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神话传说的故事书我看了不少,如今记得的寥寥。倒是先祖母讲过的许多故事,至今不忘。今天,就说说先祖母讲过的阴间的故事。

  人死了,都是会去阴间的,这是我小时候深信不疑的说法,这也是先祖母一辈子深信不疑的说法。

  关于阴间的概念,大约起源于“烧纸”。在我的乡村,烧纸是每年数次、年复一年,几乎每家每户都要进行的事。

  大年三十,也就是除夕的下午,家家户户都要去埋葬着逝去先人的墓地烧纸,叫做“到坟里请先人”。“先人”是死去的祖先和亲人,他们埋在地下,魂在阴间。

  正月十五,年过完了,还得打着灯笼,把“先人”送回墓地。送到之后,自然还要焚香烧纸。

  清明节,乡村里没有特别的扫墓仪式。简单的烧纸,就是对“先人”的一种怀念。

  农历四月初八,佛诞,镇上有隆重的庙会,也叫“烧纸会”。很多人会去法门寺给“先人”烧纸,是在帮“先人”化解冤孽,也是为活着的人祈求幸福。这时烧纸的人比起节庆日的祭扫来,相对较少。

  每年的农历十月初一,似乎是俗传“鬼过年”的日子,要烧纸。这时,天气已经变冷了,烧纸时,不再“印钱”,只是在黄纸里夹一些棉花,算是给“先人”添棉衣。人间的冷暖,连动映射到了阴间。

  除此而外,丧葬时会大量烧纸,除简单的黄纸之外,还要烧各种纸糊的金山、银山、亭子;烧直径一米、长四五米的筒纸;烧纸糊的衣服等等。

  还有就是,家里每遇大事,也是要烧纸的,比如儿子结婚,女儿嫁人,孙子满月,盖新房、搬新家等等,都要去坟前给“先人”烧纸,告知先人家中的大事。

  “先人”既指死去的人,也有“祖先”的意思。所以家乡人骂人,有这样的话:“不要羞你先人”,狠一点,就是“羞你烂先人”,再狠的就太不文明,也就不说了。

  烧纸的事,年轻人忙,多会忘记。老人们生活中的大事,就是提点年轻人。先祖母常常会提醒父辈们,该给先人们烧纸了。每次我和父亲去烧纸,先祖母都会对我说,你要叫一下你爷爷、你曾爷爷、曾奶奶,这样,他们才会过来领,才会跟你回来。

  因为这些,那时我深信,阴间也和阳世一般。阴间的“先人们”也都过着和我们一般的生活,鬼怪的阴森可怖是和我不相干的,即便是阴间鬼怪有吓人的,那也一定是别人的“先人”,我的“先人”们,只会保护我们。

  先祖母是小脚,每次烧纸前,老人家都会颤巍巍地从老屋走到我们家,让我父亲“发个文”。“发个文”就是,写一些“十方胜佛,八方生灵,史氏列祖列宗,请前来受飨……保佑我一家老小平平安安……”之类的话。也许,在某种意义上,这是一种侧面对文字的敬奉。

  男人们都会去“坟里”烧纸,妇女们只能在自己的家门口烧纸。因为出嫁之后,妇女们都离开了娘家,来到了夫家,便与象征血脉传承的祖坟远隔了。在门口烧纸,要画一个圈,再在圈内画一个十字。这样“圈起来”、“打了记号”就可以让自家已逝的亲人认领,而不会错让“游魂野鬼”拿走。

  先祖母活着的时候,同样会在年节时在门口烧纸。我也问过老人家:

  “婆,你烧纸给谁啊?”

  先祖母答曰:

  “烧给我爹、我妈。”

  我会很奇怪地追问:

  “婆,你也有爹、妈啊?”

  因为那时幼稚的我,怎么也想不出来:这么老的祖母,也会有爸妈。

  先祖母会说:

  “谁没有爹、妈啊?”

  等到先姨婆,也就是先祖母的妹妹去世后,先祖母会说:

  “也给你姨婆烧点,咱们家吃了你姨婆家那么多的粮食,我这一辈子都没还上。”

  据说民国十八年年馑,饿死了许多人。“狗打连枷”就是我小时候听老人们说过的。死的人太多了,没得埋,就在荒郊野地扔着。狗没食吃,就吃死人。当狗咬到死人胸前某一条筋,使劲想拽断的时候,死人的两只手就会动起来,就像活人挥动连枷劳作一样。人们就把这一现象叫做“狗打连枷”。补充说一下,连枷是一种农具,我是按读音写的,不知道对不对。小时候,听到人骂人,有狠一点的,就会骂“咋不把你让狗打连枷呢”。

  当时的状况可想而知。据说,就是在当年年馑中逃难的时候,先姨婆嫁给了山里人。山里人地多,粮食也就相对宽裕一点,后来一直接济我们家。

  这就是先祖母烧纸给先姨婆所说的那些话的注解吧。


  (二)

  先祖母讲的阴间的故事,其中有点印象的,一个是《目连生救母》。后来读书,听说唐代的变文之中有一篇《目连变》,只看过梗概,没有细读过原文,故而对于书本上所讲的目连的事迹没有什么记忆的痕迹。

  先祖母讲的《目连生救母》的情节,一大段是发生在阴间的。故事里的目连生是个孝子,又是个佛教中得道的人物。与目连生行事相反的是他的母亲,一个说严重一点、可以用“十恶不赦”来形容的老太太。她在寿数还未满时,因为作恶多端,提前就被阎王召入阴曹地府。

  佛家的理论是,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只是简单的总结,其实后面还应该有:生时未报,死了再报;今生未报,来世再报。

  目连生的母亲,在被阎王召入地狱之后,自然是受尽了折磨。目连生因为有法力,知道自己的母亲在阴间受苦,所以他就走上了赴阴间救母的道路。目连生在阴间道路上看到的,都是那些在阳世作恶、在阴间受苦的鬼魂们的惨状。

  记得当时说鬼魂们所遭受的苦楚,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坐血河吃血块又臭又酸”。据说,阴间有一条河,叫做“血河”,顾名思义,“血河”里流淌的自然是血水。这血水,和女人有关。在血河里接受折磨的全是女人。

  那“血河”里流淌的,全是女人的经血。那些受折磨的女鬼,都是生在阳世时,每月例假时,把沾有经血的东西随处乱扔的人。祖母说,这是劝化,是希望女人们生时自爱。自爱,就要从小事做起,从小心处理沾有经血的东西做起。现在想想,说这是一种原始纯朴的环保观念也未为不可。

  这算是通过佛教故事,对女性的一种教育吧。

  或者,也是对血的一种敬惧吧。

  《目连生救母》故事中,关于阴间的情节,大约就记得这一点。

  另一个关于阴间的故事,是所谓的佛经《黄氏女对金刚》吧。先祖母说,这部佛经是先祖父教给她读的。先祖母年轻的时候,可以一字不漏地背诵这部佛经的全文。这和先祖母奇好的记忆力有关。

  “黄氏女”是一佛门弟子,生前礼佛,其虔诚足以为佛门表率。正因为此,她的死,是预先被告知的,她是在安排完后事之后,才上路的。

  祖母说,黄氏女是被“童男童女”迎走的。为什么要强调“童男童女”呢?是因为,所有走上阴间路的人,都是有接应的。按照佛经的宣传,在阳世行善积德的人,是“童男童女”陪你走第一段阴间的路;在人间作恶多端的人,是“牛头马面”带你开始漫漫艰辛。

  进入阴间,自然是要走那大家都熟知“奈何桥”,然后是喝所谓的“迷魂汤”,让你忘了今生。黄氏女是个例外,她没有喝那“迷魂汤”。所以,这为她后来的转世为人并返乡认亲埋下了伏笔。

  进入阴司,要过那“秤”山。这是阴间判断好坏人的量化标准。好人、坏人,不需要看你的为人行事,只要一过秤,便一目了然。好人不足四两重,坏人千斤不为轻。其实,这也是一种酷刑,好人的魂轻,不受什么罪,坏人的魂重,要被那大秤勾刺入鬼魂的“皮肉”,起秤,魂掉在下面,其疼痛难忍可想而知。

  到了地府,要过那“破钱山”。阳世的人,烧纸时不敬,只图烧得痛快,找个树枝棍棒对那燃烧的纸钱乱搅一通。这样,就把烧给“死人”的钱弄成了破钱。所以,阴间有一座山,叫做“破钱山”,专用来堆积那些“无法使用”的破钱。

  故事传说能记得的就这些。

  还有就是丧葬时和阴间有关的情节。

  人死后,先停放在床上。家乡一般都是炕,人死后,必须搭建一个床,停尸用。放三天,再“入殓”。入殓,就是把“死人”装进棺材里,但是,棺材盖不会马上就盖上。入殓后,再放两三日,然后盖上棺材盖,用生漆封死。封棺后一日,再下葬。一般都是七天埋葬,叫“一七”。当然,以前遇到三伏天,没有冷冻设备,必须紧急处理,三日左右就抬入墓地,将棺木封进墓室,但不用黄土填埋,待“一七”葬礼那天才掩上黄土,做好坟堆。现在有了冰馆,还是按程序,在家放够“一七”才入土。

  听先祖母、父母讲,以前,因为风水先生的指示,有人“下世”之后,不适合马上下葬的,棺木必须在家停放一年之后、三年之内,选择合适的时间下葬。所以,人死之后,会“厢(不知道这个字是否准备)”起来。所谓“厢”,就是人死之后,入殓,封棺,然后找家里干燥空闲的屋子,在地上磊一个土台,把棺材放在上面,再用土坯(早期没有砖块时,用来筑墙的原料)把棺材简单包裹起来,然后用泥巴把土坯的缝隙抹平。等到合适的下葬日子到了,再拆掉土坯,将棺材送进墓地埋葬。

  看过古装剧的人都知道,中国人曾有一度是将东西装在袖子里。儿时,对死亡有一种神秘感,哪里死了人,都会跑去看。

  先祖母曾告诉我,入殓的时候,死者的袖子里必须藏一些东西。究竟藏些什么呢?我没有亲见过。听先祖母讲,袖子里有扇子、有一包面粉……我问,藏这些做什么。

  先祖母说,鬼魂在阴间是要经过许多关隘,才可以见到阎王的。阎王会对鬼魂进行审讯,根据鬼魂的招供及其态度,对其进行处理。或者在地府受折磨,或者受尽折磨之后,再转世。转世可以男人转女人,也可以女人转男人,还可能人转畜生,或者畜生转人,或者永世不得超生……复杂得很。

  据说,地府的关隘有一叫做“烟司洞”,鬼魂经过,会被迷蒙双眼。所以,要备一把扇子,进入“烟司洞”之后,扇一下,或许会减轻烟雾的刺鼻、呛喉,让行进更通畅些。

  地府还有一座“恶狗山”,那里有一条饥饿的大狗,要通过,必须投点吃的东西给他,才能免受被撕咬的危险。

  关于阴间的故事,还有很多,记得的,就先写这一些。

  小时候,总觉得,阴阳就在一纸之隔,所以,敬天畏神便成了生命的一部分。人活着,是应该有所敬,有所畏的。

  一些人常说,这是封建迷信的东西,是毒害心灵和精神的。但是,我常常想,那些强加给我们的政治的、邪恶的、错误的东西或许比这还要更可怕吧。

  因为这些,我儿时多梦,多是天外飞仙的梦,因而,生命也就多了一彩。

  先祖母去了,留给我的还有这些,在别人,大约以为是糟粕;在我,多少也算是一笔财富吧!

阴间.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