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森林中的战斗
  
  京城里。在允许公主到森林中去玩耍后,国王一直放心不下,因为他知道,在山区有很多野人。国王正在盼望女儿,突然宫女们泪流满面,走进来跪倒在国王的脚下。国王看不见女儿,心中一阵抽搐,问道:“我的女儿在哪儿?我的女儿在哪儿?”
  珩姑娘胆战心惊地禀告国王:“陛下,公主到山涧边的山林去游玩,被野人围住抓走了,并且把贴身的宫女珊姑娘也抓去了。”
  只是听到这样一句话,国王即刻大惊失色:“啊!我女儿被野人抓去了!”
  国王重复着宫女的话。他离开宝座走向两位近侍和将军,要他们赶快备马,出去寻找公主。近侍丹迪先生和皮阿克迪先生立即安排了这件事。将军毫不延迟,立即披挂上马,大军簇拥着国王出了王宫,直奔山林。从黄昏至黑夜,马不停蹄,踏破森林,不停地前进,前进……


  此时的森林里,月光明媚,露水开始洒在两个人的身上。公主大概是想对她的恩人表示礼貌,或者说她想了解这个青年的身世,便问道:“先生,到现在我还没有问过您,趁此休息的时候,我请问您,您叫什么名字?父母叫什么名字?家乡在哪里?”
  青年望望月亮,然后转向公主,用谦逊的言辞说道:“尊敬的公主,我的父亲叫巴多姆,我的母亲叫戴,她从前是财主家的佣人。我有两个名字:我母亲和村里人叫我卜德库马,但我父亲却叫我昭达。”
  “为什么您母亲和您父亲叫的不一样呢?”
  “禀告公主,当我出生以后,我的母亲和父亲就不生活在一起了。我父亲离开我母亲去克纠尔山出家当了道士,穿过这片森林走很多天才能到那里。我母亲哪里也没有去,她住在这西方的一个村子里。禀告公主,自从她的主人——吝啬的财主因为不按照风俗给孩子结婚,连房子带家庭被大地吸进去以后,我母亲一个人幸免于难。她盖了一座小房子,在那里谋生。后来,尽管我父亲离开她出家了,但我母亲没有搬家。她说,她住在那里是因为惋惜财主的两个孩子也被大地吸进去死掉了。”
  占达列瓦黛公主听说大地吸房子和人的事情,感到非常奇怪。她很想了解这件事情的原委。
  “先生,我很想了解那个财主的事情,大地连房子带人都吸进去,只活了您母亲一个人,这件事的过程是怎样的?请您讲给我听吧,一方面可以解闷,另一方面可以避免害怕,因为现在只有我们孤伶伶的两个人。”
  卜德库马背靠着一块向前凸出的石板,出神地望着月亮,然后转过头来礼貌地回答说:“尊敬的公主,今天夜里如果您想听这个故事,就一定睡不成觉了,因为至少要到月亮偏西的时候才能讲完。另外,这个故事会使您害怕,因为是个坏故事。”
  “不,如果您能讲到太阳升起,我就更满意了,因为我不想睡,我要睁着眼睛看这夜间的森林,看石头,看篝火,一直到天亮。”
  卜德库马(或者叫昭达)弯下腰在篝火上加了一些柴,然后抱着手依旧靠在石板上:“如果您愿意听,我就来讲讲那个故事吧。这是我童年时母亲讲给我听的,我母亲也是这个故事中的人物。”
  青年俯身坐在公主身旁,以免说话时声音太大,而且容易照管篝火。他望着美丽姑娘的脸,开始讲起来:“尊敬的公主,在我们这三隆栋省,有一个财主,他有万贯家财,整库整库的金银财宝,车辆都镶着纯金,田园连绵万里。他有成百的奴隶,有的在家里家外,有的为他种地。但是,没有一个人喜欢他,即使是他的朋友,跟他也不亲密。为什么人们都不喜欢那个财主呢?因为他吝啬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尊敬的公主,那个财主有两个孩子,大的是男孩,小的是女孩。我的母亲是亲自服侍财主那两个孩子的。财主的男孩女孩,对佣人总是宽宏大量,不像他们的父母那样吝啬。因此,我母亲对财主那两个孩子很忠诚。除了侍奉小主人外,我母亲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给财主养在屋后池塘里的鳄鱼喂食。那个池塘边有一个老爷庙,是庇佑财主住宅的神。我母亲说,那个老爷也保护鳄鱼,因此,她拿食物去喂鳄鱼之前,总是请老爷保佑她,不要被鳄鱼伤害,她也一直很安全。因此,她更加敬仰那个老爷。
  “那一天,吝啬鬼和他的妻子商量,要把他们的一对子女配成夫妻。他的贪心迫使他做得出这样的事来,因为他认为,娶别人家的女儿来给他的儿子做妻子,要损失很多财产,而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别人家的儿子做妻子,也要分财产。财主这样做,使他与公众舆论的矛盾更加尖锐了,因为这与人类的常规——正确的传统和风俗习惯——相差太远了。但是又有谁敢去和他争辩呢?即使是他的孩子,也不敢反对。我母亲对于这个违反常规的贪婪思想也感到吃惊,但她作为人家的奴仆,又怎么敢张嘴呢?
  “举行婚礼的日子来到了。那天夜里,我母亲睡下了,她梦见一个高大的老爷向她走过来,说:‘哎,戴呀,你的财主主人做了一件严重违背人类传统的事情,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卑鄙行为。除了把儿女配成夫妻之外,他的贪心还使他想把你每天拿食物去喂养的屋后池塘里的鳄鱼抓去做他儿女婚礼上的招待菜肴。这个贪心的财主考虑,如果杀牛就会吃亏,而杀鳄鱼才能得利,因为鳄鱼不会给他带来好处。哎,戴呀,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护村神,是保护鳄鱼的神。我告诉你,我对财主的败德行为不能袖手旁观。我怜悯你,因为你敬仰我。我告诉你,你千万不要和这个人混在一起,在设宴的日子,你应该远远地离开这里。’
  “那个老爷嘱咐完就走了。我母亲醒过来,非常恐惧,想道,财主儿女的婚礼一定要出事。我母亲毫不迟疑,清晨便逃出了财主家,去躲在一个地方。后来,她听到了鳄鱼的嚎叫,她知道,正如老爷所说的那样,他们在杀死鳄鱼来做待客的菜肴了。她更加害怕起来,并且等着观察下面发生的事件。她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只是听到来给财主的儿女祝贺的客人们的欢笑声。我母亲想,看来没有什么事情。但就在那时候,突然她听到,刚才的欢笑变成了丧魂落魄的呼喊。我母亲抬头望去,看见财主的屋顶和附近的树木正在倾倒崩塌,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传到了她藏身的地方。眨眼间,‘嗖’的一声,财主的房屋和附近的树木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灰尘腾空而起,好像浓云降临大地。接着就再也听不到什么声音了。那时,很多人慌慌张张、成群结队地向她藏身的地方跑来。有的人喊着:‘快跑呀,大地把财主的房子吸进去啦!’
  “我母亲非常害怕,也跳起来继续跑得远远的。她想,大地要吸到这里了。等她跑远了,才知道地陷停止了,只有财主的房子陷下去了。她停下来。过了一会儿,震动没有了,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我母亲不甘心。由于她怜悯财主的善良的孩子,又走回去看那个地方。真不得了啊!原来这里是高大的建筑和许多库房,现在变成了一个大池塘,还看得见一些碎砖瓦和木料,使人知道是房屋的材料。但是很奇怪,那个老爷庙没有遇难。
  “我母亲说,她对这个事件很伤心,她太可怜财主的两个孩子了。后来她去拜了那个老爷,感谢老爷事先告诉她消息,使她幸免于难。然后,我母亲在那附近盖了一座小房子,像普通农民一样过日子。大地吸财主房屋的故事就是这样。”
  公主长出了一口气,表示对财主儿女的怜悯。然后她问青年道:“那么您的父亲为什么又叫您昭达呢?”
  “公主!这是另一个故事:在我12岁时,我辞别了母亲去寻找我的父亲——在克纠尔山的道士。遇到他后,我拜见他。他已经很老了。他问我:‘啊,昭达,你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译者注:昭达,意为爷爷的孙子,是老年人对少年的称呼。】我给他讲述了他以前的事情,告诉他,他是我的父亲,他才知道了。道士就这样一直叫我昭达。我在他那里侍候他许多年,直到他仙逝。尊敬的公主,我的名字的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您的名字太好了。还有,我想知道另一件事,就是您包起来的三颗甜瓜籽和一块石头,究竟是干什么用的?”
  “禀告公主,这是我父亲道士的遗产。逝世前,他把这甜瓜籽给我,让我拿去以种甜瓜为职业。而那块铁石,他给我作为随身携带的财产。因此,等回到家乡后,我就要种这甜瓜。”
  “我相信您的甜瓜一定很甜。”
  美丽的少女微笑着说,而青年也愉快地回答道:“我一定摘甜瓜来献给公主。”
  两个人高兴地笑着。公主好像对这片森林没有一点儿恐惧心理。
  此时,露水更大了。公主冷得用手紧紧地抱住胸膛。年轻人又加了一些柴禾。公主说:“先生,您该休息了,因为已过半夜,您一定很困了。”
  “没什么,公主,我能忍耐到早晨。我估计天快亮了,因为东方升起了一颗最亮的星星,我相信那是启明星。诺,公主请看!”
  青年抬起手指给公主看。美丽的姑娘顺着年轻人的手指望去。
  群星,跨过两个遐思冥想的人,匆匆向西方奔去。突然,在林边,出现了奇怪的人影。卜德库马耳朵灵,马上转过身去,看见是人。他以为是来寻找公主的武士,便喝问道:“谁呀?”
  没有听到回答,那人影就来到了。借着模糊的月光,看到那是真正的野人。青年赶紧告诉公主:“公主,注意!野人来了!”
  占达列瓦黛公主浑身战栗。她站起来急忙跑到青年背后。青年把甜瓜籽包紧紧地掖在腰上,警惕地握住那块石头。他再次对公主说:“他们来得更近了,请公主保重!”
  “咱们跑吧,先生。咱们找地方躲起来。”
  公主用力拉青年的手,但已经晚了,因为那时候野人正好来到了。有两个人扑过来攻击卜德库马,但是他们“扑”地倒下了,因为卜德库马的石头击中了他们的前额。又有四五个带着棍棒的野人冲过来抡起大棒向青年打来,卜德库马用石块架住,所有的棒子都折断了。勇敢的卜德库马抓起一根有鲜红炭火的木柴向对手进攻,一个野人大叫一声“呜!”一下子倒了下去,滚进了石缝。勇敢的年轻人还在对付纠缠着他的两三个野人。突然,年轻人大吃一惊,因为那时他听见公主喊道:“哎哟,救命呀,他们抓住我啦!”


甜瓜国王插图1.jpeg


  勇敢的卜德库马迅速地转身奔向后面两个正在拉扯公主的敌人。他跨过一块石板,用石头去凿一个人的头,但那个人躲过了,并且用木棒凶狠地反手还击。另一个人带着公主继续往前走。卜德库马用了两分钟把对手打翻在地,使他命丧黄泉。卜德库马正准备再去救公主,突然,刚才和他交手的那些人冲过来拦住了他的去路。他奋力打通道路,又用石头武器打倒了两个敌人。年轻人如愿以偿地冲过去赶上了公主,但需要再次和另一个敌人博斗。战场就在山涧边,年轻人极其小心谨慎。他很难打败这个敌人,因为那人的力量也很可观。恰在此时,又有一个野人参加进来。
  在敌人腾不出手的时候,占达列瓦黛公主冲过去拣起一根燃烧着的木柴,抓住机会向一个敌人的背上戳去,那个家伙被烫得发慌,转身来寻公主,并且举起大棒……但是他“扑”地一声倒下了,因为卜德库马在他背上捅了一石头。青年只剩了一个敌人,便过去和那个家伙搏斗,而公主又重新来到他的背后。刹时,敌人喊了一声“呜”便倒伏下去死掉了。卜德库马急忙抱住公主退上高处。他想,要逃出敌人的手掌了。但是又有两个人冲过来了。他很愤怒,对公主说:“公主,请您静静地躲在我的后面,我去对付这些野人,把他们全部丢下山涧去!”
  卜德库马与敌人展开了搏斗,他的奇特的石头,擦到皮破,碰到命伤,敌人一个个倒下去,有的滚下了山涧。只顾前面,忽然他的头上挨了重重的一棒,立刻倒了下去,但他还没有失去知觉。当一个人向他扑过来时,他踢了那人一脚,乓……呼……那个人滑下山涧去了。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冲向公主。
  那时,突然又来了一大群人,有的还拿着火把。青年和公主大吃一惊。
  “公主!野人来得太多,我们肯定要死了,但是我要和他们战斗!”
  “先生,您不要出去,我们藏在这儿,他们找不到我们。”
  青年紧紧地抱着公主的身体,说道:“公主,我要像我说过的那样来保卫您,就是说,敌人要想碰到您,除非先把我杀掉。”
  “先生,如果您死了,我也不愿意活着。”
  美丽的少女也抱住年轻人。此时是危难时刻,但也是他们两个表示生死斗争在一起的时候,是互相披露决心的时候。
  人群越来越近了,他们两个搂抱着靠在一块石板上。由于恐惧,他们几乎不敢呼吸。他们像是想要把自己熔化在石板里。藏是藏,但是卜德库马仍然随时准备在敌人来到,不能躲藏时进行战斗。那时,身边响起了“扑噜扑噜”的声音,卜德库马“唰”地转过身来……但是,一个人重重地压在他身上。卜德库马像个勇敢的大力士反手抵住那个人,摔跤式的搏斗在山涧边展开了。占达列瓦黛公主害怕得睁大眼睛,只看见正在滚来滚去的身影。她惊惶失措。不知如何帮助她眼前的男子。人群来得更近了。公主吓得浑身发抖,想道,她逃不脱野人的手心了。她跑去躲在一个山洞里,眼睛望望那些人,又转过来观察正在搏斗的人。突然,公主情不自禁地大叫一声“哎哟!”因为那时候,她看到那身影滚下山涧去不见了。公主相信,一定是她的男子滚下山涧去了,他一定死掉了。她伤心地流下了眼泪。那时,刚好人群也来到了,有一个人走过来几乎踩在公主身上,但他没有看见。
  美丽的少女听见他们说道:“没有看见,只见刚刚死掉的野人的尸体,公主一定死在野人手里了!”
  听至此,公主高兴起来,因为她知道,这是近侍来寻找她了。她听见他们又说道:“我们去回复国王说没有看见。”
  另一个人商量道:“太奇怪了,为什么有野人会死在这里呢?我们是在西边和野人战斗的呀!”
  “谁知道呢?恐怕他们在那边受了伤,跑到这边来死的吧。”
  “哦,恐怕是这样。”
  听见这些话,公主相信,这一定是她的武士,她把这些武士当成了野人。在他们准备回去时,公主叫住了他们:“停下,停一下,等等我,我在这里……”
  两个人转回来打着火把照了一下,惊喜地叫道:“啊!公主!公主!公主还活着,公主在这里!”
  两个人鞠躬向公主致敬,然后才说道:“国王来寻找公主了,陛下在西边等着呢,请公主走吧!”丹迪和皮阿克迪便领着公主走了。
  美丽的姑娘跟着近侍,一会儿便来到了骑在马上的父亲面前。一见到女儿,国王立即下马来扶住她:“父亲没想到你还活着。我们在这里遇到了一群野人。他们抵抗我们,但不久就四散奔逃了。孩子,他们把你抓去放在哪里了?”
  公主悲喜交集。她赶紧向父王叙述了她遇到一个男子救了她,直到那个男子和野人战斗掉下山涧的经过。她请父王赶快派武士去及时寻找那位男子。国王听后,对宫女们的谎言非常生气。但由于时间紧迫,国王便命令武士去找公主所说的地方。随后国王和公主也去了。
  那时,天已黎明,国王看见许多倒在地上的野人尸体。
  “那个男子太勇敢了!”
  “的确是这样,父亲,他很厉害。如果不是他,我非死掉不可。”
  “是的,父亲的宝贝!但是你的宫女珩姑娘对我说,你被野人抓去了,并且抓走了珊姑娘,我才急急忙忙连夜赶来。这么说,宫女们一定是欺骗我了,回去后看我不好好地收拾她们一顿。”
  “不要惩罚她们吧,父王!她们这样说,不过是因为害怕您处死她们罢了。”
  谈到这里,去寻找的将军过来施礼,禀告道:“陛下,我派人去各处都找遍了,没有找到。大概是掉到山涧底下去了,涧底下有湍急的流水!”
  公主大失所望,眼泪夺眶而出。她再次命令将军:“请你带人再去寻找,找遍所有石缝,因为他们摔跤时,肯定是在这一带。”
  国王也向山涧里望去,然后摇摇头,回答公主说:“不容易找到,山涧太深了,如果从这儿掉到下面,早就粉身碎骨了。好了,女儿,我们回宫去吧。有什么办法呢,那个男子命中注定要葬身在这个山涧里。好吧,我们回去后,设供祭奠他,以报答他的恩情。”
  公主泪流满面,抽泣着跟在父亲身后。她看到那尚未熄灭的篝火,更加悲痛,但她强忍着,随父亲走向为她备好的马。国王、公主和武士们回京城去了。


  其实,当卜德库马和敌人一起掉下山涧的时候,并没有落到水里。他及时攀住了一根伸出来的树枝,并沿着树枝爬上了树杈。他悄悄地藏着,恐怕敌人再来。卜德库马还时时刻刻担心着公主的命运。
  太阳升起来了。他下了树,回到山涧边。他仔细地环视四周,希望遇见公主。他想,后来的野人不会找到公主,因为她隐藏的地方太黑了。但是当他想到公主躲藏的地方离涧边太近,大概会滑进山涧去的时候,他的额头渗出了汗珠。他心神不定地在森林中继续前进。他遇到了许多野薯。年轻人非常高兴,因为腹中正饥,便把野薯挖出来生吃了。他一边走着,一边嚼着野薯。一路上,他遇到的只是大群的猴子、猩猩和许多不知名的鸟类。至于老虎、大象等凶猛的野兽,他都没有遇到过。这使他想到,猛虎不食知恩人。他不住口地默念着父母的名字,以求保佑。他心里也总是想着父母的恩情。他好像明白了,没有必要害怕那些野兽。
  这个年轻人,饿时摘野果充饥,夜里爬到树尖上睡觉。他很警觉,只要有一点儿奇怪的声音触动他的听觉,他立刻就会惊醒。但是那些声音,只不过是夜间离巢觅食的鸟儿拍打翅膀的声音而已。


  就在卜德库马穿过森林走向家乡的同时,吴哥通的王宫里,陪伴公主的宫女们,黑沉着脸双手合十坐在国王面前,连假装被野人抓去而逃避回王宫的珊姑娘,也被国王派人抓回来了。国王声音响亮地说道:“你们好大胆,竟敢来欺骗我这个大地的主人。我女儿落水遇难,你们竟敢谎报说被野人抓去了。由于你们纵容放任,使我女儿遇到这样的危险。现在我要把你们全部处死。”
  听到这句话,宫女们就像看见阎王已经站在面前,顿时哭声大作。
  这时候,占达列瓦黛公主来到了。她身后跟着一位老婆罗门,他是太师。看到宫女们的恐惧,公主很悲伤,便对父王说道:“尊敬的父王,请您原谅这些宫女们吧,因为我已经活着回来了。另外,我遇难也不能怪罪她们,是我强迫她们下去洗澡的。”
  “确实是这样,亲爱的女儿。但是他们敢来欺骗我!”
  “是的,她们说了谎,但那只是因为她们害怕死掉!”
  国王不听公主的话,他坚决地说道:“但是现在她们也要由于说谎而死亡。如果她们说实话,我倒要宽恕她们一些。女儿不要再提相反的意见了!”
  公主不作声了,而宫女们也更加失望。国王命令刽子手把宫女们带出去。这时,太师老婆罗门上前向国王施礼,说道:“请最尊贵的陛下恕罪,我请求对处死这些宫女的事情发表一点意见。”
  “太师请讲。”
  “我没有什么其他意见来反对陛下的意愿,我谨请陛下回忆一下,在陛下的父亲塞纳加王朝时陛下的过去,我们的国家遭受了特别的损害,我国的全部财产,直至最宝贵的国宝,全部丧失了。究竟那件事是怎么引起的?那件事的起因,是陛下的父王过分溺爱陛下,由于死掉一只蓝苍蝇而令人杀死了一位忠臣的儿子。请陛下仔细想一想,我恐怕陛下的命令发出后,会像陛下父王朝代那样再发生奇异的事件。”
  国王沉着脸听着,太师继续说道:“尊敬的陛下,公主还活着,因此应该留下这些宫女,让她们继续服侍公主。”
  国王点点头,说道:“我想起太师讲的事情了。我接受您的意见。”
  然后,他转向刽子手,重新发出命令:“喂,你们把她们放掉吧!”
  刽子手们马上放开了宫女们的手。一脱开刽子手的手,刚才浑身发抖几乎丧命的宫女们又高兴起来,双手合十跪在国王面前,对国王听从了太师的话,留下她们的性命表示谢恩。
  国王说道:“你们要重新效忠于我!”
  “是!”宫女们异口同声地回答。
  国王高兴地微笑着,吩咐那些宫女继续服侍公主。对于父王宽恕宫女们,公主非常高兴。她愉快地带着宫女们回后宫去了。但是她还有一件担心的事,就是想到那不幸的青年。公主的思想经常飞向那个男子的灵魂。由于相信卜德库马已经死去,公主总是请父亲花费钱财为卜德库马祭奠,公主也毫不羞涩地参与祭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