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华立新,振华中学副校长,兼初一(2)班  政治老师

  华  夏,振华中学初一(2)班学生,华立新的儿子

  李晓楠,振华中学初一(2)班学生,华夏的同桌

  凌立轩,振华中学初一(2)班学生

  李奶奶,李晓楠的奶奶

 

  第一场

  上午,振华中学初一(2)班,政治课课堂,华立新上课

 

    华立新:同学们,咱们认识也已经半年了,我也给你们上了半年的政治课。今天,我想给大家讲一讲课本外的东西。

    课堂下,同学们面面相觑,不知道华老师要讲什么,包括华夏,也不知道爸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与同桌李晓楠对视一下,大家都是满脸的狐疑。

    华立新:同学们,你们将来会走向各行各业,成为各行各业的人才。虽然所在的行业不同,所从事的工作不同,但是,你们都将是国家的栋梁。有的会成为企业家,有的会成为干部,有的会成为警察、检察官,也有的,可能就是一位普通的公务员,一名普通的教师,一名普通的工人,但不管你在什么岗位,我要求大家,首先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做一个廉洁的人,不该吃的不吃,不该拿的不拿,凡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课堂上,同学们一阵热烈的掌声,李晓楠凑到华夏耳边:“你爸讲的真好。”华夏的脸上,也洋溢着自豪的笑容。

 

  第二场

    下午,振华中学初一(2)班,课间

 

    凌立轩与值日生李晓楠争得面红耳赤。

    凌立轩: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就没穿校服了,怎么样?

    李晓楠:我是班级学风督察员,你不穿校服,我就要记你名字,报告班主任。

    凌立轩:什么学风督察员,你就是个有人养没人管的野种!

    李晓楠:你,你,你敢骂人!

    凌立轩:我骂你怎么了,我今儿就告诉你,以后再敢管我,我见一次骂一次,野种,野种,野种!

    李晓楠怒不可遏,又气又恨,两眼冒火,握紧拳头,照着凌立轩的脸上挥去。

    凌立轩:啊……你敢打我。哎呀,妈呀,流血了!

    (同学们过来拉开两人)

    凌立轩(指着李晓楠,气恨恨地):我要告诉我爸,我爸是教育局的,我要让学校开除你。

    闻听此话,李晓楠满腔的怒火,一下子焉了。

 

  第三场

    晚上,华立新的家中

 

    华立新在做晚饭,华夏在自己房间写作业。屋外有人敲门。华立新关掉煤气,开门。门外一位老妇人(李奶奶),挎着一个篮子。

    华立新:您是?

    李奶奶:您是华校长吧!我是你们班上李晓楠的奶奶。

    华立新:噢,老人家快请屋里坐。

    李奶奶进屋。左右看看,局促不安,不敢坐下。

    华立新:您老坐呀。

    李奶奶:我这一身油叽麻花的,就不坐了。校长,我今天来,是来求您的,求您通融,可千万不能开除咱家小楠啊!(欲下跪)

    华立新赶忙扶住老奶奶,把她搀到沙发上,坐下。“什么情况呀,您老慢慢说。”

    李奶奶:唉,晓楠闯祸了。把同学给打伤了。听说那个同学的爸爸是教育局的领导,要开除晓楠呢。

    华立新:哦?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奶奶:就是今天上午的事情。求求您校长,同学的医药费,我们赔,我们上门赔礼道歉,可千万不能开除晓楠啊。他是个苦孩子,刚一生下没几个月,他爸工伤就走了,后来不久,他妈也重新找了人家,这孩子就是我,靠摆个煎饼摊子,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这要是开除了,我上哪里还能给他找学校去呀!(边说边抹眼泪)再说,晓楠打人,也不能全怪他,他最听不得别人骂他野种了……

    华立新:老人家,这个事啊,我明天了解一下情况再说。有什么事呀,咱们以教育为主,您看行吗?

    李奶奶:有您这话,我就放心了。这是一篮子鸡蛋,知道您不在乎这个,可这是我一点点心意,可千万别嫌弃。

    华立新:老人家,这可万万使不得……

    李奶奶:你要是不收,就是不肯帮这个忙了?(又着急得抹起眼泪)

    华立新:好好好,我收下收下,您老放心了吧!

    (华夏一直躲在门缝后面偷听,看见爸爸收下鸡蛋,脸上掠过一丝不快。)

 

    第四场

    下午,振华中学初一(2)班,课间

 

    凌立轩鼻子缠着纱布,一摇三晃地走到李晓楠面前。

    凌立轩:这次,学校没有开除你,算你走运。说吧,托的什么关系?送了多少礼呀?

    李晓楠:托什么关系?送什么礼?没有。

    李晓楠说着,却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华夏。华夏心虚地把头扭向别处。

    凌立轩:既然咱们都是有后台的人,以后咱俩就别斗了,啊。

    李晓楠:谁要跟你斗。(扭脸,不理会。)身边的华夏一脸的不自在,仿佛做了贼似的。

 

    第五场

    早上,华立新的家中

 

    华立新抱起那箱鸡蛋,回头对华夏说:爸爸今天去看看李奶奶,你今天自己跑去学校,路上注意安全啊。

    华夏盯着那箱鸡蛋,看着爸爸关门走了。又跑到窗户前,盯着爸爸跨上自行车远去,他把书包朝沙发上一扔,进屋,朝床上一倒,气呼呼地随手把被子拽过来,蒙到头上。

 

    第六场

    晚上,华立新的家中

 

    华立新:(生气地)说,今天为什么不上学。

    华  夏:头疼(小声地嘟囔着)。

    华立新:撒谎!你把你爸看扁了。我教书快二十年了,要是你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来,那我这个政治老师也别当了。说吧,为什么不去学校?跟谁学的?还学会撒谎了!

    华  夏:跟你学的,是你教的撒谎!(气呼呼地)

    华立新:嗯?你说什么?我啥时候教你撒谎了?说说,说说。

    华  夏:你在课堂上教育我们,“要做一个诚实的人,做一个廉洁的人,不该吃的不吃,不该拿的不拿,凡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挪揄地,模仿华立新上课的语气)

    华立新:是啊,你还记得挺牢。

    华  夏:可是,你是怎么做的?怎么做的?(质问地)

    华立新:我,我是,怎么做的?你说明白点儿(疑惑地)。

    华  夏:你干嘛收了李晓楠家的鸡蛋?

    华立新:噢,你说这个啊。我不收人家的鸡蛋,不是怕老人家担心,会开除她孙子嘛。

    华  夏:那也不是收鸡蛋的理由。

    华立新:噢,我忘了向你汇报了(调侃地),今天早上,我又那箱把鸡蛋退还给人家了呀。

    华  夏:你又撒谎。今天早上,你明明把鸡蛋送去给我奶奶了(抓住把柄一样的质问)。

    华立新:(满脸疑惑)送给你奶奶?没有啊。我早上把那箱鸡蛋送去给李奶奶了。

    华  夏:就是啊,送给我奶奶了,没话说了吧?

    华立新:谁送给你奶奶了,我是送给李奶奶了,李晓楠的奶奶,李奶奶,不是你的奶奶。她不是摆煎饼摊儿么,就在菜场旁边。(突然明白了儿子为什么生气了)我的个天哟,这个误会闹的(捂住额头)。

    华  夏:送给李奶奶?李晓楠的奶奶?(恍然大悟)哎呀,我(抓耳挠腮状),我,我还以为送给我奶奶呢。老爸,我,我弄误会了,对不住呀爸(上去拉住华立新手腕,摇了起来)。

    华立新:你这孩子呀,就算你没听明白,你这对你爸我也太没有自信了。

    华  夏:您不是常说,革命的道路是曲折的,允许同志犯错误,有错能改,就是好同志么!(嬉皮笑脸地)

    华立新:好好,我的华--夏--好--同--志……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