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冰冰:三天未合眼,靠在椅子里就睡着了

    2017年7月份,德州市陵城区宋家镇的多个村庄里,闲置无人居住的住宅被撬开门锁,作案时间集中在夜间,嫌疑人直接撬锁进入,居民被盗财物包括现金、粮食、棉花、电瓶、电视、酒等各类生活用品。包冰冰和同事多次查看走访,同时调取村庄附近的民用监控视频,发现了嫌疑人的踪迹。“这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较强,十分狡猾,都7月份了,天很热了,他作案的时候还穿着军绿棉大衣,头上戴着黑色头套,脚上穿着棉鞋,手上还带着防磨手套,根本就看不出来长啥模样”。包冰冰说,“嫌疑人每次作案后经常绕道逃跑,故意回避监控,以躲避我们的追查。”

我:

   为尽快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包冰冰和同事加强了对周边地区的巡逻,同时发动村警务助理开展值班夜巡。经过七天不分昼夜的布控,7月17日凌晨3点左右,嫌疑人在盗窃10余袋小麦后被民警当场抓获。“嫌疑人弃车往地里跑,每个民警都踩了一腿泥。”抓获嫌疑人后,已经三天三夜没睡觉的包冰冰,靠在办案区的椅子里睡着了。“当时真是紧绷的神经一下子就松下来了,太困了。”包冰冰现在回忆起来还想打哈欠。

    宋家派出所是距离陵城城区45公里,是陵城区最偏远的农村派出所,没有之一。“我们所距离城区较远,原来派出所条件比较艰苦,基层基础三年攻坚战开始后,现在我们所的硬件条件真是太好了,”包冰冰的兴奋溢于言表,“硬件条件好了,我们更应该提升自己的能力,更好的服务咱老百姓。”

    

    白宝水:大年初一凌晨“找神”

   5月7日一早,刚刚出警回来白宝水穿了一件轻羽绒。“虽然现在的温度已经不算低了,但一早一晚还是比较凉,像我们夜里出警还是需要多穿一些。”对于这种半夜出警包括白宝水在内的每个派出所民警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2018年2月16日大年初一凌晨4点,正在值班的白宝水接到狗年的第一个警情,有群众报警求助称,有人在深更半夜不停按响其家门铃,白宝水与同事及时赶到现场,“每次有人按门铃,开门后就是没人,不知道是谁,家里没别人,特别害怕,就报警了”,报警人刘阿姨由于家中只有妇孺,非常担心。“经仔细检查,楼道以及附近区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并且刘阿姨在听到是我们后才敢打开门,”白宝水又仔细检查刘阿姨家的门,也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咱们这里都有过年‘请神送神’这个说法,难道真是遇到‘神’了?”白宝水和同事们又仔细的检查一下周围门窗,“不经意间,我从门里通过猫眼往外看,发现门口贴的‘福’字把猫眼挡住了,”经过测试,原来是福字压住了猫眼上的门铃,时不时就会震动到门铃。白宝水将“福”字揭下,张贴在其他合适地方后,又等待了半个多小时,发现门铃不再响了才离开。“这个年我们是在找‘神’啊。”离开时天色已经微亮,远处迎接新年的鞭炮声又开始响起!

       这已经是白宝水第三个春节在值班中度过了,“其实每次出警解决了老百姓的难题,心里很有成就感”。


    李振波:朋友圈里的“团圆·甚好”

    

 李振波曾经在朋友圈发过一条微信:都说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请给我们民警五分钟的充电时间。“当时只是有感而发,没想到,很多同事朋友都给点赞”,一条微信引发无数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共鸣。“给手机充电五分钟”,实打实的说出了派出所民警的繁忙。

      以李振波所在的陵城派出所为例,作为全区唯一一个城区派出所,由于警情多,他们一般安排四个值班小组,每组5-6个人,值班时间为24小时,也就是说,他们要从早上八点半值班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半,从接班开始,在这24小时的值班时间里,少则7-8个警,多则十四五个。处理一件警情,少则半小时,多则三五天,警情多的时候,整个值班小组所有人都在外面,但有时候这边警情处理不完,那边的报警求助电话已经打来,他们只能打电话进行解释,警情五花八门,时间也无法把握,及时打电话沟通,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这就要求民警手机必须经常保持电量充足。”


     李振波曾经在朋友圈发过一条微信:都说充电5分钟,通话两小时,请给我们民警五分钟的充电时间。“当时只是有感而发,没想到,很多同事朋友都给点赞”,一条微信引发无数基层派出所民警的共鸣。“给手机充电五分钟”,实打实的说出了派出所民警的繁忙。

      以李振波所在的陵城派出所为例,作为全区唯一一个城区派出所,由于警情多,他们一般安排四个值班小组,每组5-6个人,值班时间为24小时,也就是说,他们要从早上八点半值班到第二天早上的八点半,从接班开始,在这24小时的值班时间里,少则7-8个警,多则十四五个。处理一件警情,少则半小时,多则三五天,警情多的时候,整个值班小组所有人都在外面,但有时候这边警情处理不完,那边的报警求助电话已经打来,他们只能打电话进行解释,警情五花八门,时间也无法把握,及时打电话沟通,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但这就要求民警手机必须经常保持电量充足。”

   

    说起警察的生活,就无可避免的联系到家人。李振波的妻子是教师,时间相对固定,这样一来,照顾家人和孩子的责任,就自然而然落到了妻子的身上。

       每天,基本都是妻子在陪伴孩子,他们的女儿2周岁,每天妻子都会用微信发送孩子的照片和小视频,但李振波有时甚至连打开视频的时间都没有,他只能悄悄收藏下来,等有时间的时候再一遍一遍的看起来没完。父爱的缺席,让李振波深感愧疚。

       2018年3月2日,元宵节,正在街面执勤的李振波恰好碰到妻子带着女儿逛街,同事给他拍了一张“全家福”!“当时为了不影响我,妻子就抱着孩子站在我后面。可能是平时在家里见不到我穿警服,所以这次看到我时孩子还有点怯生。”李振波在朋友圈发这张照片时起名字是“团圆,甚好!”其实在每一名民警心里都有那个信念“平安,甚好!”

       “但是,我并不后悔现在的拼命努力,相信将来孩子长大,一定可以理解她的爸爸,希望她,能以爸爸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感到荣耀和骄傲”,李振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