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的天山牧场,水草丰美,遍地葱翠。经过春天的慷慨滋养,满山的牛羊都变得精神抖擞,膘肥体壮。

    哈萨克人聚居的新源县,有着悠久的畜牧业传统,这里的牛羊交易,更是保持着古老风貌。因此,我来新源采风的的第一天,就迫不急待地赶往塔勒德镇的巴扎(集市)一探究竟。通晓汉语的哈族牧民艾勒努尔,热情地为我当起了向导。

mmexport1518189304791.jpg

    巴扎设于一处平缓而开阔的山坡,远远的,就看见许多牧民牵着牛羊,与围在身边的买主交谈、比划着。走近跟前,只见买家搂过牛羊,将它们的牙齿、胸背、身子,一番掰看、摸捏、抱掂或目测之后,便与卖家“噼噼啪啪”使劲地互拍手掌。不一会儿,两人握手,买家掏出钞票,将牛羊牵上一旁的皮卡。

mmexport1518189313961.jpg

    见我好奇,艾勒努尔解释说,买家这是在看牛羊的年龄、膘情和重量。拍一次掌,表示加一次价。握手,则表明双方成交。

    没有虚张声势的兜售,没有拐弯抹角的心机,牧民以最自然、最朴实的方式,从事着他们的商业贸易。这是他们千百年来习以为常的生活,如同山坡旁亘古流淌的雪山之水。

    一位等候买主的牧民为了打发时间,弹响身边的冬不拉,唱起了流传已久的民歌《故乡》。略带沧桑的歌声在山坡间滑翔、飘行,逐渐消融于辽远的草原深处。

   “你也和他们一样,经常来这里卖羊吗?”我一边倾听歌声,一边与艾勒努尔闲聊。

   “我的羊,早被别人订购了。”笑容,立刻溢出他的眼晴,绽满整个面颊。

    工厂可以按订单生产,羊也能先卖后养?我连忙追着他刨根问底。

    “走,带你到我的牧场看看。”艾勒努尔发动汽车,载着我离开集镇,向大山腹地驶去。

    车窗外,青绿的山包绵延不绝地向两边伸展。几乎每座山包上,都飘浮着一两朵白云。当然,那是牧人的羊群,它们数十或上百只地聚集在一起,悠闲地吃草踱步。从山顶或山腰,弯弯地垂下一道木隔篱,仿佛给山系上的丝带。

    艾勒努尔告诉我,这些山包都是牧民的草场,通常,每户一两个山头,面积数百亩,能养活百余头牲畜。木篱笆,是每户草场的分界线。

    车在山间继续穿行。两边的山包逐渐阔大,进而连接为一望无际的山群。而在这漫山遍野中,如泼翻了国画颜料似的,倾泻着深浓莹润的绿。

th(3).jpg

    “好辽阔、好美丽的草场!”我不禁惊呼了起来。艾勒努尔冲我一笑,踩下刹车,推开车门:“好看的还在后面。”

    跟着他的脚步,我走向一片山坳。咦?绿毯上怎么会卷起如此壮阔的雪浪?凝神一看,哦,这是一片羊群,它的数量,足有上千头吧!

    艾勒努尔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这些都是我的草场,一共8000亩。除了1000只羊,我还有50头牛,60匹马,都是上好的品种。”

    我刚要咋舌,他又指着远处一片树林说,那是他家的500亩果园,有杏、苹果、核桃。杏树上个月开花时,那叫一个美。现在,花谢了,就等着收果子了。

下载.jpg

    我问他何以会有这么多的土地。他告诉我,前两年,县里搞土地流转,他抓住机会,拿下了这些地。现在,家里的土地已达到1万亩。

    听着他的话,我除了惊叹,再也无法表达自己的感受。牧人啊,在我的梦里,你的一生都在追逐水草而居、守着牛羊度日。可今天,你已然有了雄鹰的胆识、大山的气魄。这其中的改变,又从何而来?

    艾勒努尔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爽快解答道,他出生于一个村医家庭,父亲十分重视子女的教育,在让他学习伊斯兰传统文化的基础上,又送他在汉语学校读完了中学。父亲说,有了开阔的眼界,放羊都可以走得更远。

    “其实,我一直在走着。不信,你可以看看我的‘基地’。”艾勒努尔指着半山腰的一处建筑,再次发动了汽车。

    我一直以为,上牧区的山只能步行或骑马,但这一回,汽车沿着一条平整的砂石路,一直将我送到了海拔1千多米的牧场。

    迈出汽车,茵茵碧草间,数十间宽敞而齐整的砖瓦建筑有致排列。艾勒努尔领着我逐一参观,并讲解它们的用途:牲口棚、消毒池、草料库、奶制品加工间……

    由于一路上见多了土坯棚圈,因此,这会儿我顿觉眼睛一亮。当我感叹艾勒努尔真不简单时,他有些羞赧又有些自谦地说:“这事多亏县政府,是他们帮我争取到了80万的国家养殖扶持资金。我用这笔钱做了道路硬化,建了棚圈,还买了良种牛羊。县里说,他们就是要扶持像我这样,既想干又会干的人。”

    在这里,我见到一名男子正领着工人清理棚圈。艾勒努尔介绍说,这是他的哥哥。早些年,两人各忙各事,三年前,他寻思着,事业要做大,单靠一个人肯定不行。于是,他发动九个兄弟姐妹,合伙成立了合作社,共同管理这份产业。众人拾柴火焰高,现在,合作社的资产已达3亿元。

    太阳的华丽余晖照耀着牧场,我再一次被这位牧民的智慧和胆略所折服,他也为有人理解自己的抱负而高兴,执意邀我去他家做客。

    晚上,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来了。哈萨克人自制的点心和奶茶,芳香浓郁,醉人心脾。趁着兴致,我问他对未来还有什么打算。他说,希望能到新疆以外的地方走走、看看,多学一些先进的东西,把事业做得更大、更好。

mmexport1518189319658.jpg

    哈族人历来善歌,艾勒努尔也有着一副好嗓子。迎着窗外飘来的草香,他唱起了歌谣。我听不懂他歌唱时的语言,但从他明朗的歌声里,我分明听出了一种激情,一种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