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在市高中校园南门的雕像前,我曾看到过这样的一幕,经过一冬的堆积,厚厚的冰雪在正午暖阳的照射下,正在一滴一滴的融化,上面的冰坨与地面之间,形成了四、五十厘米的空隙,冷热交替,空隙里的地面上升腾着袅袅的蒸汽,仔细一瞧,在冰雪覆盖的空隙下,居然冒出了一簇簇嫩黄的小草。当时,我的那种欣喜之情,那份惊诧之心,真是难以言表,遗憾的是,我没能将这一奇特的景致拍摄下来。

  关于美,似乎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我们很难界定它的尺度。它是一个人心灵的感应。一个本来平凡渺小的景物,在一个有审美眼光的人看来,也许就是一个赏心悦目的绝美景色,能令其惊叹不已。就如一抹纤弱的小草,一首动听的歌谣,一朵柔嫩的小花儿……

  美是纯精神的,与物质无关。不同的视角,不同的心情,不同的修养,不同的阅历,所感受到的美也是千差万别的。

  赏心悦目是美的;无以言说的快乐是美的;心灵的震撼是美的;视觉的冲击是美的。美是无处不在的,只要你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一个有审美情趣和审美眼光的人,必定是一个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的人。当他看到初春冬雪覆盖下,一簇新冒出的嫩绿小草儿,他会惊叹于它的顽强坚韧。当他在清晨的旷野里,看到一株带着露珠的小花,他会赏识它的清丽奇绝。他能时时刻刻地感知到美的存在。在他看来,安祥哺乳的母亲,沉稳入睡的婴儿,专注思考的神态,动人心弦的演唱,乃至一朵花的绽放,一尾鱼的游弋,都是一种自然的、不加修饰的美。

  美是高贵、高雅的象征,与庸俗绝缘。美是喜欢,是偏爱,是在意,是可遇而不可求;美是永恒,是瞬间,是难以言表,是巧夺天工。海市蜃楼是美的,美在虚幻;断臂的维纳斯是美的,美在残缺;钱塘江大潮是美的,美在震撼心灵;泰山登顶远眺是美的,美在大气磅礴;梁祝小提琴协奏曲是美的,美在缠绵悱恻;宝黛的爱情故事是美的,美在情真意切。

  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爱美是人的天性,谁能拒绝美的诱惑?谁能不喜欢欣赏美?即便是《巴黎圣母院》里又丑又聋又哑的敲钟人卡西莫多,面对美丽的吉普赛少女爱斯梅拉达,也有一种天生的爱慕之情,有一种保护美的欲望。什么是美?什么是丑?《巴黎圣母院》中红衣主教那漂亮的外表和丑恶的灵魂,给了我们一个最好的回答。丑陋的外表下,可能藏着一颗火热纯真的心。而英俊漂亮的外表下,也会掩藏着龌龊可耻和卑鄙扭曲的心。

  一块奇丑无比的丑石,在贾平凹的笔下,成了一篇绝美的文字。阅读大师的《丑石》,使人懂得了美与丑的哲理。丑到了极致就是美!

  能把丑吟咏成美,也是一种审美的最高境界。 “留得枯荷听雨声”,李商隐这句诗,把一个衰败、枯槁的残荷景象,描摹得如此具有诗情画意,又怎能不令人叹为观止。

  追求美、崇尚美、向往美、展示美,是一切生灵的本性和愿望。因为它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享受。美与实用无关,与价值不等。动物园里,人们一看到孔雀开屏,就会欢呼雀跃,觉得美极了。人们欣赏的,只不过是一种美的存在。价值不菲的熊胆蛇液,却没有人欣赏它。而一文不名的一景一物,往往更能触动人的灵魂,让人感叹着它的美不胜收。

  愿一切生灵,都能与美终生相伴,沉醉在美的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