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6日  星期一  晴

春日,午后散淡的阳光。

拿着相机下楼,去呼吸新鲜的空气。路边,三叶草越发的郁葱,蹲下身想寻找一株四叶草,没找到,看来幸运不是那么轻易就能遇见。河边的柳枝还没有发芽,很认真地观察了樱花树,似乎还在沉睡中。

草地上,有水珠来不及蒸发,晶莹剔透在草叶尖颤动。更有一丛丛开着微小细软的白色野花,吸引了我的视线。把相机调至微距模式,整个人差点就趴在草地上了。突然,一股青草与野花混合的气息,顺着我的鼻子直奔胸腔,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清新,自然的气息。

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一口,又缓缓地吐出,反复循环,似乎把我体内的浊气给过滤了一遍。而我这身俗世皮囊仿佛经过此程序之后,遍体生香。

走过去,发现结香花开了。

想起结香花的花语是喜结连枝,某些地方又称它为“梦花”。传说你想梦见谁,可以在结香树下许愿,摘下结香花,放到枕头下,你想的人就会出现在梦中。要不今晚试试?问自己想梦见谁?傻笑。

除了茶花,开得最热闹的还是红梅。拐弯处有好几株梅树,正处于花期最盛之际,而风雨又让许多梅花从枝头飘落在地,那条小径就变成了粉色一片,让人不忍心踩上去,怕踩疼了那些花瓣。

没有摘结香花,却抵不住梅花的诱惑,悄悄折了一枝极纤细的小梅枝,

回家插在迷你小花瓶里,置于案头石面前,倒也别有一番意境。

我知道,气温虽然还没有升高,但春天已经来了。她不会因为你绝望或忧伤不来,也不会因为你喜欢或感恩不走。春天在该来的时候来,该走的时候走。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在春天来的时候,不要错过拥抱她的机会。当她离开时,更不要忘了用夏的热情欢送。