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园丁
  
  戴大妈的家里。戴大妈非常高兴,因为她的儿子有运气成了瓜园守护官,看谁还敢瞧不起她!萨贴大妈也很高兴,因为她儿子被财主叫去代替杜拉当了牧长。加塞早早晚晚还常回家来,而且回来的时候,总是带些水果、食品来给母亲和戴大妈。他很孝顺母亲。这天,卜德库马和朋友聊天:“怎么样,你和我们以前的敌人财主住在一起,舒服吗?”
  “有时困难,有时舒服。财主好像很惧怕你,我也因此受到了他的亲近。我很感谢你。”
  “你想得到你从杜拉手里救出来的那个姑娘吗?没关系,我尽量让甜瓜多结一些,摘去献给国王,国王给我奖赏就会多一些,我帮助你娶那财主的女儿。”
  “算了,不要抱什么希望,人家地位太高了。我能够帮人家看牛,已经蛮不错了。那你呢?还不知到哪里去讨老婆呢!但我相信公主没有死。”
  卜德库马长出了一口气:“没有希望啦,朋友,公主躲藏的地方离山涧边太近了。另外,如果她还活着,怎么我叫喊着找遍了森林也没有见到她呢?”
  两个人几乎同时叹了一口气,因为没有一丝希望。后来加塞告别卜德库马,回财主家去了。
  财主对加塞感到满意有两个原因:一是加塞保护了他的女儿,而且在看护他的牲口的工作中很有能力。因为在杜拉死后,没有人能使他放心。二是加塞是国王任命的甜瓜长官的兄弟。如果他不和这个以前被他瞧不起的家族建立友好关系,恐怕日后和这家发生纠纷,会导致自己损失大量财产,乃至名誉和荣誉。
  至于安嘉丽,她并不像她的父亲那样考虑。自从加塞住在她家以来,她对这个年轻人很满意,因为看到他很诚实、谦逊和孝顺母亲,而且是一个勇敢的人。她甚至想道,如果父亲让她嫁给这个青年,她将毫不争辩地立即接受。但是她父亲好像没有想到这件事,因此,她也没有希望得到他。姑娘偷偷地逐渐爱上了这个男子。安嘉丽姑娘经常和他攀谈,经常带给他母亲美味的水果。这些行动使青年深深地爱上了她。加塞好像理解到,姑娘一定对自己满意,但是加塞不敢认为姑娘爱自己。因此,秘密仍在继续着。
  但无论如何,加塞的运气比卜德库马好,因为加塞每天都可以尝到爱情的滋味,而卜德库马根本没有那种滋味可尝。他夜间守着瓜园看星星,看月亮,早晨看挂在草尖上的露珠,白日看天空,看云彩。雨后,各种青蛙此起彼伏的鸣声是伴随着他的音乐,使他的思绪飘向遥远的地方。空闲时,只有和母亲与萨贴大妈聊天。唉!没有出现个姑娘来代替他多年前遇到的公主,而且大概没有哪个姑娘是能够代替公主的。因此,恐怕他将永远是光棍一条了。


  在卜德库马这样遐思冥想的时候,京城的一个房间里有着同样的忧愁。当占达列瓦黛公主知道了占卜家的预言以后,她更加怜悯卜德库马。她想道,那个青年的灵魂一定会嫉妒的,因为公主敢背叛他而接受另一个男人做伴侣。唉,公主胸中太郁闷了。她的身体已经甘心情愿被人搂抱过了,而且她还和人家发誓,情愿和人家生死在一起。她应该保持自己身体的贞洁,不应该让另外的男人来搂抱,即使那个男人如何有德也罢。想到此,公主便祈祷不要让占卜家的预言实现。她的忧愁一直持续到要和父王一起出行到森林中去的那个早晨。
  这次出行去森林游玩,她的父亲带上了全部文武官员。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出行。老占卜家和太师也去了。在国王身边,丹迪和皮阿克迪先生随时准备听候国王的旨意。
  国王的马队,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国王转向丹迪先生:“先生,我们要在三隆栋省芝列山边的一片森林中安营扎寨,在那里玩耍很久。”
  “最尊贵的国王,随陛下的心愿好了,但我认为,那里野兽很多,野人也多……”
  “不要紧,我们小心就是了。”
  “是!”
  队伍不停地前进。五天以后,到达了目的地。
  国王命令安营,为国王和公主准备礼坛。武士们人人奋勇,有的是猎人,佩带武器出去打猎;有的擅长爬树,便去林中采摘野果。而公主由贴身宫女珩姑娘和珊姑娘精心护理。人们都不带公主远离礼坛。


  这天傍晚,甜瓜长官和母亲与萨贴大妈一起吃过饭后,卷了一支烟,坐在梯子边吸着。【译者注:柬埔寨人住的高脚屋,有梯子可以从地面上到房间。】过了一会儿,他回来靠着墙边睡下了。戴大妈靠近儿子,问道:“你今天夜里不去守卫瓜园了吗?”
  “母亲,等一会儿我再去。今天夜里我就睡在瓜园里,因为甜瓜有很多已经成熟了。”
  “啊,孩子,确实要小心看守啊,因为你接受了国王陛下的旨意。”
  甜瓜长官翻来覆去地睡了一大会儿,心满意足了,才起身把靠在墙上的长矛拿在手里。戴大妈知道儿子准备去瓜园了,就去拿来两支火把给儿子:“你马上就去吗?”
  “是的,母亲,我这就去。”
  “给你,点上火把照路,因为夜很黑!”
  甜瓜长官拿一支火把点着后,注视着那支用铁石打制的矛头:“母亲,国王给我工作,也是因为这块奇异的石头。这块石头出奇的锐利。我父亲道士给我这块石头,就像给了我一件宝贝。母亲,我走了。”
  他告别了母亲,一手擎火把,一手握长矛,向瓜园走去。到后,他钻进窝棚,眼睛向四面望去。这时四周漆黑一片,月亮还没有出来。但是天空中,数不尽的群星点缀,放射着闪闪烁烁的光芒,好像是散碎的明珠。这光线使夜间觅食的鸟儿们高兴起来,它们飞出去找食,发出奇怪的叫声,在寂静的夜晚,使人毛骨悚然。卜德库马坐着,透过黑纱似的夜幕,看到了那边隐隐约约的森林。没有人进来,也没有谁敢进入这个瓜园。只有萤火虫模模糊糊、闪闪烁烁、忽明忽暗地飞着,东边一点,西边一点。卜德库马闭上眼睛打个盹……后来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天空和星星,萤火虫光,一切一切,都在甜瓜长官的眼前消失了。


  与此同时,在那山林中的礼坛上,国王也正在酣睡。他一觉睡过半夜才醒过来。那时,宫女和侍臣们都正在熟睡,鸦雀无声。国王突然想到,应该偷偷地从这里出去,看一看甜瓜长官究竟遵照他的吩咐小心谨慎地守卫瓜园没有。
  想到此,国王叫醒了最信任的近侍丹迪和皮阿克迪先生。皮阿克迪先生鞠躬合十问道:“陛下这样半夜起身,有什么忧虑吗?”
  “请二位先生给我备马,我们一起到甜瓜长官的瓜园去!”
  “是陛下任命的守卫瓜园的甜瓜长官吗?”
  “是的,我想去偷看一下,看看甜瓜长官究竟按照我的旨意看守瓜园没有!”
  “陛下不想让武士们随行吗?”
  “不需要让他们知道,甚至太师和我女儿也不让知道,不麻烦他们。我们三个人去更安静。”
  丹迪和皮阿克迪不敢再说什么,急忙备了三匹马。备好后,请国王骑上一匹马,他们二人也分别上了马。趁着夜深人静,三个人悄悄地出了营地,三匹马飞快地向甜瓜长官的瓜园疾驰而去。那时候,弯如弓背的下弦月已经升起,但月亮好像懒于把光芒施舍给大地,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树林。在月光下,影影绰绰地看到森林的空隙里,马在不停地前进,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来到卜德库马的瓜园。三个人下了马。一片寂静,园丁大概没有来看守瓜园。国王对近侍耳语道:“咱们把马拴在那一带树丛中藏好,然后一起进入瓜园。”
  丹迪和皮阿克迪先生遵命,把马拴好后返了回来,三个人悄悄地走了进去……


  睡着的卜德库马,睁开眼睛,突然看到了模模糊糊的月光。他想道:“咦,我一觉睡到月亮升起都不知道,如果有贼在我睡着的时候偷偷地进来,一定把甜瓜都偷光了。但是没有谁敢来偷的,谁敢进来就逃不脱吃我的矛头。”正在这样想着,突然看到几个黑糊糊的人影进来了,这使得甜瓜长官的头皮一乍,马上又勇敢起来,他凝视着那几个人。哎呀!贼进来偷我的甜瓜了!喝!这些家伙好大胆呀!看来他们一点儿也不害怕。哟!走在中间的那个人低头摘甜瓜了。哼!跑不掉,他拿着甜瓜跑不出我的瓜园!青年冲上去,“嗡”的一声抛出了长矛。“扑”……“哎哟……我要没命了……天哪!”传来长矛刺中那个人的声音和叫喊声。另外两个人准备冲上去抬那个受伤的人,但是没有成功,因为那时候卜德库马来到了。那两个人跑出去,急忙解开马骑上,一下子就跑掉了。青年来到,看见一个人摔了个四脚朝天,长矛插在胸膛上,流出来的血映着闪闪的月光。青年感到奇怪,因为这受难者的服装像是国王。他急忙回窝棚里去点燃火把,跑回来照着一看,突然大惊失色地叫起来:“啊!陛下,国王陛下?”
  喊声好像是牵动了受难者的神经,使他苏醒过来,声音沙哑地说:“甜瓜长官……我错了,我偷偷地进了你的瓜园,没有让你知道……”
  “尊贵的陛下,请原谅,请恕罪,我不知道是陛下!”
  “不要担心……这是我命中注定的……”
  国王用无力的声音回答园丁。一向意志坚强、力大无穷的甜瓜长官,此时好像头昏眼花,手脚酸软,动弹不得。他轻轻地托着国王的头,泪水止不住滚落下来。
  “陛下,您是正义的主人,是国民安康的主宰,您使我脱离苦难,使我得到安乐,您对我恩重如山。我应该用生命来报答您,为什么命运使我成了弑君的凶手啊?可怜呀,陛下!啊,神仙呀,为什么让我这样成了国王的叛徒?我真是天下最残忍的人啊……”
  他把国王搀扶到窝棚里。那时已是黎明时分,曙光初照。国王还能够说话:“不要担心……不要惜别……我的宿命使我断绝在这里……我不难过……但是在我断气之前……怎么才能使我见到我的女儿呢?”
  公主!甜瓜长官感到非常惊奇,他哽咽着问道:“啊,公主还活着吗?陛下。”他又接着说道,“陛下,就是我救了公主,我找不到她,以为她掉下山涧去死了呢。”
  国王望着甜瓜长官的脸,艰难地回答道:“啊……你就是救我女儿的人吗?……我女儿也以为你已经死了……她经常念叨着你的名字……”
  那时,军队、文武百官都来到了,一下子围住了国王和甜瓜长官。
  占达列瓦黛公主泪流满面,心惊肉跳地扑上去抱住父亲的身体,太师、占卜家、近侍和百官,上前爱护地托起国王。国王看着女儿的脸,断断续续地说:“孩子……这个甜瓜长官是你的伴侣……就是他在你遇难的时候救了你……”
  然后,他的眼睛转向文武官员,用尽最后的气息沙哑地说道:“太师……占卜家……近侍!请你们不要怪罪甜瓜长官……是我的过错……各位先生!请帮助安排我们国家的事吧……我和你们永别了!女儿,父亲和你永别了!”
  说完这最后的话,国王双手合十,停止了呼吸,闭上了双眼,国王驾崩了。宫女侍卫哭声大作。公主抱着父亲的遗体,悲痛欲绝。珊姑娘和珩姑娘搀扶着公主离开了那里。后来,人们陪伴着公主返回了京城,以免她悲伤致病。
  国王在甜瓜长官的瓜园中驾崩的消息,立即传遍了那一地区。国民们抱子携孙,密密麻麻地来到瓜园,向国王的遗体致哀。财主、安嘉丽姑娘、加塞、萨贴大妈、戴大妈也来向国王遗体致敬。后来,财主、太师老婆罗门、老占卜家安排了灵堂,接着召开了一个会议。
  会议主席太师说道:“各位先生,我们国家总是有国王在位,现在我国失去了最敬爱的国王,我们好像是无依无靠的孤儿生活在寒冷之中。各位先生,我们对失去我们的国王非常惋惜。现在,我们应该及时商讨一下,应该找哪个人来继承王位。”
  太师止住话,望着与会者的脸,等待他们发表意见。财主、近侍、占卜家和其他先生们都还没有发表意见,好像是恐怕自己的意见不符合与会者的愿望。
  老婆罗门望望站在国王灵堂旁边树荫下沉思的甜瓜长官,提出了动议。他对与会者说道:“各位先生,我提议,正站在灵堂边啜泣的那位甜瓜长官,是我们应该讨论的人,他能不能做国王呢?请诸位先看一看他吧!”
  全体与会者都转向甜瓜长官,但是他不理会别人,只是流着泪凝视着国王的灵堂。
  那时,近侍丹迪先生转向与会者,回答太师道:“根据我的意见,我认为,这位甜瓜长官对国王忠心耿耿。在自己抛出长矛刺中国王时,他不逃跑,而是在原地等着我们判罪,并且还恭敬地把国王搀扶到窝棚里。这忠诚是值得赞许的,但是我不知道,这忠诚能否算作是当国王的好条件。我说这些只是想发表我的一点观感。请诸位发表自己的意见吧。”
  老婆罗门点点头:“是的,您的观察值得考虑,不是无益的!”
  太师老婆罗门望着其他人。那时,皮阿克迪先生禀告与会者:“禀告诸位,我的观察也如丹迪先生所说的,就是说,这人忠心耿耿。我认为,如果他继位,一定会忠于王族,尊重自己的国王地位。因此我国不会衰败。”
  他望望每一个人,然后望着财主的脸,继续说道:“另外,我认为这位甜瓜长官有着巨大的威力,他有一块非常锐利的石头。请回忆一下,正如财主先生所知道的,他只要用力把石头抛出去,就能从水牛肚子的一边透到另一边。那么,我们大家有这样的威力吗?这一点我认为,这个人具有继承王位的威德。但是,我请诸位再认真考虑、观察。”
  此时,已经抛弃了执拗思想(这是他的名字)的财主先生【译者注:财主的名字阿斯米蔑尼亚的意思是“执拗”。】请求向与会者发表自己的见解:“请诸位先生允许我发表我的观感和意见。”
  老婆罗门立即表示同意:“是的,请财主先生帮助启发与会者吧。我非常高兴。”
  “是。我观察到,这个人宽宏大量,不记仇,不报复。例如在和我的纠纷中,我欺凌他很厉害,指控他杀死了我的水牛。等到国王判断他脱了身,并且提拔他为瓜园守护官后,他一点儿也没有报复欺凌我,而是和我更友好了。我觉得,如果是另外一些人,一定不会让我安生的,少不了欺负报复我。这一点我认为,他心地善良,令人佩服。我相信,如果由他来继承王位,在他的关心和爱怜下,必将是国泰民安。”
  财主先生看了太师一眼,接着说道:“此外,我想禀告一个值得探讨的印象。”
  太师立刻表示同意:“请讲吧,你的观感和意见很令人满意。”
  财主又发表自己的见解道:“这个人的生平与众不同,他有最甜的甜瓜,以致我们的国王任命他为甜瓜长官。我相信,他一定是一位有德之人,不是平常人。这一点我也有像那位先生(他望着皮阿克迪先生)一样的感觉,即认为,由于他有特别锐利的武器——石头,所以他是一个有德之人。我在此补充一点,可能是他注定要继承我们国王的王位,才使国王来遇难于这一武器。若果真如此,我们应该决议立他为我国之主。”
  太师微笑着接受了这一意见,并转过来与老占卜家商议。老占卜家默默地坐着,还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启发大家。
  “怎么样?老占卜家,您该对与会者发表点意见了。您对甜瓜长官的观察如何?”
  老占卜家皱着眉头动了一下脑筋,才回答道:“我最后谈一谈吧,这不是根据我所看到的占卜来谈的,这占卜结果我们等到最后再谈。据我观察,这位甜瓜长官非常警惕,严格地遵照国王的指示守卫瓜园,这是一点。另一点,正如我们刚才从国王和公主的谈话所知,就是这个甜瓜长官拯救了公主。这一点表明,甜瓜长官确实是勇敢的人,适于统治我们的王国和适于做我们国民的庇荫。”
  老占卜家停了一会儿,望望卜德库马,转过脸来继续发表另一点意见:“我观察到的另外一点是,这个人知道感恩。诸位看到了吧,他正在思念痛惜对自己有恩的国王,这一点是具有天子十德之人的条件。我的意见和启示就是这些,这是我的观察。和诸位一样,不是根据占卜。”
  至此,与会者都不再作声。太师才向占卜家表示:“对了,老人家的观察,使大家的意见一致了。现在只剩了您的一点特别的启示,即占卜。因此,请您说明,我们的国王究竟是不是这个人呢?”
  老占卜家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不能否定这一占卜结果,就是他是我们的国王,他也是王族。而且无论如何,我们也应记得我们国王的话。驾崩前,陛下嘱咐公主说,他就是公主的伴侣。国王吩咐我们帮助安排天下的事。”
  大家专心致志地听着老占卜家的话。他们的意见都发表完了,没有谁再提出这样那样的反对意见。会议作出如下决定:
  ——会议一致决议,请甜瓜长官继承王位。鉴于认为,他比一般人有权威,有奇异的锐利的石头,而且如果观察他的心,也具有适合继位的条件,具备:
  ——拯救公主的勇敢之心;不记仇的善良之心,例如被封为瓜园守护官后,并不对财主进行报复;不粗心大意地守卫瓜园的警惕性;对国王的忠诚之心,尽管自己刺杀了国王,也没有逃跑,并把国王从受伤之地搀扶进窝棚;对恩人的巨大的报恩之心,例如刺杀了对自己有恩的国王,痛心疾首。
  ——上述条件,已经适合继承王位了。另外,根据占卜家的占卜结果,也应该是这位甜瓜长官继承王位,因为占卜的方向、时间都与这一事件相吻合。
  后来,太师便请甜瓜长官来商议,并且把讨论的决定告诉他。但是,他事先根本不知道自己有运气会成为国王,而且相信自己由于刺杀了国王而有罪,这时好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反而惊慌失措,高喊着反对道:“不!不!我不能接受,是我刺杀了国王。”
  太师老婆罗门回答道:“不,您完全有条件适合继承王位,我们对您讨论很久了。”
  “不,我不同意,我是平民,我是甜瓜园园丁,我没有足够的能力做国王。”
  “不,无论如何,您应该拿着您刺杀国王的这支灵验的长矛到京城去,而且应该接受王家财产。我们是婆罗门、占卜家、近侍,我们知道应该继位的人的条件,我们没有搞错。”
  甜瓜长官不作声了。他转过脸去望着站在旁边的母亲,意思是让她帮助辩解,因为他根本没有这样的愿望,他只想当甜瓜园园丁。但是戴大妈反而用手扶着儿子的肩膀说道:“孩子!你的命运到了。你不是平民。你的父亲巴多姆,是贾格罗布阿特国王的儿子。在丹崩葛罗宁篡夺你祖父的王位时,你父亲逃到克纠尔山出家当了道士。后来他还俗娶了我。等到有了儿子,他又离别我们去出家了。之所以我不告诉你这个秘密,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产生贪心,产生会导致我们国家战乱的篡位之心。”
  每一个人,占卜家、文武百官对戴大妈的话无不大吃一惊。但是太师并不感到很奇怪。他凝视着卜德库马,然后转过身来对大家说道:“这就对了。丹崩葛罗宁篡位时,使得贾格罗布阿特国王的三个王子互相离散了:大王子叫巴多姆,跑进森林,一直杳无音信;二王子叫塞利库马,被丹崩葛罗宁捉去活活地焚烧,但没有死,去与和尚住在一起,后来才登基;另一位王子在高王妃的肚子里,高王妃逃过了丹崩葛罗宁的迫害,去和平民住在一起,生下一个手掌上有圆环的男孩,便是后来的巴克塞占格隆国王。各位先生,让我们向这位亲王施礼吧!”
  占卜家、近侍、财主和全体武士向甜瓜长官鞠躬致敬。安嘉丽和加塞并肩站着,也向卜德库马鞠躬致敬,他们的脸上友好地微笑着,未来的国王也用微笑回答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