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是一列疾驰的动车

方言们在密闭空间里忙于祭祀

残留的古韵

黏住一叠一叠的纸钱

慢慢撕扯

庄稼地长出的钢筋水泥

雄壮得不能像香蜡一样点燃

结痂的雨

硬生生被塞进双肩包和拉杆箱

斜阳守候的站台

滞留

一半阳一半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