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5日,当我走出居住的小区大门时,忽然在脑海里浮现出了一首歌曲——西哈努克亲王作词作曲的《怀念中国》。没过多久,就从媒体传来了柬埔寨王国诺罗敦·西哈努克太皇于当日在北京逝世的消息。我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巧合?难道这就是所谓冥冥中的“第六感觉”?
  我第一次见到西哈努克,是在1965年。那年柬埔寨王国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访华,我正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柬埔寨语。北外的学生被安排去夹道欢迎西哈努克亲王。我们用刚刚学会的柬埔寨语齐声欢呼:“斯瓦果姆,索姆达吉!”(欢迎亲王!)也就是在那次访华中,西哈努克亲王创作了脍炙人口的歌曲《怀念中国》。

《怀念中国》歌词.jpg


  后来,在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任职期间,我曾多次在金边王宫与西哈努克国王近距离接触,如参加大使递交国书仪式,参加国王宴请大使馆官员的宴会,参加国王接见我国派往柬埔寨进行维和行动的工程兵大队人员等。每次见到西哈努克国王,他都会与我热情拥抱,贴面三次。西哈努克在我的心目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我对他充满着尊敬的感情。
  值此中国清明节之际,我想起了这位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多才多艺的西哈努克国王。

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在王宫与使馆官员合影,左一为王忠田.JPG

       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在王宫与使馆官员合影,左一为王忠田


  诺罗敦·西哈努克是柬埔寨卓越的领导人,是一位深受柬埔寨人民爱戴和崇敬的杰出政治家。西哈努克使柬埔寨彻底摆脱了法国长达近百年的殖民统治,争得了完全独立,成为柬埔寨的“独立之父”,被誉为“民族英雄”;1970年3月18日朗诺集团发动政变之后,在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局势中,西哈努克始终能够把握全局,最终使历经数十年战乱的柬埔寨走上民族和解的道路,实现了和平,因而在国际上享有盛誉。大家都知道,西哈努克亲王与中国老一代领导人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陈毅、邓小平等及后来的各届领导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是中国人民真诚的朋友,然而,大家对西哈努克多才多艺的一面,可能知之甚少。

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与中国驻柬使馆官员合影,右二为王忠田.JPG

        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与中国驻柬使馆官员合影,右二为王忠田


    多才多艺的人


  西哈努克极具语言天赋,除母语高棉语(柬埔寨语)外,他还精通法语、英语、希腊语和拉丁语。他在文学、艺术、电影、音乐、体育、厨艺等诸多领域都有着较深的造诣。1968年12月13日,法国评论家让·德巴隆塞里在《世界报》上发表的文章中说:“在多种形式的活动方面,西哈努克亲王是无可比拟的。他是作家、画家、作曲家、音乐演奏家、书刊编辑以及报社社长。他从来都是毫不犹豫地亲自参加维护他所珍爱的一切。当他号召在柬埔寨开展足球运动时,他就变成了足球运动员,并且要求他的部长们穿着短裤在体育场上奔跑。”
  西哈努克的文学艺术修养很高。他曾写过许多诗词,并著书立传。1936年小学毕业后,他到越南西贡的沙士鲁·洛巴特中学就读。那是一所法国人开办的学校,那所学校成了他文学生涯的转折点。他非常喜欢读法国作家皮埃尔·伯努瓦的作品。他的文学成绩在班上一直名列前茅。西哈努克说:“我好像有艺术家的天赋。我本人并没有经过艺术的系统训练,但我能用高棉文作诗,作歌词。我不仅是一个政治家,同时我也是一个艺术家。我想,置身于艺术有助于保证一个人大脑的健康。我不搞赌博,我的业余爱好就是艺术,同时也为我国的艺术繁荣做着我的贡献。” 他喜欢演戏和跳舞,上小学时他就曾经组织过学生剧团演戏,还组织了小乐队。以后他也经常组织演剧,而且自己编剧,还经常组织舞会。他的探戈、华尔兹、慢狐步舞和伦巴舞都跳得非常好。他既是歌手又是乐手。西哈努克的主要著作有《西哈努克回忆录——我与中央情报局的斗争》(1972年出版)、《西哈努克回忆录——甜蜜与辛酸的回忆》(1981年在巴黎出版)、《战争与希望——柬埔寨的实情》、《我所交往的世界领袖》等书。他还经常在报刊上发表文章。
  他对体育极其爱好,以足球、篮球、排球见长。他尤其喜欢马术,经常组织马术比赛。他曾参加过印支马术跨障碍比赛,并取得了好成绩。“我从少年时就一直幻想有一匹马,不是赛马,而是可以表演马术的马。我对马的喜爱是从我外祖父莫尼旺国王那里继承下来的。有一天,我外祖父给我看了一张照片,那是他在圣梅克桑军校身穿军服、骑着一匹漂亮的马拍照的。”西哈努克说:“早在童年时我从美国西部片中就被演员甘·麦纳德骑的那匹漂亮的白马‘泰山’迷住了。父母给我买了两匹高棉种的小型马,一匹是白色的,我给它起名‘泰山’;另一匹是黑色的。我和邻居小朋友经常学着美国西部牛仔的样子,拿着马索和左轮手枪在一起骑马玩。后来,我和朋友组成了一个法国式的小型马术队。那时我有三匹马,一匹是枣红色的,另有一匹是有白色斑点的,还有一匹是银灰色的。我选有白色斑点的那匹做为加冕时的御用坐骑。”
  西哈努克还很喜欢厨艺。他对法国的各种名酒十分了解,闲暇时,他会滔滔不绝地讲述这些名酒。西哈努克说:“我能烧一手法式菜。周总理把一名好厨师派到我身边,他直到1997年才离开。我和中国厨师合作,按照法国烹饪书研究法式菜肴和甜点的制作,已达到完美的程度。”他有时会亲自下厨做几道法国大菜,自制咖啡,招待他的朋友们,并以此为乐事。

西哈努克国王在金边王宫接见使馆和工程兵大队人员.jpeg

        西哈努克国王在金边王宫接见使馆和工程兵大队人员


   出色的音乐家


  西哈努克是一位出色的音乐家。他创作的歌曲和乐曲,深受柬埔寨人民的喜爱。1970年,美国策动朗诺-施里玛达集团发动政变,废黜了西哈努克亲王。虽然西哈努克已被推翻,但流落在法国、美国等地的柬埔寨人仍然转录了他谱写的歌曲共同欣赏,足见他的歌曲在人民中的影响力。
  他创作的歌曲题材多种多样。有的歌颂柬埔寨美丽的大好河山,有的歌颂与中国、朝鲜、非洲和阿拉伯国家的友谊,有的歌颂他的夫人莫尼克公主,有的怀念他的前妻、老挝姑娘玛尼琬,还有很多描写年轻恋人情意绵绵的歌曲。
  为了表达对中国的深情厚谊,西哈努克为中国谱写了三首歌曲:《怀念中国》、《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和《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祖国!》,并多次在不同场合非常深情地用柬、英、法语亲自演唱,给人们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1965年,西哈努克亲王访华时,周恩来总理和陈毅外长陪同他乘船游览长江。两岸旖旎的风光,令他心潮澎湃,于是亲自作词谱曲,写下了歌曲《怀念中国》,深情地献给中国人民。歌词写道:“啊!敬爱的中国啊!我的心没有变,他永远把你怀念。啊!亲爱的朋友,我们高棉人哪,有了你的支持,就把忧愁驱散。你是一个大国,毫不自私傲慢,待人谦逊有礼,不论大小平等相待。你捍卫各国人民自由、独立、平等,维护人类和平。啊!柬埔寨人民是你永恒的朋友!”1973年,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盛大宴会,欢迎西哈努克视察柬埔寨抗美解放区归来。当中国的军乐队奏起《怀念中国》这支乐曲时,周总理和着音乐哼唱起来,这使西哈努克极其感动。
  1970年,为了表达对毛泽东主席和中国人民支持柬埔寨抗美救国斗争的感激之情,西哈努克亲王创作了歌曲《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歌词写道:“高棉人民在民族危亡时刻,得到伟大朋友全力支持。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你一贯维护你的战友高棉人民的正义事业。中柬人民坚决战斗,直至帝国主义彻底灭亡。我们亚洲苦难将从此结束。万岁,万岁,主席毛泽东!”1971年8月26日晚,西哈努克亲王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主持演出晚会,招待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柬埔寨民族统一阵线青年成员演出了包括《怀念中国》、《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等歌颂柬中人民友谊的歌舞。西哈努克的儿子诺罗敦·西哈莫尼王子(现任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诺林达拉邦王子参加了演出,诺罗敦·尤瓦那王子参加了伴奏。此后,西哈努克亲王将《怀念中国》、《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这两首歌曲和他为朝鲜、越南、老挝写的歌曲印成歌本,并灌成了唱片。
  1972年12月9日,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到天津度周末。当时他在中国已度过近三个年头,中国成了他的第二故乡。触景生情,有感而发,他为中国谱写了第三首歌《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祖国!》。歌词是:“正当我们遭受苦难的时候,得到你珍贵的友情,亲爱的中国全力支持我们,我们的前途充满光明。啊!亲爱的中国人民,你毫不自私自利,对待我们亲如一家,紧密团结共同反帝。啊!光荣伟大的中国,我向你致敬!我衷心地热爱你,把你当作我的第二祖国。今天,革命的中国灿烂的光芒普照大地,毛主席为亚洲开辟了道路,奔向自由和平的前程。”
  2002年11月4日晚,西哈努克国王在金边王宫举行国宴,欢迎出席在金边召开的东盟国家领导人会议的10国领袖。晚宴上,在乐队伴奏下,西哈努克国王引吭高歌,一连唱了12首歌曲,其中包括所有东盟成员国的歌曲。80岁高龄的西哈努克国王还先后与数国第一夫人及印度尼西亚女总统梅加瓦蒂、菲律宾女总统阿罗约共舞,直到深夜。他的热情令在座的各国领导人为之折服。这充分表现出西哈努克的艺术魅力。
  除了歌曲之外,吹奏萨克斯管、拉小提琴、拉手风琴、奏爵士乐和吹单簧管,也是西哈努克的爱好。
  2002年4月初,西哈努克国王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在网站上,他专门设立了“国王的歌曲”(King’s  Songs)网页。

西哈努克国王和王后在王宫接见中国工程兵大队和中国驻柬使馆人员.JPG

        西哈努克国王在王宫接见中国工程兵大队和中国驻柬使馆人员


  硕果累累的电影艺术家


  1941年,19岁的诺罗敦·西哈努克登上王位,成为柬埔寨年轻的国王。从那时开始,他对电影产生了深深的癖好。他购买了一台电影摄影机、一些电影胶片和一幅电影屏幕,开始了他拍摄电影的生涯。1966年至1997年间,他总共编导了19部电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吴哥的阴影》、《小王子》、《黄昏》、《快乐的森林》等等。在影片中,西哈努克经常担任主要角色。他漂亮的妻子莫尼克(即莫尼列王后)不仅政治素养高,而且艺术造诣也很深,她曾在西哈努克编导的《吴哥的阴影》和《快乐的森林》等影片中担任女主角。
  1966年,西哈努克编导了第一部故事片《仙女》,由他的女儿帕花黛维公主担任女主角。影片中展示了金边市和西哈努克市的美丽风光、帕花黛维主演的古典芭蕾舞剧《仙女》及柬埔寨传统的婚礼仪式,并穿插着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西哈努克曾经说过:“我认为,一部故事影片,配上鲜艳的色彩,美丽的风景,华丽的装饰,再加上爱情的情节,就能使人对柬埔寨的现状和历史传统有所了解。”这就是他拍电影的审美观。在他的电影中,一般都选择柬埔寨美丽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作为外景,如世界闻名的吴哥窟、波哥山、基里隆高原、达毛山、荔枝山、海滨沙滩等,配以他自己谱写的动听的音乐和迷人的柬埔寨古典舞蹈与民间舞蹈,有时还有柬埔寨民族服装秀。他的电影向观众展现了柬埔寨几千年的古老文明、精湛的传统文化艺术、美丽的自然风光和勇敢朴实的人民。
  20世纪60年代是柬埔寨电影的黄金时代,仅金边就有20多家条件相当好的电影院,经常放映西哈努克的影片。
  1968年,西哈努克在柬埔寨首都举办了一次为期3周的“金边第一届国际电影节”,27个国家的代表参加了电影节开幕式。在巴萨河剧场的放映大厅里,光线渐渐暗下来,银幕上出现片头字幕:吴哥的阴影,编剧、导演:诺罗敦·西哈努克;领衔主演:诺罗敦·西哈努克;音乐:诺罗敦·西哈努克。那时,观众席上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年轻的西哈努克亲王和他的夫人。1969年11月又举行了第二届电影节。《小王子》代表柬埔寨参加,获得特别奖,被授予一尊重达2公斤的纯金佛像。
  西哈努克的影片曾经多次在国际上放映,并多次获奖。《快乐的森林》、《小王子》、《吴哥的阴影》、《黄昏》曾在莫斯科、塔什干和新德里的联欢节上放映;《快乐的森林》曾在布拉格、开罗、亚历山大、雅加达、香港及美国的一些大学里放映,并获得了苏联作曲家协会颁发的音乐奖;《小王子》被推荐给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他拍摄的一些短片还参加了欧洲国际电影节,并获得了重要奖项。
  1995年,西哈努克国王怀着对中国的深厚感情,编导了影片《怀念中国》。故事梗概是:一位年轻英俊的柬埔寨王子率领民族乐团到北京演出,柬埔寨驻华大使的漂亮夫人代表大使到机场迎接王子。王子指挥乐团在柬埔寨驻华使馆为各国驻华使节举行了两场演出,分别演奏了西哈努克亲王的乐曲《怀念中国》和《啊,中国,我亲爱的第二祖国!》,中国演员表演了由西哈努克的歌曲《万岁,人民中国!万岁,主席毛泽东!》改编的舞蹈。柬埔寨大使和夫人都观看了这两场演出。在演出间隙,王子在大使夫人的陪同下,参观了北京的故宫、天安门广场、天坛、北海、颐和园、长城、十三陵、八大处等名胜古迹和自然风光,二人产生了相互爱慕之情,相约来世结为夫妇。当在北京的演出结束后,王子率乐团到法国巴黎访问演出,二人在机场深情相拥,依依惜别。影片以西哈努克的三首歌曲为主线,穿插着中国各地的美丽风光和北京的高楼大厦、立交桥、宽阔的街道、繁忙的交通等建设新成就的镜头,通过男女主人公(由柬埔寨著名影星扮演)的对话,表达了西哈努克国王发自内心的对中国的热爱和感激之情。

金边独立广场西哈努克国王纪念塔.JPG

        金边独立广场西哈努克国王纪念塔


   他的艺术世家


  西哈努克这样多才多艺,除了他个人的天赋之外,也是与他祖辈的影响分不开的——他生长在一个艺术世家。
  西哈努克的高祖父安东国王是一位诗人,并且用诗歌的形式编写剧本,其中《不贞的王后朵凯》深受人们的喜爱。
  西哈努克的曾祖父诺罗敦国王是高棉古典舞蹈复兴的创始者。19世纪,诺罗敦国王把15世纪从吴哥流散到暹罗(今泰国)的古典芭蕾舞又在金边复兴起来。
  西哈努克在文学方面颇受他祖父诺罗敦·苏他罗亲王的影响,苏他罗亲王是一位文人,巴利文专家。
  西哈努克的外祖父西索瓦·莫尼旺国王曾为很多高棉歌曲撰写歌词,那些歌词一直被宫廷歌唱家们用来为古典舞剧伴唱和在送水节等节日时演唱。
  西哈努克的父亲诺罗敦·苏拉马里特国王是一位作曲家,他用音符和欧洲式的记谱方法保存了通过口头代代相传的高棉古典乐曲和民间乐曲。他还擅长吹笛子和萨克斯管。
  西哈努克的母亲西索瓦·莫尼旺·哥沙曼·尼亚里丽王后曾担任过柬埔寨王家芭蕾舞剧院院长,她对保存传统的高棉艺术非常重视,亲自指导和监督王家芭蕾舞蹈团的工作,并创作了《雄鸡舞》、《蝴蝶舞》等舞蹈。
  西哈努克的几个子女也在艺术方面有着很深的造诣。
  西哈努克的大女儿帕花黛维公主是王家芭蕾舞剧团的明星,她的古典舞蹈表演艺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她曾扮演《百花园中的仙女舞》中的仙女阿普萨拉和《雷木·爱索与莫尼·麦卡拉舞》中的仙女莫尼·麦卡拉等许多重要角色。她多次出国到北京、上海、纽约、华盛顿、旧金山、巴黎、仰光等城市演出,受到当地观众的热烈欢迎,给人们留下了美好的印象。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她曾在泰柬边境的难民营成立舞蹈学校,以保护国家的传统艺术。帕花黛维公主曾任柬埔寨王国政府文化艺术大臣,为保护和发展柬埔寨的传统文化艺术而不懈努力。
  西哈努克的儿子夏卡朋王子也是一位舞蹈演员,曾在舞剧《罗摩衍那》中扮演猴王哈努曼的角色。
  西哈努克与莫尼克的儿子西哈莫尼是一位舞蹈明星。他从小酷爱舞蹈艺术。9岁时,他告别父母,到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学习了4年欧洲古典舞蹈,接着在国立音乐学校专修舞蹈,以后又进入高等舞蹈学院学习。他把柬埔寨古典舞蹈与法国的芭蕾舞相结合,为维护与发展柬埔寨的舞蹈艺术做出了重要贡献。他才华非凡,艺术功底深厚。除舞蹈表演外,他还擅长戏剧、音乐、教育和舞蹈编导及电影导演艺术等。他曾任柬埔寨王国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使(常驻法国巴黎),同时又是巴黎马列尤斯·珀蒂珀舞蹈学院的教师。1966年,他13岁时,在他父亲的电影《小王子》中担任主角“小王子”。1992年,他与其父共同创作了影片《Mon Willage》(我的乡村),同年夏天又在其父指导下自己导演了一部影片《Le Bonze》(僧侣)。1994年4月21日,西哈努克在王宫礼堂为他导演并主演的两部影片《梦》和《水土火风》举行首映仪式,受到国内外观众的高度赞扬。西哈莫尼王子曾多次率团到中国和其他国家演出。他的精彩演出给观众留下极其美好的深刻印象。
  追忆西哈努克国王的艺术造诣和与中国领导人及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让我更加珍视我曾经与西哈努克国王交往的难得、难忘的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