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日  星期日  晴


   四月是忧伤的,这忧伤是因为有个清明节。

   记忆中的清明节跟梨花连在一起,那时的村庄外有大片的梨园,梨园里有土坟,用青砖砌,坟上堆满了土,常有野葱或野草,甚至一小棵野树长在上面,爷爷奶奶的坟就在梨园里。

   清明节,雨后初晴,父母带着我们三姐妹去扫墓。梨园里的路是泥路,很狭,路两边长满了青草,下过雨,那地很软,有点泥泞。梨花开得正热闹,走着走着,不小心碰到了花枝,花瓣上的雨滴就会洒下来,钻进脖子里,凉凉的。

    穿行在梨园里,虽然到处都是土坟,但似乎并没有阴森可怕之感。或许是这满园的梨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消除了我内心对死亡的恐惧。

    后来,梨园没有了,梨园里所有的土坟全被迁到山上的公墓地。再去扫墓,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山上也有绿树有红艳艳的杜鹃花,可更多的是满目冰冷的墓碑,我知道,梨园的诗意已永远消失了。


    下午,和妹妹、妹夫一起陪父母去山上,看母亲选定的寿坟位置。站在半山腰,看前方的青山,看山上一棵又一棵开花的树,看那一条通往山外的路,思绪万千。

    我从没有想过给父母做寿坟,在我的意识里,父母还年轻,就像我自己常常错觉还青春一样,忘了父母已步入老年,早晚要面对这个问题。按老妈的说法,现在定下来安心,免得到时候麻烦我们。当父母的就是这样,时时想着子女。儿女们想得最多的恐怕是“小”,而非“老”。

    其实,我们跟亲人的缘分都是有期限的。父母、子女、兄弟姐妹,一旦到期,就此生永不能再相见。即使是夫妻、恋人、朋友,缘分尽了,也是各自离散。

    这么一想,真的没什么好计较的了。那就让我们在可以孝敬时好好孝敬,可以爱时好好爱,人生太无常,唯有珍惜每一天。

 

    四月又是充满生机的。这一路过去,田野上怒放的油菜花已到了极盛期,黄得让人恍惚。没见到大片的紫云英,可就是这零星的点缀,也让人心生万般柔情——想起童年,爱美的小女孩用紫云英,我们叫草籽花的串起来来当饰品。戴在头上的就是花冠,挂在脖子就是项链,套在细细手碗的自然是手链了。现在想想好奇怪,那时候根本没有见过那些东西,怎么会无师自通玩这个呢?是爱美的天性吗?

    不得而知了。

    四月的树绿得已经很浓郁了,到处都是一些叫得出名或叫不出名的花,感觉宁波的气温是从初春直接跳到了初夏,忽略了春天的过程。

    人间四月天是美丽的,芳菲的,怎样才能不虚度呢?我盯着书桌上的鲜花,陷入了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