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占卜家的预言
  
  由于和财主的纠纷而不见了卜德库马以后,戴大妈和萨贴大妈万分恐惧。加塞想到,那个凶狠的财主一定会来欺负自己的家庭,便带领戴大妈和母亲逃出去躲在一个熟人的家里。在国王带着武士进入瓜园时,他们三人非常奇怪,想道,大概国王给卜德库马治罪了,国王一定会相信黑心财主的诬告。他们看见武士们涌进了瓜园。加塞对这种践踏行为怒火中烧,但他不敢露面,怕再被人家抓去杀掉。等那些人都走光了,他才敢偷偷地出去看瓜园,只见满园残秧败叶。加塞咬牙切齿,回去告诉母亲和戴大妈:“母亲,大妈,这个可恶的财主,一定是诬告卜德库马杀死了他的水牛,并且在国王面前讲了其他什么事情,使得国王相信了他。也许卜德库马已经被他们杀害了呢。母亲,大妈,今夜我要冒险进入财主的住宅,去探清卜德库马究竟被杀害了没有?”
  萨贴大妈满面愁容地说:“好了,孩子,你别去了,我和你大妈都老了,不能寄托别人了。没有了卜德库马,我们就寄希望在你身上了。你再走了,叫母亲去依靠谁呢?”
  “没关系,母亲,我熟悉财主家的许多路径,无论如何我也能逃脱,谁也抓不住我。”
  由于这样的决心,那天傍晚加塞果然潜入了财主的住宅。加塞贴着一排紧挨在一起的草棚走着,接下去是牛棚。这天夜晚月明如镜,可以看到牛棚里,有的水牛站着,有的卧着,有的摇晃着犄角。加塞俯着身子走到一个大草棚。那时,一个黑影走过来,加塞急忙把身体紧紧地贴在稻草上。那个黑影来到了,走过去了,加塞看清了是杜拉。他非常愤怒,差点儿扑上去压住杜拉,但是得先忍耐一下。这时,有一个姑娘从财主的屋子里走出来跟在杜拉的后面。加塞仔细观察:咦,这女子太好了!是杜拉的老婆,还是财主的女儿?
  那姑娘走在后面,并且喊道:“杜拉哥,停停!”
  加塞很快地靠住另一个稻草堆,看着那两个人。这时,杜拉转向声音的主人,回答姑娘道:“有什么事儿,小姐?”
  “杜拉哥,如果你不忙了,我父亲叫你马上去一下!”
  “去有什么事儿,小姐?白天的那件事情已经完结了嘛!”
  “大概有别的事!”
  “我不想去,因为很没有力气,请小姐告诉老爷吧。”
  杜拉望着姑娘的脸,而姑娘好像对杜拉并没有什么感情。她很客气地说道:“如果你不去也没关系,明天去也行,再见。没什么,我去告诉我父亲。”
  姑娘迈步准备走了,但是杜拉阻止她说:“请原谅,小姐,我请挽留您一下,因为我想告诉您一件事……”
  “什么事呀?”
  “我想说……”
  “说什么?”
  “对不起,小姐,您理解了我的意思吗?”
  “不理解,你想说什么?为什么不去告诉我父亲?”
  加塞更加认真地听下去,因为知道了这个姑娘就是财主的女儿。啊!杜拉正在和财主的女儿调情呀,姑娘好像对他丝毫无意。等着看他还怎么办。那时,杜拉走近姑娘,接着说:“对不起,小姐,我先问问您,因为是您的事情,我应该先和您商量……”
  “我和你没有什么事情。”
  姑娘迈步退离杜拉面前。而杜拉可能以为没有人在那里,这时候很寂静,谁也不会知道,怎样糟蹋这个女人都可以。他立即冲上去抱住了姑娘,姑娘只是“哇”地叫了一声,就被他把嘴捂住了。姑娘竭尽全力拼命挣扎。杜拉把姑娘拖进草棚,拔出匕首对准姑娘的喉咙。他清楚地说道:“安嘉丽,你敢再喊我就杀死你。我不在你家干活了,因此,我现在要奸污你,谁也不会来帮助你的。”
  说完,他把姑娘推倒了,但姑娘拨开他的手,拼命地跳起来:“流氓!叛徒!马上把我放开!”


甜瓜国王插图3.jpeg


  杜拉又一次捂住了姑娘的嘴,并且用力推姑娘……但是,突然重重的一拳打在他的腮帮上,只听到“扑”的一声,这家伙四脚朝天地摔倒了。他很快地爬起来,瞪着眼睛来找敌人,然后愤怒地吼道:“加塞,你小子来找死吗?”
  “不,我来找白天你带人抓去的我的朋友,但是我看到你调戏这个姑娘,就一直瞧着你这个下流鬼!”
  “你跑不到哪儿去!”
  说完,杜拉重新扑上来。角斗开始了。在月光下,可以看到像撒灰一样尘土飞扬。加塞逐渐占了上风。杜拉退到牛棚,走投无路,便抽出门闩向加塞打来,加塞闪过,两个人进入了牛棚。受惊的水牛挣脱缰绳,跑到外面去了。


甜瓜国王插图4.jpeg


  加塞仍然步步紧逼杜拉。杜拉一直退到牛栏旁,那里有一根立着的木柱,他绰起来向加塞抡去。加塞闪身躲过,抓住了木柱的一端,挥起反击。杜拉以为木柱要到,赶紧向下躲闪。待他抬起身时,加塞的木柱刚好劈将下来,穿透了杜拉的胸膛。“扑!”杜拉倒下去了。加塞急忙逃离那里,但是为时已晚,因为被惊动的人们赶来了。带着武器的人们立即从四周包围过来,把加塞围在中间。人群中,有财主先生和他的女儿。
  财主和气地问加塞:“你是谁?”
  “我是卜德库马的兄弟。到底您把我的兄弟关在哪儿了?”
  财主反而愉快地笑着说道:“你的卜德库马不在这里,他到京城去了。”
  加塞呆愣着:“先生,您不应该说谎,不应该讽刺。我在您的手心里了,您把我抓去和我的兄弟一起杀死吧,我不害怕。我打死了您的这个奴仆,我应该有罪。我不逃走,任凭您治罪吧。”
  财主望了望牧长的尸体,说道:“你打死了杜拉,我倒要感谢你,因为这家伙背叛了我,敢小看我的家族,敢调戏我的女儿。你没有罪,倒是我女儿应该感谢你的恩情。”
  “既如此,我也向您表示感谢。但是请您实话告诉我,让我相信,究竟我的兄弟卜德库马到吴哥通干什么去了?”
  财主一字一句地说着,以表示他的诚实:“我说谎没有什么用处。早晨国王公断,使我和那个园丁和好了。不仅如此,国王还把杀死我的水牛的那块铁石拿去制作长矛,用来守卫园丁的瓜园。以后卜德库马在这一带要有权了。他去吴哥通就是为了去拿回那支长矛。你回去等候他吧。”
  加塞这才听得入耳,因为他早上确实看见了国王的武士们。
  “那么,我告辞先生回家去了,好把这件事告诉卜德库马的母亲和我的母亲,因为我们都相信,卜德库马被拘留或者死掉了。”
  “哦,你去吧,如果卜德库马回到家,请你来告诉我一声,以后好交个朋友嘛。”
  “是,没什么。”
  加塞从财主家出来,心中想道:“咦,我说去帮助我的伙伴,结果没有帮助到我的伙伴,反而帮助了人家。大概那位姑娘也对我知恩了。”
  青年愉快地走着,当夜回到了家里。

  京城里。国王带着甜瓜长官来到了王宫。他吩咐工匠拿那块奇特的铁石去打制成矛头。过了三天,国王把甜瓜长官叫去,把长矛交给他,并且说道:“这是给你甜瓜长官守卫瓜园的长矛。就像我所宣布的那样,你可以刺死敢于侵入瓜园的人或动物。”
  卜德库马接过武器,恭敬地举过头顶:“遵旨。我要警惕地守卫瓜园。甜瓜成熟了,我就立即拿来献给陛下,不敢怠慢。”
  甜瓜长官叩别国王,返回了故乡。
  甜瓜长官走了后,国王传旨召来太师和占卜家。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来到了国王面前。国王说道:“太师,占卜家,你们已经知道我的忧虑了。我去森林里散心,是为了摆脱忧虑,但是只能摆脱一会儿,一回到宫中,那忧虑又油然而生。确实,作为人民拥戴的国王,总是要考虑到国家的命运。我作为民族的代表,也经常考虑国家的命运。先生,我老了,我的忧虑很对。正如你们所知,我没有儿子继承王位,只有一个女儿。至于这个女儿,我也很难挑选和她匹配的男人。我女儿的丈夫,不论是王族、平民还是官员,只要他有能力,有德行,能够治理王家财产,保护人民,能够作为我们人民的庇荫就行了。丹崩葛罗宁是纯粹的平民,为什么能做七年国王呢?因此,平民和国王不是什么值得争论的条件。一旦登上宝殿,而且具有天子十德,他便同样叫做国王。【译者注:天子十德,即:济、义、卫、信、睦、严谨、厉害、不辱于人、忍耐和不违法规。】现在,我请太师帮助考虑这件事。还有占卜家,请帮助推算一下这个过程。”
  太师老婆罗门回答国王道:“陛下,我也有同样的忧虑,我也想找到陛下的继承人。但是目前,我还没有发现哪个男人具有登基的条件。我把这个任务留给占卜家,请他来帮助寻找吧,因为他能从他的小写字板上看透我们国家的命运。”
  “是的,占卜家,请您根据您的数字观察一下,究竟我女儿的命运要嫁给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那个男人能够治理我们的国家吗?”
  老占卜家鞠躬向国王致敬,然后开始在小写字板上写占卜文字。一般的人是看不懂什么意思的。他擦掉后,反反复复地增减一些点。过了很久,老占卜家放下写字板,虔诚地双手合十,说道:“陛下,据卜算学的数据显示,公主将有一个和她十分匹配的丈夫。那个男人也是王族,但是已经很久远了。那个男人很有福德权威,能够统治我们伟大的国家。”
  “善哉!很好,我非常高兴。但是那个男人在哪里呢?做什么工作?”
  老占卜家再次弯腰凝视着写字板,很久才抬起头来说道:“陛下,据数字显示,他目前是一个普通人,在我们京城的西南方,靠着一个山脚……”
  “究竟那位有德之人以何种方式来接受我的财产呢?”
  老占卜家擦掉又重新计算,在写字板上增减数字,花了很长时间。然后他双手合十:“陛下,据推算,那个男人将和平地继承您的王位,他没有觊觎王位的野心。”
  国王微笑着点点头。他转向太师:“我相信那个男人非常诚实谦逊。如果按照老占卜家的预言,他大概还没有意识到。那么,太师有何想法呢?”
  太师老婆罗门微微鞠躬,说道:“陛下,一般来说,有德之人有时意识不到自己会当国王,就像波涅格莱那样,听说有德之人来到了,便和人家一走去看有德之人,但恰恰是他本人应该登上宝座。【原注:请读《丹崩葛罗宁的故事》。】因此说,应该继承王位的国王,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会来到这里的。”
  “是呀,太师,确实是这样一个过程,请太师帮助观察这件事吧。现在没事了,太师请回吧。”
  然后,国王对占卜家说:“您老人家也请回吧。我非常感谢。请您也帮助继续观察这件事吧。”
  两位老人微微鞠躬,辞别国王,退出去了。

  一个下午,云彩随着北风飘荡。天高气爽,百鸟齐鸣。植物的世界随着习习微风轻轻地摆动着叶片。在花园中,一两只蝴蝶,毫不理睬黄昏将临,它们在园中的花丛间,来来往往,飞舞盘旋,好像是在向一个姑娘炫耀自己艳丽的装饰。那个姑娘坐在花丛旁边的石椅上。她就是占达列瓦黛公主。美丽姑娘的思想正在飞向未来。一个她经常祭奠的人的形象,一直飘荡在她的幻觉中。已经过了多年的印象,仍然活跃在她的脑海里,一刻也没有忘记。即使毫无重逢的希望,但思虑的生命仍然顽强地生存着。
  公主收回思绪来考虑王家财产的事情。对于这件事,公主的忧虑并不亚于她的父亲。她想道:“每一个国家都要有保护人民的人,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人,国家就一定会毁灭于贪心的敌人。而且,如果保护国家的那个人没有能力,缺乏勇气,也就和没有那个人一样。究竟由谁来做这个伟大祖国的最高首领呢?如果那个不幸的男子还活着,大概他会有能力,有气魄,能够控制朝廷,使这个王国巩固繁荣下去。但是有什么办法呢?他只有灵魂,而他的形象只是处在自己的梦幻中,毫无希望!”
  公主正在遐想,忽然听见脚步声。她转身看见太师老婆罗门走过来。太师礼貌地向公主点点头:“公主,我在宫中到处找你。你怎么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这里呢?”
  “我太烦闷,在宫中呆不住,就出来到这儿坐着玩了。老爷爷,您也有什么忧虑吗?喏,请坐在那个椅子上吧!”
  公主称太师老婆罗门为“老爷爷”,是根据他的年纪,同时也是亲切的称呼。公主指着旁边的一个石椅,老婆罗门按照公主的吩咐坐下来。两个人开始谈话。
  “我没有什么忧虑的,一两天就要死了,没有什么任务了,我不过还为民族的命运担心罢了。因为没有了你的父亲,我们的国家便缺少了国王。公主也可以继承王位,但总不如男人那样有权威。我说的这是实话……”
  “是的,老爷爷,我相信您。您是我们宗族的导师,您的话完全正确。对这件事我也有所考虑……现在,您对这件事情有何看法?”
  “公主,现在我们有希望了,因为老占卜家给你父亲占卜说,你将要有一个丈夫。那个人也是王族,不过年深日久变成了平民。他是一个有德之人,能够继续统治天下。”
  公主听后,默不作声,凝视着一群飞回巢去的乌鸦。他问老婆罗门道:“占卜家的话一定正确吗?可以采纳吗?”
  “公主,人们不能看透天下的事情,但是可以根据卜算学看出来。而这位占卜家的数字,不异于丹崩葛罗宁国王时代。当时的占卜家为丹崩葛罗宁国王占卜说,他只能在位七年七月七日,以后将有有德之人来接替他的王位。【原注:请读《丹崩葛罗宁的故事》。】因此,丹崩葛罗宁国王到了预定的日子,便手执葛罗宁木棒,准备除掉那位有德之人。【译者注:‘葛罗宁’是红酸枝木的音译,‘丹崩’意为棒子,‘丹崩葛罗宁’的意思为‘红酸枝木棒’,该国王即因拥有此木棒而得名。】但是毫无用处,波涅格莱赶着马大摇大摆地进入王宫,丹崩葛罗宁的王位遂告结束。这使我们看出,占卜家的预言是灵验的,值得采纳的。”
  公主微笑着点点头:“我不是说不相信占卜家的预言,因为我的父王也相信占卜家的数字,什么事情他都要和占卜家商量。我这样问,只是为了弄清楚。现在,您怎样考虑?我的父王又是怎样考虑的?”
  “公主,你的父王也和我一样,就是等着占卜家的预言实现。”
  正说话间,贴身宫女珊姑娘来到面前施礼,说道:“公主,在宫中找不到您,我太害怕了!”
  “哦,有什么事吗?”
  “没有什么事,只是来找公主。”珊姑娘低下头回答。
  公主转头看看太师老婆罗门,然后回过头来和宫女开玩笑:“珊姐,如果不是老爷爷,你早就到阴间去了。”
  公主微笑着问太师道:“我感到奇怪,您对我父亲提到我的祖父杀死一位忠臣的儿子导致国民遭难的故事,我父亲就同意释放了这些宫女,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呀?请您讲讲那个故事给我听吧。”
  太师望望珊姑娘的脸,然后转向公主:“公主,那个故事正如我对你父亲所讲的那样,就是说,财产直至国宝的毁灭,是由于你的祖父不加思考的过分恼怒。事情是这样的:你父亲少年时玩各种玩意儿。他喜欢养一只蓝苍蝇。一位忠臣近侍有个小孩和你父亲年纪相仿。那个小孩养着一只蜘蛛。你父亲经常和那个小孩一起玩耍。有一天,你父亲和那位忠臣的儿子拿着蓝苍蝇和蜘蛛互相比较,蜘蛛看见苍蝇,便扑上去把苍蝇咬死了。你父亲看见苍蝇死了,大哭大闹,叫人家找蓝苍蝇来赔他。宫女和忠臣的儿子惊恐万状,努力捉来许多蓝苍蝇给他,但是你父亲根本不要,非得要和死去的那只一模一样的蓝苍蝇。可是,谁又能找到和死去的那只一样的呢?看上去有些苍蝇和死去的那只一样,但你父亲硬是说不一样,而且哭闹得更加厉害。宫女们把经过禀告了你祖父。你的祖父由于过分宠爱儿子,失去了理智,突然下令派人抓来那位忠臣的儿子,沉到洞里萨湖中淹死了。那位忠臣看到国王这样残忍无道地杀害了自己的儿子,悲愤填膺,但又无可奈何,便携妻带子投奔云那加国,就是老挝国去了……”
  公主听到这里,双手抱住胸膛,说道:“我的父王小时候好凶狠呀,不让祖父杀死人家不甘心……后来怎样了?那位忠臣从老挝搬兵来和我祖父打仗了吗,所以损失了王家财产直至国宝?”
  “不是这样的,公主。一杀死那个小孩,突然,洞里萨湖水暴涨,淹到了王宫,仍然不断上涨。你祖父急忙准备船只装上珍宝玉器,其余船只载上宫女太监、王子公孙、文武百官,逃到扁担山居住。后来他得知,其他低洼地区将陆续被水淹没,便派许多船只去把百姓接到山顶。当时,高地和山区全部被水包围,人民困苦不堪。”
  公主长叹道:“唉!我们的人民太可怜了。都怪我祖父这样无道。老爷爷,您知道吗?是谁发的大水?”
  “公主,据说就是那位把海水吸干成为陆地,并且变出城市献给第一位国王谷梅鲁的龙王。龙王对这种无道的行为勃然大怒,便作法让大水淹没了京城。”
  “那么,是谁从我祖父手里拿走最贵重的国宝的呢?”
  “公主,云那加国的国王乘我们灾难深重之机,来威胁我们,把我们的财产,包括最崇高的国宝,全部存放到他的国家去了。你祖父非常难过。水退后,他返回了京城,立即派人去老挝索回国宝和财产,但是很不幸,暹罗国的国王先去攻打了老挝,把我们的全部珍宝都抢到暹罗去了。【译者注:暹罗国即今泰国。】损失财产的事情就是这样的。这是由于你的祖父违背了天子十德而招致的。因此,你的父王想到了以前的事,就息怒了。”
  公主静静地听着。
  天已黄昏,贴身宫女珩姑娘来找公主,公主急忙问道:“怎么样,珩姐,有什么事吗?刚才老爷爷讲了使你和珊姐以及宫女们逃脱死亡的往事。现在有什么事?你说吧!”
  “国王陛下叫我来禀告公主,明天他要像往常一样出行到森林里去。这次允许公主同去。”
  公主听了异常高兴,因为她的父亲很少允许她出去玩耍。自从那次遇险以来,总是把她留在宫中。
  公主对太师微笑着,然后又转过来问宫女:“珩姐,你知道吗?我父王也允许太师老爷爷去吗?”
  “是的,我听陛下命令所有文武官员都去。这次去森林里比以往每次时间都长。”
  “那么,我父王今夜会叫人来告诉老爷爷的。您要和我们一起去森林里玩了。”公主高兴地对太师说。
  太师也向公主微笑着。然后,老婆罗门告别了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