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1


  大院东面那小片儿桃林开花了,粉白粉白的。老崔说:今年开的真早,颜色也带劲。午饭后,大伙儿就在附近散步。

  常武和杨丽在轮着踢一只毽子。

  杨丽说:你咋到了现在,还没有要求入党呢?

  常武跟踢毽子的节奏说:书记不理我,我人什么党。

  说完了,毽子也踢飞了。杨丽乐着说:你咋恁倔呢,找个机会给龚书记道个歉,都五六年了,也该过去了。那时年轻,也不懂事呀。


  常武刚来的那年秋天,院里分苹果,老龚让常武领着几个年轻人去货站卸车装车,弄了大半天,常武几个累成犊子样地回来。分的时候,才知道是新来的半箱,老人儿两箱。常武盯着自己的半箱苹果越想越生气,直接端着半箱苹果去了龚书记办公室,老龚正在和几个人白话他批苹果的经过,常武把箱子往地下一扔,转身就走了。老龚怔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告诉老崔:这半箱正好留在这里,大伙中午来吃。

  自打那以后,老龚就没理过常武。不过,再分任何东西,院里就都一视同仁了。

  杨丽收了毽子,和常武说:咱室很快就得选个副室长,论哪方面都应该是你。就是一条,你得要求进步呀。

  常武低头合计一会儿看着杨丽说:那咋办,老龚也不理我呀,正眼都不看我。

  杨丽说:你卖点烟酒啥的,去串个门吧。就算不为这个,你将来不还得申请房子吗?你能总住这个大院里的劈间吗?

  独身宿舍后面,有栋苏式的老楼,一个单元里三间小房间,分给三户人家,被称为劈间。有七八个这样的单元,年轻人结婚基本就是分这样的房子。三户人家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厨房三个灶。常武结婚后,也住在里面。

  设计院在市里有一栋住宅楼,是大前年建完的,按资历分配下去,自然也有些不平衡,那楼在院子里称为红眼楼。院里再有就是几套散户房源,也都是住的老人儿。

  杨丽说:条件快改善了,估计院里很快能有新房子。

  常武说:你咋啥都知道呢?

  杨丽说:听老龚他们议论过,可能再建一栋红眼楼呢。

  一想着自己的房子,常武就头痛。那房间一点也不隔音,家家动静都听得真真的。晚上和媳妇儿亲热,护士长易洁一叫起来,不管不顾的。早上起来,碰见那两家的人,脸上都有些发烧。和易洁说你小声点儿。护士长一听就火了:住这个破房子,就这点乐趣,还憋屈着呀?常武气得乐,也没办法。



  2


  刘志在给老崔的地翻土。

  老崔也在大院里住,住个小套间。分红眼楼时候,他还没提室长,别的方面也不突出,就没有分到。他住一楼,就把窗户下的一小块空地用木板做栅栏,圈了起来,做了菜地,每到春天就种些辣椒黄瓜之类的,也是大院一景。去年夏天,刘志晚上跑来摘了几根儿黄瓜被老崔发现,追着骂。直到刘志答应春天来给他翻地,这才做罢。刘志老家是农村的,会侍弄几下土地。

  老崔问他:听说你和常武的小姨子谈着恋爱呢?

  刘志说是,老崔说:那丫头没什么学历吧?

  刘志乐着说:那你也不给我介绍个有学历的。

  老崔也没言语。

  蔺浩搞了两本录像带,去常武家借录像机,常武问:你弄了什么片儿?

  蔺浩神秘地乐着说:等我看完了,连着带子给你还回来,你和嫂子看。

  常武明白了,说:你看完可真给借我看看哈。

  蔺浩夹着录像机回来,刘志跟着问:哥,晚上几点能看?那么多人看《渴望》,快十点才能完。

  蔺浩说:看好片儿 就得熬夜。说着嘱咐刘志,不要再叫其他人知道了,就咱四个看就得了。

  小林几个蹑手蹑脚的看录像的时候,都快十二点了。也不敢放声音,几个人蹲在地上看。竟然是个日本片儿,几个人看的口干舌燥的回去睡觉。

  刘志躺在床上说:小林,你看那个女主演,长得像谁?

  小林说:没看出来。

  刘志说:你和我装呢吧,多像柳莺呀,那眼睛和身材。

  小林说:你这一说,是有点像哈。

  刘志乐:你脸都红了,可惜关灯了看不到!

  小林骂:你他妈的有长腿丫头,我还啥也没有呢。

  刘志说:小姚你看不上人家,勾勾你指望不上,你赖谁?听小林不言语,又说:我可告诉你哈,小姚可和蔺哥走的挺近,你到时候别吃醋。

  小林说:操,赶紧睡吧,都快两点了。

  第二天小林找个机会去借图,档案库人多,柳莺忙着,没理他。小林看着柳莺赤裸的小腿儿,咽了下口水。过了一会又去,柳莺过来和他说话,问他借什么,小林盯着她看,也不搭话。

  柳莺低声说:最近也没有机会呀。

  小林说:姐,都多久了?

  柳莺想了下,说:那今晚,去文化宫跳舞吧,你去过吗。八点到,天就黑了。

  小林点头。


  3


  小林到文化宫门口,天已经黑了下来。正在四下张望,背后有人捅他。回头看,见是柳莺,也没看他自顾往路边走,小林就跟了上去。路边公园大门并没关。柳莺低头进去,小林紧着跟过来说:姐,不跳舞了吗?

  柳莺说:傻瓜,场子里有熟人,咱俩咋跳呀。

  小林见树林里黑暗也没什么人,就大胆抱了柳莺亲,柳莺回吻他,柳莺摸摸他,握着问:今天咋这么激动你?

  小林说:昨天我们看了录像了。

  柳莺乐 :这些坏小子。

  小林要拉着柳莺往树下的椅子上坐,柳莺说:那椅子老脏了,坐不得。

  小林抱着摸她,感觉裙下是空的,手伸进去,果然是没有穿。小林哑着嗓子叫了声姐,柳莺就转了身,弯下去身体,扶着椅背。

  小林说:姐,怪不得你穿这么宽松的裙子!

  柳莺骂他:傻小子,你小声点儿。

  柳莺帮他擦了,再也没了力气,瘫软地靠在小林怀里,小林就把衬衣脱了,铺在椅子上,两人抱着,柳莺说:小林,咱以后可得慎重点,要是暴露了,你可就在院里呆不了了。我倒没什么,一个工人。

  小林也没吱声,倒是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柳莺又说:我和他感情一般,最大不了是个离婚,也没孩子,你可不行,你读了那么多年的书,前途就都完了。

  小林还是不言语,低下头亲她。

  走的时候,小林说:我送你回去。

  柳莺说:你送啥呀,你赶紧先走吧。看你弄我这一身。

  小林说:那咋办?

  柳莺乐:傻瓜呀,走你的吧!

  老李给小林五块钱,告诉他,天这么热,下午去买几个西瓜大伙解解暑。

  小林说:二十多人呢,这点钱能够吗。

  老李说:嗯?不够吗?说着又从抽屉里拿了五元钱递给他。

  路上勾勾说:老李咋咋么小气呢?

  小林乐:其实五块也能够了,就是不能卖最好的,咱来一趟,还不买最好的吗。说着把眼镜往鼻子下移了一点,煞有介事的说:嗯?不够吗?

  大伙哄笑起来,常武乐得岔气,说:小林有赵本山的才能。

  吃西瓜的时候,老李叫小林切一块给老龚送去。

  老龚啃着说:行呀,这瓜挑得不错。又问小林:你处对象没?

  小林说:没有呢。

  老龚说:好,等我给你介绍一个吧。

  小林说:谢谢书记。我不急,书记别操心了。

  老龚抬头看了看小林:面色凝重的说:你不是惦记上谁了吧。

  小林说:没 ,没。赶紧溜了。


  4


  老丁把老崔唤到办公室,看着办公桌说:自行车的车带总是慢撒气,你找个人给我好好收拾收拾。

  老崔说:不行我给你换个里带得了。

  老丁抬头透过镜片看老崔,鼻子里说:不要轻易换吧,好几块钱呢。

  老崔侧棱着肩膀,拿着老丁车钥匙出去了。

  院里开始建计算机房,把蔺浩从室里抽出来帮忙。蔺浩爱鼓捣微机,他们室的那一台就是他每天鼓捣,弄一些小程序替代人工计算。的确又快又准,慢慢地大家也信服了。老丁给上头打的报告,很快就批了,给了预算,要正经地建一个计算机房,把原来分散在各室的机器,都归拢一块,再添置一些。

  老丁把这些事儿都交给老龚管,他嫌麻烦。老龚找来老崔和蔺浩合计着,蔺浩一会说个这,一会说个那,完全在老龚老崔的认知范畴外,把两个唬的一愣一愣的。

  老龚喷着烟说:蔺浩这小子,个头不高,主意不少。你把整个方案做个明细,我们再合计。

  弄好了明细,老龚找老丁看。

  老丁说:整个别超预算哈。

  老龚说:按百分之八十的预算就弄成了,剩下的院里搞点福利什么的。发票叫他们开满。

  老丁沉吟了好一会儿才说:这个事不要扩散。

  老龚说:这个肯定的,就我一个人知道。

  老丁说:剩下的钱,你立个存折,放你手里,用钱咱俩签字,你记好账。

  老龚挤咕着眼睛点头。

  老龚带着老崔和蔺浩亲自跑了一趟电子一条街。蔺浩领着,见了一个什么公司的华经理,说是蔺浩的校友,不大个小门脸,唠了一会儿,就请老龚几个去了一个很大门面的饭店。

  老龚说:别太奢侈了,头一次见面。

  华经理说:都是朋友,随便喝点酒。

  那饭店菜式是粤菜,很多老龚都没见过。包房装修也好。老华人敞亮,开了一瓶茅台,四个人喝着。

  老龚不大自在,说:咱这生意也没谈成,就喝你的酒,不好意思呀!

  老华笑着说:这个有什么,买卖不成仁义在呢。

  回去的公交车上,老崔喷着酒气说:这顿饭得我俩月工资吧。

  老龚横了他一眼说:别胡嘞嘞了,谁和你吃饭了?

  老崔不言语了。老龚两眼看着窗外的柳树,右手插在裤兜里,捏着老华在卫生间塞给他的信封。显得心事重重的。回头看看蔺浩,那小子喝多了,趴在椅背上,睡着了。



  5


  蔺浩烫了个卷发,小姚问他为啥烫头,蔺浩摇着脑袋说:这不显得个头儿高点吗。

  小姚说:多高就多高,矮点也没啥不好的。

  蔺浩说:以后你咱俩走道,你就别穿高跟鞋了。

  小姚说:行,你去给我买双平跟皮鞋吧,我没有呢。

  蔺浩说:我和刘志准备批发点菜去早市卖,挣了钱给你买名牌。

  蔺浩和刘志两个人礼拜天早上三点多就起来,去蔬果批发市场批了一大车各样蔬菜回来,在早市买,价格就是随行就市。

  刘志说:咱稍微低点,剩下了没地方放。到早上十点,俩人儿上的菜全都卖光了。刘志蹬着从食堂借的倒骑驴,蔺浩坐上面数钱。

  刘志问:蔺哥咱俩一人能分多少?

  蔺浩笑着说:一人能分四十多!

  刘志说:操,那咱天天买菜得了。这还没上水果呢。上了水果更赚。

  蔺浩说:你个财迷,你不上班了。

  刘志呲牙说:要是总挣钱这么多,不上也行。

  回了宿舍,小林刚起来,刘志说:下个礼拜你也参加得了。咱多弄点。

  小林笑:我可起不来。

  刘志说:你他妈就是个公子哥。除了念书,啥也干不了。


  老崔听说了刘志买菜的事情,就去找他。告诉他,使用了公家的倒骑驴,为了谋取私利,需要交纳费用。

  刘志说:崔师傅,这样吧,下个礼拜天,你早点上早市,我给你挑样新鲜菜,行不?老崔这才作罢。

  蔺浩手巧,会剪发吹头,刘志买了一瓶子发胶。蔺浩给他吹了一个大背头。小林也让蔺浩给吹了一个,发胶用上,那脑袋硬棒棒的。

  蔺浩说:你晚上睡觉枕头上垫一张报纸,明天不走样,让院里小丫头们看看,咱院许文强啥样!

  早上小林进了房间,勾勾见了说:你脑袋咋弄成这样了?

  小林说:不带劲吗?蔺浩说我这个背头一吹,像许文强呢!

  勾勾笑着说:我看像王沪生,大伙都笑。

  杨丽细看着小林说:咱小林,真的有点儿像王沪生呢。说着过来用手拨拉小林的脑袋,说:哎呀,这么硬呢。

  老李听着不耐烦,转过身说:小林呀,设计师留这么个头型,合适吗,嗯?大伙都唠你的脑袋了,还怎么工作?嗯?

  气得小林一跺脚,跑回宿舍洗了头,湿漉漉的来上班。走廊里见了刘志,刘志问他头型咋洗了,小林说老李看着不顺眼。刘志恨恨地说:老周都不管这个,老李真是个叉早!

  下午刚上班,老崔来通知大伙,院里组织去海边旅游,开始报名,不去的呢,院里不勉强,给发二十块钱当补助,院里连放三天旅游假。

  小林问勾勾:你去不?

  勾勾说:去,我还没见过北方的海呢。


  6


  几个老同志过来找老李,说是不想去旅游了,去过了,住的仪表厂疗养院伙食也不行。

  老李说:不去拉倒吧,不是给你们补助二十元吗?

  他们就又说,补助太少了,亏得很。求老李去问问,可不可以让家属去。有人还问:能不能带家属去,按照这个补助标准,是不是交二十元就可以。老李听得头大,不耐烦的站起来,说:我现在就去给你们找龚书记去问。

  勾勾去给老李交图,听了个真切。回来笑着给小林学着,说:你看到没,估计你老了就是这样的。

  小林脸色挺凝重,没笑。

  晚饭时,勾勾在食堂吃饭时问小林:你今天挺严肃呀,思考啥呢?

  小林说:我在思考人生呢。

  勾勾看他说得正经,也没乐,问他:受了什么刺激了?

  小林倒是笑了:我看部小说,挺有意思的。

  勾勾问:是什么呀?

  小林说:一会拿给你看吧,咱院图书馆订的《小说界》,前天我中午翻到的。是今年第一期。

  晚饭后,小林拿着那本杂志,敲开勾勾的门。看到小姚在房子里,就没有进去,把杂志递给了勾勾,说:你看看吧。转身就走了。

  勾勾拿着杂志翻,有一页折着,她打开一看,篇名是:《一地鸡毛》 。开篇这样写的:小林家的一斤豆腐溲了。勾勾乐出了声,开始读了起来。小姚见了,就问,什么书这么有意思。勾勾说:等我看完了,给你看。


  刘志的长腿丫头正在暑假里,就吵着要跟着去旅游。

  刘志找到老崔问,老崔说:院里统一规定了,一人可以带一名家属,交三十元费用。

  刘志说:你们可真会算账,不去的你们给二十,带个家属却得交三十。

  老崔说:具体是这样的,已婚的配偶,包括子女,交二十,未婚的对象,交三十。

  刘志气得乐着说:崔师傅,难怪都说老一辈知识分子学问扎实,是真扎实。

  老崔哼了一哼说:小刘,这样吧,你和对象商量一下,明天去登记,还来的及。把结婚证到我这里晃一下,就行了。

  刘志一本正经的说:行, 我找对象商量商量!


  勾勾看完了那小说,就给小姚看,小姚看了一会说:这个小说怎么读着这么没意思呢,也没有啥故事情节,就一块豆腐,说了好几篇,罗里吧嗦的看不进去。

  勾勾笑笑,没有言语。两个人开始准备旅游的东西。弄得差不多了,小姚说:得去买个游泳衣呢。

  勾勾说:我的也太破旧了,咱俩一块去吧。

  挑选泳衣时候,小姚选了一个紫红条纹的,问勾勾:你看好不好?

  勾勾说:你选个纯色的吧,显得你白。黑色和白色都行。说着给小姚选了一个纯黑色的,自己选一个蓝色白点的。



  7


  小林几个在火车上玩扑克,车厢里基本都是院里的人,叽叽喳喳的闹哄。

  老龚和老丁坐着说话,老丁说:带的钱小心点。

  老龚拍拍裤裆说:这里有一半,另一半在老崔那儿。

  老龚又说:疗养院伙食要是太差,就去外面搞几次聚餐,好容易大伙出来一趟。

  老丁闭着眼睛,鼻子里说:行啊,你把账记好就行。

  常武手气背,脸上贴满了纸条子。易护士长在边上说:常武干啥点子都背。

  杨丽笑着问:你咋能跟来呢,请的什么假?

  易洁说:串了几个班就行了,小丫头们多干点呗。

  常武斜了一眼他高大丰满的媳妇儿说:你看看,所有的领导都这样,天下的乌鸦呀!

  杨丽赶紧踢了他一下,朝闭目养神的老李努嘴。易洁哈哈大笑起来,常武又说:房盖要塌了哈。

  到了疗养院,老崔拿着钥匙分房间,常武、小林、刘志和蔺浩几个住一间,吃过了晚饭,蔺浩说:这个饭吃了,嘴里能淡出个鸟来!小林你去和刘志弄些啤酒和熟食,回来咱哥几个喝点。说着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五十元钱递给小林。

  小林接过来说:这个菜可真是没白卖呀。

  蔺浩呲牙咧嘴的说:现在这个社会也好,只要你放下架子,就能挣到钱。

  小林买了一只烧鸡和一些花生米,几个人吃着。

  刘志问常武:常哥,你来了快五年了吧,常武哼哼着啃鸡翅膀。

  刘志说:啥时候能改善下住房呢?

  常武干了一杯酒,打着嗝说:在这里,就得熬!还得顺着熬!

  蔺浩乐:你看看,把常哥的肚子都熬大了。

  刘志说:常哥,熬到老丁那样就行了吗?

  常武有点喝多了,自己给自己倒满酒,又一口喝干了,说:老丁,嗨!老龚!动不动就说,我们比他们那前儿强多了,操!我看强不到哪去!我他妈商业大厦看中个皮大衣,看中两年了。媳妇儿也不舍得给我买,说是一件大衣就是我一年工资,操!啥鸡巴设计师!

  刘志过来扶常武,常武甩开他,接着说:你们细品品,老丁他们过了一辈子什么日子?操!

  蔺浩就吃吃乐,小林听得有点呆,过了一会也跟着乐起来。

  刘志倒完了垃圾回来,见常武躺下了,就问:常哥,我求你带的东西你带了没有?

  常武起身在包里摸索一阵子,取出个小盒扔过去,啪地掉在地上,小林捡起来,一看,是避孕套。刘志赶紧抢了过来,常武磕绊着说:小子,你可仔细,那姐俩可厉害,你可别说我给你的这个,操!



  8


  勾勾游泳厉害,像一条鱼。游得老远,只能看见一个小点。

  老龚在沙滩上看着,问老崔:她没事吧?

  老崔说:肯定没事,南方丫头,长江边上长大的,水性好。

  柳莺穿着个大红的泳衣在浅水溜达。小林和刘志也能游一段,在不深不浅的地方晃荡。小林看着柳莺穿着泳衣的样子,心里慌慌的,也不敢靠过去,远远地看着柳莺和老龚说话。

  刘志也看着,乐着说:呵,书记眼睛不够用了哈。说着招呼他的长腿丫头过来,易丽看着比刘志还要高,腰短腿长。

  小林说:这丫头就是黑了点,别的没毛病。

  刘志笑着说:黑咋地,不牙碜就行呗。

  中午老崔给大家发面包香肠,他走哪里说到哪里:你们知道吗?这个地方卖的面包和肠贵老了,多亏我在咱那儿买了带来,省了一半钱儿!

  刘志小声骂:这他妈还不是我的主意吗,都是咱俩买的,咱俩背来的吗。操!

  小林笑得直弯腰。

  杨丽夸勾勾和小姚的泳衣漂亮,特别配两人的肤色。小姚皮肤细腻却有点黑,穿了这个纯黑的泳衣,用蔺浩的话说,有惊艳的感觉。

  杨丽说:这丫头来院里这两年胖了,勾勾可是一点也没胖,反而瘦了呢。

  小林把昨天剩的花生米拿出来,和勾勾吃。

  小林问:你下午还要游吗?

  勾勾说:一定游,以后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来呢。

  小林问:你托福考得怎么样?

  勾勾说:这次很好的。

  她抬头看了看小林,笑着说:我读了刘震云的小说后,更想出国了。

  小林说:我看了倒是有点消停了呢,在这里干几年看吧。

  勾勾窃笑着说:也是哈,你业务进步那么快,院里多重视你呢。你也不是喜欢未知生活的人。

  小林想了一会说:咱院里,真没几个喜欢未知生活的人,即使有,也是想想吧。

  勾勾站起来甩头发,小林看着她白净的身体发呆。

  晚上疗养院的小广场有露天舞会,放着流行歌曲。大伙出来跳舞。刘志和易丽跳四步。勾勾走过来找小林跳舞,两人下了场。

  小林说,我不咋会呢。

  勾勾说:就这样说会话吧,小林,我可能用不了年底就会走了。

  小林说:这么快吗?留学的事儿不是很麻烦吗?

  勾勾小声说:啥麻烦,只要有了心,都能弄成的。

  小林说:那袁方咋办?

  勾勾顿了下说:我们断了。吹了。

  小林看了看勾勾,勾勾平静的像说别人的事儿。小林想着怀里的这个人,不定那天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心里竟是一阵难过。他用力捏了一下勾勾的手,说:你非得走吗。我俩就在院里发展不行吗?

  勾勾没言语,隔了好一会,才说:不行!



  9


  勾勾走的那天,正好下头场雪,小林和刘志帮着托运行李,袁方找了一个面包车来,说是在党校学习出不来。小姚下了工地,送站就还是小林和刘志两个。路上刘志说:头一年放假,送你们走,那大雪下的,还记得不?没有公交了,我走着回的单位,走了两个半小时!

  小林说:可不是,好像就在眼前。

  勾勾还是看着窗外。

  到了车站,勾勾和司机说了谢谢。

  三个人进了候车室,小林问:你回家得呆一段吧?

  勾勾说:我妈身体不大好,我得陪她一段,然后再走。

  刘志去买了站台票,两人送了进去,安顿好了随身的行李,小林两个下了车,勾勾也跟了下来。

  小林说:你快上去吧,车也快开了。

  勾勾说了声谢谢,扭头走了,再没回头。

  刘志说:这个丫头倔,她怕咱看见她哭,不敢回头。

  小林抹了一把脸,说:这雪下的,真够大的!


  过了年回来, 院里的计算机房才启用了,蔺浩成了专职管理员,机器的使用,保养都归他。有两台386总上着锁,一般不给别人用,说是调试程序用。院里要引进一种自动绘图软件,指派小林参与,小林就成天和蔺浩混在机房里,鼓捣那两机器。

  小林问:这个软件是从哪儿搞的?

  蔺浩撇嘴说:上级推荐了一个公司给安装的,就是个盗版的。我告诉过老丁,他也不敢言语。听说,花了不少钱。

  小林问:得多少钱?

  蔺浩凑在他耳边说了,小林听了,惊得站了起来。

  蔺浩说:你别到处嘞嘞。这个是我校友告诉我的。他们都是一行的。


  老龚唤小林到办公室,非常严肃的告诉他,他的入党申请,已经批准了。已经成了预备党员,进入考察期。

  老崔在边上说:小林这个小伙不错,积极上进的。

  小林连连说谢谢两位前辈。

  老龚说:开了春,院里可能要搞民主评议,你们都得表态呢,到时候。上级会派人找员工代表评议。

  老崔问:啥内容呢?

  老龚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老崔说:不是要选副院长吧。老龚也没吭声。

  过了几天,老崔到各个室通知,下午三点院里召开全体大会,有重要的事情。大伙问啥事儿,老崔说他也不知道,院长和书记让通知的。通知完就领着几个年轻人去食堂,临时摆了些椅子。

  小林和常武坐一块,心里有些好奇,自打他进院里还没有开过全体大会呢。

  老丁先讲,说:今天大伙来,是上级有重要的指示传达,老龚读得清楚,下面请书记给大家读吧。

  老龚清了清嗓子,开始念:新华社通讯《东风吹来满眼春》!


  第四章


  1


  五一节前一天,快下班了,小林才去还图。柳莺正脱工装换衣服,见了他来,就说:你咋才来呢,马上要走了。

  小林说:姐,都半年没见了,想你了。

  柳莺笑着说:天天上班都见,你咋说没见呢!

  小林急着说:那叫什么见!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柳莺沉着声说:不是早说了要小心吗,再说,你也该找对象了。别老闹我了。

  小林说:哪有对象找,你给我介绍一个吧。

  说着就凑过来,柳莺赶紧躲开,边走边说:明天六点左右你来我这里吃饺子吧。


  晚饭时候,刘志搞了几瓶啤酒,和小林在宿舍喝着。走廊里回荡着蔺浩放的歌:红尘呀滚滚,痴痴呀情深,聚散终有时;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至少梦里有你追随!

  小林跟着歌声哼哼着,刘志乐着说:你是想勾勾了?小林。

  小林自顾自的说:这一晃,咱毕业快三年了!

  刘志说:明儿我叫易丽也给你介绍个长腿丫头得了,省的你闲得闹心。

  小林瞪着醉眼问刘志:你说,勾勾出国走了没走,也没个消息。连个地址都不留!

  刘志说:这个丫头心气高,她要是不混个模样出来,不会有消息的。

  小林说:我有时就感觉呀,勾勾还在我右手边的桌子那儿,站着画图呢。

  刘志看着他恍惚的样子说:看来我真得赶紧给你介绍个对象了。

  小林点了一支烟,呵呵乐着说:哥们,咱们得先挣钱。别管旁的,南巡讲话白听了吗?

  刘志也乐:小林,你这个话,咋像是我说的的。你从来不提钱儿的事儿呀。

  小林一口干了杯中的啤酒,哈哈笑着说:这叫响应号召,哥们,你看着吧,马上就有变化!

  蔺浩也过来喝酒,刘志问:小姚走了?你忙乎完了?

  蔺浩乐:刚走,我们下个月就办婚礼!

  小林说:恭喜恭喜!房子咋办?

  蔺浩说:龚书记给争取了一个劈间,就在常武那个楼里,我简单收拾了一下。

  刘志说:那个房子太小了,还把山,冬天冷。

  蔺浩笑着说:呵呵,那也是个家呀,要不,成天把黄世平往外赶也不是回事呀。

  小林呲着牙说:刘志,你也赶紧找个房子吧,别易丽一来,你就赶我躲出去。

  刘志说:你不走也行,看现场直播吗。

  小林说:操!

  蔺浩神秘地压低声音说:现在院里开始有人干私活了,据说挣钱挺多的。

  小林和刘志听得眼直,紧着问:谁能联系到这个活儿呢?

  蔺浩说:别急,估计很快就会有人找你们参与的。他们干不过来,现在的项目越来越多了。

  刘志说:这个要是有个渠道,咱几个就能行。机房就是蔺浩家里的一样。图纸都可以打出来。

  小林说:咱先别研究这个。做点准备,手里多存点东西才好。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

  蔺浩看了小林一会,说:你真他妈是个人才。


  2


  小林路上买了两个大菠萝。柳莺接过来,问他:院里有人没?你进来时候。

  小林说:没有,这个点儿都在家吃饭呢。

  小林朝对门努努嘴,柳莺笑嘻嘻地说:去北京儿子家了,看孙子去了。

  小林过去抱她,柳莺说:手上有面,弄一身。你先帮我包饺子吧。

  小林看是韭菜馅,高兴地说:我最爱吃这个。

  柳莺看着他说:我下午去买了半斤鲜虾和在里面了,准保鲜亮。

  小林说:姐,你咋恁好,你要是没结婚,咱俩过得了。

  柳莺抬手抹了他一脸的面,哈哈笑着说:你这个可真是胡扯呢。

  柳莺给小林倒啤酒,问小林:你最近没有处对象吗?

  小林说:也没合适的,看了几个都没对眼。

  柳莺说:你就是想着勾勾吧。那丫头要是你真娶了,未必能过得好呢。

  小林讪笑着说:姐,饺子吃好了,该吃你了。

  柳莺起身把桌子收拾了。小林看到窗台上的牙缸牙刷,就拿着去刷牙,柳莺说:你不嫌弃我呀。

  小林呲牙说:嫌弃啥,我想天天刷呢!

  柳莺烧了些水,端了盆子进来,喊小林过来洗。

  小林嬉笑着说:不洗,除非姐姐给洗。

  柳莺没办法,就真的蹲下给他洗了起来。小林对着嘴亲她。柳莺说:你可轻点,你第一次来我家,我舌头疼了一个礼拜!

  小林说:现在我会了。

  柳莺给他擦香皂的时候,惊叹着说:呀!你来得可真快,韭菜虾仁可没白吃呢。

  小林把柳莺抱着放在床上,嘴里说:姐,我今天好好伺候伺候你吧。说着俯身去亲她,柳莺呻吟着说不出话。

  小林抬头把她的内裤递给她说:姐,你也没白吃韭菜虾仁呀,这大水发的。

  柳莺也不答话,只是揪着小林的头发闷哼。

  柳莺叫起来不管不顾,小林急着把枕巾塞在她嘴里。好一阵,柳莺才喘着说:哎呀,你这个坏小子,都快把我祸祸死了。

  小林笑着说:姐,我想抽支烟。

  柳莺说:你等着。说着光着身子,去椅子上取了烟,给他点上。

  看着小林抽烟,柳莺说:姐正经地和你说,你结婚前,可别再闹我了。行不,再闹,就把你耽误了。

  小林喷着烟说:行,那你给我介绍一个吧,长得像你这样的。

  柳莺趴着说:估计秋天,龚书记的外甥女能分进咱院里,你看看能顺眼不。那个丫头我见过,长得好,也会来事,叫汪芙。就是芙蓉的芙。

  小林说:汪芙,这个名字可真不错。家里会起名。

  走的时候,柳莺又说:正经地呀,结婚前,你可别闹我了,听到没?

  小林笑:那结婚后呢?

  柳莺掐了他一下说:再说吧,你还想得挺远呢。


  3


  老丁喊老龚来办公室,告诉他,上级要派人来做民主评议了。

  老龚挤咕着眼睛问:啥事儿呀,这回?

  老丁看着桌子说:不是有人要求选个副院长吗!要评议这个呢。

  老龚说:这个多余了,我看现在这样不是挺好吗。

  说着给老丁点了支烟。老丁抽了几口,细着嗓子问他:你看谁合适做副院长呀?

  老龚思忖了一会儿,摁灭了烟头说:按说呢,老李和老周都够资历,可是呢,老李私心有点重,爱搞小集体主义。老周脾气太大。另外呢,他们两个室也没有合适的人接室长呀。愁!

  老丁呵呵乐了几声:那咋办?还是要有人做呀。

  老龚低声说:我看,还是咱俩干算了,办公室都不用动。

  说着瞟了一眼老柳的办公桌。老丁这才把眼睛从办公桌移到老龚脸上,看得老龚更快地挤咕眼睛。

  老龚站起来说:老丁,我要是兼了副院长,对你也最好,什么都像现在一样。

  老丁沉吟了一会说:这样吧,你给我拟一个群众代表名单吧,我看看。十个人就够了。

  老龚说:好!

  上级派了老胡来院里做评议。老胡见了老丁就说:领导派我来,主要是听听你老丁的意见和大伙的评议,我们也不大了解院里的情况。

  老丁握着老胡的手说:大事还是上级定。需要了解什么,我们全力以赴提供。对不对呀,龚书记?

  老龚说:丁院长,按照您的意思,都已经安排好了。

  说着把拟好的名单递给了老胡。

  老胡说:那我就借用下老龚的办公室吧,和群众代表谈完,再和老丁谈。

  老胡名字叫胡莱,和老龚早认识,还是同乡。门关上,点上烟,老胡说:你老兄说吧,你心里什么意思?

  老龚嘿嘿乐:真没成想你能来,我能有啥想法,上级定什么是什么,党员吗,这点原则还是有的。晚上咱哥俩好好喝点儿是真格地。

  胡莱笑着说:你少扯吧,你想兼不想?直说和我!

  老龚站了起来,挤咕着眼睛说:兄弟,你给我策划策划,我想干。

  胡莱说:这么说不就结了吗。老丁那头咋说?

  老龚说:他也想就这个现状熬着,消停几年退休了。

  胡莱盯着老龚看了一会儿,说:现在的形势活泛了,听说院里有人干点儿私活?

  老龚说:个别的也许有吧,不普遍。这个老丁有控制,我也监视着呢。我和一室的老李,和二室的老周谈过。他俩是重点。

  胡莱哈哈笑起来:老龚呀,你做书记真称职!


  4


  老李听说上面来人要搞测评,心里慌张,出去找老龚,正好在走廊碰上。

  老李说:书记,听说要搞评议?

  老龚严肃地说:是呀,我也刚刚接到通知,这不,把我办公室还占用了。

  老李说:你看我有希望没?

  老龚说:这个不好说呀,看看上面什么意思吧。

  说着把小林喊了出来,当着老李面,老龚说:小林呀,上级来人了,搞民主评议,问到你什么,你如实地回答。当然了,你们室长的工作能力,你也要充分地表达出来!

  老李感激地冲着老龚作揖。老龚领着小林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到了门口,老龚说:小林你是新党员,组织上重视你。你们室搞小集体,干点私活是有的。你要如实说给上级。刚才的话是给老李听的,明白吧。

  小林郑重地说:你放心吧书记,我看,就你适合做这个副院长!

  老龚眼睛一亮,说到:好小子,去吧。

  老胡一上午就谈完了十个代表,中午老龚陪着在食堂吃工作餐。

  老胡说:以后和老丁说说,给食堂多弄点儿伙食补助,改善改善,大伙不是也有干劲吗。

  老龚连连说是,还是上级关心群众。简单吃了,老龚问老胡,晚上想吃点什么,老胡说:这个听你的吧,老丁参加吗?

  老龚说:够呛,他胃病厉害,一口酒也不能喝。

  老丁给老胡点了烟,两人坐着说话,老胡说:老丁你说说吧,你的意见,谁来干你的副手?

  老丁喷着烟,眯着眼说:老李,老周,老龚都行呀,我还真的难以取舍,还是看看上级意思吧。老胡,那民主评议结果咋样呢?

  老胡说:老李和老周都有些反应,你也知道吧,他们肯定干过私活,老周作风粗暴,年轻人反映大。

  老丁说:还是领导上定吧,我都没意见。

  老胡站起来说:那就好了,我就向领导如实汇报吧。

  老丁陪着笑说:老弟,晚上叫老龚好好陪你喝几杯,我去了也喝不了酒,你别挑理。

  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个信封,递给老胡,说:也没给你买点啥,你自己逛逛看看买点家乡的特产吧,带回去给家人尝尝。

  老胡连忙推让,说:老丁,你这是干嘛,我们是自己人,不用这个。

  老丁不由分说给他塞进口袋里,嘴里说:老弟,别和我客气了,院里也有点私房钱,你们也知道。另外呢,年底评选优秀专家,要是有机会,你给老哥说句话!

  老胡握着老丁的手说:你放心,可能这一段正好归我管呢。


  5


  老龚问老胡,晚上吃饭还叫谁来,就俩人也没意思。

  老胡说:也行哈,叫几个年轻人热闹热闹。

  老龚说:咱去中山大厦吃饭吧,那里还能跳舞呢。你现在还爱跳不?

  老胡说:多年没跳了,衙门大,管得严呀。

  老龚说:今天好好乐呵乐呵。好容易出来一趟。

  老胡说:你们那个姓林的小伙挺机灵呀,哪年来的?

  老龚说:89年。

  老胡又问:那个叫杨丽的大个还在不?

  老龚说:在,我今晚叫她也来。

  老胡说:以前到部里办事见过。

  老龚问:哄哄了很长时间,说要把院里交地方,可能不可能?

  老胡肯定地说:近期不可能了。大头儿一换,政策就变。呵呵。

  老龚也陪着乐。

  老龚吩咐小林去饭店定个地方,拿出一沓钱递给他,告诉他晚上付账之类的事情由他来做。小林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老龚说:一共五个人,定好点儿的菜。

  小林点了钱,坐公交去定饭店。

  大厦的经理问他,要散台还是包房,小林说要包房,经理说:剩下一个八人房间,最低消费八百元。要不你问问领导定不定?

  小林听了不顺,连下说:定了,不用问谁了。

  小林在大厦门口候着,见了杨丽和柳莺走了过来,柳莺看他吃惊的样子,笑着说:咋地,龚书记请咱俩来喝酒,不行吗?

  小林说:当然行了,你们先上去吧,208房间。

  正说着,一辆夏利出租停下来,老龚和老胡下来,小林迎上去,老龚说:今天我们借领导的光,下一次大馆子!

  老胡哈哈乐着,指着杨丽说:你有点胖了哈,不过还是那么漂亮!

  杨丽脸一红,说:您可一点儿也没变化。还那么年轻。

  老龚点的菜,以海鲜为主,老龚从家里带了一瓶茅台,晃着说:这个酒80年的,今天消灭了。

  柳莺说:龚书记真把家底拿出来了!

  小林要了啤酒,和柳莺杨丽喝。

  老胡说:社会发展快呀,你们这里都有这样的包房了。

  老龚说:估计也是刚刚弄的。这个装修的味儿不小。

  小林忙着倒酒倒茶点烟的,老胡说:小林这小子不错,机灵。

  老龚说:是,还有主意,敢定事。

  老龚喝得红了脸,端着酒杯说:咱就杯中酒,干了。下去跳舞!

  几个干了杯,去一楼舞厅。小林结了账下去,老龚搂着柳莺在跳四步呢,老胡和杨丽坐在边上的椅子上说话。

  一曲终了,老龚过来和小林说:你看到旁边的那几个女的没,你去找一个跳。

  小林一脸尴尬,老龚挤咕下眼睛说:傻小子,这就是小姐。呵呵。

  柳莺也走过来,说:龚书记,你去找个带劲的跳吧。我和小林跳一曲。

  说着拉着小林跳起来。舞厅里灯光昏暗下来,小林就把柳莺抱得紧了,柳莺推了他一下,小声说:你这个胆子大的。

  转过去时,小林看到,老胡搂着杨丽也在跳,搂得紧紧的。


  6


  小林刘志几个挨个桌子摆上烟酒糖块,刚忙乎完了,大伙就都来了。新郎蔺浩吹了一个大背头,一身黑西装,板板儿的。

  小林看着乐,说:咋没烫个头呢?

  刘志也笑:估计是小姚没让他烫,怕费钱。

  小姚穿了个租来的白婚纱,站在蔺浩边上,看着有点儿紧张。

  刘志又说:是该结婚了哈,要不就露馅了。

  小林问:咋了?

  刘志说:你个傻子,小姚以前的腰多细呀,你看看现在!呵呵。

  老龚给主持婚礼,老丁给当了证婚人,读的结婚证,长声怪调的。最后加了一句:注意计划生育,大伙哈哈乐。

  小林说:咱院长今天挺幽默呢。

  刘志说:心情好,他评上优秀专家了,终生津贴呢。

  老龚酒桌上说:我吃着咱食堂老蔡做的酒席,不比外面的差,以后年轻人结婚干脆就在这里办得了,给点优惠。

  老蔡边上站着说:以后礼拜天可以对外办婚宴就好了。

  老丁回头看了他一眼,沉着脸说:给你内部办办就得了,啥都想干呢。

  老龚挤咕着眼睛,没有言语。

  蔺浩领着小姚到各桌点烟,到了刘志这儿,刘志把烟叼着,翘的高高的乱晃。

  小姚气地说:哪有你这样的,一起来的也不照顾我!

  大伙都哄笑起来。刘志立了一只筷子在杯子里,要蔺浩和小姚用舌头把筷子夹出来。蔺浩小姚一次就弄成了。

  刘志说:这是真正的吻功!大家鼓掌。

  柳莺看着小林笑,小林脸上发烧,好在酒后脸红,别人也看不出。

  小林刘志把剩下的烟酒糖块收拾好,提着送到蔺浩的新房去。新房在一楼,一进门就是一股下水道的味儿,呛人。

  蔺浩说:这个楼太老了,下水老堵,都没法修了。

  小姚叹口气说:也不知道得住到啥时候,这个破地方。

  说着拿了几盒烟塞给小林和刘志。

  蔺浩说:你俩拿几瓶啤酒回去喝吧,我也喝不了。

  小林说:现在咱这儿发展也快了,基建越来越多。我看,用不了几年就能改善住房条件。

  小姚说:能吗,你看丁院长,多谨慎呀。估计什么也不敢干呢。

  刘志呲着牙说:靠他呀,还得靠自己。

  小姚说:咋靠呀?你倒说说。

  刘志说:想办法挣钱呗!


  7


  老李领着一个女孩进来,招呼大伙说:新来的大学生,汪芙。你们帮着收拾收拾桌椅吧。

  小林去隔壁把勾勾的椅子搬了回来,自打勾勾走了,她的椅子就被隔壁拿走打牌用了。汪芙借了杨丽的抹布,擦着桌子。小林打量她,这是个微胖的女孩,白里透红的。

  午饭时候,小林和刘志说:我们室来了新人了,汪芙。

  刘志笑:我见了,刚刚吃了饭走,长得带劲,真白哈。

  小林也乐:这个丫头挺胖乎。

  刘志说:你小子运气,边上原来坐个林黛玉,现在又来个薛宝钗。

  老李知会了小林、常武和杨丽下班后留一会儿。几个聚在老李办公室,老李压低声音说:有点小活,你几个干干吧。挣点小钱儿。你们看呢?

  几个人都说好好,干吧。

  老李又说:这个事情一定要保密的,在家里做,小林可以晚上来院里做。具体的呢,常武,你把任务分一分。

  常武看着想说什么,又把话咽回去了,就开始给小林和杨丽说任务的事了。老李提着皮包先走了。

  小林和常武一道往回走,常武说:这活干的,从来不知道这图买了多少钱,就知道自己分多少。

  小林说:都是老李联系来的吗?

  常武说:嗯,他是二道贩子,长了你就知道了。

  小林笑:常哥,以后等你联系到活,找我干就行,不用告诉我图卖了多少钱,呵呵。

  常武也笑了:可也对,要是我,也不告诉你们。哈哈。

  小林晚上搞到很晚才回宿舍,早上起来得晚了点,到了食堂差点没吃上饭。往办公室走的路上,突然想起昨天改的图就铺在办公桌上,心里一阵慌: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是私活,而常武杨丽的座位离他远,估计照顾不到。匆忙推门进屋,人都来全了,走到自己办公桌一看,那几张图纸已经不见了。

  正左右找,汪芙提着暖水瓶进来,轻轻放在窗台上。走回座位看了看小林,轻声说:我来的早,帮你收拾了一下桌子。说着指了指抽屉。

  小林拉开抽屉,那几张图整齐的叠好,放在那里。 

  中午吃饭一块儿去食堂,小林笑着说:我给你买个小炒吃,感谢你给我收拾桌子。

  汪芙微笑着说:行。

  小林才注意,胖丫头的左脸上有个小酒窝,很俏皮。

  汪芙说:都说你学业务最快,你以后多指点指点我。

  小林说:好呀,就是你以后别叫我林师傅,听着不得劲。你叫林哥得了。

  汪芙笑着说:林哥好。

  小林买了个肉段和烧茄子,端回来两个人吃。汪芙吃饭慢悠悠,吃的也不多。

  小林说:呵呵,胖丫头吃不多,瘦丫头才更能吃呢。

  汪芙只是微笑,不言语。



  8


  小林这次分了两千元。老李给他的那个大信封,牛皮纸的,崭新挺括。小林拿舒服,走路都轻快了。

  常武说:我念了整个大学下了,才花了两千元。

  小林说:我大学花的也多不到哪里去。吃屉小笼包子都得合计呢。

  常武呵呵乐:兄弟,你看有喜欢的衣服买一件穿,那么帅的,趁年轻就穿呗。

  小林说好。

  回到宿舍,刘志和易丽正在鼓捣个小黑匣子,弄一下滴滴响。

  小林问:这个就是BP机吗?

  刘志说:对,我给媳妇儿买了一个。

  易丽掐他,说:谁是你媳妇儿?谁是你媳妇儿?

  刘志乐:不早晚的吗?

  小林问:这个玩意儿多少钱一个?

  刘志说:这个摩托罗拉数字的一千六百多。

  小林一咋舌头:这玩意够贵了!

  刘志说:给媳妇儿花,多少都不贵!

  长腿丫头在边上摆弄那小玩意儿,兴奋得小脸通红。

  晚上睡前,刘志和小林说:你手头有多少钱,我想借点钱。

  小林说:你干嘛用,我哪有什么钱。

  刘志说:前几天,我来个同学,广州来的。他说这个BP机广州批发价格便宜,比咱这里低了三分之一还多。我想叫他给我发点,倒腾倒腾,挣点钱。

  小林说:那去哪里卖呢,你?

  刘志说:蔺浩有个哥们在电子街有个门市,能帮着代买,再说,要是货好,便宜,咋卖不行呢。我自己有五千,蔺浩能借给我五千,你有多少?

  小林说:我给你拿你四千。不要你还了,算我一股,行不?

  刘志笑了:你不怕赔了吗?

  小林乐:一共那俩钱儿,赔了能几把咋地。只要你挣了,别他妈黑心就行了。

  刘志说:操!明天我再找我连桥儿借点。

  小林说:你要是真做成了,我看咱院里小金库的钱儿都能用。呵呵。不过头一次,你别多弄,最多十个,先探探路子。

  老龚喊小林来办公室,小林给书记点上烟,老龚嘶儿嘶儿抽着说:小林,你看新来的汪芙怎么样?

  小林一乐说:挺好呀。

  老龚说:我外甥女,从小看着长大的,这孩子很懂事,家里条件也好,父母都是大夫。我看你俩挺般配,你想处处不?

  小林说:我看她挺好,不知道人家啥意思。

  老龚说:傻小子,我不先问人家姑娘,能先问你吗?

  两人呵呵乐起来。老龚说:你小子主动点,别老牛逼哄哄的,人家姑娘没谈过恋爱呢,她高考没考好,也没上个好大学,大学里学得刻苦,年年三好学生。别小看人家,保研人家没念,想回来陪她妈,她妈身体不大好。


  9


  头场雪下来不久,上级的文件也下来了,任命老龚为副院长。全院大小头头们开会,老丁给大家读完了任命文件,请老龚讲话。

  老龚很精神,也挺激动,说:完全没有想到组织上这么信任我,我将全力以赴配合好丁院长,给大家当好后勤兵。另外呢,党委的工作也希望大家多多配合。说着瞟了老丁一眼。老丁就盯着桌子看,青黄的面孔毫无表情。

  老李的脸黑了好几天,才渐渐转晴了。

  午饭时,常武和小林小声说:这下好了,以后,咱私活就更多了。

  小林也乐了:是,心无旁骛了,这回。不过常哥,要是老李上去,你也就能提室长了。

  常武盯着小林说:兄弟,那可真不一定,兴许提你呢。

  小林一咧嘴:我哪能行,刚刚来三年。

  常武呵呵乐:未必未必。


  刘志的头笔生意大获成功,盘点下来,挣了六千多。

  小林和刘志说:给你进货的那位同学你打点好没?

  刘志说:你放心吧。安排明白了。

  小林说:我看,可以和老龚唠唠,院里的钱要是能用上,就好了。

  刘志搓着手说:要是钱大,我干脆办个停薪留职,自己上货自己干得了。

  小林说:这个只要想好了,也没啥不行的。

  刘志说:要不咱俩干?

  小林说:咱还是先和老龚唠唠钱的事儿。

  刘志乐了:可也是,你要干这个,白瞎你高材生那个脑子了。

  下午小林到了老龚办公室,提起来这个事儿。老龚沉吟半晌没吱声。

  小林说:要是太为难,就算了。我也怕对您影响不好。

  老龚摁灭了烟头,说:我是在想,该怎么和老丁说,该不该和他说!

  小林一咧嘴:那肯定得说吧,书记。

  老龚说:刘志这个小子倒是机灵,他有绝对把握没?

  小林说:按现在的行情,倒腾一趟,肯定能给院里拿回来百分之十的回报。他同学进货的是个大批发商,货很正版,机器好,价格低。就是现钱儿提货。

  老龚又点了一支烟,来回折腾一次,得一个月?

  小林说:要是他亲自去的话,估计有二十天吧,就差不多了。

  老龚说:你去把刘志给我叫来,我当面问问他。


  刘志把计划的细节说了出来,老龚听得真切,说:这个事情真得你亲自去,你请个探亲假吧!给我写个借条,明天和我去银行取钱。

  刘志说:能借多少?

  老龚说:十万!小林两个听得直咂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