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二人,暑天攀河北昌黎碣石山。山脚有文字:神岳碣石,观海胜地,九帝登临。九帝中,曹操拜演义传奇所赐,最为黎民乐道。中华博大,碣石倍出,今人聪颖,不甘人后,辽宁绥中便说,魏武踏上的,是我们那儿的碣石。山东无棣则说,我们这儿的碣石,才有正宗阿瞒足迹。一时争执不休,各有定论。酒肆、旅舍、车行、当铺,亦纷纷用碣石冠名,与有荣焉。

  两兄弟不计较孰真孰伪,只管浏览风光,兼忆儿时琐事,父母之恩。巉岩竦立,石阶无穷,游客寥寥,蓬蒿送香。偶见现代简体字迹,某甲到此一游,某乙永远爱你,虽不及孟德遗诗才高,倒也写得一笔不苟。人无分尊卑贵贱,皆存流芳久远之心。

  归程口渴,松荫深处恰有一奇异老妪,银发素装,席地而坐,手边有布囊,囊中有矿泉。此水县城二元一瓶,老妪冰冻之,背上山,仍售二元,似不知别处景点加价之通例。欲多付些许银两,退回。二人好奇,问所居何处,不语,信手指山下。二人来时得知,山下有杏林村,家家置暖棚,户户养鲜花,供应大小城镇,宾馆别墅。花贱伤农,一盆茉莉,不比矿泉水贵几毛。

  黄昏下山,进村,入小卖店,买零食果腹。店无人,柜无锁。少顷,一清秀男童现身,圆脸浅黑,笑颜天真,言称他可负责。

  选中点心饮品,童却不知价格,而且管可乐不叫可乐,叫可口。话音甫落,人影飘失。

  遥见村口老槐葳蕤,树冠青黑,山民若干,摇扇纳凉。童子仰首,向某人询问一二,飞速奔回。两兄弟交款,夸奖:这么快,一定是体育委员,一年级的?童子点头,自豪,旋即疑惑,小脑瓜运作检索,判断:你们认识我老师?二人大笑,仿佛猜中头彩。问童姓名,答:刘嘉源。

  二人更乐,其中一人,名刘嘉陵,说:神了,跟我犯一个字。

  另一人说:这下年轻多了,都是同辈人。

  出小店,伫立窗前打尖,膝下忽然闪出炕桌一张,是小童由屋内搬来,供二人摆放食物。不及言谢,童已隐入翠绿草丛,惟有棕毛乡犬一条,卧于桌侧。饲其饼干,稳稳接过,喀喀嚼,声响如人。食毕,并不贪婪讨要,而是静看二人,目光憨直,不似城中宠物狡猾柔媚。

  离别,寻来童父——小卖店主,郑重赞其子。身旁人插话,说店主不简单,系皇家后裔。

  二人说,原来是高干子弟。

  店主笑说不敢当,顶多是破落贵族。

  童子雾霭中嬉戏,不知大人所谈何物,一身短巧夏衣,若灰若白,难辨新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