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彼得堡第二天,早餐后,前往参观世界四大美术博物馆之一的埃尔米塔什博物馆(也称俄米塔希博物馆)——冬宫。没想到我们刚好遇上了在圣彼得堡宫殿广场前举行的2015年“白夜”国际26界马拉松比赛。广场中央有高耸入云的亚历山大纪念柱。我们看见广场上聚集了很多人,看见不同肤色不同年龄的男女运动员聚集在跑道的起点,看见跑道两边挤满了衣着鲜艳的观众,看见举着不同小旗的导游带着队伍穿过广场,还看见穿着制服的帅气警察在巡逻。除此以外,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冬宫。

  冬宫就在圣彼得堡涅瓦河畔。我对涅瓦河的了解,远不如对伏尔加河的了解。因为伏尔加河是欧洲最长的河流,也是俄罗斯的母亲河,还记得中学时代广泛传唱的俄罗斯民歌《伏尔加船歌》,那舒缓的旋律,忧郁的情调经历了几十年的岁月,也不曾从自己的记忆里退去。当涅瓦河水在我脚下缓缓流淌时,心情也随之河水荡漾。涅瓦河长74公里,有28公里穿过圣彼得堡。它流经拉多加湖,流至芬兰湾。眼前脚下的涅瓦河水是清澈的,河上往来的船只穿梭忙,有游轮,有如飞的快艇,还不时传来长鸣的汽笛声,划过长空,从高处带着一点回声传入我的耳朵,震动我的耳膜。这声音我很熟悉,像我家乡长江边上的汽笛声。

  河边马路对面就是冬宫侧面的入口处。很快,就轮到我们团队进冬宫了。

  冬宫外观最触目的是特别长的正面,有230米,真是长得有些出奇,正面的窗户多得几乎数不清。冬宫只有三层,22米高。这让我想起法国的高28米的卢浮宫也是三层、不仅是卢浮宫,还有凡尔赛宫、枫丹白露宫,它们都是三层,这一定不是巧合。也许这是巴洛克建筑风格的特色之一。由于它出格的长,宽140米,成封闭式的长方形。给人感觉它气势恢宏。我见到的冬宫已年高250多年。时光能在百岁老人脸上刻下沟壑般的皱纹,却未能让冬宫的容貌流年似水,年高望重的冬宫依然风华不减当年。也许,你会问冬宫的主人是谁,它的设计者又是谁,我不想重复在网上都能搜索到的很多相关介绍。

  但我想告诉你一个俄罗斯人自己的介绍。珍妮是我们在圣彼得堡的导游,一个地地地道道的圣彼得堡人。她把我们领进冬宫,我们紧随其后,每到一处,我们围在她身旁,聆听她讲解。她温柔的声音通过博物馆无线讲解机传到每个人的耳挂,我们总能不受众多游客的任何干扰,清晰地听到她的讲解。她说,俄罗斯帝国没有中国的历史悠久,只经历了两个王朝,但俄罗斯的崛起是迅速的。俄国的国徽是双头鹰,左边鹰头看欧洲,右边鹰头看亚洲,它象征俄罗斯是横跨欧亚两大洲的唯一巨大王国。珍妮因此引以自豪。她说,我们参观的冬宫是十八世纪中叶俄国巴洛克建筑的杰出典范。由于叶卡捷琳娜二世出生于德意志,1745年嫁给俄皇彼得三世,于1762年7月17日彼得三世神秘死亡后,叶卡捷琳娜二世终于成为世界幅员最辽阔的大帝国的主人——叶卡捷琳娜女皇。由于她的政绩卓越,对外两次同土耳其作战,三次参加瓜分波兰,把克里木汗国并入俄国,打通黑海出海口。她执政三十多年,建立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俄罗斯帝国。在俄罗斯历史上,只有两个皇帝获得“大帝”的称号。一个是帝国的奠基人彼得一世,另一个就是叶卡捷琳娜二世,与彼得大帝齐名。这是珍妮简短介绍的俄罗斯。

  她说,叶卡捷琳娜二世酷爱收藏,冬宫很多的藏品,都是叶卡捷琳娜二世不惜重金从欧洲买来的,叶卡捷琳娜购置的伦勃朗、鲁本斯等人的绘画多达250幅,并一直存放于艾尔米塔什博物馆——冬宫内。

  人们更感兴趣的当然是冬宫的馆藏。整整400多个房间里收藏的全是世界一流的精美艺术作品。

  珍妮说,你们参观的时间不到半天,全部看完所有馆藏是不可能的。馆藏有拜占庭最古老的宗教画,直到现代马蒂斯、毕加索的绘画作品、及其他印象派的作品多达15800余幅,还有其他藏品合计270余万件,太多了。但是重点的,还有达芬奇、毕加索的绘画,我不会让你们错过。

  听到博物馆有如此庞大的馆藏,还能够零距离的欣赏绘画大师达芬奇、毕加索的绘画作品,除了震惊外,真的兴奋不已。

  在游客的心目中,同样也在我的心目中,见到冬宫的展品无疑都是迷人的。这里的雕塑、绘画、瓷器、金银制品、宝石、象牙制品、古代家具等等,每一件无不彰显了皇家的奢华。满目的世界级艺术精品,你来不及知道收藏它的主人是谁,藏品来自何方,又是出自哪个大师之手,它经历了什么样的岁月,最终定居在冬宫。总之,看见这些展品在不同装饰、不同特色的展厅展出,我由衷的喜欢。我们所见到的绘画作品尤其多,此馆收藏的鲁本斯的作品有41件,有凡·戴克的作品61件,还有伦勃朗及其同伴的许多作品。这里收藏成果称得上是收集来源众多,而且数量庞大。其中还有些藏品是18——19世纪居住在佛罗伦萨和罗马地区的俄国贵族购买后带回俄国的。这些作品转赠给了俄米塔希博物馆。而绘画题材也是极其丰富的,宗教、肖像、风光、场景、生活……所有作品都是传世之宝。由此也验证了俄罗斯人所说的:假如你询问俄罗斯小孩,何处可以看到最好的欧洲绘画作品,他们会很肯定地回答:俄米塔希博物馆。

  各个展厅窗户饰框、以及墙面的浮雕精致得令人赞叹,大量的绘画令人目不暇接。那种景象,给你制造出一种置身于法国的卢浮宫内的感觉。为什么我身在圣彼得堡的冬宫反而美滋滋地想象自己在法国呢,原来在艺术的殿堂流连,总会有幻觉,令你失去真实感而不知身在何处。尤其是在彼得大帝的展厅,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彼得大帝生前穿过的服饰、佩戴过的勋章、使用过的武器、以及他的画像,还真以为自己在卢浮宫里流连忘返。

  冬宫各个殿堂都装饰得富丽堂皇,你抬头看穹顶,全是不重复的格调,有金饰拱顶,雕花拱顶,平板彩绘拱顶,精雕板顶,顶的种类之繁多令人目不暇接,叹为观止。如果你是喜欢遐想的游客,所见到的拱顶、平顶、其精致华美的艺术性无不意味着这是俄罗斯的极致。

  大御座厅是长方形大厅,整个大厅基调是白色的,由金色的装饰点缀。大厅天花板为平顶,由金色的不同花纹边框分割为大小不一的长方形,长方形中的装饰也是金色图案镶嵌的。明媚的阳光透过大厅两边拱形落地窗,大厅显得尤其宽敞明亮。每个拱形落地窗两边是两两并立的科林斯立柱,从大厅的这头排列到另一头,以及皇帝的御座两边高高立着四根科林斯立柱,大御座厅显得尤其庄严。一个大厅有如此多的立柱,恐怕不是单纯因建筑结构的需要,它似乎象征对皇权的守护。我是这么认为的。

  但是,宙斯厅的科林斯立柱全是金色的,无疑,这个厅的立柱彰显的是皇族的华贵。

  冬宫的大御厅是木质地板,也有其他的厅也是木质地板,拼成不同图案的花纹,像镜面一样平整,能照出游客的倒影。还有其他的厅是由精致的马赛克铺就,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如此大的精美的马赛克地板画。中心是一人物头像的特写画,放射状的八边形分布不同的人物与场景。据说这是冬宫唯一的一件复制品,马赛克地版画表现的是古罗马城市里的故事。

  冬宫的墙壁上挂着名贵的油画,宗教题材的油画,比比皆是。精美的壁饰,墙体柱饰,也叫人大开眼界。墙饰讲究的是立体感,平面的墙体总是间隔有精美的圆柱、半圆柱或贴墙的方柱装饰。还有很多工艺精美的壁龛,壁龛内立有巨大的人体雕塑,雕塑的工艺细腻得无可挑剔,人物的头饰华贵,服饰飘逸,人物神态逼真,真不愧是博物馆里的珍品。

  在约旦阶梯大厅里,同样不乏金色花饰,巴洛克风格的人物雕塑。还有镇馆之宝黄金打造的孔雀钟。孔雀钟被里三层外三层的游客围得水泄不通,游客只想在此多看她一眼。而孔雀钟高傲的安静地注视着来来往往的过客,因为我们错过了它的精彩表演:孔雀开屏,公鸡打鸣以及时钟奏出清脆的音乐。

  冬宫给了游客实在是太多的富丽堂皇,金边木门,精致浮雕门楣,镂空的金质大吊灯,孔雀石大宝瓶,奇大无比的孔雀石杯……

  参观冬宫,绝对是大开眼界又很惬意的过程。冬宫是俄罗斯人让建筑登上了巴洛克建筑的圣坛,冬宫的馆藏是俄罗斯人把绝世佳作的艺术品完好保存在圣殿里,供世界各国人民欣赏,功在千秋。博物馆更是人类领悟世界各国文化历史的捷径之一。

  参观完冬宫,我为俄罗斯所创造的建筑杰作、传承璀璨的文化,推动艺术达到巅峰、保存丰厚的遗产而深深感动。也为自己能品味异国传统之精髓而感到幸运。

  但是,仅仅不到2小时的参观只能是看热闹,若想通过参观博物馆去了解一个民族的文化艺术历史等等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还有机会去俄罗斯,一定要在圣彼得堡这个岛屿城市好好待上一阵子,一定泡在埃尔米塔什博物馆,一定再一次陶醉在艺术氛围尤其浓郁的冬宫圣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