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我从奥克兰出发,历时3个多小时的车程去往一个叫艾格顿的农场。

  新西兰属温带海洋性气候,四季温和,阳光充足,雨量充沛,所以,整个国家就是个硕大的草原,间或有雪山和森林,植物生长十分茂盛。晨曦中太阳从海平面升起照在草地上、树木上,绿油油的沃野泛着光亮给人几份润泽的亲切。

  然而这里的秋天却像个“孩子脸”,说变就变。瞬间下起了倾盆大雨。窗外,“哗哗”的雨滴像一道道银帘从空中垂落而下,车仿佛在交织的铁丝网中穿行,雨一阵紧似一阵,我扫兴地翻阅有关这个农场的介绍。艾格顿农场是新西兰面积最大的观光牧场,属于私人拥有,由两个家庭共同管理。这里不仅散养着牛、羊、驼羊,还有天鹅等禽类动物,观光者可以乘坐拖拉机在牧场徜徉,可以观赏到新西兰最为传统,规模最大的农场特色表演,亲身体验牧场丰富的户外活动。望着窗外瓢泼大雨,我的心情沮丧极了,心想,这样的雨天怎么看农场?郁闷烦扰之际,索性打开一本书,有趣没趣地看着。当我再次抬头看着窗外的时候,不知道何时太阳已经从云层中钻了出来,绿野大地一片璀璨夺目。

  到达艾格顿农场的时候,已经是碧空万里了。农场的枫叶红了、银杏黄了,远远望去仿佛绿色原野上升起一簇簇彩色的烟花,草场上花斑奶牛、绵羊、斑点鹿、羊驼、火鸡等动物有的正在食草,有的在漫不经心地徜徉,有的相互嬉戏追逐,一派田园牧歌的景象。少了鼎沸的人声,少了车水马龙,新西兰空旷辽远的草地和羊群给人的感觉似乎这里才是真正的人间烟火。

  我一个人提着相机在农庄里转悠,眼前的天空突然飘来一顶草帽,一个牧羊犬、一群羊和两个孩子追着草帽在草地上奔跑,仔细一看,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一副酷毙了的牛仔扮相不停地捡起草帽向空中扔去,帽檐旋转着朝远方飞旋,羊群、牧羊犬和孩子们不停地追逐着。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硕大的草地在草帽飞舞的时空里旋转着。孩子们嗷嗷的叫喊声夹杂着牧犬狂吠,羊群咩咩,静谧的农庄上演了几许生机盎然的动画牧歌。

  他们的游戏停止了,爸爸去干农活了。“你们好帅啊,能跑这么快!”我套着近乎向牵着牧羊犬的两个孩子走了过去。“我爸爸更帅。你看,一到农庄,他总是穿着那套干净的牛仔服,酷酷的样子。没有哪个农场主向他那样讲究干净。”一个孩子说,另一个孩子补充道,“尤其是他的那顶草帽,只要走出室外,他总是离不开那顶帽子。他从来都不像我们这样歪戴着帽子,他总是那么一本正经。他有两顶帽子,一顶是进城或者去教堂的时候戴的,另一顶好像专门是在农庄戴的。”

  孩子们的一席话,让我想起多年前读过美国作家弗雷德•吉普森的小说《爸爸的草帽》。小说的主人翁也是一个农场主,他从来都是戴着一顶破旧的草帽走进农庄。这顶草帽他爱惜有加,从不把帽子扔在椅子上或草地上,回家总是小心翼翼地挂在门背后。他给每一匹马每一头牛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每当看到他戴着那顶帽子走进它们的时候,牛羊总是温驯地让他抚摸,听他叫着它们的名字。帽子终于破旧了,有一天,他戴着一顶新的帽子走进农庄,突然间,几匹马跳向高高的空中,举起他们的前脚。然后,他们开始四处乱跑,疯狂尖叫,牛羊也仿佛受惊了似的,向谷仓里逃跑,一直持续到夜里。直到主人在午夜时分重新戴上破旧的草帽走进它们,动物们的噪音消失了,农场才安静了下来……这是一篇儿子回忆父亲的小说,用满满的温情记述了爸爸与农庄与牛马与那顶草帽天人合一的莫逆之情。

  看着孩子们远去的身影,我仿佛才回过神来。这时候,那位爸爸开着拖拉机向游人走过来,后面跟着一群可爱的羊驼。他手里挥舞着那顶帽子,大声地对游人说,“大家上拖拉机吧,我带你们参观一下我们的农庄。我牧场的动物都是天然放牧饲养的,牧草饲料无任何污染,这里的动物和游人友好相处呢。”他开着拖拉机,那顶草帽牢牢地戴在头上,帽檐随风扇动起伏不停。在一片奇异果园,拖拉机停了下来。主人让我们品尝了类似猕猴桃的奇异果酒味道,浓厚的蜂蜜甘甜而不腻,园子里果实沉甸甸地挂满枝头。远处的山披上,羊群、牛群、长长脖子的鸵鸟等动物点缀在绿野中,那一眼望不到边的墨绿、翠绿、深绿色植被好像是层层梯田,让人身心愉悦。这时候,几只黑天鹅和鸵鸟走进了人群中。农场主把自己的草帽又拿在手中不停地舞动着,一只手抚慰着鸵鸟的羽毛,开始向我们介绍起来。“鸟类是整个生灵世界的益友,他们不仅是大自然的美景,同时对于保护农业生产和维持生态平衡有着重要的作用。我们从不打鸟,也不掏鸟巢,我的农庄里有几十种鸟,我视他们为我的家庭成员……”

  接下来,在一个600多座位的演示厅里,那位拖拉机手又戴上自己的草帽,开始“剪羊毛”等农场特色技艺表演。十多只绵羊依次登台,他用娴熟的技术当场示范,一只只长了三寸毛发的成年羊,不到两三分钟的工夫,就被剪成了全裸。间或有牧羊犬的精彩表演,他幽默风趣的语言和动作让在场的观众捧腹大笑,同时邀请观众上台亲手挤牛奶、喂小羊喝羊奶……新西兰的农场生活仿佛被他浓缩在一个小小的舞台上表演给大家。他诙谐风趣的表演寓教娱乐,让大家既兴奋又轻松。在开心的片刻,他一次又一次把自己的帽子抛向空中,牧羊犬、小羊、天鹅跟着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走出表演大厅,人们纷纷登上山坡来到草地,给羊驼群喂食。羊驼因为似羊似驼似马,又叫驼羊或草泥马,温顺可爱。据说羊驼有20多种颜色,一眼望去,就有白色、咖啡色,红棕色,还有玫瑰灰。游人们深入羊驼中与它们嬉戏合影,乐不思蜀。远眺农庄,绵延的层层绿色中,生长着大量的蕨树,高大笔直的原生树木与年代较新的杂木林穿插其间,一种原始的自然风貌让人流连。这时候,我又看见那位爸爸带着牧羊犬、一群羊和他的两个孩子在山坡上奔跑,不停地把他的草帽一次又一次抛向天空。

  草帽在蓝天白云下,像一枚旋转的飞碟。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那种毫不设防的初始情感在草帽的飞旋中显得那样质朴而有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