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小巷因海棠得名。沿着巷子两侧,近百株丈余高的金球海棠错落地立在每户人家的窗下门前。巷子不大长,弯了个缓缓的弧度。巷子西头的长腿大哥曾用步子测量过,整整二百四十步,不多不少。


       清明时节,海棠树开始生发,抽芽。邻人们的户外活动也多了起来。


       刚过了谷雨的一个早上,就听到杨奶奶在树下说,海棠开花了。


       抬眼望上去,那阔达的树冠上密密的花蕾簇集着,每只树冠竟有万余朵红粉的花。她们迫不及待地怒放了,小巷便成了粉红色的世界。成了一个真真的花团锦簇的世界。


       就连生了病的老爷爷也走出门来,站在树下,赞美她们的艳丽。树冠被那红粉装扮成了一个个巨大的花冠。沿着巷子望去,不可言说。


       来看过的人们说,这是小巷最美好的时节。


       一场芒种的雨后,粉红色的花瓣缤纷落地。小巷竟成了一条淡红的街道,和翠绿的花冠相对而视,呼应着。人们走路时都不忍践踏她们。即便如此,人们心里并不黯然,他们都知道,会有秋果的收获。


       大暑的日子,海棠的树冠愈发浓绿,树荫下,小巷一派静谧。晚饭后,树下纳凉的人们依稀看到了细小的果实已经躲在那绿中了。


       立秋了,金色的果实便占领的树冠,满满当当。果子个子虽小,却数量巨多。密集着一树的金黄。秋意渐渐浓了,又转换成了一树的火焰红,和绿叶交织着。


       霜降后,那红色余黄的果子,便可以吃了。人们公认,邻家姐姐烹煮的糖水海棠最可口。也有人呢,喜欢摘了就吃。口感沙而面,甜酸且果香浓郁。


       大雪下来,小巷更深寂了。海棠树在风中立着。仍然有一些火红的果实挂在瑟瑟的树冠上,映着白皑皑的雪,给萧瑟的冬日一抹亮色一丝暖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