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守夜


  现在,就用精神
  铺垫这个夜色吧
  让灵魂飞骥天马,约千里草原
  梦拥,倚月抚琴

  把乡愁涂满皑皑白雪
  追寻一朵白烁中的嫣红
  那宿命的诗约

  艰难地爬过年关,然后
  在一枚萧瑟的枫枝上
  等你,直到岁月的愁绪
  白发三千丈

  然后,一同老去
  望穿岁月的尽头
  你守候到苍苍白发
  我虔诚到禅意成佛


  拥有我的夜


  不止一次的
  在你的暗夜,闭上
  含泪的眼眸
  撕碎梦的甜蜜
  在戛然道别的口岸

  梦里,描摹红色云霞
  留下贪婪的醉吻
  缓慢云游的河谷,
  乡愁岸柳成行,让我
  欢腾的马群和柔美的情歌交融
  匍匐云霞的光芒
  我在我唯一的仙境
  翻阅一首自由诗
  拥有我的夜


  乡情


  沿着年关的脉络滑行
  急切解开思的缰绳。奔跑
  向一处四面漏风的更屋
  窗台一盏嫣红,向我招手

  故乡的诗,坐在怀里
  簇拥着升腾的炊烟。我感受一双翅膀
  怜惜的蒹葭,出没于深秋的色泽

  入梦,让心的火焰
  奔跑童年的沟壑,去找回
  久远的乡音和畅快的呼吸。这个村庄啊
  盛满
  我古典的脊梁,和我出走的苍茫

 

    寒夜醉梦


  梦里或者梦外
  必定有朵鲜花盛开
  从秋风下的红枫,抵达
  雪域高原静静的凝眸
  一曲笙箫,是唯一不落的歌声

  这数九的塞北
  风流,就是旷野醉酒的呼吸
  那滚烫的胸膛,流淌着
  春江花月夜的弹奏
  羞怯的温柔,绝不遗忘的净美

  深邃的寒夜
  以诗人的尊严站立
  向星空。我打开一个人最盛大的晚宴
  用孤独,擂响最狂欢的钟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