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没其它想法了

  多少有一点,也无关紧要

  小区的犬吠,半夜鸡叫,不影响

  我一万步的快走。寂静的脚步

  似乎比清晨的鸟语还要清晰


  而这是要走向哪里呢?

  哪里才是你的前面

  穿过那片丛林,可否品赏明前茶?


  事实上,新发的枝叶早已挂不住

  任何一滴露了。环顾左右,风和雾

  全是雨水的想法

  慢条斯理,沉思或是低语


  整体而言,对于我来说

  人生匆忙,而我,似乎已走到

  只剩一个想法的时候了:


  无论如何,我不想你比我走得更快……



  注:首发《诗刊》2018.01上半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