷,什么时候我家的先生也成了诗人了,了不起,了不起。” 

  [丁明礼] “那里,那里,我这个满脑子生意经的人,那里能成为诗人,我只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地胡扯几句罢了。” 

  [雅玲] “哎,哎,我说明礼呀,你还在念念不忘那项目的事呀。今天,有这一轮明月为证,有这长淮水为证,我可是郑重地告诉你:在现今这从上到下反腐之举都十分严厉的时刻,你可要趁早一点打消那些不走正道的念头。你经常约你那个老舅一起钓钓鱼,要是真的处处朋友、走走亲情的话,我还是同意并且赞成的,可你千万别去做那种既损人也害已的事。你要是给我捅出一个什么漏子出来,我可与你没完。一旦你要是‘进去了’,你就永远也不要进这个家门了。” 

  [画外音]丁明理的妻子雅玲,那真的是激动而又愤然说出了这一番话。

  [丁明礼] “啊呀,我的夫人,我名叫丁明理,我自然是一个明理的人,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是有‘亲情’的,我们只是做了一点感情投资,上次我和老舅一起钓鱼回来,喊来他的小舅子一起来家吃饭,他对我们两口子不是很有好感吗!并且对我自己创业,也还是很佩服的。中国有句古话:‘事在人为’你知道吧!况且,我表叔的确是非常有实力的,我们也是要明正言顺地去公开竞标的,你放心吧。不过,话又说回来,大家都有实力来做这个项目,可最终选择谁来做?那还是要遵循一个‘人熟为宝’和‘亲情永在’,这两项‘基本原则’的.....”


  第六场

  时间:一月以后的一个中午

  地点:一个有良好环境的水塘

  人物:丁明礼、老魏


  [描写]一个风光美丽的水塘边,丁明礼和他老舅的钓鱼进行曲,还在有滋有味地“演奏”着。已是中午了,丁明礼在水塘不远处的树林荫下像往常一样的在一块石头上放好一块方木板,摆着晕素搭配的小菜,放上一瓶百威啤酒。

  [画外音]]丁明礼清楚地记着,他请远房老舅一起来钓鱼已是第十次了。下周五,淮山医院放射中心项目招投标就正式开始了。不过,到目前这止,丁明礼一字也没有在他老舅面前提及过这事。但他昨天夜里就下想好,今天钓鱼回来的路上一定要明确而又不动声色地向他老舅提出自己的那个“不违反大原则,多多关照”的小小要求。

  [丁明礼] “老舅,今天你又钓了不少了,快十二点了,来吃点东西,喝点啤酒,歇一会了。”

  [老魏]“好的,我这就来。”

  [描写]老魏的一个红塑料桶里已有大半桶鱼了。 老魏拎着一个小挎包,一步一步默不作声地向着小树林这边走过来,坐在了酒菜前。

  [画外音]丁明理照常给他老舅打开一瓶啤酒放在他面前,可是,让丁明礼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他的老舅却提前向他采取“行动”了。

  [描写]老魏拿起酒瓶大大地喝了一口,又夹了一片牛肉后,不动声色拉开身边的小挎包,从里面先拿出一个小本子递给丁明礼,接着又拿出一个纸包放在木板上,拿起酒瓶喝了一大口后,轻声轻语地说。

  [老魏]“明礼,现在出去玩都流行‘AA制’,我也不能落伍,你看一下,这个小本子上记着我们每次一起出来钓鱼时,我应该出的份子钱。这亲兄弟,也要明算账呢,何况我们还是远亲呢。这十次钓鱼,我应该出的是平均一次180元,一共1800元的,这是我大概估算的,不一定准确,要是我算少了,也只能算你对长辈的一份孝心了。

  [描写]老魏说到这时特别地盯着丁明礼一眼,继续往下说。丁明礼此时内心已显露出一种已坐不住的样子。

  [老魏]“另外,还明确的三笔,一笔是那根进口的鱼杆,我按照钓杆上标签在网查了,是1800元,这杆还真很好用,我舍不得还给你了。还有两笔5000元的,是上周我女儿出嫁时,你和你表叔包的贺喜红包。你应该知道,我们家那天非近亲来贺喜的,那是一律不接受礼金的,你们的心意我是收到了。这一共13600元,我都给你带来了。”

  [描写]丁明礼,趁他老魏又拿出酒瓶仰头喝上一口时,偷偷看了手中的小本子一眼,那张脸已像是日落时的晚霞一样绯红绯红了。

  [描写]老魏又夹了一块菜吃下后继续说:

  [老魏]“我知道我们医院那个项目工程的招投标,你表叔也报名了,你告诉你表叔,要是他对那个项目有信心,那就堂堂正正去参加竞标。你叫:丁明理,你应该是明白这个道理的......”

  [描写]老魏看了明礼一眼,又补说了一句:

  [老魏]“明礼,天这么热,下午和下周,你还能来陪我钓鱼吗?”

  [描写]丁明礼愣一会,忽然回过味来,连忙接过话来。

  [丁明礼]“钓,只要老舅你不怕热,我一定心无半点杂念地陪你钓......”


  尾声


  [画外音]淮山医院放疗中心招标项目,丁明礼表叔是名落孙三了。但之后,丁明礼和他这个远房老舅,还真的成了一对钓鱼好伙伴了,这远房之亲,也是真的越走越近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