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占达列瓦黛公主
  
  下午,天空晴朗,阳光照耀着大地。在幽静的山涧旁边的森林里,一群少女正在愉快地玩耍,有的唱歌,有的跳舞。在这群少女中间,有一个美丽的姑娘。鸭蛋形的脸庞,头上的首饰琳琅满目,额上垂着整齐的刘海,耳垂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玉耳环。她斜披着披布围着丰满的胸脯,披布垂下来盖到腰间。她把丰润的双手撑在一块石板上,侧着头随着歌舞清脆地欢笑着。有的少女采来鲜花,毕恭毕敬地鞠躬献给她,她温柔地微笑着把花接过来。就凭这一点,谁都能够猜出,她是国王的女儿。的确,她是吴哥通国王的独生女儿。【原注:据柬埔寨历史记载,这位国王名叫施哈努国王。】公主的名字叫占达列瓦黛。
  今天公主心中烦闷,便拜别了父王,带领宫女们来到这片森林中玩耍。在欣赏完宫女们的歌舞后,她想到山涧里去洗澡,让明净清澈的涧水洗去心中的郁闷。
  “珩姐,珊姐,今天我们到这山涧来玩,我想下去洗洗澡!”
  公主叫着她的贴身宫女,她们二人尊敬的回答道:“是,但我们两个没有来过这里,没有下去过,不知道深浅!”
  “不,看这么多起伏不平的石头,估计不会深的,我们可以去玩儿。”
  公主说着,抬起柔软的手指着露出湍急水面的石头。大家都尊重公主的意愿,并且由于她们也都想洗澡,便决定换掉衣服,下去游泳玩耍一会儿。公主攀住一块石头,让身体随着流水漂浮起来。清澈的流水抚摸着她的皮肤,一群小鱼游过来围绕着她,但当它们发现是人的时候,便惊慌地争先恐后地游走了。一些擅长游泳的宫女,拍着水溅起水花,打湿了附近的石头。公主见宫女们愉快地游着水抓石头,也学她们的样子拍着水从一块石头游向另一块石头。每当攀住的时候,宫女们便欢笑着对公主表示称赞:“公主真善于探身抓石头啊!”
  受到称赞后,公主的兴致更高了,她又探身去抓附近的一块石头。她以为,这块石头也像她抓过的那些石头一样牢固,但是这是一块断石。由于水在流动,她刚一抓到,那块石头就活动了……公主一撒手,水便不停地推动着她的身体。美丽的姑娘左扑右抓,但都没有成功,她的身体不断地滚动着。宫女们大惊失色,有的游着追赶,有的爬上岸跟着跑,但都跟不上水流的速度……完了,没有希望了。她们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珩姑娘和珊姑娘比其他人更加惶恐不安。
  两个贴身宫女泪流满面,商量逃脱死罪的办法。她们两个商议道:“公主被淹死在山涧中,我们的生命也就危险了。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使我们逃脱死亡,就是我们去禀报国王,说公主被一群野人抓去了。”
  珊姑娘对宫女们说道:“哎,姐妹们,我们回去后,逃不脱拿脖子去祭钢刀了。究竟我们想逃到哪里去呢?跑到哪里都不成,我们应该回王宫去。但我们要禀报国王,说公主被野人抓去了,因为国王也知道这一带有不少野人,他一定会相信。而我呢?我要逃走。姐妹们照我们考虑的去禀告国王,并且补充说,我本人也被野人抓去了。”
  “是呀,这样考虑才对,我们大概能逃脱死亡了。”
  她们擦干眼泪,穿好衣服急急忙忙地回去了。

  尽管水流拖着她翻来覆去,但占达列瓦黛公主并未失去知觉。她经常伸手去抓左右碰到她身体的石头,但不久她就精疲力尽了,渐渐一点点地下沉,水也呛进了她的喉咙……她惊慌失措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哗啦!”一声跳水声,使她的精神又振作起来一些。她睁开眼睛才知道,她的身体托在一个男人的手上。由于恐惧,美丽的姑娘本能地紧紧搂住那人的脖子。那个人带她上了岸,把她放在一块石板上,她才完全恢复了知觉。姑娘急忙抓住撕破了的裤子,羞答答地把身体围起来。但此刻她非常高兴,因为逃脱了死亡的威胁。在自己的救命恩人面前,这点儿羞耻算不了什么大问题。
  公主对面前的青年说道:“您对我恩重如山,如果没有您,我就没命了。我太害怕了,当时我完全昏过去了。”
  那个人礼貌地回答公主:“我没有考虑什么恩情。怎么样,您舒服些了吗?没有什么地方疼痛吧?刚才水冲击着您一定会碰到石头的。”
  “没关系,先生,即使疼一点儿,逃脱了死亡也就把一点点儿疼痛全忘掉了。”
  那位青年审视着公主的身体,问道:“我很奇怪,您为什么会淹到这个山涧里呢?您是谁家的孩子?这里有村庄吗?”
  公主理了理头发,说道:“我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是当今国王的女儿。这里不是村庄,是森林。我和宫女们玩水,突然失足落水了。”
  一听说是公主,年轻人便俯身低首,举手合十:“请尊贵的公主原谅我刚才说话不当,我不知道您是公主。”【译者注:在柬埔寨,对王族讲话要用王族用语,由于青年不知道是公主而没有使用王族用语,所以说“说话不当”。】
  “没关系,先生,您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应该向您表示敬意。请您坐在那块石头上。”
  公主指着一块石板让年轻人坐下。年轻人谦逊地遵命。坐下后,他接着问道:“公主,您的危难,您父王知道了没有?”
  “我不知道宫女们有没有去禀告我的父王。”
  “现在,您记得回城的路吗?如果认识路,我保证护送您。”
  “我根本不认识路,没有希望了。”
  年轻人看了看森林,然后说道:“现在,请公主先上去找一找下水洗澡的地方,恐怕宫女们还在等着您呢。”
  说完,青年站起来,公主也站起来,两个人穿着湿漉漉的衣服,离开了那个地方,沿着山涧向高处走去。公主跟在青年的后面,有的地方需要跨过石头,公主就毫不犹豫地抓住青年伸过来的手,在他的帮助下越过去。
  黝黑的皮肤,卷曲的头发,臂膀上生着结实的肌肉,手脚粗壮,这个人完全像一个优秀的斗士,他是一个英勇果敢的青年。在他的腰侧围着一块布,形成一个不大的凸起,使人一看就知道那里有个包裹。公主一边跟着走,一边观察着那个人。她暗暗称赞他的人品,并且从内心感到信赖。但是有一个疑惑,公主便问道:“先生,您围在腰上的是什么包袱呀?是烟荷包还是衣服包?怎么您不解开把它拿出来,好让风把它吹干?”
  青年摸摸那凸起在自己腰上的包裹,回答公主说:“不是烟荷包,也不是衣服包,是铁石和甜瓜籽,这东西不要吹干也可以。而且,如果解下来,长长短短的,反倒不好走路。我先把它放在腰上,等到了地方再解下来。”
  边说边走,来到一个地方,公主记得她就是在这里下水玩耍的,便对青年说:“到了,先生,这就是我和宫女们下去洗澡的地方。”
  年轻人停下来,而公主环视着周围。她没有看到任何人,宫女们并没有等她。
  此时,夕阳西斜,彩云缭绕,百鸟归巢,鸟儿的叫声随着轻风飘荡,使人产生一种恬静而又凄凉的感觉。公主心中焦虑,泪水夺眶而出。她哽咽抽泣着,因为她不认识回城的道路,一定会死在这里。但这时候,青年帮助她打消了忧愁:“您的父王一定会来找您,我们应该在这里等着。在等待的过程中,请您不要太担心,我保证一直照顾您。今天夜里我把我围着的这块布铺下给您睡。”
  说完,年轻人解下了腰上的那块布,他拿出那块石头,原来是一块像玉米棒子样的长圆形的铁石。挨着那块石头,还有一个小包,打开来,看到有三颗甜瓜籽。他把甜瓜籽重新包好,放在铁石旁边,然后把那块湿布铺在附近晾干。
  看到青年对她这样体贴入微,公主心里涌过一股暖流。她擦掉眼泪说:“善良的先生,我把希望寄托在您身上了。除了您之外,我没有别人了。先生啊,这森林里一定有凶恶的野兽,可能这一带还有野人。我父王不容易来到这里,我很发愁。”
  年轻人微笑着勇敢地说:“请您不要太忧愁,野兽和野人要想动您一根毫毛,除非把我咬碎撕烂!”
  这句话大概是年轻人为了解除公主的恐惧心理而说的,但是在像占达列瓦黛公主这样需要依靠的女子心中,却产生了无比深刻的含义。在这万籁俱寂的气氛中,年轻的公主对这勇敢的青年万分感激。公主的话于是脱口而出:“的确,如果把您咬碎了,它也不会留下我的,我也不甘心,我要在下一分钟跟着您死去。”
  青年激动地听着公主的话。他凝视着少女的面孔,把它深深地印入眼中。太阳落山了,夜色一点一点地铺开了黑暗。青年搜集来一大抱干树枝,放在住处旁边。他对公主说:“火对我们有两个好处:一,可以驱除寒冷;二,凶猛的野兽一定怕火。我要把柴堆起来,点上火一直烧到天亮……”
  说完,年轻人拿起那块长石头“啪啪”地敲击近旁的一块石头,然后拿一段干柴去接火星。只是“啪啪”的一两下,火花便燃着了干柴,冒起烟来。公主非常赞佩这个青年的知识,她微笑起来。当篝火燃烧起来的时候,美丽的少女便靠着旁边的一块石板坐下来。她默默地用眼睛注视着青年的脸,年轻人也看着公主的脸,然后转过去照顾篝火。感情更加沸腾了,两个年轻人好像是深刻地理解了对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