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曾今不止一次地对我说:人就是刺猬,不能离得太近了,一靠近,身上的刺就可能扎疼对方。说这话的那个人还强调说:即便是夫妻也不例外。

  对于那个人的言辞和观点,我深不以为然。虽然我也相信,人与人之间有必要保持一定距离,但是作为一起生活的夫妻,也要这样,一来呢,是会很生分;二来呢,天天面对面、同床共枕,要保持距离似乎难度很大。基于以上的想法,我觉得那个人的说法有点说不过去。

  有人总是喜欢找出各种“理论”来,给自己对或不对的处世方式、人生态度做注解,而且常常振振有辞,大声嚷嚷着:某某专家、名人不是说了么……如何,如何……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能做的,大概只有沉默。每个人都有各自的活法,我们不能、也不必强求每个人都与我们的想法吻合。

  我从来不相信所谓的“刺猬理论”,特别是在夫妻相处之道上。那些名存实亡的夫妻不在论列,所以毋须管他。只要还有情分,就不能用所谓的“刺猬理论”说事。

库彻说:每个人都是一座孤岛。

  正因为这样,人会产生寂寞感。所以,在人的生命中,必须寻找另一半。或许,这另一半不会完全消除一个人的孤独,但是,漫漫长夜,艰难人生世事,身边有个人,大约心灵会多少得到一些慰藉吧。尽管这慰藉不足以使人超脱,但大多数人所选择的也只有这种方式。

  这是情感方面的解释。当然,男人与女人的结合,还有社会的原因、其他一系列复杂的原因。不在此文讨论之列,所以此处不做赘述。

  我也相信,人有时候很像刺猬。其实,夫妻就是荒野中那两只冻得瑟瑟发抖的一对,举目无亲,四望无援,为了取暖,才跑到一起的两只刺猬。但是问题来了,因为每个人的出身不同、个性不同、成长背景不同、生活习惯不同,这种种的差异,就像刺猬身上的刺,所以,两个人在一起,大约就像两只刺猬在一起一样:相互之间离得近了,会扎,疼啊;如果不靠进,离得远了,会冻,冷啊。

  如果夫妻两个真得就像刺猬一样,难道,他们就这么不即不离,要么疼死,要么冻死么?

  上文提到那个人的“刺猬理论”,我从来就没有认同过。但是,对于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以及由差异而引发的冲突和矛盾,这是真实存在的,我是认同的。基于此,再联系到所谓的“刺猬理论”,我就有些困惑,因为连我自己也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来解决这同时存在的疼与冷的问题。

  幸好,人不是刺猬,人毕竟是人。人总是能想出办法或招数来应对一切、去解决问题。

  电视剧《半路夫妻》里,江建平的母亲说:只有每个刺猬都削掉一半的刺,这样,靠在一起,也不扎了,也不冷了,但是,你必须忍得了削刺的疼痛。

  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

  生活就是这样地简单,夫妻相处也不会太难,就看你们愿不愿意忍者自己的“疼”,来获取对方的“暖”。

  是啊,相处之道,就得有“削刺”的牺牲精神,这样,才能融洽。如果,你只知道自己冷,你总是怕自己疼,你要求对方削掉一半的刺,那么,你最终将会冻死。你想想,将心比心,你让对方削一半刺时,对方或许会爽快地答应了,每次感到寒冷时,你就往对方的身边靠,第一次,对方疼,忍了算了,第二次,第三次……年年、月月、日日……人心都是肉长的,换了是你,你又会怎样?

  要削刺,都削了,疼也就那么一时半会儿,换来的,或许是永远的幸福。

  人啊,在这世上走一遭不容易,两个人走到一起也不容易,一辈子一起走下去就更不容易了。两个人一起生活,哪里会没有个磕磕碰碰的?牙和舌头那么亲近,有时牙还不小心会咬着舌头呢。

  一切都是公平的、平等的,那刺,每个人都得削,两个都不削不成,一个削一个不削也不成。

刺猬.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