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侧耳聆听,花瓣儿舒展的声音落在破涕为笑的额头。

  近午的阳光顺着长发流泻,回眸的那一刻,整个春天铺满了三月的大地。

  微微着粉的长裙,可是为我舞动的流霞。幽兰花香莅临养目遐思的呼吸里,你来,三月桃花开。


  萌芽吐枝,收留的春风是你雪夜飞来的素笺,那些情由,竟在一阙《钗头凤》的韵脚。

  你侧身弹唱,“为你摇成落花”。院落的角门外,青砖铺陈的情韵,按捺不住三月的萌生,微润的花池已不忍半叶遗落了。


  紫屋檐残滴的陈露是我三夜不枯的夜泪,满含喜极而泣的梦,那江南雨巷邂逅的潇湘女,执伞凝眸的刹那,我呼出一个字……

  醒来,弯月抚窗棂,繁星烁烁。


  此刻,庭院微风,暖意如絮。你来,三月桃花开。

  只想折一枚青竹为笛,奏一段古曲《春江花月夜》,从你的微笑抵达你红烛暖帐的梦,看桃映轻纱,醉馨香酣梦,书十里桃花……


  静静地等,静静地来。

  等一对彩蝶花舞,等一对欢愉的蜜蜂采纳那酥骨的甜蜜。

  我依旧呢喃,你来,三月桃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