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出门前妻问我要去哪,我说浙江。他问,真的?我说,哄你我有哪样好处?

  给家里人说这话的不只我一个,我们第一调查组的人都统一了口径,要求临出门前如家里人问去哪点,都这么说。这是真正的声东击西。

  可是,当我们抵达边防某市时,虽得到黔地在那任市委委、纪委书记白某的全力协助,要找的单位和人员都给予积极配合,但还是晚了一步!关键人物雷振道已被“自杀”。据说发现死者尸体是在一条江上的一座大桥下的沙滩上,并发现雷振道身边有一个五粮液的酒瓶,经化验,里面有敌敌畏成份。根据被调查的扶贫项目实施人提供的所谓财务资料,上千万的资金,有一半是用于给雷振道购卖魔芋种,并开具普通的收款收据。有一部份是用着在洛阳、浙江购卖加工设备和两辆日本三凌桥车,并且已作为预付款票汇出去。剩下的就是土地租金和所谓的流动资金了。从整个项目开支看,除了住宿费,餐饮费有发票外,其余的,包括运费在内都没正式发票。并且购销合同都是手写体,且签字盖章上感觉字里行间总是闪动着一种诡谜的味道。为此,经组织研究决定,我们分成了两个调查组,分头进行调查。

  我们抵达的目的地,当地警方与检方共同出现场时,在发现雷振道尸体的地方发生争议,警方认为是第一现场,检方认为是第二现场。可是,第一现场在哪点呢?由于警、检两方出现场的头天下晚上了一场大雨,明显的这场大雨被人被利用了。双方双各执己见的的分歧一直存在着。据警方调查,雷振道在死前,是黔地某军工企业一名退休工程师,是被人操纵开办涉农公司的。表面上。雷是董事长,是他这个企业的最高决策者。而实际上,他只还过是一伙贪官洗钱的工具而已。知情人都知道,雷振道的死,是这个集团舍卒保帅的一着棋。雷在死前,带上一个有姿色的、贪财的、高中辍学的姑娘一路东行、到过黄果树、玩过武陵园、欣赏过黄山的日出,游过西湖美景、看过江苏的园林、观赏过天涯海角、桂林山水……之后回到故地没几天便魂归九泉了!而那个陪伴老雷一路风流的女郎,据说也人间蒸发了。从老雷的银行卡上查到,美女相伴的二十多天里,他花了50多万元,真是挥金如土啊。要知道,这样的事是发生在上世纪末期。

  线索断了,我们的调查无疾而终。满以为我的声东击西的建议得到工作组的采纳后,对案件的调查会大有效用。谁知空欢喜一场。

  然而,比起另一个调查工作组,我们算是幸运的。为什么呢?

  虽然有人抢先我们一步杀人灭口,但我们向西的一行七人能顺利到达目的地并开展调查。而另一组,才到某市,在夜色中过巷道时,就被一伙持微冲的武装蒙面人团团围住,并下令:“要么转身往回走,要么全部剿灭”。调查组带的只是五四式手机,并且多是中年人。而看那些人的身身,都是些年轻力壮的,并且十几个人,比我们这边的人多了一倍。恐怖的大不利的势头,逼着第二调查组的人员不得不调头返回。并且发现有人路踪,直看着他们上了返回的公路还站着不动。

  第三天传来洛阳那边我们要找的关键人物也被杀害,案件还在侦破之中。后来听说是有人花巨款入港买凶,杀人灭口。

  调查归来,应付我们的所谓实施扶贫项目的合伙人,为首的程旺被刑拘,后被判刑五年。他的同伙王通添私下给我讲,才着五年,值,值得!出来照样过好日子。何况程旺不可能老打老实的在里头坐五年的牢。他也是为我们顶罪,作出牺牲的,我们在外不是吃素的,最多三年就可以出来!再说,就算在监狱,日子也不会同其他人一样,有钱照样有自由。

  过了不久,有消息说省上与我们所调查的扶贫资金诈骗有关的总头目某集团公司董事长钱望携款8880多万潜逃。真是笑话,不择手段捞钱还讲要捞个吉利数字!我暗笑,并为此摇了摇头。我深知,这又是一个骗局!一个丢卒保帅的人为设计好的大骗局!

  真是山不转水转,水不转人转。也可谓是船头不遇转拐相逢。十几年后的秋天,我在贵阳培训时住进某宾馆,居然遇上程旺!远远的对面而行时,我觉得有点眼熟,但叫不出姓名来。可他隔好几米就主动上前握手,并叫出我的名字。而我想不起他姓啥叫啥,有点不好意思。他看出我的心思,说我贵人多忘事,并主动作了自我介绍。我说我只能算直人,算不上贵人。他说我曾帮过他大忙,所以对他来说就是大贵人。还说十年前那事多亏了我,要不是我帮大忙,他们就恼火了,就在劫难逃了。说着眯起眼,诡谜地笑了笑,说:“这回遇上,我们相互记下电话,只要在贵阳,需要帮忙的说一声,一般都能效力”。从他的眼神看,在贵阳,甚至说贵州,没有他办不了的事。对于他的感谢,我有点莫明其妙。我只不过在询问他们时,发现收支都没有合法有效的依据,并直言指出其中可能隐藏的问题,需要进一步调查。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只要认真调查就会真相大白!当时我说这话时理直气壮,并没有感到有哪样不妥。可程旺这一“感激”,让我突然清醒过来。后来有位兄弟高考差一分,找到贵州某高校说是多交钱可以读。于是打电话给程旺,他出面后,录取通知很快就补发下来。嗨,他还真有能耐呢!

  事情虽然过去了十六七年,但是,如今我才明白我们那次调查无果而终,就是我对实施诈骗的那伙人说的要进一步调查证实这句话泄露了天机,所以,我无意中帮了他们的忙。在内心深处,程旺的感谢让我有些无地自容,但又不得不装出一副坦然的样子。仿佛当年那话实际上就是特意知会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