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7月,我被任命为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翻译,于8月13日抵达柬埔寨首都金边市。由于柬埔寨的抗美救国战争刚刚结束不久,原有的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馆舍需要重新修缮。当时,作为大使馆先遣组,我们被柬方临时安排在金边市典僧王街的一片民宅中办公和生活。后来,我国派出维修队,对产权属于我国、在战争中被当作伤兵医院的大使馆馆舍进行了装修。修好后,我们便迁入了这座颇具规模的中国大使馆,而这座大使馆便坐落在金边市的毛泽东大道156号。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大门.JPG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大门


        毛泽东大道是柬埔寨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在金边执政时倡议修建的。20世纪60年代,周恩来总理访问柬埔寨时,代表中国人民赠建金边市一条街道。这条街道由中国派出工程队施工建设,1965年3月22日动工,同年8月30日建成。当日,西哈努克亲王亲自主持了命名仪式,这条位于中国大使馆门前的街道以中国人民伟大领袖的名字命名为“毛泽东大道”。柬埔寨高级官员、知名人士和金边市的群众喜气洋洋地参加了毛泽东大道落成命名仪式。西哈努克亲王在讲话中说:“毛主席不仅是中国人民的灯塔,而且是柬埔寨人民、战斗的亚洲以及同我们一样怀有争取自由、正义和进步理想的各国人民的灯塔。”金边市长狄潘先生说:“亲王殿下的这一决定,不仅让柬埔寨人民认识到毛泽东主席是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而且让我们认识到中国是我们真正可靠的朋友。”命名仪式结束后,西哈努克亲王、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陈叔亮和夫人乘坐敞篷汽车,从大道的一端开到另一端,站在街道两旁的群众热烈欢呼:“柬中友谊万岁!”毛泽东大道象征着中柬人民永恒的友谊。
        毛泽东大道全长5100米,最宽处18米,最窄处12米。宽阔平坦的毛泽东大道成了当时金边市颇为壮观的一景。毛泽东大道是一条弯曲的道路,分为三段,东段是东西方向,中段为东南西北方向,北段呈南北方向。它的东端连接金边市的主干道莫尼旺大道,北端与通往波成东国际机场的苏联大道(后改称俄罗斯联邦大道)相连。毛泽东大道是穿越金边市西南部最长、最宽的一条街道,也是金边市的交通要道。
  1975年至1978年底我在金边工作期间,由于执政的柬埔寨共产党将全国城市人口都疏散到了农村,金边市成了一座空城。那时,在毛泽东大道上,中国大使馆西侧附近有一些由军队的女兵转成的工人。在使馆大门前马路对面,有一座没有完工的圆形钢铁屋架高高地耸立着,据说那是苏联人建的马戏场,尚未建成便停工了。后来,在那里设立了一所小学,有些儿童在学校学习。除此之外,毛泽东大道上就是一片寂静了。
        1979年1月7日越南军队占领金边前夕,我国使馆人员撤到柬泰边境地区,在毛泽东大道上的使馆建筑便被放弃了。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主楼.JPG

                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主楼


        我第二次到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工作,是在1992年5月22日,那时我已阔别金边14年。那14年,正是柬埔寨三方武装力量——民主柬埔寨国民军(红色高棉)、争取柬埔寨独立、中立、和平与合作民族团结阵线党(奉辛比克党)的独立柬埔寨民族军及前柬埔寨王国首相宋双派的高棉人民民族解放军展开抗越武装斗争时期。当时我的职务是中国驻柬埔寨全国最高委员会代表处(2013年大选后升格为驻柬埔寨大使馆)助理代表,负责中国派到柬埔寨参与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的军事观察员和工程兵大队的管理工作。从1992年到1995年我离任回国3年多的时间内,柬埔寨经历了联合国柬埔寨过渡时期临时权力机构和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管理柬埔寨(1992年3月-1993年9月)、柬埔寨全国大选(1993年5月23-28日)、恢复君主立宪制的柬埔寨王国、西哈努克登基为国王(1993年9月24日)等重大事件。从此,柬埔寨结束长达20多年的战争,进入和平重建时期。
        那时,金边市已经恢复了正常的生活,毛泽东大道东段街道两旁,大部分是出售建筑器材的商店。在中国大使馆东侧,有一座株德奔佛寺,佛寺旁边是株德奔市场,俗称俄罗斯市场。市场规模较大,出售各种工艺品、金银首饰、服装布料、文具书籍、农副产品、日用百货等等,一应俱全。到金边访问或工作的人,经常到那里采购纪念品或日用品,我国使馆的工作人员更是那里的常客。
        毛泽东大道是金边波成东国际机场到市区的主要运输通道,货运卡车等各种车辆经常往来于毛泽东大道。但是,由于数十年的战乱,马路的路面年久失修,已经松脆,难以承受车辆的重负,于是变得坑坑洼洼,破败不堪。特别是北段,路面的坑洞越碾越大。柬埔寨实现和平以后,百废待兴,政府缺少资金,无力修复这条大道。为了临时解决行车的问题,金边市政府便将其中一段实在不好通行的路段铺上了红土。于是,每当车辆通过时,便会尘土飞扬,路旁的树木、房屋逐渐变成了红色,人们经过那里,白衬衫被染成红衬衫,黑头发变成了红头发。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最后,在那段路上,干脆形成了一个积水的大坑,道路几乎中断。
        以制造“两个中国”而臭名昭著的李登辉曾派人赴柬埔寨洽谈帮助重修这条大道,条件是要将“毛泽东大道”更名为“李登辉大道”。深明大义的柬埔寨华商许锐腾先生得知这一情况后,当机立断,立即与有关部门联络,决定捐资100万美元,用于维修毛泽东大道。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政府赠建这条大道时,许锐腾先生还是一位20余岁热血沸腾的华侨青年。他曾站在这条大道上多次迎送来自祖国的亲人。刘少奇主席、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亲切的音容笑貌,时时会浮现在他的眼前。许锐腾先生认为,中国人民过去是,将来也永远是柬埔寨人民的好朋友,决不能因为暂时的资金原因让这条体现中柬两国人民友谊的大道蒙辱。1997年,在许锐腾先生捐资维修的基础上,中国政府又提供援助,对毛泽东大道的照明、排水系统及部分路面进行了修复。
        2002年2月20日,中国援助柬埔寨维修金边毛泽东大道的换文仪式在柬埔寨外交与国际合作部举行。时任中国驻柬埔寨大使宁赋魁和柬埔寨外交与国际合作部国务秘书吴金安分别代表两国政府在换文上签字。换文规定,毛泽东大道维修工程所需费用将在两国政府2001年12月24日签订的经济技术合作协定所规定的无息贷款项下支付。2003年4月25日,毛泽东大道路面工程顺利竣工。维修工程包括:路面维修、更换道路两旁人行道砖、排水道清淤、更新照明设备及路口交通信号灯等。于是,毛泽东大道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金边市民面前,平整的路面、畅通的排水系统、统一标准的人行道、先进的交通信号灯系统和崭新的照明设备,成为金边市一条漂亮的大道,毛泽东大道的路牌更加醒目地矗立在大道路旁。
        在与金边市政府举行的工程交接仪式上,宁赋魁大使发表讲话说,毛泽东大道是代表中柬两国人民友好的道路。中柬两国人民有着历史悠久的传统友谊,中国政府和人民十分关心柬埔寨王国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生活的改善,并将一如既往地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金边市长吉竹德玛表示,毛泽东大道对柬中两国的友好合作有着重要意义,因此,金边市政府将采取全面措施保护毛泽东大道,使它避免受到破坏,同时也将全力维护柬中两国友好合作关系,使之永远长存。
        2015年12月7日至16日,我与50年前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学习柬埔寨语的老同学一起到柬埔寨旅游,这是我离开柬埔寨20年后再次重返柬埔寨。我看到,在和平的环境下,经过20年的建设,金边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几十层的高楼拔地而起,特别是各个政府机关部门的办公地点,全都换成了形式多样的崭新的楼宇。毛泽东大道也变得更加豪华与繁华,中国大使馆旁边的株德奔市场(俄罗斯市场)周围更是车水马龙,一片繁荣昌盛的景象。在大道中段与北段交界处的毛泽东大道296号,矗立着许锐腾先生旗下的15层五星级洲际大酒店。这座砂岩色的现代矩形高楼更为毛泽东大道增添了熠熠光彩。齐全的设备、周到的服务,会使客人在金边洲际酒店享受到宾至如归的感觉。同时,洲际大酒店也成为中国大使馆举办节庆招待会活动的重要场所。
        2017年2月27日,为研究确定在金边举行《习近平谈治国理政》柬文版首发式的日期,我随同外文出版社社长徐步前往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拜会了熊波大使。这是我自从1995年离开22年多后首次重返大使馆。我看到,如今的中国大使馆,与20多年前我在这里工作时相比,完全改变了原来的面貌,已经焕然一新。使馆新貌也为毛泽东大道增加了新的景观,增添了新的光彩。

 徐步社长(左三)拜会熊波大使(右三),左二为王忠田.JPG

        外文出版社徐步社长(左三)拜会熊波大使,左二为本文作者


  毛泽东大道建成于柬埔寨王国国家元首西哈努克亲王执政时期,当时的柬埔寨政治稳定,经济快速发展,被誉为东南亚的“和平绿洲”。但是,1970年3月18日美国策动朗诺集团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西哈努克政权,将柬埔寨推入了长期的战乱之中。20多年的战争,造成柬埔寨经济凋敝,民不聊生,全国地雷密布,各种基础设施惨遭战火摧毁。直到1993年经过大选恢复柬埔寨王国制度,实现和平和政局稳定之后,柬埔寨的经济才逐步得到恢复和发展。金边毛泽东大道建成半个世纪以来由盛而衰,又由衰而盛的变迁,不正是柬埔寨国家从和平到战争,再从战争到和平的历史必然结果吗?


王忠田在中国大使馆.JPG

                本文作者在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