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就知道俄国大文豪托尔斯泰的一句名言:人并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而是因为可爱才美丽。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真理,从来没有仔细揣摩过。如今,眼瞅着年逾花甲,我却还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样,因几年前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潜伏》中的翠平,引发了我对这句名言作进一步探究的热情。不错,女人的美丽来自她的可爱。但如果再追问一句,女人因什么才可爱?我相信,答案就不会那么统一了。

  从理论上讲,具备优秀品质的女人都是可爱的。比如,善良;比如,智慧;比如,优雅;比如,知性;比如,温柔……但自从看到《潜伏》中姚晨塑造的那个看上去极不适合做地下工作、“蠢得脸上都挂相”、总让人提心吊胆,到最后却让我爱得死去活来的女游击队队长翠平时,我才第一次深切地领悟:原来,女人因真实而可爱!

  文友黑人阿明说得好:“最美的风景都是自然天成的。”


  真实的女人,有一种渗透到骨子里的真性情。她们可以从容接受自己的不完美,而不会刻意粉饰自己。恰恰因为这种不完美,才饱满了女人的可爱。

  说实话,第一眼看到躺在马车上一身土气睡眼惺忪张嘴就骂人还磕着大烟锅的翠平时,我真的好失望,她怎么那么粗鲁?那么丑陋?那么没有女人味?挑这么一个女人做地下工作,还要跟文质彬彬温文尔雅智慧超群的余则成假扮夫妻,岂不委屈死了余则成?一度,我也跟剧中的余则成一样,希望组织上能把这个“危险分子”早日“请”回家去。

  然而,随着剧情的发展,不完美的翠平,却因了她的不做作,不虚伪,不掩饰,爱憎分明,嫉恶如仇,愈发显得可爱起来。

  比如,当她看到年轻漂亮的女邻居和余则成亲密交谈时,她会控制不住的流露出“妻子”的醋意,当余则成为此取笑她时,她还咧着大嘴扯着嗓门理直气壮地为自己辩护:“你不是说两口子就得像两口子样嘛?”所有人都能读懂她的话,她是爱上余则成了!

  再比如,当她听说晚秋每每跟自己丈夫做爱时都会把对方想象成余则成,一直笑容可掬的她突然雷霆大发,毫不掩饰自己的醋意,大骂她是“流氓”,吼着她“滚蛋”,继而,像个无助的小女生委屈得大哭。

  又比如,余则成难得一次很由衷地夸赞翠平穿旗袍的样子像林黛玉时,她却疑惑不解地狠狠质问:“林黛玉,在哪儿认识的野女人吧?”把一个小女子对心仪男人的爱和无处不在的小醋意演绎得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

  还有许许多多的细节,把不会装假的翠萍的可爱之处勾勒得出神入化——

  她要余则成用手给她挠痒,余却给他找来“痒痒挠”,她把失望和泄气一股脑写在脸上。

  她想让余则成跟她睡一张床上,故意假寐,用身子压住被子。可是,余索性不要被子了,背对她,裹一身睡衣蜷缩入睡。又羞又恼又心疼的她,只好一咕噜坐起,把被子哗地扔到他身上。

  她怕藏在鸡窝里的金条被盗,半夜三更趴到窗台上瞭望,惹得余则成一阵窃笑……

  如此多的缺点,非但没有削弱翠平的可爱,反而让她的形象愈加真实、生动、饱满、有意思,因了翠萍这个鲜活的亮点,给这部步步惊心神经绷紧的谍战片添加了许多活泼可爱的喜剧元素。


  真实的女人,有一种渗透到血液里的自信,她们坚信自己也有过人之处,而不会妄自菲薄。恰恰因为这种天然的自信,才凸显了女人的可爱。

  不错,翠平不识字,没文化,少修养,既没有左蓝高贵典雅的气质,也没有晚秋知书达理的韵味,但她从不认为自己一无是处,她对自己很早加入中国共产党,当过游击队长,有一手好枪法,好身手,会骑马什么的,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甚至,骄傲得很。

  每当余则成提出要营救自己人时,翠平立马就会变成英姿飒爽的游击队长:“给我一支枪,给我配两个人,我冲进去把人抢出来”。

  一直暗恋着余则成的晚秋服安眠药自杀,余则成还在用万能钥匙磨磨唧唧开门呢,翠平长腿一撩,啪地就把门踢开了。余则成刚准备抱着晚秋去医院,被翠平一声大吼制止了——她不允许自己深爱的男人接触别的女人的身体。一把抱起晚秋,她噔噔噔就出了家门,乖乖,酷毙了!

  余则成说翠平一端起抢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特有魅力,她直直地问,什么是“魅力”?余则成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应付了一句:“就是好!”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真心夸自己呢,她转过身去,清水出芙蓉地嫣然一笑,天,整个电视画面霎时变得生动起来!

  送晚秋去西柏坡参加革命时,晚秋说,她想跟翠平拥抱一下。翠平自然清楚这女人的心思,直通通地说了一句,你还是抱老余吧!气氛一下尴尬起来。结果,她假装大度地加上一句,我不在意!哈,真是可爱到家!

  最有意思地是,当她和余则成憧憬解放后的幸福生活时,余则成说,她可以回乡当乡长,她很自信地点点头,然后很认真地加上一句,你可以给我当副乡长。哈哈,余则成哭笑不得,我却忍不住笑出声来,翠平,好可爱!


  真实的女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无私和坦诚。她们坚守自己的信仰和价值取向,往往不会处心积虑,更无须设防。恰恰因为这种无私的坦诚,才成就了女人的可爱。

  因为对党的忠诚和信仰,翠平一度无法忍受地下工作者的那种“安逸”的生活,她曾很直率地对余则成说:“老这么呆着,吃吃喝喝,糟蹋钱,对组织有什么用?”后来,她还说过一句话:“我们都不是为了钱,但我们也会拼命。”质朴的话语,把一个心底无私的共产党人的崇高境界表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朴素的阶级感情,翠平看到麻将牌的“八万”就叫“八路”,看到“负伤”的“女八路”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悲悯之心,虽然由此陷入敌人的圈套,不仅暴露了自己,还差点毁掉余则成,但我们依然可以找到最值得同情的理由来原谅她。

  更为难得的是,因为对革命的忠诚和对爱情的忠贞,翠平恪守着组织的决定,孤身带着她和余则成的爱女,日复一日地站在家乡的路口,苦苦等候爱人的归来。可是,她哪里知道,大陆这边的她,痴心不改,望眼欲穿,而在台湾继续执行潜伏任务的他,却又要和晚秋假结婚……

  电视剧到此戛然而止,我却无法接受如此残酷的结尾。

  可爱又可怜的翠平啊,我为她伤心,我为她难过,我为她鸣不平,定定地望着翠平抱着孩子在路口痴痴等候的电视画面,我终于忍不住泪眼婆娑……就在这一刻,一直为孙红雷的演技叫好的我突然改变了主意,我认定,《潜伏》中最可爱的人不是余则成,不是左蓝,更不是晚秋,而是为我党的地下工作做出牺牲的翠平!


  也许有人会说,翠平,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乡下女人嘛,没文化、爱吃醋、没头脑、粗鲁,不值得把她捧得那么高吧?也许,还会有人说,翠平就是《潜伏》的一个“败笔”,她根本不配做地下工作者。然而,我要说,朋友,你们错了,大错特错!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爱并不等于十全十美!

  还记得吗,从翠平第一次出现到她成功脱险,有一个道具是不能忽略的,就是那颗美式手雷。翠平不仅是个真诚可爱的女人,也是一个勇敢顽强的战士。她随身带着那颗杀伤力巨大的美式手雷,就是时刻准备为信仰而牺牲,这是一位多么伟大的女性啊,她绝不输给同样坚强的男人!

  翠平,白水般单纯,水晶般透明,赤子般无邪,阳光般乐观,勇士般英气勃勃,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面对这样一个真实透亮可爱至极的女人,哪个好男人会不爱呢?

  不久前,孙红雷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了一席话,他的说法印证了我的观点。

  他说,虽然剧本是导演姜伟写的,但余则成和翠平的感情结局,是按照大家的感觉去拍的。因为剧本根本没写。姚晨胆子大,去问导演。导演居然说:“不知道。”孙红雷当时就懵了,还对导演大吼:“你是导演,又是编剧,你都不知道,怎么拍啊?”后来孙红雷才明白,导演是叫他们边拍边找感觉。余则成最后到底是应该还是不应该爱上翠平?观众仔细体会结局会知道,余则成是从厌恶开始,最终还是爱上了翠平,这是自然而然的。

  特别喜欢孙红雷最后的结论:“如果我真是余则成,我也会爱上翠平的,不经历根本无法明白。”


  (本文首发于2009年4月29日作者的博客,2010年9月10日发表于榕树下,推荐参赛,总阅读量11143次,评论17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