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母亲节,突然想写写作为“母亲”角色的自己。

我的大脑神经大概有一根特别发达,想象力很丰富,于是在少女时代迷上写作,从此一往深情,不离不弃到今天,而且还将继续热爱下去。另外肯定有一根没有发育成功,后果就是在现实生活当中,某些方面又显得特别的幼稚和天真(对于我的幼稚和天真,身边的好朋友是既生气又无奈,N数次以后,放弃了想改造我、让我速熟的念头。背后,又忍不住吐槽我那副智商堪忧,情商捉急的样子……吐槽完了,又回过头继续做好朋友,宽容和理解我)。

母亲节好好反思自己——倘若按世俗的标准来衡量,在儿子面前我绝对是个不合格的母亲。

十七年前,当身神俱疲的我带着3岁的儿子离开宁波去成都,那时的我根本看不到未来,心里只有浓重的阴影和伤痛,我也不知道如何与这个小小人相处。儿子从出生开始就是他外公一手带的,我基本上没管过。

一场离婚官司,又让我整整一年没有见到儿子,所以当我在法院,用一大叠人民币换回一个面容陌生的孩子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因为儿子已经不认识妈妈了。他在拼命哭,我大妹抱着他,坐在出租车的副驾驶室,我坐在后排,泪流满面。

我想,我是爱他的。如果不爱,那么在那场离婚官司中,我会选择放弃。当时有太多的人劝我放弃,都说一个女人带个儿子要再嫁太难了。可我做不到,无论我的婚姻有多失败,孩子是无辜的,我不能让他一辈子都在那个小山村,那样就算我有一天拥有了整个世界,也无法真正快乐。我选择了要孩子,从此,也没有了再次走进围城的勇气。

我和儿子真正相处就是从那时开始,早上把他送到幼儿园,然后上班,晚上又把他接回来。那时候我住在单位宿舍,除了带孩子,还要买菜做饭。

日子过得很清苦,心情也不好,3岁小儿的脾气也很暴躁,动不动就是惊天动地的哭闹,让我忍不住发火,一发火就要揍他。可往往还没有打几下,自己就哭得不行。哭自己怎么把好好的人生弄得如此糟糕?面对一团乱麻的生活,甚至萌生了一头撞死算了的念头。

我的情绪越来越抑郁,感觉心理要出问题了,如果不能及时自救,我不但会毁了自己,还会毁了孩子,于是当机立断去报名学习心理学。现在回过头来看,当时的那个决定是英明的。

我已经记不清那些日日夜夜是怎么熬过来的,对于痛苦,我健忘得很快,我的记忆只保留快乐和幸福,这可能也是为什么在我的脸上看不出曾经经历的风霜和磨难痕迹的缘故吧!

转眼,儿子已是20岁的小伙子了,我们的关系不像母子,更多时候像朋友。我们彼此信任、彼此爱着对方,但却有一种莫名的疏离感。他在不在身边,我都不会整天紧盯着他,他也不会时时向我汇报。

记得有一次,我和儿子进行了非常诚恳的对话,首先我向他道歉,以前对他关心不够,忽略他的成长。很坦率地说了自己对他的情感变化,从刚开始的抗拒——看到他,就会想起那场让我伤筋动骨的失败婚姻。到敞开心扉的接纳——他是我生命的延续,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有今生无法割舍的骨肉亲情。让他明白,母亲并不是不爱他,而是爱的表达方式不一样。比如从他3岁开始,我就给他买了好几份保险。我送他18岁的成人礼物,就是一份包括了各种疾病的保险,给他终身的保障。而我给自己买的是意外险,买了好几份,也是从他3岁开始,我怕万一有一天自己出了意外,这钱多少是个安慰。

十年前的一场疾病,让我再次有意和儿子保持距离,因为我怕我会很快永远离开他。与其让他以后沉浸在失去母亲的痛苦中,不如让他淡忘,让他尽快地独立。

老天眷顾,我越活越精彩,儿子也越来越成熟。

我对儿子说,妈妈第一次当母亲,什么都不懂,请你多多谅解。

儿子安慰我说,他也是第一次当儿子,也什么都不懂,请我多担待。

一个天真幼稚的母亲背后,是一个少年老成的儿子。

那一刻,我想哭又想笑。

佛说,子女与父母的关系分为四种:报恩、报仇、讨债、还债。

儿子以前问过我,他属于哪一种?

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报恩。

因为报恩而来,所以儿子很懂事、孝顺,具有暖男的潜质。他有思想,有自己努力的人生方向。他开玩笑说我运气好,对他进行放养式教育,而他没有变坏。我说,那是因为妈妈相信你不会变坏。

我和儿子的约定是:彼此管好自己。

我的教育:相信孩子、给他划几道这辈子永远不能触碰的红线,其他的自己边走边摸索。每个人都有一条必须要走的人生路,谁也无法替代。我没有能力给孩子提供很好的物质基础,我只会让自己成为他学习的榜样,所以我一直很努力。

没想到有一次这小子说,当天涯的儿子压力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