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天远地的哨所

  雪世界里的一处寂寞

  白到了有点残酷

  高到了险峻嵯峨

  苦到了挑战生命极限

  冷到了骨髓透着寒彻

  都说这儿离太阳很近

  可亲人却在远方

  与这里遥遥相隔

  几个单身汉子轮岗值班

  脚踩着大野长天

  身后是万家灯火

  花儿一般的稚嫩褪尽

  留下了赤胆忠诚

  与钢枪界碑相濡以沫


  下哨了

  兵哥兵弟踩着厚厚的雪

  回到自己的小窝

  玲珑的手机

  成为红颜知己

  方寸屏幕

  排解悲苦喜悦

  每一个皓月夜晚

  十几个雄性瞪大眼睛

  被高海拔低气压绷直耳膜

  粗糙的指尖

  划向五彩斑斓

  驱走黑暗与寒冷

  拥抱荧光送来酥胸般的热烈

  也许手机还是个魔术师吧

  腹腔突然闪动

  放飞出一只小白鸽

  抖落片片羽毛

  带给哨所满屋欢乐

  使白天严肃的一张张面孔

  绽放出格桑花儿朵朵

  哦!最贴心的情人

  用迷人的音画传递情意

  温暖了哨兵的心窝


  对这些高原大兵来说

  手机真就象情人般重要

  有灵性亦有魂魄

  图像极尽妩媚风骚

  声波透着勾魂的诱惑

  文字把爱恨情仇抛洒

  有点儿送秋波不顾赤裸裸

  春夏秋冬都是梦

  笑声眼泪皆成歌

  原始的边关环境

  碰撞着现代的智能科技

  擦出爱的火花烁烁

  谱写成属于兵的风花雪月


  雪线哨所

  盛产孤独的场所

  天边的云朵

  洒下心潮的电波

  国门上刻写着赤子大爱

  血红雪白

  人民自会记得

  手机握在铁汉掌心

  镶嵌在雪山皱褶

  更化作勇士的期盼寄托

  没了它的日子

  哨兵生活便淡了颜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