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从来就不讨厌女权主义者,因为她们/他们是对女性权益的争取者、她们/他们是将女性的社会地位拉高至与男性平等甚或高于男性的布道者。

  但是,必须清楚,女权主义者的队伍和其他所有的社会团体、群体一样,其中必然存在为数不少的“伪人”。比如,那些对所谓的“女权理论”进行生搬硬套者;那些以僵化腐死的思维对所谓的“女权”进行大张旗鼓的吹擂者;那些借所谓的“女权”来包藏祸心者;那些在宣扬“女权”过程中的别有用心者……这些“伪人”,不但让人鄙视、厌恶,甚至让人深恶痛绝。

  这个世界,自从出现人类的那一刻起,大约就存在着男女不平等的现象,直到今天,这种现象依然,这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至于男女不平等的现象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有没有改观,这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

  正因为男女不平等的现象和事实昭然若揭,那么,对于一贯信仰“众生平等”如我者而言,那些真正意义上的女权主义的信仰者、研究者、实践者,是应该得到尊敬、支持和赞赏的。

  基于以上的认知可以判断:如果把女权主义做成了迷信,那么,这样的女权主义信仰者、研究者、实践者,就实在是“无足观矣”!

  有一位研究女性的女教授,做了一篇煌煌大论,得出了一个这样的结论:

  在中国的汉字中,对于那些偏旁带“女”的字,如果这个字是褒义的,那么这个字就是男人好色的体现;假设这个字是贬义的,那么这个字就是对女人的轻贱。

  这听起来似乎是一个不怎么冷的冷笑话,,但是,这实际上是一个可悲的例证。

  其实,无论是做研究还是做别的事,公允既是必要的,也是必须的。打破先入为主的成见与偏见,用事实说话,以公正决断,这样,才不致于落入“源出已误,流则皆错”的怪圈。

  就拿以前的女人“裹脚”而言,其实,想出这主意的,并不见得就一定是男人。

  关于裹脚的起源问题,据历史研究者的意见,有好几种版本,其中之一就是,南唐后主和他的后宫们发明了这个中国独有的风俗。

  南唐后主,这位词作一流的不成功皇帝,相信他审美的眼光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艺术家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们的创造性思维。能够在细微之中发现美,这是成功的艺术家的能耐。

  猜想当日南唐后主在大内与后宫们玩耍,看见后宫的小脚而有所溢美称赏。大概说者或许是出于无意,但是听者却十分有心。

  南唐后主的只言片语,引发了近一千年间对妇女脚板的残害。

  从偶然到惯常,从宫禁森严的内廷大院到民间的寻常百姓家,这小脚的盛行,除了女性不独立而必须献媚于男性、及男权高高在上等因素之外,当然,这里面,必然与女性喜欢跟风、女性爱时尚、女性追潮流的群体特征关系甚大。所以,关于这件事,当然有男人的原因,但是,这其中,女性的不断自我琢磨也不能完全忽略。

  根据相关记载和传说,裹脚最初的阶段,也仅仅是把双脚用布缠绕起来,这个阶段,虽然双脚受到了束缚,但是还没有到伤筋动骨、残害肢体的程度。

  其实,在现实中,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很多时候,女人的攀比、争风、吃醋……都是在时尚潮流的驱动下,以“美”的名义进行的。

  想想,关于裹脚,只用布缠,大概是无法根本性解决问题的。如果一个女生,天生一双玲珑足倒还好,布缠缠,肯定更显其小;倘若上天赐予她的,是一对三尺大足,那么不用非常的手段,要让这脚小下来,与双足秀气者抗衡,完全是不可能的。

  可以再猜想,裹脚源头在宫廷,那么伤残脚板的起始点应该也在宫廷。那些个衣食无忧,整日价等待宠幸的深宫妇人,为了吸引来幸,挖空心思摧残折磨自己的双足,似乎也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这只是猜想,实际情况如何,还有待研究考证。

  依照人性的普遍表现、参考女性一贯的做法,可以继续推断:后来的那些个竞相效仿的裹脚者,大约只是在追赶潮流罢了。不料想,这些成年女人最初无聊、或者无意的偶然效仿事件,最终却成为一种恶俗,以至于贻害无穷。

  因为,再后来,当潮流成了约定俗成的所谓“规范”时,一切愿意或者不愿意的个体,都必须遵从,如若你要自外于所谓的“规范”,你便会成为异类,不为众人所接受,要被社会所唾弃、遗弃。从此以后,善意或恶意的强迫、完全恶意的压迫便隐含于裹脚这一恶习、陋习之中。为什么这么说?原因很简单,后来的裹脚,不再是女人成年以后的事,裹脚已经成为社会之中,几乎所有未成年少女必须接受的一项人生必修课。许多小女孩,是在还不知道裹足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双脚就已经被残害而变成了畸形。

  (二)

  为什么要从裹脚谈起呢?因为,裹脚是对女权的侵害。但是,关于裹脚,我们不能简单地就用“侵害女权”把这件事盖棺定论,我们还必须仔细分析,因为,这里面大概还有女性爱美、追时尚、赶潮流的因素。只有把所有问题都看清楚了,女权的伸张才能做到有理有据。也只有把所有问题都看清楚了,女性才能从自身先行觉醒,自救才能得救、自救才能救人。

  裹脚的时尚心理、潮流心理是要不得的,这是自己对自己的戕害。裹脚而外,服饰又何尝不是如此,虽然不致于像裹脚那么恶劣,但是,服饰的变迁,是否就是女性一边在高喊女权,一边又在自我轻视、自我否定呢?

  前几日翻《私生活史》,看到欧洲中世纪妇人们装饰打扮的一张图片,联系这些年来对女性穿着打扮的观察,我不禁为自己对女性服饰趋势的推测、对女性服饰未来发展的先见而会心一笑。

  理性的人、人格独立的人,他/她是不会去追赶所谓的时尚与潮流的,因为潮流永远在他们的后面。正因为这样,他们往往成了潮流的引领者。

  从潮流来看女性的服饰衣着,就我这些年的所见,其演变过程大约如此: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们乡下人常说:

  “男娃要好好读书,长大了就可以娶个‘丝毛精胳膊(这是土话)’。”

  所谓的“丝毛精胳膊”,需要解释一下:“丝毛”就是卷发。一般把烫过的、卷卷的那种头发叫“丝毛”。“精”,就是脱了个“精光”的那个“精”,就是没有衣着,“光着”的意思。

  上面那句话翻译过来就是:男孩子一定要好好读书,这样的话,才能有出息,有出息之后呢,就可以娶一个头发卷卷的、胳膊露在外面的媳妇。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那个时候,女生的烫发很时尚、胳膊露在外面很时尚;说明这种打扮在当时是被人所羡慕的,大概大家也会觉得这是“美”的。

  可以推断,那个时代,这种“丝毛精胳膊”是潮流。

  或许是以前裹得太久了,除了裹脚的摧残式包裹,服饰上也必须严严实实。自从打破“裹”的封印之后,女性似乎解放自由了,打这开始,很多女性便以“露”为时尚、为潮流,并且,这“露”的方式还一直在变化着:

  最初露着胳膊;

  接着露腿;

  又是露背;

  还有就是露肩、露事业线;

  之后便露肚脐;

  跟着露股沟(低腰装的那种露);

  未来还会露什么呢?大家自己想!

  关于女性的追时尚、跟潮流,除了以上的“露”,还有一例可以作为侧面的证明:

  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还曾流行过一段时间的“挤胸”。

  有一个笑话是这么说的:

  看了《满城尽带黄金甲》之后,感触良多,总结成一句话就是:时间就像是乳房,只要硬去挤,多少还是能够挤出一些来的。

  电影《满城尽带黄金甲》播出之后,风靡一时的“满城女人尽挤胸”,也充分展现了潮流的力量。

  前面说到,翻《私生活史》我曾会心一笑,笑什么呢?笑我的先见之明,因为从我对女性服饰变迁的琢磨中,我已经预见了未来“露”的部位,而且,我把这种大胆的预测不止对一个人讲过。

  趋势是什么,就是“三露”!

  所谓三露,就是前露胸,后露臀,下露私密部位。

  千万不要用猥琐、粗俗、下流的思维来看我说的话。《私生活》中的那帧图片中,中世纪欧洲的妇人们,真真实实的打扮就是:装饰严整,三露不讳。这种打扮,我无法图示,只能请你自行脑补。所谓“装饰严整,三露不讳”就是那些妇人,她们的服饰其他部位的设计是完整的,但是刻意露出了胸、臀、私密部位。

  写到这里,想到那些大街上自以为引领潮流的所谓新女性、新新女性,真实笑煞人了。这些比中世纪落后了一千多年的所谓时尚者、潮流者,还在沾沾自喜地以为自己很先进呢!

  按说,在当前的社会背景下,女性被强迫去“露”的氛围已不复存在,那么,这种不断暴露那些个动物性性别特征的身体部位的行为,是自我褒扬、自我炫耀,还是自我贬损、自我轻视呢?这些暴露,是否真得就可以和“美”等同呢,这还有得探讨和争论。

  一面高扬女权、一面在时尚与潮流中迷失自我,这似乎多少有点讽刺。

  现代独立的女性,大约不需要再去刻意讨好男人,裹脚与无下限的“暴露”,其实都是对女性的残害,一个是残害自然的身体,一个是残害独立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