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山县百丈镇的朋友杨启万说:“到了名山县,不去蒙顶山,会留下终生遗憾的!”问其原因,他说,世界茶文明与茶文化,起源都在蒙顶山。蒙顶山的海拔高度、土壤、气候等最适合茶叶的生长,两千多年前,种茶祖师吴理真开始在蒙顶山栽种野生茶树。唐玄宗时期被列为贡品,一直沿袭到清代,作为贡茶,历经一千二百多年的历史。在民间,蒙山茶历来被看作祛疾去病的神来之物。因此,历史悠久的蒙顶茶被称为“仙茶”,蒙顶山被誉为“仙茶故乡”。朋友说话的情态充满自豪。

  我想,既然是世界种茶最早之地,应该有古茶树。因此,我问导游小韩,千年老茶树还在吗?小韩说,现在位于蒙顶山颠南侧的、围起来的古茶园里的七株茶树,虽然称为古茶树,但实际上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对蒙顶山进行开发时移植的。有的人听说是古茶树,但看到的却不像古茶树。春夏旅游旺季,旅游团队多,一般情况,导游会向客人介绍,说这古茶树的神奇就在于它千年不长,千年不死。而且每年只发365个可采叶芽。想让客人觉得这就是真正的古茶树。然而,人们的直觉不容欺骗,虽然这是善意的。杜撰的再美,最多让人感到它身披的神秘色彩,却难以让人相信它历史的真实。真善美一旦不能统一,往往会令人感叹。

  蒙顶山海拔高达 1560米。历史以来,山上多无人居住,属于森林地带。按理说,应有古茶树的身影。然而,在开发时,找遍整座大山,也无其踪影。故移植新茶以充之,且附会神秘色彩,以悦游人。

  而在我们普定县化处镇朵贝的千年古茶树,是通过国家权威专家考证确认的。其树冠荫地三四十平方米。粗大的树干根部,有如碗口粗大的,有如手腕如大的,有镰刀把粗大的。那根虬,似章鱼发达的触须,有力地扎进大地,延伸最长的二十余米,时隐时现地盘旋在高高的地埂上,既固土保水,又可养眼养心,可作上好饮品,延年益寿。从古至今,当地人皆称地埂茶。这样大的古茶树,在化处,有上千株。可惜在改革开放某个时期,普定从北京引进一个种植公司,投资种植5000亩银杏。结果,为了种植银杏,毁掉了大批的古茶树,造成了现在反思中得不偿失的长叹。如今,茶产业迎来历史发展的盛世的时候,还有人想通过移植数百株古茶树,打造古茶精品,赢取市场青睐。移植的人忘了一句古话:人挪活,树挪死。结果,花重金移植的古茶树,没有一棵是存活的。得不偿失的历史,又在普定这块古老的土地上重演。移植的古茶树不情愿地失去了生机,结束了生命。投资移植的公司,也随着古茶树生命的悲哀而陷入长叹的茫然之中。

  有人说,谁出了这移植古茶树的馊主意,谁就是千古罪人!因为这不可再生的古茶资源,随着岁月的流逝,其价值是难以估量的。好在存活的古茶树,虽然数量更加有限,但还继续展示着古茶树老当益壮的风貌。只是沧桑处处的双凤寺上,仙人化处,天问禅师魂不散,似乎在通过呼呼的风声,叩问古茶树的命运。面对急功近利的蒙昧,古茶树随时都有被灭绝的可能!虽然古茶树已申报为文物,但保护依然任重道远。

  一起外出考察的一位茶业老板说,他们到过不少茶场,从来没有见到比朵贝古茶树更大、更古老茶树。由此可见古茶树的稀有,世之罕见。而我们的朵贝古茶树,历经千年者有之,历经数百年者有之。而且不论风霜雨雪,酷暑严寒,是旱是涝,都像一位淡定从容的老人,满怀慈祥,四季绿意依然。春风起处,老树春芽。芽如碧玉,春意浓浓。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古茶树,多少年来,无病症,无虫害。像看破红尘,修炼到了至高境界的得道高人,无病可侵,无虫可噬,已入超然之境。

  世界上千年以上的树,有龙血树、银杏树、狐尾松、挪威云杉等。查了很多资料,长寿之树中,都查不到茶树的踪影。然而,我们的化处,却有着不无可争议的千年古茶村。这是为什么呢?

  这古茶树,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也曾经承受过病虫侵害。但是,它们没有因为病虫害而萎靡不振。因为在它们的身上,曾经有自救的奇迹。据说,数百年前,在朵虫古茶的故乡,曾发生过虫灾。茶树叶子在很短的时间内,被铺天盖地的毛虫噬得残败不堪。某夜,茶园的女主人在梦中叹息时,迎面飘来一位白发长须老人,问主人为何长叹?主人道明原因,白发长须老人告诉她,解铃还系铃人。吊死鬼的干尸粉碎成灰后,放少量水搅和,洒杀毛虫,茶树可救。

  主人不明就理,还以为是人被吊死后,尸身风干,然后砸碎成末,兑水搅和后洒向毛虫。这一想不禁毛骨悚然。但又一想,不对!哪有这等事呢?由于牵挂茶树,女主人早晨起来,简单洗漱后边想边向茶园走去,并且认真地察看每一棵茶树。无意中发现一株蛛网暗布枝桠间的古茶树上,有一只倒着吊死的毛虫。她突然灵光闪现,心想:这不就是吊死鬼么?在兴奋之中,忧从中来。一只小小的“吊死鬼”,能治这么多毛虫么?她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她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试一试。她用芦苇花轻轻地沾着兑好的“神水”洒向茶叶上的毛虫。那些被“神水”洒到的毛虫,一只又一只的,都会倒着吊死。女主人发现后,欣喜若狂。原来这药是取之不尽的!于是如法炮制,很快就将茶园的毛虫全部杀灭。茶园因此又重现生机。

  为防以后遇上同样的虫灾,女主人搜集了很多“吊死鬼”,妥善藏了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后来,茶园又遇上了一种灾难性的甲虫。女主人用“神水”泼洒去试,没有效果。聪明的女主人想,“吊死鬼”是取之于茶,用之于茶的。这甲虫会不会也可以如此根治呢?可无论如何观察,都不见甲虫会像毛虫一样死法。正在冥思苦想昏然入睡之际,那位梦中的老人又告诉她,茶树上的红菌子,碎粉之后兑水可治甲虫。她又如法炮治,果然有效。除自然之害,须有自然之法。经过一代又一代人的茶主人精心管护,朵贝古茶才有今天的千年风采。春天的时候,采下朵贝古茶青,做茶火锅,可去腻降火。这种火锅,天天吃都不会上火。其他的茶火锅,吃多了嘴里会起泡的。当然,这种做法,有贬低朵贝茶价值之嫌。相当于把高贵的朵贝茶当小菜食用,很可惜!

  不过,年年春天,我们的朵贝古茶,依然风采常新!可谓:

  千年沧桑春犹驻,老树新芽诗意浓。

  茶逢盛世备推崇,古茶绿叶更葱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