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和猫

 

       我们这个楼自成个院儿,两个单元,二十户人家。雇了老杨做门卫,兼些杂务。院子不大,两颗碗口粗的暴马丁香占了小半个院子。

       老杨中等身材,头发少胡子却多,都乱蓬蓬;牙齿也掉了不少,他也不镶,瘪嘟个嘴儿天天。他到这儿那年不到五十八岁,干过电镀,有害工种,提前退的休。

       老杨勤恳能干,脾气还好,干点啥活总是一溜小跑,成天乐呵呵。大伙都挺待见他。

       有一段儿楼下车库里总是闹耗子,老焦好事儿,淘弄了两只小猫回来,老杨非常喜爱,就养在门卫室里。两个猫儿一公一母,分别唤作大黄与小白,大黄生的体大蛮横,常常眼露凶光,小白却生的眉目清秀,身态妖娆。

       老杨勤俭,吃饭随意,对俩猫却是上心,每天都给弄两顿饭,大多是各家所赠,或是饭店的折箩,老杨存好,早晚各开一餐给黄白。大黄吃食野蛮,总是霸着那个铜盆独享,小白靠近,他就呲牙唬叫。小白就趴在远处看,待他饱食走开,才过去吃。老杨就在边上瘪着嘴儿看着乐。

       没几个月,小白就有了孕。大伙问老杨谁干的,老杨指着大黄乐:还能有谁。

       小白一胎生了四个猫崽儿,红了两眼趴在老杨的床上,老杨腾了床给她做了产房,自己睡地上了。我进去看猫,见那铜盆搁在地上,老杨正在拌食。我问这几日咋没见大黄呢,老杨叹口气说:这个货自打小白下崽儿那天就蹿跑了!我乐:这个货,蹿哪去了,也不看看孩子。

       几只猫崽儿送人两只,老杨留了两只。一只毛色酷似大黄,大伙唤她做小黄。一只浑身斑点,唤作小花,都是母猫。小白对女儿慈爱,每次吃饭,都是站在边上看着小黄小花吃完,才过去吃。一日,五楼老张养的狗儿小梗不知深浅,溜过来扒铜盆,小白赶过去闪电一抓,小梗脸上鲜血淋漓,险些丧了一只眼。大伙儿惊呼:这个小白好凶恶!

       没几月,小白又有了身孕,特别显怀,据老杨说,是一只浪迹江湖的大黑猫干的。小白每日大喇喇拽着肚子溜达,却祸从天降。一急行的轿车经过,竟把小白碾死在院子门口。等老杨抱着小花赶到,只见到小黄呆立其母尸身前。老杨收了,就葬在丁香树下了。

       那小黄自此变的警觉异常,任何人都不能靠近她。吃食时候老杨都得离开远远的。小花却越长越像小白的模样,伶俐清秀的,老杨也最喜爱她,常常抱在怀里。

       有一晚,已经过了十点,老杨敲我的门,说小花吐的厉害,眼看就要死了。我下去看,那猫儿上吐下泻的,估计吃了什么不洁的东西。我说:我给你拿一粒黄连素你给磨粉灌下去,死活看她造化吧。第二天早晨,老杨见了我,瘪着嘴乐:碰正了,小花又活转了。

       后院老卢头,是个烤地瓜的,一到冬天晚儿,就把那辆炉子车存在老杨这儿。有天老卢出来的晚,中午才出来,骑着车去公园门口烤地瓜。到了地儿,一回身,看见小花趴着车上呢,想抓她,那猫嗖下跳下车,蹿没了。小花就这么丢了。

       老杨从此就剩下个小黄,还神经兮兮的。他有时念叨:这个猫咋这么笨!那么几步道儿都找不回来吗?有人笑着说:也许她想去看看世界呢。

       搬家半年后,一日去医大探视个朋友,顺路去那院子看看。进了院子,一个神色木然的中年妇人坐在门卫室,我问:老杨在不?她说:他走了,不在这儿干了。我看了看院内,那丁香茂盛异常,开得正好。那个铜盆却还躺在那个角落里,已经满是尘垢。

       回家路上,妻问:你说小黄能去哪里,我笑了:也许也去看世界了吧。


                                                  刘奶奶的狗

 

       刘奶奶住在后院那个动迁楼里,有时领着条狗在附近溜达。

       老的少的都喊她刘奶奶,我认识她那年,问她高寿了,她瘪着嘴回答:八十了!手还打个八的手势。过几年问她多大岁数,她还是告诉人家:八十了!还是那个手势。大伙谁也不知道老太太到底多大了。

       刘奶奶的狗儿唤作板凳儿,是条京巴儿,白色的,有点脏兮兮,生的腿儿短敦实,的确像个板凳儿。也老的不大爱动弹了,不管啥前儿问老太太板凳儿多大了,老太太都说:八岁了。也是打着八那个手势,大伙都笑:板凳儿也是个仙儿,没岁数了。

       夏天晚儿 ,板凳走前面,老太太右手拄着拐棍儿走后面,绳子在左手上牵着。到了老小食杂店儿门口,老太太就坐在台阶上歇着,板凳儿也坐下。

       那狗儿身上穿个小马甲,上面缝个兜子,老太太从那兜子里掏出烟纸,开始卷烟,脸上的褶子都快贴上了烟纸了。老小拿着根儿雪糕出来,老太太点上烟,递给他一个钢镚,老小就把雪糕搁在地上,板凳儿嘴爪齐用,扒掉包纸慢慢舔着吃。老小乐:这娘俩都会享受呀。老太太瘪着嘴儿乐:你要是不给买,她就不走呀。

       有次我问:奶奶,板凳儿从哪里淘弄的?老太太说,我捡的,捡纸壳前儿捡的,一晃多少年了。板凳儿老听话了,是不是?那狗儿也坐那里听着。边上人说:老太太心善,才活了这么大岁数。

       开春的时候,见了老太太出来晒太阳,还是板凳儿前走,老人身后竟多了一条狗,过去细看,是条黄毛小串儿,瘦小枯干,哆哆嗦嗦的,眼睛不敢直视人,可怜见儿的模样。老太太说:不道谁给扔锅炉房跟前儿了,也是条命我就领家了,板凳儿一开始都不让进门,咬的厉害,我训了好久才顺过劲儿来。老太太说着,板凳儿在边上不耐烦地看着。

       老太太抬脸儿看我说:小伙你读书人,给她起个名儿吧,我乐了:你说她就爱嗮太阳,就叫小光吧。

       夏天再见到小光,还是跟在老太太后面走,已经壮了许多,眼里也有了些自信。老太太也给她买个雪糕,板凳儿大喇喇趴在老太太脚边儿吃,小光却叼着离开远远的舔。大伙都乐:小光像个后娘养的。

       赶秋天晚儿,老太太出来溜弯儿,却只见了板凳儿前走,不见了小光。大伙问:小光呢,刘奶奶坐下,边卷烟边说:这个败家玩意儿,不知道跑出去在哪里配了崽儿回来,怀了几个月,没生下来,死啦!大伙呆了半晌,老小说:这小光,谈了段爱情,却送了命!板凳儿抬头看,一脸的不屑。老太太站起来,弓着身说:走了,还是板凳儿准成!

       看着老太太的背影,我问老小,老人自己住呀?老小说:听说也有儿有女的。可就是一个人住。

       秋天的日头照下来,把老太太的影子拉的老长。老太太就踩着板凳儿的影子慢慢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